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2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结二十八1】「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

【结二十八2】「『人子啊,你对推罗君王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心里高傲,说:我是神;我在海中坐神之位。你虽然居心自比神,也不过是人,并不是神!」

【结二十八3】「看哪,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什么秘事都不能向你隐藏。」

【结二十八4】「你靠自己的智慧聪明得了金银财宝,收入库中。」

【结二十八5】「你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贸易增添资财,又因资财心里高傲。」

【结二十八6】「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居心自比神,」

【结二十八7】「我必使外邦人,就是列国中的强暴人临到你这里;他们必拔刀砍坏你用智慧得来的美物,亵渎你的荣光。」

【结二十八8】「他们必使你下坑;你必死在海中,与被杀的人一样。」

【结二十八9】「在杀你的人面前你还能说“我是神”吗?其实你在杀害你的人手中,不过是人,并不是神。」

【结二十八10】「你必死在外邦人手中,与未受割礼(或译:不洁;下同)的人一样,因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1-10节是「审判自以为神的推罗王」。这是二十六-二十八章交错对称结构的中心。
  • 推罗君王」(2节)原文是单数。当时在位的推罗王是谒巴力三世(Ithobaal III or Ethbaal III,主前591–573年在位),但神并不是只对地上的某个推罗王说话,而是用推罗王来代表推罗这个城邦,也代表一切忘了自己是谁、甚至「居心自比神」(2、6、9节)的人。
  • 「我在海中坐神之位」(2节),指推罗是海上贸易强国、影响力遍及地中海。因此,推罗「心里高傲」(2节),把自己看成全能的超人,以为自己的财富和智慧是永恒的。
  • 推罗和埃及一样不知天高地厚,稍有力量就说呓语(二十九3),明明是靠海生存,却幻想「我在海中坐神之位」。古今一切强权和崇尚自力更生者的通病,就是否定神的恩典、高举自己的能力;他们的谎言重复到一个地步,甚至连自己都会笃信不疑。而神对他们的审判都是一样的:自以为海神的人「必死在海中,与被杀的人一样」(8节),好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神,早晚会淹没在人生大海之中。
  • 「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什么秘事都不能向你隐藏」(3节),这是讽刺推罗王以为自己比先知但以理(十四14、20)更有智慧,因为智慧已经为他带来了财富、名利、权势和各种成功。但是,真正有智慧的人,不但善于运用智慧,也是懂得如何活在智慧的成果里;不但忠心运用恩赐,也是懂得怎样长久地享用恩典。一个人若是只记得自己的努力和智慧,却忘记了神的恩赐,一切的努力都必归于徒然。因此,「你要谨慎,免得忘记耶和华——你的神」(申八14),因为人若是患了属灵的健忘症,一旦因智慧而成功,马上就会心高气傲、骄傲跌倒。
  • 「列国中的强暴人」(8节),指巴比伦人(三十11;三十一12;三十二12)。
  • 「下坑」(8节),代表死亡。
  • 腓尼基人也行割礼,所以看不起未受割礼的人,但却「必死在外邦人手中,与未受割礼的人一样」(10节),其凄惨之状,与他堂皇的自夸完全不符。「因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10节),最后的裁决从来都只在于神。
  • 毫无疑问,推罗王比许多人更聪明,「靠自己的智慧聪明得了金银财宝」(4节)、又「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贸易增添资财」(5节)。但是,推罗王又和许多人一样愚昧,因为虚幻的荣耀居然能使他「因资财心里高傲」(5节)、「居心自比神」(6节),结果招致仇敌临到,「他们必拔刀砍坏你用智慧得来的美物,亵渎你的荣光」(7节)。只有当他跌下神坛、面对人人平等的死亡时,才能知道真正的智慧并不是「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可以建功立业,而是「敬畏耶和华、认识至圣者」(箴九10)。今天,当许多人自以为「我是神」(9节)的时候,神也照样会使用「强暴人」来提醒他们自己「不过是人,并不是神」(9节)。
上图:主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的海军在围攻推罗。法国画家安德烈·卡斯泰涅(André Castaigne)绘于1888-89年。

上图:主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的海军在围攻推罗。法国画家安德烈·卡斯泰涅(André Castaigne)绘于1888-89年。

【结二十八1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结二十八12】「『人子啊,你为推罗王作起哀歌,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

【结二十八13】「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就是红宝石、红璧玺、金钢石、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

【结二十八14】「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结二十八15】「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

【结二十八16】「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所以我因你亵渎圣地,就从神的山驱逐你。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

【结二十八17】「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已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

【结二十八18】「你因罪孽众多,贸易不公,就亵渎你那里的圣所。故此,我使火从你中间发出,烧灭你,使你在所有观看的人眼前变为地上的炉灰。」

【结二十八19】「各国民中,凡认识你的,都必为你惊奇。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

  • 11-19节是「推罗王的哀歌」,与二十七1-36「推罗号的哀歌」前后呼应。
  • 推罗确实是「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12节)。但是,「全然美丽」与「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只有一线之隔。当一个人患了属灵的健忘症,以致忘了自己是谁、「居心自比神」(2节)的时候,美丽之花的骄傲种子就会萌发败坏之芽、结出死亡之果。
  • 「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13节),比喻推罗起初受造蒙福的时候。
  • 「佩戴各样宝石」(13节),就像大祭司的胸牌(出二十八17-20),比喻推罗的富庶。
  • 「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14节),可译为「我指定你为受膏的基路伯,看守保护;你在神的圣山上」(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比喻推罗的崇高地位。「神的圣山」,指伊甸园。
  • 「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16节),可译为「守护者基路伯啊」(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推罗王堕落的原因,表面上是「贸易」(16节)和「美丽」(17节),实际上是因为「心里高傲」(2节)。「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16节),但「贸易」并不是犯罪,「强暴」才是;「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17节),但「美丽」并不会受罚,「高傲」才会。「贸易」和「美丽」都会使人膨胀,以致忘记恩典的来源,最终导致暴行和骄傲。人心中败坏的趋势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结局必然是全然败坏。因此,人若要想继续留在伊甸园,实在是不可能的(16节)。
  • 11-19节使用了许多伊甸园的典故(创二-三章),不单是形容推罗王,更是回顾亚当夏娃的故事。推罗王的行为模式只是老亚当的重现,他的困境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困境——每个人都渴望重回乐园,但行为却使自己被逐出伊甸(16节);每个人都有心中的美丽梦想,但里面却会发出自我毁灭的火焰(18节)。人类所追求的智慧、能力和富足,全部都会带来贪欲、暴力和骄傲,以致成为自己的祸患,使这个世界无法重回伊甸园。既然骄傲能够轻易毁灭一个最有能力和智慧的生命,神怎么能允许它继续为祸人间呢?所以神第三次宣告了这个海洋贸易帝国的结束:「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19节;二十六21;二十七36)。在神的旨意里, 「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林前十五22),惟有「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林前十五45),让我们能够在祂里面重回伊甸。
上图:主前1200-800年的主要腓尼基贸易路线,覆盖了整个地中海地区。

上图:主前1200-800年的主要腓尼基贸易路线,覆盖了整个地中海地区。

【结二十八20】「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结二十八21】「『人子啊,你要向西顿预言攻击她,」

【结二十八22】「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西顿哪,我与你为敌,我必在你中间得荣耀。我在你中间施行审判、显为圣的时候,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结二十八23】「我必使瘟疫进入西顿,使血流在她街上。被杀的必在其中仆倒,四围有刀剑临到她,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结二十八24】「『四围恨恶以色列家的人,必不再向他们作刺人的荆棘,伤人的蒺藜,人就知道我是主耶和华。』」

【结二十八25】「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将分散在万民中的以色列家招聚回来,向他们在列邦人眼前显为圣的时候,他们就在我赐给我仆人雅各之地,仍然居住。」

【结二十八26】「他们要在这地上安然居住。我向四围恨恶他们的众人施行审判以后,他们要盖造房屋,栽种葡萄园,安然居住,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神。』」

  • 20-26节宣告「神必与西顿为敌、在西顿得荣耀」,与二十六1-21「神必与推罗为敌、在推罗显荣耀」首尾呼应。
  • 「西顿」(21节)是腓尼基的另一个重要海港,也是最古老的腓尼基城邦,位于推罗北方四十公里。推罗和西顿是姊妹城,常被视为一体(创四十九13;书十三6;士十6;王上五1、6;十一1),彼此和平竞争,都自称是腓尼基的代表(Mother City of Phoenicia)。西顿与推罗最大的不同,是缺乏离岛堡垒的防卫优势,容易受到外敌控制。在巴比伦帝国时期,西顿也是埃及的盟友,曾鼓动犹大反叛巴比伦(耶二十七3)。耶路撒冷被毁以后,西顿也向巴比伦臣服,后来成为波斯帝国的藩属国。主前351年,波斯王亚达薛西三世(Artaxerxes III,主前358-338年在位)的第一次埃及战役失败之后,西顿王田尼斯(Tennes,主前351-346年在位)趁机宣布脱离波斯独立,结果失败被杀,西顿被烧毁、四万人在火中丧生,参与叛乱的犹太人也被流放到里海东南的希尔卡尼亚(Hyrcania)。而波斯则在主前343年的第二次埃及战役中收复了埃及。
  • 「西顿哪,我与你为敌」(22节),与「推罗啊,我必与你为敌」(二十六3)首尾呼应。「我必在你中间得荣耀」(22节),与「我也要在活人之地显荣耀」(二十六20)首尾呼应。表明神对于推罗和西顿这对姊妹城的审判,实际上是一回事。所以神没有特别指出西顿的罪,而是同样宣告:审判西顿是为了显明神自己的「荣耀」(22节)。
  • 推罗西顿和埃及一样,在人的眼中是文明、繁荣和可靠的象征,但在神的眼中却是人倚靠自己、敬拜偶像的典型,是百姓安息的仇敌。推罗西顿的成功、富裕和繁荣,代表了末世大巴比伦的经济体系(启十八):
    1. 倚靠分工,一面提高了生产效率,一面使人变成巴别塔中的一块砖;
    2. 倚靠贸易,一面提供了致富机会,一面使人失去安息、心思浮躁;
    3. 倚靠货币,一面方便了商品流通,一面使人忘记财富的实质、事奉虚无的玛门;
    4. 倚靠外劳,一面免除了各种苦差,一面使人失去劳动和创造的快乐;
    5. 倚靠消费,一面提供了丰富商品,一面使人沦为物质欲望和经济增长的奴隶。
  • 推罗西顿以自己的财富智慧为荣耀,诱惑百姓跟随,以致心思偏邪、无法在应许之地安于享用神的恩典,成了对安息的最大挑战,所以神两次宣告要与之为敌(22节;二十六3)。百姓与推罗西顿的关系是爱恨交加。推罗王曾经与大卫建交,帮助大卫建造宫殿(撒下五11-12),又为所罗门提供建造圣殿的木料和工匠(王上五12);西顿的寡妇供养过先知以利亚(王上十七9)。但另一方面,所罗门宠爱「西顿女子」(王上十一1),「随从西顿人的女神亚斯她录」(王上十一5),拜偶像的邱坛一直存留到以赛亚的时代(王下二十三13);「西顿王谒巴力的女儿耶洗别」(王上十六31)更是引诱北国敬拜巴力,流毒数百年。但是,当神向推罗西顿的审判成就的时候,四围「刺人的荆棘,伤人的蒺藜」(24节)将不再困扰以色列家,神的百姓可以回归应许之地、「仍然居住」(25节)。神对推罗西顿施行审判,是要将自己「显为圣」(22节),让世人知道祂是独一真神「耶和华」(22节);神让自己的百姓「安然居住」(26节),也是要将自己「显为圣」(25节),让百姓认识祂是自有永有的「耶和华」(26节)。那时,百姓「要盖造房屋,栽种葡萄园,安然居住」(26节),不再倚靠推罗西顿的贸易,不再羡慕虚浮的财富,而是知足常乐,专心仰望「耶和华——他们的神」(22、23、24、26节)、「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神」(提前六17),在基督里得着真正的安息。
上图:主前四世纪中叶西顿王田尼斯(Tennes,主前351-346年在位)的铸币,左边是腓尼基的的五十桨战船(Penteconter),右边是西顿王跟在波斯王的马车后面。五十桨战船是长而狭窄的龙骨船,由五十名桨手划桨,船的每侧各有二十五人,中部有桅杆和帆。

上图:主前四世纪中叶西顿王田尼斯(Tennes,主前351-346年在位)的铸币,左边是腓尼基的的五十桨战船(Penteconter),右边是西顿王跟在波斯王的马车后面。五十桨战船是长而狭窄的龙骨船,由五十名桨手划桨,船的每侧各有二十五人,中部有桅杆和帆。

上图:主前480年,波斯王薛西斯一世第二次入侵希腊,腓尼基人为波斯军队建造渡海浮桥。主前539年波斯王古列征服巴比伦以后,腓尼基人务实地向波斯臣服,被划分为四个藩属国:西顿、推罗、阿瓦德(Arwad)和比布鲁斯(Byblos),当地的腓尼基王被允许自治、世袭和铸币。而腓尼基人也不负所望地为波斯帝国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希波战争期间为波斯海军提供了大部分船只和水手,并且修建了薛西斯运河(Xerxes Canal)和跨海浮桥,帮助波斯陆军跨越海峡进入希腊大陆。

上图:主前480年,波斯王薛西斯一世第二次入侵希腊,腓尼基人为波斯军队建造渡海浮桥。主前539年波斯王古列征服巴比伦以后,腓尼基人务实地向波斯臣服,被划分为四个藩属国:西顿、推罗、阿瓦德(Arwad)和比布鲁斯(Byblos),当地的腓尼基王被允许自治、世袭和铸币。而腓尼基人也不负所望地为波斯帝国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希波战争期间为波斯海军提供了大部分船只和水手,并且修建了薛西斯运河(Xerxes Canal)和跨海浮桥,帮助波斯陆军跨越海峡进入希腊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