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46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四十六1】「彼勒屈身,尼波弯腰;巴比伦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他们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驮,使牲畜疲乏,」

【赛四十六2】「都一同弯腰屈身,不能保全重驮,自己倒被掳去。」

  • 1-13节与四十五9-13前后呼应,劝告顽梗的百姓不要质疑神的救恩(四十五9-10;四十六8、12)。神「已说出,也必成就」(11节)、「已谋定,也必做成」(11节),不管百姓是否理解,神对古列的选召绝不会改变(四十五13;四十六10-13),但神更愿意让百姓能理解神对他们的眷顾(3-4节)。
  • 「彼勒」(1节)是巴比伦的保护神马尔杜克的称号,「尼波」(1节)是巴比伦的智慧之神、马尔杜克的儿子。这些假神不但不能救人、也无力自救,逃亡的时候还要倚靠牲畜来搬运自己的偶像(1-2节)。
  • 「巴比伦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他们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驮」(1节),原文是「他们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你们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驮」(英文ESV译本)。「他们」指假神,「你们」指敬拜假神的人。
上图:出土于宁录的主前8世纪纳布(Nabu)神雕像,现存于伊拉克博物馆。纳布的希伯来语是尼波(Nebo),是亚述和巴比伦的智慧与写作之神,是马尔杜克的儿子。纳布(Nabu)的意思是「宣告、预言」。纳布的雕像平时在巴比伦附近的波西帕(Borsippa)接受敬拜,每年春分都会被抬到巴比伦和马尔杜克一起参加十二天的新年游行(Akitu Festival),并发表对国王和未来一年的预言。但他显然没有能够预言古列的征服。尼波的名字出现新巴比伦帝国几位重要国王那波帕拉萨尔(Nabopolassar)、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和拿波尼度(Nabonidus)的名字里,表明这个神对巴比伦王非常重要。

上图:出土于宁录的主前8世纪纳布(Nabu)神雕像,现存于伊拉克博物馆。纳布的希伯来语是尼波(Nebo),是亚述和巴比伦的智慧与写作之神,是马尔杜克的儿子。纳布(Nabu)的意思是「宣告、预言」。纳布的雕像平时在巴比伦附近的波西帕(Borsippa)接受敬拜,每年春分都会被抬到巴比伦和马尔杜克一起参加十二天的新年游行(Akitu Festival),并发表对国王和未来一年的预言。但他显然没有能够预言古列的征服。尼波的名字出现新巴比伦帝国几位重要国王那波帕拉萨尔(Nabopolassar)、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和拿波尼度(Nabonidus)的名字里,表明这个神对巴比伦王非常重要。

【赛四十六3】「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搋。」

【赛四十六4】「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直到你们发白,我仍怀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怀抱,也必拯救。」

  • 当敌军逼近巴比伦,偶像无力自救的时候(1-2节),神却亲自向「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3节)百姓发出安慰之言。
  • 此时神的百姓依旧「心中顽梗」(12节),完全听不进神的话。但无论百姓怎样无知,神仍以父母之心宣告,他们从「生下、出胎」(3节)一直到「年老、发白」(4节),都蒙神以永不更改的父母之爱顾惜爱护。虽然百姓经历了被掳,但他们存活的事实,证明神一直在像父亲一样「保抱」(3节)他们。凡是神所「造作」(3节)的百姓,祂必负责「怀抱、拯救」(3节)到底,就像父亲抚养儿子(申一31)、老鹰把雏鹰背在翅膀上(出十九4;申三十二11)。
  • 第3节的「保抱 עָמַס/aw-mas’」,原文与形容偶像的「重驮」(2节)是同一个词;第4节的「保抱 נָשָׂא/naw-saw’」和第3节的「怀搋」,原文与形容偶像的「扛」(7节)、「抬着」(四十五20)是同一个词;第4节的「怀搋 סָבַל/saw-bal’」和「怀抱」,原文与形容偶像的「抬起」(7节)是同一个词。这几个词一面比喻神是背负百姓重担的神,一面讽刺偶像成为敬拜者的重担。

【赛四十六5】「你们将谁与我相比,与我同等,可以与我比较,使我们相同呢?」

【赛四十六6】「那从囊中抓金子,用天平平银子的人,雇银匠制造神像,他们又俯伏,又叩拜。」

【赛四十六7】「他们将神像抬起,扛在肩上,安置在定处,它就站立,不离本位;人呼求它,它不能答应,也不能救人脱离患难。」

  • 5-6节充满了偶像和神的「相比、比较」(5节),讽刺偶像「不能答应,也不能救人脱离患难」(7节):
    1. 「制造 עָשָׂה/aw-saw’」(6节)原文与「造作」(4节)是同一个词。神「造作」人,人却「制造神像,他们又俯伏,又叩拜」(6节)。
    2. 「抬起 סָבַל/saw-bal’」(7节)原文第4节的「怀搋」和「怀抱」是同一个词,「扛 נָשָׂא/naw-saw’」(7节)原文与第4节的「保抱」和第3节的「怀搋」是同一个词。神背负百姓的重担,「保抱、怀搋、怀抱」他们。偶像却成为敬拜者的重担,需要人「将神像抬起,扛在肩上」(7节)。

【赛四十六8】「你们当想念这事,自己作大丈夫。悖逆的人哪,要心里思想。」

【赛四十六9】「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

【赛四十六10】「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

【赛四十六11】「我召鸷鸟从东方来,召那成就我筹算的人从远方来。我已说出,也必成就;我已谋定,也必做成。」

【赛四十六12】「你们这些心中顽梗、远离公义的,当听我言。」

【赛四十六13】「我使我的公义临近,必不远离。我的救恩必不迟延;我要为以色列——我的荣耀,在锡安施行救恩。」

  • 8-13节呼吁悖逆的百姓接受神的旨意、信靠祂的保守。
  • 「你们当想念这事,自己作大丈夫」(8节),可译为「你们当记得这事,立定心意」(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上古的事」(9节),指神在救赎历史中的作为。
  • 「我召鸷鸟从东方来,召那成就我筹算的人从远方来」(11节),指神选召古列的计划。
  • 「远离公义」(12节),指百姓拒绝顺服神公义的计划。
  • 百姓想要的弥赛亚是大卫的后裔,但得到的受膏者却是古列,所以对神的作为非常困惑。他们若想胜过难处,出路在于「心里思想」(8节)神是怎样的一位神,数算救赎的历史(9节),「追念至高者显出右手之年代」(诗七十七10)。只要思考一下事情的原委,就可以明白神是永不改变的独一真神(9节)。神是历史的主,无论是过去的预言(10节)、还是将来的旨意(11节),神「已说出,也必成就」(11节)、「已谋定,也必做成」(11节),无论是对大卫之约的应许,还是选召古列的计划,人都不应当质疑。
  • 虽然百姓还是不能完全明白,但神的救赎计划既不倚赖于人的敬虔、努力,也不取决于人的配合、跟上,更不根据人是否配得,而是单单根据祂的主权。因此,虽然百姓「远离公义」,神却必使祂的「公义临近,必不远离」(13节);虽然百姓「心中顽梗」(12节),神的救恩却「必不迟延」(13节)。制作偶像的人按照自己必朽坏的形像造神,但神的旨意却要使百姓像自己一样「荣耀」。敬拜偶像的人用是否满足自己的想法来判断偶像是否灵验,但信靠神的人却是相信神的旨意超越自己,祂必要「在锡安施行救恩」(13节),成就「公义、救恩、荣耀」(13节)的计划。
上图:位于伊朗帕萨尔加德(Pasargadae)的古列王墓,已经保存了两千多年。波斯人和以色列人一样,非常重视祖先的坟墓。亚历山大大帝将它视为是古列王的陵墓。阿拉伯人认为这座陵墓违反伊斯兰教的教义,曾经试图破坏。但陵墓的管理人让阿拉伯统治者相信这是所罗门母亲的坟墓,因而免于被毁。

上图:位于伊朗帕萨尔加德(Pasargadae)的古列王墓,已经保存了两千多年。波斯人和以色列人一样,非常重视祖先的坟墓。亚历山大大帝将它视为是古列王的陵墓。阿拉伯人认为这座陵墓违反伊斯兰教的教义,曾经试图破坏。但陵墓的管理人让阿拉伯统治者相信这是所罗门母亲的坟墓,因而免于被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