哈巴谷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哈二1】「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楼上观看,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我可用什么话向祂诉冤(向祂诉冤:或译回答所疑问的〕。

  • 「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楼上观看」(1节),是比喻等待神的指示,不一定是真的站在城墙上的守望台。
  • 先知不确定神是否真的要使用迦勒底人来审判犹大,他的心思混乱,还带着许多的疑惑,所以要「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1节)。

【哈二2】「祂对我说:将这默示明明地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或译:随跑随读)。」

【哈二3】「因为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快要应验,并不虚谎。虽然迟延,还要等候;因为必然临到,不再迟延。」

【哈二4】「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义人因信得生。」

  • 2-4节是神对先知的第二次回答:迦勒底人也将受罚 。
  • 先知等待神的结果,是听到了神更清楚的回答,并且要他「将这默示明明地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2节),好帮助百姓预备好接受神的拆毁。神在圣经里的预言,并不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等着看看预言会不会真的应验;而是要我们自己预备好、也是要我们帮助别人预备好迎接神。
  • 「版」(2节)指石版或木版,可以长久保存下来,直到七十年后预言应验的时候作为证明。
  • 「使读的人容易读」(2节),原文是「使读的人可以跑」,意思不明确,可能指方便迅速地阅读,或者是把信息四处宣扬。
  • 神做事都「有一定的日期」(3节),总是按着祂自己的时间和方式。「虽然迟延,还要等候」(3节),因为神做工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事,而是为了得着人。人肉体的倾向,对神必成就的事,总是希望可以再等等;而对于自己所要的事,却总是希望不要「迟延」。因此,我们的祷告一定要注意不要教神做什么、怎么做、何时做,而要「肃敬静默」(20节)地听神要我们做什么。
  • 「快要应验,并不虚谎」(3节),指七十年后神对迦勒底人的审判。希伯来书引用第3节和赛二十六20的七十士译文,应用在基督的身上(来十37)。
  • 「惟义人因信得生」(4节),既是回答「恶人围困义人」(一4),也回应了「恶人吞灭比自己公义的,祢为何静默不语呢」(一13)。先知眼中的「义人」和「恶人」,是根据他们是否谨守律法、显明公理(一4);但实际上,地上没有一个人能「行全律法」(加五3),「没有一个人靠着律法在神面前称义」(加三11)。人被神称为义的唯一途径,就是效法「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罗四3;创十五6)。因此,「义人」不是行为公义的人,而是忠心信靠神的人,他们「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义,乃是有信基督的义,就是因信神而来的义」(腓三9),他们必在神的管教中「因信得生」。
  • 神使用迦勒底人来管教犹大,并不是因为他们比犹大更加谦卑、正直,也不是让他们来教导犹大人怎样做「好人」,更不是让他们把犹大改造成一个「好社会」,而是为了把百姓带到困苦绝望、无可倚靠的地步,好让祂所拣选的「义人因信得生」,重新回到祂的权柄下。因此,虽然受管教的犹大亡国了,但并不是所有的百姓都要灭亡,那些忠心等候神(3节)的人必能在「自高自大,心不正直」(4节)的迦勒底人中间得着活路,因为「困苦的百姓,祢必拯救;高傲的眼目,祢必使他降卑」(诗十八27)。
  • 新约多次引用第4节说明因信称义的真理(罗一17;加三11;来十38-39)。希伯来文的「信 אֱמוּנָה」原文意思是「坚固、忠诚、坚定不移、稳固」,而希腊文的「信 πίστις」原文意思是「坚信、相信、忠贞、忠实」。因此,「信心」和「忠心」在英文里干脆就是同一个词(faith),「信心」也意味着「忠心」,真正的「信心」是对神持续的「忠心」,而不是只有刹那间的相信。所以,主耶稣反复宣告:「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十22;二十四13;可十三13)。
上图: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巴比伦城的艺术复原图。当时的巴比伦城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所以迦勒底人自高自大。

上图: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巴比伦城的艺术复原图。当时的巴比伦城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所以迦勒底人自高自大。

【哈二5】「迦勒底人因酒诡诈,狂傲,不住在家中,扩充心欲,好像阴间。他如死不能知足,聚集万国,堆积万民都归自己。」

【哈二6】「这些国的民岂不都要提起诗歌并俗语讥刺他说:祸哉!迦勒底人,你增添不属自己的财物,多多取人的当头,要到几时为止呢?」

【哈二7】「咬伤你的岂不忽然起来,扰害你的岂不兴起,你就作他们的掳物吗?」

【哈二8】「因你抢夺许多的国,杀人流血,向国内的城并城中一切居民施行强暴,所以各国剩下的民都必抢夺你。」

【哈二9】「为本家积蓄不义之财、在高处搭窝、指望免灾的有祸了!」

【哈二10】「你图谋剪除多国的民,犯了罪,使你的家蒙羞,自害己命。」

【哈二11】「墙里的石头必呼叫;房内的栋梁必应声。」

【哈二12】「以人血建城、以罪孽立邑的有祸了!」

【哈二13】「众民所劳碌得来的被火焚烧,列国由劳乏而得的归于虚空,不都是出于万军之耶和华吗?」

【哈二14】「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

  • 5-20节是神向迦勒底人宣告的五祸。6-14节和15-20节在原文中各是一段十节的诗,14、20节分别是这两段的总结。
  • 迦勒底人的前三祸包括:
    1. 掳掠别人、施行强暴的人有祸了(6-8节),因为抢夺者必被「抢夺」(8节);
    2. 倚靠钱财、仰仗势力的人有祸了(9-11节),因为犯罪者必然「自害己命」(10节);
    3. 以人血建城、以罪孽立邑的有祸了(12-13节),因为不义的所得必然「归于虚空」(13节)。
  • 神并没有像哈巴谷所以为的「静默不语」(一3、13),祂不但对迦勒底人的罪恶明察秋毫,对犹大的罪恶也洞若观火(一13)。神洞察一切,祂使用迦勒底人来管教犹大,在先知看来是「恶人吞灭比自己公义的」(一13),但神「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诗一百三十3),犹大和迦勒底人一样满了「强暴」(8节;一2)。因此,全地的人、包括哈巴谷在内,都不可自以为义,而应当在神面前「肃敬静默」(20节)、反省自己为什么落到管教里,因为「慈爱的人,祢以慈爱待他;完全的人,祢以完全待他。清洁的人,你以清洁待他;乖僻的人,祢以弯曲待他」(诗十八25-26)。
  • 「这些国」(6节),指巴比伦所征服的国家。
  • 「当头」(6节),指抵押物,指迦勒底人如同敲诈人的债主,不断抢夺他人的抵押物。
  • 「墙里的石头必呼叫;房内的栋梁必应声」(11节),意思是:就算没有证人,连没有生命的东西也要出声控告他们。
  • 大约七十年后,玛代和波斯联军于主前539年攻陷巴比伦,消灭了迦勒底人的王朝。本书的预言是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二世在迦基米施战役(Battle of Carchemish)中打败亚述和埃及联军之前,新巴比伦帝国的国势还没有到达巅峰,神就宣告了她在七十年后的末日。因此,当这个预言应验的时候,将让「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14节),使全地的人都能认识神、归荣耀给祂(拉一2)。
  • 14节引自赛十一9,最终将在千年国度里应验。
上图:主前6世纪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的的巴比伦城废墟,墙用土砖做成。

上图:主前6世纪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的的巴比伦城废墟,墙用土砖做成。

【哈二15】「给人酒喝、又加上毒物、使他喝醉、好看见他下体的有祸了!」

【哈二16】「你满受羞辱,不得荣耀;你也喝吧,显出是未受割礼的!耶和华右手的杯必传到你那里;你的荣耀就变为大大地羞辱。」

【哈二17】「你向黎巴嫩行强暴与残害惊吓野兽的事必遮盖你;因你杀人流血,向国内的城并城中一切居民施行强暴。」

【哈二18】「雕刻的偶像,人将它刻出来,有什么益处呢?铸造的偶像就是虚谎的师傅。制造者倚靠这哑巴偶像有什么益处呢?」

【哈二19】「对木偶说:醒起!对哑巴石像说:起来!那人有祸了!这个还能教训人吗?看哪,是包裹金银的,其中毫无气息。」

【哈二20】「惟耶和华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祂面前肃敬静默。」

  • 迦勒底人的后两祸包括:
    1. 羞辱人的有祸了(15-17节),因为羞辱人的必受羞辱;
    2. 敬拜偶像的有祸了(18-19节),因为倚靠偶像的必然落空。
  • 「显出是未受割礼的」(16节),指露人下体羞辱别人的(15节),自己也要被人露下体而受羞辱。
  • 「遮盖」(17节)原文的意思是「倾覆、淹没、压倒」。
  • 「耶和华右手的杯」(16节),指神愤怒的审判。
  • 「肃敬静默」(20节)原文是「静默」,人在闭嘴以后,才能看得清楚、想得明白;哈巴谷安静下来思想神的话,才明白自己眼中的「义人」和「恶人」,在神眼中都是全然败坏的罪人,所以整个心思都改变了。他不再争辩、不再替神出主意,而是甘心接受神的彻底拆毁,进入第三章的敬拜颂赞。「肃敬静默」,也是每一个信徒在敬拜、祷告时所应有的态度。
  • 不管世人如何热闹地抵挡神、对付神「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他们所依靠的偶像和势力最终都将成为虚无,唯有又真又活的神始终稳坐在「祂的圣殿中」(20节),也住在祂的百姓中间,掌管人类的历史、执行对全地的审判。神绝不姑息罪恶,对犹大人和迦勒底人都一样。因此,在神的审判面前,「全地的人都当在祂面前肃敬静默」(20节),而不是自以为义地质疑神(一13);不必抱怨审判迟延、或者审判不公,而要省察自己在神面前是否活得准确,思想自己在审判面前能否站立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