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3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结三十八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结三十八2】「『人子啊,你要面向玛各地的歌革,就是罗施、米设、土巴的王发预言攻击他,  」

【结三十八3】「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罗施、米设、土巴的王歌革啊,我与你为敌。」

【结三十八4】「我必用钩子钩住你的腮颊,调转你,将你和你的军兵、马匹、马兵带出来,都披挂整齐,成了大队,有大小盾牌,各拿刀剑。」

【结三十八5】「波斯人、古实人,和弗人(又作利比亚人),各拿盾牌,头上戴盔;」

【结三十八6】「歌篾人和他的军队,北方极处的陀迦玛族和他的军队,这许多国的民都同着你。」

【结三十八7】「『那聚集到你这里的各队都当准备;你自己也要准备,作他们的大帅。」

【结三十八8】「过了多日,你必被差派。到末后之年,你必来到脱离刀剑从列国收回之地,到以色列常久荒凉的山上;但那从列国中招聚出来的必在其上安然居住。」

【结三十八9】「你和你的军队,并同着你许多国的民,必如暴风上来,如密云遮盖地面。』」

  • 三十八-三十九章的主题是「百姓仍需争战」,与三十三章「百姓仍需守望」首尾呼应,这是以色列复兴的最后一个阶段。真正的复兴,必然要经过争战;真正的复兴不是停留在人的口上,也不是显明在平安和福气里,而是显明在我们面对争战的真实反应中。
  • 这两章整体是一个交错平行的结构:
    • A. 神带歌革到以色列山(三十八1-9);
    •  B. 歌革图谋败露(三十八10-13);
    •   C. 神要让外邦人认识自己(三十八14-17);
    •    D. 歌革将被刑罚(三十八18-22);
    •     E. 神向多国自显为圣(三十八23);
    • A1. 神带歌革到以色列山(三十九1-2);
    •  B1. 歌革引火烧身(三十九3-8);
    •   C1. 神要让列国人认识自己(三十九7-8);
    •    D1. 歌革将被埋葬(三十九9-20);
    •     E1. 神向列国彰显荣耀(三十九21-29)。
  • 1-9节的主题是「神带歌革到以色列山」,与三十九1-2平行。
  • 「歌革 גּוֹג/gohg」(2节)原文的意思是「山岗」,他将统帅多国联军、对付神的国度(7节),但在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对应的人物。在新约时代,「歌革」这个名字在犹太传统中已经成为弥赛亚敌人的象征,所以使徒约翰也用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代指千年国度以后撒但的盟友(启二十8)。
  • 「玛各 מָגוֹג/maw-gogue’」(2节)原文的意思是「歌革之地」,指歌革所住的地方,可能是黑海以北的西古提人之地(西三11;《犹太古史记》卷1第6章123节)。
  • 「罗施、米设、土巴的王」(2、3节),可译为「米设和土巴的大王」(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土巴」可能位于小亚细亚的基利家(Cappadocia)附近。「米设」可能是小亚细亚加帕多家人的始祖(徒二9;《犹太古史记》卷1第6章124节)。
  • 「我必用钩子钩住你的腮颊,调转你」(4节),这是形容神像驯兽师一样,主动牵着满有野性的歌革上来攻击以色列,就像神当初「使埃及王法老的心刚硬,他就追赶以色列人」(出十四8),为要在仇敌身上得荣耀(出十四18;十五14-16)、向列邦显明以色列复兴的成果(16-17节)。
  • 三十三-三十九章原文一共出现了十四次「刀剑 חֶרֶב/kheh’-reb」,其中七次出现在三十三章(三十三2、3、4、6×2、26、27),五次出现在三十八-三十九章(三十八4、8、21×2;三十九23),提醒我们三十八-三十九章与三十三章的首尾呼应。因为审判固然会面临争战,复兴更需要经历争战;审判时代的「刀剑」和复兴时代的「刀剑」一样,表面上来自仇敌,实际上来自神自己。
  • 「波斯人」(5节)来自美索不达米亚东方的玛代,也就是现代的伊朗。
  • 「古实人」(5节)指埃及南方的努比亚人。
  • 「弗人」(5节)指埃及西方的利比亚人。
  • 「歌篾人」(6节)可能是小亚细亚加拉太人的始祖(徒十六6;《犹太古史记》卷1第6章123节)。
  • 「陀迦玛族」(6节)可能是小亚细亚弗吕家人的始祖(徒十六6;《犹太古史记》卷1第6章127节)。
  • 「过了多日,你必被差派」(8节),可能指基督再来之前的哈米吉多顿大战(启十六13-16;亚十四1-5)。
  • 「到末后之年,你必来到脱离刀剑从列国收回之地,到以色列常久荒凉的山上;但那从列国中招聚出来的必在其上安然居住」(8节),表明那时以色列已经回归,并且已经在好牧人的管理之下,所以「必在故土安然居住」(三十四27)。
  • 歌革的军队由七国组成:来自应许之地北方小亚细亚的米设、土巴、歌篾、陀迦玛和东北方伊朗高原的波斯人,他们是雅弗的后裔(创十2、3);来自应许之地南方北非的古实人和弗人,他们都是含的后裔(创十6)。
  • 这陌生的七国与以色列过去熟悉的宿敌完全不同,既不像远方的亚述和巴比伦,也不像近处的周边七国(二十五-三十二章),而是雅弗和含的后裔组成的联军,一起来攻击闪的后裔以色列(创十一10、26)。此时很可能是住棚节期间,百姓收藏了地的出产,欢乐七日、在棚中安然居住(利二十三39-43),也欢迎外邦人一起来守节(申十六14;亚十四16)。因此,这个场面就像雅弗带着含来到闪的帐棚面前,正如挪亚所预言的:「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创九27)。但是,这支联军千里迢迢地来到以色列山(8节),「如暴风上来,如密云遮盖地面」(9节),却没有说明来意。是为了守节献祭(亚十四16)、还是祝贺回归?是为了帮助难民,还是维持国际秩序?自古大动干戈者,都要讲究师出有名,像歌革这样一呼百应的大人物,当然也不能例外。
上图:十五世纪的法国插图,描绘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正在筑墙囚禁歌革和玛各族。歌革和玛各首先出现在《以西结书》里,成为弥赛亚敌人的象征,此后也出现在《启示录》和《古兰经》里。两千多年来,歌革和玛各以不同的形象广泛存在于许多传说和文学作品中,曾经被认定是西古提人、维京人、匈人、可萨人、图兰人、蒙古人、俄罗斯人、失踪的以色列十个支派、伊朗人。在《亚历山大传奇 Alexander Romance》的早期版本中,歌革和玛各被亚历山大大帝的城墙挡在北方。在一些文学作品中,亚历山大还在高加索山口建造了一些亚历山大门(Gates of Alexander),以阻挡来自这些末日力量。在中世纪的世界地图中,有时也会出现歌革和玛各。

上图:十五世纪的法国插图,描绘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正在筑墙囚禁歌革和玛各族。歌革和玛各首先出现在《以西结书》里,成为弥赛亚敌人的象征,此后也出现在《启示录》和《古兰经》里。两千多年来,歌革和玛各以不同的形象广泛存在于许多传说和文学作品中,曾经被认定是西古提人、维京人、匈人、可萨人、图兰人、蒙古人、俄罗斯人、失踪的以色列十个支派、伊朗人。在《亚历山大传奇 Alexander Romance》的早期版本中,歌革和玛各被亚历山大大帝的城墙挡在北方。在一些文学作品中,亚历山大还在高加索山口建造了一些亚历山大门(Gates of Alexander),以阻挡来自这些末日力量。在中世纪的世界地图中,有时也会出现歌革和玛各。

【结三十八10】「主耶和华如此说:『到那时,你心必起意念,图谋恶计,」

【结三十八11】「说:“我要上那无城墙的乡村,我要到那安静的民那里,他们都没有城墙,无门、无闩,安然居住。」

【结三十八12】「我去要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反手攻击那从前荒凉、现在有人居住之地,又攻击那住世界中间、从列国招聚、得了牲畜财货的民。”」

【结三十八13】「示巴人、底但人、他施的客商,和其间的少壮狮子都必问你说:“你来要抢财为掳物吗?你聚集军队要夺货为掠物吗?要夺取金银,掳去牲畜、财货吗?要抢夺许多财宝为掳物吗?”」

  • 10-13节的主题是「歌革图谋败露」,与三十九3-6「歌革引火烧身」平行。
  • 「我要上那无城墙的乡村,我要到那安静的民那里,他们都没有城墙,无门、无闩」(11节),表明复兴的以色列爱好和平,毫无戒心(亚二4),因为他们都在好牧人的管理下「安然居住」(11、8、14节;三十四27),有神「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并要作其中的荣耀」(亚二5)。
  • 「从列国招聚、得了牲畜财货的民」(12节),指被掳回归的以色列人。「住世界中间」(12节),直译是「住世界的肚脐」,指神将耶路撒冷「安置在列邦之中;列国都在她的四围」(五5),好向世人作见证。但是,羊群越兴旺,对狼群的吸引力越大;这样一群既不设防、又有财货的百姓,还身处世界的中心,必然会成为恶人觊觎的对象。
  • 歌革似乎还没想好怎样给自己冠以高尚的旗号,但神却揭穿了他的图谋:「到那时,你心必起意念,图谋恶计」(10节),口上冠冕堂皇、心中只有名利,目的只是「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12节)。
  • 「示巴人、底但人」(13节)是东方阿拉伯的游牧民族,善用驼队陆运,他们是含的后裔(创十7)。「他施的客商」(13节),指西方西班牙的商人,善用商船海运,他们是雅弗的后裔(创十4)。「其间的少壮狮子」(13节),比喻这些商人的首领。
  • 政客总是喜欢扭扭捏捏地高举「政治正确」,商人却没有那么多讲究。东方西方、陆地海洋的商人都一眼看穿这是打劫,也从中看到了商机,所以七嘴八舌地问「你来要抢财为掳物吗?你聚集军队要夺货为掠物吗?要夺取金银,掳去牲畜、财货吗?要抢夺许多财宝为掳物吗」(13节)。他们就像盘旋在狼群上空的秃鹫,希望能够参与买卖赃物、分一杯羹。
上图:挪亚的后代分布图。歌革的七国联军和三国商人,都是由雅弗和含的后裔组成的。

上图:挪亚的后代分布图。歌革的七国联军和三国商人,都是由雅弗和含的后裔组成的。

【结三十八14】「『人子啊,你要因此发预言,对歌革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到我民以色列安然居住之日,你岂不知道吗?」

【结三十八15】「你必从本地,从北方的极处率领许多国的民来,都骑着马,乃一大队极多的军兵。」

【结三十八16】「歌革啊,你必上来攻击我的民以色列,如密云遮盖地面。末后的日子,我必带你来攻击我的地,到我在外邦人眼前,在你身上显为圣的时候,好叫他们认识我。」

【结三十八17】「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在古时借我的仆人以色列的先知所说的,就是你吗?当日他们多年预言我必带你来攻击以色列人。』」

  • 14-17节的主题是「神要让外邦人认识自己」,与三十九7-8「神要让列国人认识自己」平行。
  • 「到我民以色列安然居住之日,你岂不知道吗」(14节),可译为「我的子民以色列安然居住时,你是知道的」(和合本修订版)。复兴的以色列是不设防的「安静的民」(11节),向世人见证对神的完全信靠,但却成了目中无神者觊觎的对象。
  • 歌革的联军并非都来自北方,古实人和弗人就是来自南方(5节),但神却说歌革「从北方的极处率领许多国的民来」(15节),是比喻他就像狂傲自大、向神夸口的巴比伦王(赛十四13)。
  • 「到我在外邦人眼前,在你身上显为圣的时候,好叫他们认识我」(16节),可译为「我藉你在列国眼前显为圣的时候,他们就要认识我」(和合本修订版),也就是神的另一个名字:「耶和华玛卡代西 Yahweh Maccaddeschcem」(出三十一13)
  • 「我在古时借我的仆人以色列的先知所说的,就是你吗?当日他们多年预言我必带你来攻击以色列人」(17节),可译为「我在古时藉我仆人以色列众先知所说的,不就是你吗?他们在那些日子,多年说预言,我必领你来攻击以色列人」(和合本修订版)。旧约中并没有先知提到过歌革的名字,但先知约珥(珥三9-11)、弥迦(弥四11-13)、西番雅(番三8)和大卫(诗一百一十5-6)都曾经预言过这样一场战争。而将来这预言应验的时候,以西结和后来发预言的撒迦利亚(亚十四1-15)也将成为古时的先知。这表明歌革是一个象征和代号,并非实际的人名。
  • 神终于把话挑明了:歌革的动机是觊觎以色列的财富,但他对财富和权力的贪欲却被神所用,目的是借着他「在列国眼前显为圣」,好让外邦人认识自己。凡是发生在神百姓身上的争战,没有一样是偶然的,全部都有神的手在后面控制——神不允许周边的七国侵扰以色列,却钩着遥远的歌革来攻击她(4节);歌革追求的是自己的凯旋,神的目的却是要把祂的荣耀彰显给「从北方的极处」来的外邦人(16节)。

【结三十八18】「主耶和华说:『歌革上来攻击以色列地的时候,我的怒气要从鼻孔里发出。」

【结三十八19】「我发愤恨和烈怒如火说:那日在以色列地必有大震动,」

【结三十八20】「甚至海中的鱼、天空的鸟、田野的兽,并地上的一切昆虫和其上的众人,因见我的面就都震动;山岭必崩裂,陡岩必塌陷,墙垣都必坍倒。』」

【结三十八21】「主耶和华说:“我必命我的诸山发刀剑来攻击歌革;人都要用刀剑杀害弟兄。」

【结三十八22】「我必用瘟疫和流血的事刑罚他。我也必将暴雨、大雹与火,并硫磺降与他和他的军队,并他所率领的众民。」

  • 18-22节的主题是「歌革将被刑罚」,与三十九9-20歌革将被埋葬」平行。
  • 神允许歌革攻击以色列地(18节),也必负责保护自己的百姓;神让百姓「没有城墙,无门、无闩」(11节),也必负责「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并要作其中的荣耀」(亚二5)。因此,在歌革大军面前,百姓不必争战,神必负责争战到底(19-22节)。
  • 「人都要用刀剑杀害弟兄」(21节),指歌革的联军将混乱失控、自相残杀。
  • 在整个争战过程中,神所使用的武器包括地震(19节)、敌人内部的「刀剑」(21节)、「瘟疫和流血」(22节)、「暴雨、大雹与火,并硫磺」(22节),全部都是超自然的,并不需要人的参与。因此,世人不得不承认这是神的作为,因此知道祂是「耶和华尼西 Yahweh Nissi」(出十七15)。复兴时代的属灵争战,不是要我们学习为主争战,而是学习看神争战——「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出十四13)。

【结三十八23】「我必显为大,显为圣,在多国人的眼前显现;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 23节的主题是「神向多国自显为圣」,与三十九21-29「神向列国彰显荣耀」平行。
  • 上一章刚刚启示了枯骨复活的异象,复兴的以色列已经「成为极大的军队」(三十七10),本章马上就提到了争战。但希奇的是,神根本就没有让这支「极大的军队」参战;相反,在整个争战过程中,以色列只是一个「没有城墙,无门、无闩」、还「得了牲畜财货」(12节)的诱饵,既没有提到百姓拆房补墙、整军备战(赛二十二20),也没有提到他们东奔西跑、求告外邦(赛三十一1),而是单单提到神的作为。因为人的争战只能荣耀人自己,只有神亲自争战,才能让祂自己「必显为大,显为圣」(23节)。以色列的枯骨复活就像第二次出埃及(三十七12),而歌革之战就像红海之战的重演。神要借着歌革,让祂自己的荣耀「在多国人的眼前显现」(23节),正如神过去说:「我在法老和他的车辆、马兵上得荣耀的时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了」(出十四18)。
  • 今天,一个真正得着复兴的人,必然也是一个不靠肉体争战的人——「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所以只能「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弗六13),并且「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六18)。复兴时代的属灵争战,不是让我们学习努力争战,而是学习靠主安息,在仇敌面前安静地享用神所摆设的筵席(诗二十三3)——因为「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出十四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