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45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四十五1】「我——耶和华所膏的古列;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我对他如此说:」

【赛四十五2】「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岖之地。我必打破铜门,砍断铁闩。」

【赛四十五3】「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赛四十五4】「因我仆人雅各,我所拣选以色列的缘故,我就提名召你;你虽不认识我,我也加给你名号。」

【赛四十五5】「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除了我以外再没有神。你虽不认识我,我必给你束腰。」

【赛四十五6】「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神。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

【赛四十五7】「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

  • 「古列」(1节)(Cyrus the Great,主前539-530年统治波斯帝国)是一百多年以后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的创建者,他出生于遥远东方的小国安善(Anshan),在二十年内迅速崛起,攻陷巴比伦,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大帝国。古列的迅速成功,令人大跌眼镜,但以赛亚却提前预告了幕后的实情:是神把他「搀扶」(1节)上历史的舞台,安排了他的使命、为他的胜利开道(1-2节)。神向将来要从巴比伦回归的百姓宣告:「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7节)。
  • 「放松列王的腰带」(1节),比喻神使列王失去抵抗的力量。
  • 「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3节),这并不是说古列知道神的旨意,而是说神已经将独一真神的证据摆在他面前。「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可能比喻提前预言。古列是一个多神论者,并不认识真神(5节)。当他征服巴比伦之后,既把胜利归功于巴比伦的主神马尔杜克(Marduk)、也归功于以色列的神(拉一2)。但在所有自称为「神」的当中,只有一位在一百多年前就作出了预言;因此,也只有那位能准确预言的神,才是独一真神。古列和世人都将得着这个证据(6节),但是他们却没有、或者不愿面对这个事实。
  • 「给你束腰」(5节),比喻神赐给古列力量。
  •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7节),这是宣告神是历史惟一的管理者。「我造光,又造暗」,可能指当时波斯人相信善、恶二神分别创造了光明和黑暗,彼此对立。但神却宣告:「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6节),光明和黑暗都是祂创造的。「施平安、降灾祸」,在这里特指国家的兴衰、王朝的更替。
  • 「耶和华所膏的」(1节),原文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撒上二十四6),也就是「弥赛亚 מָשִׁיחַ/maw-shee’-akh」。「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十三1),他们的能力都是神所赐的(2-3节),为了成就神的计划(4节),因为除祂之外没有别神(5-6节)。但令人震惊的是,神不但把外邦人古列称为百姓的「牧人」(四十四28),而且还把「耶和华的受膏者」这个头衔单单给了他!这两个头衔几乎已经成为「大卫和他的后裔」(诗十八50)、百姓所盼望的弥赛亚的代号(诗二2;二十三1;一百三十二10;撒下五2)。大卫的后裔弥赛亚是本书预言的焦点(九1-7;十一1-5;十六5;三十二1;三十三17),但现在,这位「耶和华的受膏者」竟然不是大卫的后裔,反而是一位不认识神的的异教徒「古列」!这绝对不是百姓所等候的那位弥赛亚。然而,「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五十五8)。古列「虽不认识」(5节)真神,更不知道神在他身上的计划,神也照样能拣选古列作为工具,把被掳百姓从巴比伦释放。
  • 四十五1-四十八16的主题是「神将兴起古列」,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神宣告选召古列(四十五1-8);
    •  B. 百姓无法理解神兴起古列(四十五9-四十六章);
    •   C. 神用古列刑罚巴比伦(四十七章);
    •  B1. 神暂且容忍百姓顽梗悖逆(四十八1-11);
    • A1. 神重申选召古列(四十八12-16)。
上图:波斯第一帝国的最大疆域。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主前550年-前330年),也称波斯第一帝国,是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极盛时期的领土疆域东起印度河平原,西至小亚细亚、欧洲的巴尔干半岛的色雷斯,西南至埃及、利比亚、努比亚和阿比西尼亚。主前480年代大流士一世去世时的波斯帝国,领土面积约为600万平方公里,人口峰值约为1800万。

上图:波斯第一帝国的最大疆域。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主前550年-前330年),也称波斯第一帝国,是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极盛时期的领土疆域东起印度河平原,西至小亚细亚、欧洲的巴尔干半岛的色雷斯,西南至埃及、利比亚、努比亚和阿比西尼亚。主前480年代大流士一世去世时的波斯帝国,领土面积约为600万平方公里,人口峰值约为1800万。

【赛四十五8】「诸天哪,自上而滴,穹苍降下公义;地面开裂,产出救恩,使公义一同发生;这都是我——耶和华所造的。」

  • 神的「公义」(8节)和「救恩」(8节)是不可分割的,人类历史的一切事件都始于从天而降的「公义」,为要成就神所命定的「救恩」。
  • 「公义」只能从天而降,「公义」的绝对标准只能是神,实质就是「与神的关系正确」。世人自恃「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所以每个人、每个利益团体都想用各自的「公义」标准去对付别人,结果不是变成「吾之蜜糖、彼之砒霜」,就是变成定义模糊、各自解读的「社会公义 Social Justice」。
  • 地上的万事根源都在天上,古列的丰功伟业,从始至终都是神的作为。既然神是「创造万物的,是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的」(四十四24),祂也必然是一切历史背后的推动者。正如地上的一切出产都始于「自上而滴」(8节)的雨水,世上的「救恩」也是源于从天而降的「公义」。

【赛四十五9】「祸哉,那与造他的主争论的!他不过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块瓦片。泥土岂可对抟弄他的说:你做什么呢?所做的物岂可说:你没有手呢?」

【赛四十五10】「祸哉,那对父亲说:你生的是什么呢?或对母亲(原文是妇人)说:你产的是什么呢?」

【赛四十五11】「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就是造就以色列的如此说:将来的事,你们可以问我;至于我的众子,并我手的工作,你们可以求我命定(原文是吩咐我)。 」

【赛四十五12】「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我亲手铺张诸天;天上万象也是我所命定的。」

【赛四十五13】「我凭公义兴起古列(原文是他),又要修直他一切道路。他必建造我的城,释放我被掳的民;不是为工价,也不是为赏赐。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 四十五9-四十六13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主题是「百姓反对神对古列的拣选」:
    • A. 争辩的百姓(四十五9-13);
    •  B. 神对以色列的计划不变(四十五14-25);
    • A1. 顽梗的百姓(四十六1-13)。
  • 神公布了选召古列的计划(1-8节),并且宣告这个计划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仆人以色列(4节),使被掳者能得释放(13节)、回归重建圣城和圣殿(四十四26-28)。但百姓不但没有雀跃欢呼,反而开始「与造他的主争论」(9节)。他们所盼望的是第二次出埃及(四十三14-17;四十四27),所等候的是第二位摩西。他们可能认为,当时的犹大不是国家沦为列强的藩属,就是君王成为外邦的傀儡,哪里还有「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的尊严?自己谋求独立,让大卫的后裔能有尊严地坐在「大卫的宝座」(九7)上,虽然方法可以商榷,但向着神的心总是没错,目的总是没错。但现在,他们只听到将由一位外邦君王释放百姓、重建圣城,却没有听到「必有宝座因慈爱坚立」(十六5),这岂不是比被掳之前更糟?——至少那时耶路撒冷还有「大卫的宝座」。因此,百姓从神的计划里听出的并不是救恩,而是新的捆绑代替旧的捆绑。
  • 正如陶器不能指导陶匠怎样造自己(9节)、孩子也无法要求父母怎样生自己(10节),人若想心眼得开,首先要认清自己受造之物的地位——「地上瓦片中的一块瓦片」(9节),怎么能比造物之主更高明呢?神既然能独行奇事、创造万有(12节),祂若要「凭公义兴起古列」(13节),人有什么资格认为自己的计划会比神更智慧、更公义呢?
  • 「将来的事,你们可以问我;至于我的众子,并我手的工作,你们可以求我命定」 (11节),可译为「难道我孩子的未来,你们能质问我,我手的工作,你们可以吩咐我吗」(和合本修订版)
  • 「不是为工价,也不是为赏赐」 (13节),指古列虽然被神大大使用,但却丝毫没有与神讨价还价的余地。一切都是由「万军之耶和华」 (13节)独自做成,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配合或帮忙。
  • 从表面上,神兴起古列,既不能带来犹大的独立、也不能恢复「大卫的宝座」;既不符合救恩的应许,也不满足百姓的期望。但实际上,这正是神救赎计划的一部分。「信靠的人必不着急」(二十八16),但不信的人却是还没走稳就想跑,结果摔了一千年,仍不明白为何跌倒。神是有计划的神,祂的救赎并不着急,祂的旨意是要把百姓抱在怀里(四十六3-4),一步一步带他们归向自己:先领百姓从巴比伦回归,再带百姓从灵里回归。
  • 今天,我们也常常和以色列人一样质疑神为什么不救这人、为什么不做那事,总觉得自己比神更聪明、更关心世人的灵魂,所以不肯「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有些人只知道主耶稣赐给教会大使命(太二十八18-20),却忘了大使命的前提是主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二十八18);只知道传福音,却忘了「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二2)。凡是把「传福音给别人」(林前九27)当作最大任务的人,往往很少「传福音给自己」;表面上是关心别人的灵魂,实际上追求自己的成就。结果必然会一路跌倒。

【赛四十五14】「耶和华如此说:埃及劳碌得来的和古实的货物必归你;身量高大的西巴人必投降你,也要属你。他们必带着锁链过来随从你,又向你下拜,祈求你说:神真在你们中间,此外再没有别神;再没有别的神。」

【赛四十五15】「救主——以色列的神啊,祢实在是自隐的神。」

【赛四十五16】「凡制造偶像的都必抱愧蒙羞,都要一同归于惭愧。」

【赛四十五17】「惟有以色列必蒙耶和华的拯救,得永远的救恩。你们必不蒙羞,也不抱愧,直到永世无尽。」

  • 以赛亚过去预言弥赛亚君王将管辖万国(二3-4)、救回百姓(十一11-16),但现在却预言外邦君王将征服列国(1节)、释放百姓回归(四十四28)。为此,14-17节和18-25节都以神「如此说」(14、18节)开始,用以色列的得胜(17、25节)结尾,重申神对以色列的救恩计划永远不变,抵挡神的仇敌必要「蒙羞」(16、24节),信靠祂的人「必不蒙羞,也不抱愧」(17节):
    • 14-17节重申:外邦人必将向锡安臣服,因为独一真神在锡安中间(14节);
    • 18-25节重申:外邦人将得着神对普世的救恩,成为以色列的后裔(25节)。
  • 14节的「你」原文都是阴性单数,指锡安、而不是古列。「埃及、古实、西巴」(14节)代表整个埃及,也代表列国。
  • 「祢实在是自隐的神」(15节),这句话可能是归信的外邦人说的,因为神并非人眼所见的偶像,也是因为他们此时才得着独一真神的启示;这句话也可能是先知说的,意思是神任凭自己的百姓被掳、又选召外邦人古列,表面上并不符合大卫之约的应许,实际上是因为祂的旨意超越了人的想象力。

【赛四十五18】「创造诸天的耶和华,制造成全大地的神,祂创造坚定大地,并非使地荒凉,是要给人居住。祂如此说:我是耶和华,再没有别神。」

【赛四十五19】「我没有在隐密黑暗之地说话;我没有对雅各的后裔说:你们寻求我是徒然的。我——耶和华所讲的是公义,所说的是正直。」

赛四十五20】「你们从列国逃脱的人,要一同聚集前来。那些抬着雕刻木偶、祷告不能救人之神的,毫无知识。」

【赛四十五21】「你们要述说陈明你们的理,让他们彼此商议。谁从古时指明?谁从上古述说?不是我——耶和华吗?除了我以外,再没有神;我是公义的神,又是救主;除了我以外,再没有别神。」

【赛四十五22】「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神,再没有别神。」

【赛四十五23】「我指着自己起誓,我口所出的话是凭公义,并不反回:万膝必向我跪拜;万口必凭我起誓。」

【赛四十五24】「人论我说,公义、能力,惟独在乎耶和华;人都必归向祂。凡向祂发怒的必至蒙羞。」

【赛四十五25】「以色列的后裔都必因耶和华得称为义,并要夸耀。」

  • 18节原文以「因为」开始,解释将来为什么外邦人会向锡安臣服(14节):
    1. 神是创造之神,「祂创造坚定大地,并非使地荒凉,是要给人居住」(18节)。因此,祂也「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二4)。
    2. 神并没有「自隐」(15节),也从来「没有在隐密黑暗之地说话」(19节)。神的话都是公开、明确和真实的,只是人不肯听而已。神拯救外邦人的心意,从一开始就在向亚伯拉罕的应许(创十二2-3;二十二18)和大卫国度的应许(二3-4)里显明了。
    3. 神将亲自证明自己是独一真神(20-21节),使人因仰望祂「就必得救」(22节),让得救之人「都必归向祂」(24节)。
  • 使徒保罗曾引用「万膝必向我跪拜;万口必凭我起誓」(23节),说明基督被神高举的地位(罗十四11;腓二10)。
  • 「以色列的后裔」(25节),指将来普世所有得救的人,他们都将成为神百姓团体中平等的一员(诗八十七4-6)。这些人并非因自己的行为称义,也不是靠自己的血统称义,而是「因耶和华得称为义」(25节),归向神、被神宣告无罪。普世的救恩并非万教归一,也不是行善、有爱心就能得救,而是仰望神的「就必得救」。
  • 「并要夸耀」(25节),指这些得救者「以耶和华为喜乐,以以色列的圣者为夸耀」(四十一16),「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一31)。
  • 今天,有些传福音的人热心过度,以为救人灵魂的重任非己莫属,甚至有意无意地夸耀自己结了多少「果子」。而神却宣告:「公义、能力,惟独在乎耶和华;人都必归向祂」(24节),主耶稣也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六37)。传福音的人只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9),得救者是「因耶和华得称为义」,而不是因我们传福音而称为义。如果一定要分出任务的大小,教会最大的任务并非大使命,而是作「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三15);信徒最重要的任务并非「传福音给别人」(林前九27),而是「传福音给自己」。 并非信徒不必关心传福音,而是先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彼前三15),才有可能「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三15);并非传道人不必专心传道,而是先要活出「纯正的道理」(提后四3),才有可能「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四2)。否则,我们很有可能「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九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