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谷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哈二1】「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楼上观看,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我可用什么话向祂诉冤(向祂诉冤:或译回答所疑问的〕。

「站在守望所」哈巴谷上了城墙上的守望台,坐在那里,很像约拿坐在尼尼微城东的样子(拿四5),也许是要坐在那里看看神是不是真的会那样做,看看巴比伦人是不是真的会来。此时他的心思是混乱的、不平静的,还带着许多的疑惑。

【哈二2】「祂对我说:将这默示明明地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或译:随跑随读)。」

先知要「立在望楼上观看」,神却让他下来「将这默示明明地写在版上」,好帮助百姓预备好。神在圣经里发表预言,是要我们自己预备好,也帮助别人预备好,而不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坐在那里看着预言会不会真的应验。「版」指石版或木版,可以保存下来。「容易读」直译是「读的人可以跑」,即通俗易懂,能方便迅速地阅读。

【哈二3】「因为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快要应验,并不虚谎。虽然迟延,还要等候;因为必然临到,不再迟延。」

神做事都「有一定的日期」,总是按着祂自己的时间和方式来应验。神在人看来常常「迟延」,因为祂在人中间做工不是为了解决事,而是为了得着人。天然人的想法,对神必要成就的事,总是希望可以再等等,对于自己心里想要的事,却是盼着不要「迟延」。但认识神的人不必去教导神做什么、催促神做什么,而是应该用顺服的心问神,祂要我们做什么。这「快要应验」的是神对迦勒底人的审判。新约曾把此段经文应用在基督的身上,来十37引用了本节和赛二十六20的七十士译文。

【哈二4】「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义人因信得生。」

神使用迦勒底人来管教犹大,不是因为他们更谦卑、更正直,不是让他们来教导犹大人做「好人」,不是让他们把犹大改造成一个「好社会」,而是为了把百姓带回到祂的权柄下,让「义人因信得生」。尽管犹大亡国了,但那些愿意忠心信靠神的义人必能在「自高自大,心不正直」的迦勒底人中间得着活路,因为「慈爱的人,祢以慈爱待他;完全的人,祢以完全待他; 清洁的人,祢以清洁待他;乖僻的人,祢以弯曲待他」(诗十八25-26)。新约多次引用本节说明因信称义的真理(罗一17;加三11;来十38-39),希伯来文「信」的意思是「坚固、忠诚、坚定不移、稳固」,希腊文「信」的意思是「坚信、相信、忠贞、忠实」,而「信心」和「忠心」在英文里干脆就是同一个字,「信心」也意味着「忠心」。真正的信心是对神持续的忠心,而不是只有一刹那的相信,这是神救恩的原则,所以主耶稣说:「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十22,二十四13;可十三13)。

【哈二5】「迦勒底人因酒诡诈,狂傲,不住在家中,扩充心欲,好像阴间。他如死不能知足,聚集万国,堆积万民都归自己。」

5-19节:神对迦勒底人的罪恶清清楚楚,不是只有哈巴谷才知道(一13)。神掌管宇宙万有,祂可以使用义人,也可以使用迦勒底这样拜偶像的恶人来成就祂永远的旨意。全地的人,包括哈巴谷在内,最好在祂面前肃敬静默(20节)。

【哈二6】「这些国的民岂不都要提起诗歌并俗语讥刺他说:祸哉!迦勒底人,你增添不属自己的财物,多多取人的当头,要到几时为止呢?」

「这些国」指巴比伦所征服的国家。「当头」指抵押物,指迦勒底人如同敲诈的债主,不断抢夺他人的财物。6-14节和15-20节在原文中各是十句诗,14节是第一段的总结,20节则是下一段的总结。

【哈二7】「咬伤你的岂不忽然起来,扰害你的岂不兴起,你就作他们的掳物吗?」

「咬伤你的」可能做「债主」或「欠你债的」。玛代和波斯人劫掠了迦勒底人,消灭了巴比伦帝国。

【哈二8】「因你抢夺许多的国,杀人流血,向国内的城并城中一切居民施行强暴,所以各国剩下的民都必抢夺你。」

【哈二9】「为本家积蓄不义之财、在高处搭窝、指望免灾的有祸了!」

【哈二10】「你图谋剪除多国的民,犯了罪,使你的家蒙羞,自害己命。」

【哈二11】「墙里的石头必呼叫;房内的栋梁必应声。」

【哈二12】「以人血建城、以罪孽立邑的有祸了!」

【哈二13】「众民所劳碌得来的被火焚烧,列国由劳乏而得的归于虚空,不都是出于万军之耶和华吗?」

巴比伦国势还没有到达巅峰的时候,神就宣告了她的末日。

【哈二14】「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

神必刑罚迦勒底人,使全世界都能认识神,归荣耀给祂。这个预言引自赛十一9,将在千年国度里应验。

【哈二15】「给人酒喝、又加上毒物、使他喝醉、好看见他下体的有祸了!」

【哈二16】「你满受羞辱,不得荣耀;你也喝吧,显出是未受割礼的!耶和华右手的杯必传到你那里;你的荣耀就变为大大地羞辱。」

「未受割礼」代表最大的耻辱。「耶和华右手的杯」代表神的审判。

【哈二17】「你向黎巴嫩行强暴与残害惊吓野兽的事必遮盖你;因你杀人流血,向国内的城并城中一切居民施行强暴。」

「遮盖」的意思是倾覆、淹没、压倒。

【哈二18】「雕刻的偶像,人将它刻出来,有什么益处呢?铸造的偶像就是虚谎的师傅。制造者倚靠这哑巴偶像有什么益处呢?」

【哈二19】「对木偶说:醒起!对哑巴石像说:起来!那人有祸了!这个还能教训人吗?看哪,是包裹金银的,其中毫无气息。」

【哈二20】「惟耶和华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祂面前肃敬静默。」

不管世人如何热闹地抵挡神、对付神「祭司的国度」,他们所依靠的偶像和势力最终都成为虚无,唯有又真又活的神始终稳坐在「祂的圣殿中」的宝座上,也住在祂的百姓中间,掌管各国的命运,迟早要执行对全地的审判,所以「全地的人都当在祂面前肃敬静默」,以敬畏的心注意自己在神面前是否活得准确,而不是贸然质疑神(一13)。哈巴谷原来想跟神争辩,神却叫他闭嘴。人闭嘴以后才能看得清楚、想得清楚,哈巴谷安静下来思想神的话,于是整个心思都改变了,他不再争辩、不再替神出主意,而是进入第三章的敬拜歌唱。本节有时被引用表达在敬拜时所应有的态度,尽管这不是其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