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10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十1】「祸哉!那些设立不义之律例的和记录奸诈之判语的,」

【赛十2】「为要屈枉穷乏人,夺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妇当作掳物,以孤儿当作掠物。」

【赛十3】「到降罚的日子,有灾祸从远方临到,那时,你们怎样行呢?你们向谁逃奔求救呢?你们的荣耀(或译:财宝)存留何处呢?」

【赛十4】「他们只得屈身在被掳的人以下,仆倒在被杀的人以下。虽然如此,耶和华的怒气还未转消;祂的手仍伸不缩。」

  • 「通往地狱的路都是用善意铺成的」,很少有人承认自己会故意「设立不义之律例」(1节)。但是,人若藐视神的律法,就会制定自己的法律;人若拒绝神的真理,就会自恃「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人们若倚靠自己,就会各持己意、追逐私利。因此,人本主义的结果,必然是「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某些人的「社会公义 Social Justice」,必然会成为另一些人的「不义之律例」。社会的混乱从来都是从属灵的堕落开始的,离开神来奢谈「公平公义」(九7),结果只能是缘木求鱼,永远也不能根治社会问题、实现自由平等。
  • 「寡妇、孤儿」(2节)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当百姓不再「爱人如己」(利十九18)的时候,他们就会成为第一批牺牲品。神要追讨欺压弱者的人,但「也不怜恤他们的孤儿寡妇;因为,各人是亵渎的,是行恶的,并且各人的口都说愚妄的话」(九17)。在一个拒绝神的社会里,很少有人是全然无辜的。神的公义不会放过欺压别人的罪人,也不会放过被人欺压的罪人,所有的罪都要被彻底对付,才能「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一21)。
  • 当北国即将灭亡的时候,人们对神的话语置若罔闻(九8)、社会大兴土木(九10)、政坛频频「变幻」(九21;鲁迅《无题》)、盟友貌似可靠(九12)、名人到处表演(九15)、百姓道德沦丧(九17)、政府滥用职权(十1-2)。当一个世代面临这种光景的时候,我们也当知道必然的结局不是「屈身在被掳的人以下」(4节)、就是「仆倒在被杀的人以下」(4节)。
  • 「仍伸不缩」(4节;五25),又被译为「伸出来」(出六6)。「伸出来的膀臂」(出六6;申四34;五15;七19;九29;十一2;二十六8)被用来形容神救赎的大能,但神的话语若被百姓拒绝,「以马内利」(七14)大能的拯救就会变成严厉的管教(3-4节),救赎主就会变成审判者。神四次强调「祂的手仍伸不缩」(九12、17、21;十4),九8的「落入 נָפַל/naw-fal’」和十4的「仆倒 נָפַל/naw-fal’」原文是同一个词,首尾呼应,把这四段审判组成一个交错平行的结构:
    • A. 神将对付百姓的骄傲(九8-12);
    •  B. 神将追讨走偏的领袖(九13-17);
    • A1. 神将任凭百姓的堕落(九18-21);
    •  B1. 神将对付领袖的不义(十1-4)。

【赛十5】「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

【赛十6】「我要打发他攻击亵渎的国民,吩咐他攻击我所恼怒的百姓,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将他们践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样。」

  • 为了管教自己的百姓,神将打发亚述攻击南北两国(5-6节)。但「以马内利」(七14)的管教是为了拯救,所以在叙述仇敌的入侵之前(27-32节),神首先宣告对亚述的刑罚(7-19节)和对余民的拯救(20-26节)。亚述并不比悖逆的百姓更加公义,两者一样高傲自大(12节;九9),最终也要被神刑罚。神使用亚述管教百姓,是要用恶人对付恶人、肉体暴露肉体,让百姓体会到罪的可怕。
  • 「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箴十六4),恶人也可以成为神所使用的器皿。不可一世的亚述帝国以残酷好战闻名,但却被掌管历史的神(七18)用作施行管教的「怒气的棍」(5节),所向无敌的亚述军队只是神「恼恨的杖」(5节)。神不但差遣忠心顺服的以赛亚(六8),也「打发、吩咐」(6节)自大高傲的亚述王。百姓若对先知的话充耳不闻、「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六9),神就会「借异邦人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头对这百姓说话」(赛二十八11),用掳掠和践踏来唤醒那些装睡的人。
  • 「亵渎的国民」(6节),包括远离神、敬拜偶像的北国以色列(九17)和南国犹大(王下十六1-4)。
  • 「掳物 שָׁלָל/shaw-lawl’」(6节)和「掠物 בַּז/baz」(6节)的原文都包括在「玛黑珥·沙拉勒·哈施·罢斯 מַהֵר שָלָל חָש בַּז/mah-hare’ shaw-lawl’ khawsh baz」(八1)这个名字里,亚述的入侵将应验以赛亚的预言。
  • 北国耶罗波安二世(约主前793-753年在位)和南国乌西雅王(约主前791-740年在位)执政期间,神使新亚述帝国陷入了持续三十九年的衰落,亚述面临内乱,不得不停止对外扩张。乌西雅王去世前五年,神「撤去篱笆、拆毁墙垣」(五5),亚述重新开始对外扩张(王下十五19、29),成了神手中的刑杖。主前733-732年,亚述发动第二次西征,北国以色列的大部分被亚述占领(王下十五29),南国犹大也沦为亚述的藩属国(王下十六10)。主前722年,亚述攻陷撒马利亚(王下十七6),北国灭亡。主前701年,亚述围攻耶路撒冷(王下十八13-16),犹大全地都被亚述占领(王下十八25)。
上图:主前743年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开始扩张之前亚述帝国的核心区域。主前783年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死后,亚述陷入四十年的衰落期,失去了对许多附属国的控制权。

上图:主前743年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开始扩张之前亚述帝国的核心区域。主前783年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死后,亚述陷入四十年的衰落期,失去了对许多附属国的控制权。

【赛十7】「然而,他不是这样的意思;他心也不这样打算。他心里倒想毁灭,剪除不少的国。」

【赛十8】「他说:我的臣仆岂不都是王吗?」

【赛十9】「迦勒挪岂不像迦基米施吗?哈马岂不像亚珥拔吗?撒马利亚岂不像大马士革吗?」

【赛十10】「我手已经搆到有偶像的国;这些国雕刻的偶像过于耶路撒冷和撒马利亚的偶像。」

【赛十11】「我怎样待撒马利亚和其中的偶像,岂不照样待耶路撒冷和其中的偶像吗?」

  • 亚述「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二十一1),但却不知道自己只是神手中的器皿。他并不打算遵行神的旨意,「心里倒想毁灭,剪除不少的国」(7节),为的是征服世界(8节)、荣耀自己
  • 「我的臣仆岂不都是王吗」(8节),意思是被征服各国的王成了亚述王的臣仆。亚述王的碑文上喜欢列出纳贡藩王长长的名单,夸口自己的功绩。
  • 「迦基米施」(9节)位于北方遥远的幼发拉底河拐弯处,「迦勒挪」(9节)在「迦基米施」的南方,「亚珥拔」(9节)在「迦勒挪」的南方,「哈马」(9节)在「亚珥拔」的南方,「大马士革」(9节)在「哈马」的南方,「撒马利亚」(9节)在「大马士革」的南方,「耶路撒冷」(10节)在「撒马利亚」的南方。这些城市从幼发拉底河开始,由北向南、离「耶路撒冷和撒马利亚」(10节)越来越近,数年之内先后都被亚述征服,让读者感受到亚述大军势如破竹、不断逼近,「主必使大河翻腾的水猛然冲来,就是亚述王和他所有的威势,必漫过一切的水道,涨过两岸;必冲入犹大,涨溢泛滥,直到颈项」(八7-8)。
  • 「我手已经搆到有偶像的国」(10节),指亚述已经征服了敬拜偶像的列国。此时南北两国一面自称是神的百姓、一面公开敬拜偶像(王十六1-4),所以在骄傲的亚述人看来,他们的神与列国的偶像并没有区别,同样不能拯救他们脱离亚述军队。
  • 「偶像 אֱלִיל/el·el’」(10节)原文是「虚无的、没有价值的」,与「神 אֱלֹהִים/el·o·hem’」谐音。这正是偶像的特点:它们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其实是虚无之物。百姓在亚述面前的失败,并非因为武器不够精良,而是因为灵里的虚假。今天,有些信徒也愚昧地离开神的话语,想靠世界的方法来解决属灵的问题,结果必然是自取其辱,因为「这些国雕刻的偶像过于耶路撒冷和撒马利亚的偶像」(10节),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赛十12】「主在锡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祂一切工作的时候,主说:『我必罚亚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荣耀。』」

【赛十13】「因为他说: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聪明。我挪移列国的地界,抢夺他们所积蓄的财宝;并且我像勇士,使坐宝座的降为卑。」

【赛十14】「我的手搆到列国的财宝,好像人搆到鸟窝;我也得了全地,好像人拾起所弃的雀蛋。没有动翅膀的;没有张嘴的,也没有鸣叫的。」

  • 神的百姓有「骄傲自大的心」(九9),他们的仇敌也有「自大的心、高傲眼目的荣耀」(12节)。当我们的内心「骄傲自大」的时候,神也必兴起另一个「自大、高傲」的肉体来显明我们、对付我们,让我们看清自己本相的可怕。
  • 「挪移列国的地界」(13节),指亚述征服各国后,采用大规模移民的政策,以防止将来的叛乱。北国以色列的百姓被迁移到美索不达米亚和玛代各地(王下十七6),来自巴比伦、以拦和其他遥远民族的百姓则被安置在撒马利亚各城(王下十七24)。
  • 「抢夺他们所积蓄的财宝」(13节),指亚述以掠夺和杀戮为荣。亚述王常在石碑上详细列出掠走的金银、牛羊和财物,钉在木桩上、堆积在城墙外尸体的数量,以及山丘和平原上血流成河的景况。这些都是他们自呈在神面前的罪证。
  • 神不允许人越过祂的界限、也不允许人偷窃祂的荣耀。因此,当神借着亚述管教了百姓、「在锡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祂一切工作的时候」(12节),就会追讨「亚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荣耀」(12节)。因为亚述并不关心神的旨意,只关心征服、杀戮和劫掠,狂傲自大、目中无人,更目中无神。
上图:亚述浮雕拉吉之战的一部分,出土于亚述王西拿基立在尼尼微的宫殿中,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大约主前701年,亚述军队攻陷犹大要塞拉吉,把俘虏处死后挂在木头上示众。

上图:亚述浮雕拉吉之战的一部分,出土于亚述王西拿基立在尼尼微的宫殿中,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大约主前701年,亚述军队攻陷犹大要塞拉吉,把俘虏处死后挂在木头上示众。

【赛十15】「斧岂可向用斧砍木的自夸呢?锯岂可向用锯的自大呢?好比棍抡起那举棍的,好比杖举起那非木的人。」

【赛十16】「因此,主——万军之耶和华必使亚述王的肥壮人变为瘦弱,在他的荣华之下必有火着起,如同焚烧一样。」

【赛十17】「以色列的光必如火;他的圣者必如火焰。在一日之间,将亚述王的荆棘和蒺藜焚烧净尽;」

【赛十18】「又将他树林和肥田的荣耀全然烧尽,好像拿军旗的昏过去一样。」

【赛十19】「他林中剩下的树必稀少,就是孩子也能写其数。」

  • 工具没有资格向工具的主人自夸(15节),亚述只不过是神手中的器皿,却敢向神夸口。因此,神「必使亚述王的肥壮人变为瘦弱」(16节),让亚述的力量消失、荣华变为灰烬。以赛亚发出预言之后一百多年,亚述帝国于主前612年被巴比伦摧毁,首都尼尼微长埋土中两千多年,亚述的「树林和肥田的荣耀全然烧尽」(18节)。
  • 「在一日之间,将亚述王的荆棘和蒺藜焚烧净尽」(17节),可能预言天使一夜之间「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三十七36)。
  • 「他林中剩下的树必稀少」(19节),指亚述帝国在耶路撒冷溃败之后,将逐渐衰微、不再成为大国。但是,正如以色列的余民将蒙神拯救(21节),亚述的余民也将成为神的百姓,「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十九24)。今天,全世界有三百多万亚述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基督徒。
上图:2015年,伊拉克北部尼尼微平原上大约500名亚述基督徒民兵正在训练,拿起武器保护家园免受ISIS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伤害。今天,全世界大约三百多万亚述人,分布在伊拉克北部、叙利亚东北、伊朗西北部、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东南部,他们大都是东方亚述教会(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迦勒底大公教会(Chaldean Catholic Church)和叙利亚正教会(Syriac Orthodox Church)的基督徒。亚述人由于没有全民改信伊斯兰教,遭受历代伊斯兰政权的迫害,在一战中被奥斯曼帝国屠杀了将近30万人,流散到世界各地。伊拉克是亚述人的祖居地,也是全世界亚述人最多的地方。但自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一半以上的亚述人被迫离开伊拉克,2015年只剩40万。

上图:2015年,伊拉克北部尼尼微平原上大约500名亚述基督徒民兵正在训练,拿起武器保护家园免受ISIS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伤害。今天,全世界大约三百多万亚述人,分布在伊拉克北部、叙利亚东北、伊朗西北部、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东南部,他们大都是东方亚述教会(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迦勒底大公教会(Chaldean Catholic Church)和叙利亚正教会(Syriac Orthodox Church)的基督徒。亚述人由于没有全民改信伊斯兰教,遭受历代伊斯兰政权的迫害,在一战中被奥斯曼帝国屠杀了将近30万人,流散到世界各地。伊拉克是亚述人的祖居地,也是全世界亚述人最多的地方。但自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一半以上的亚述人被迫离开伊拉克,2015年只剩40万。

【赛十20】「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脱的,不再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

【赛十21】「所剩下的,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归回全能的神。」

【赛十22】「以色列啊,你的百姓虽多如海沙,惟有剩下的归回。原来灭绝的事已定,必有公义施行,如水涨溢。」

【赛十23】「因为主——万军之耶和华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规的结局。」

  • 亚哈斯企图借助亚述来抵挡仇敌,结果却是引虎驱狼,亚述打败亚兰和北国以后,接着就欺凌犹大(代下二十八28)。不信靠神的人,总是不甘心顺服管教,总想尽快脱离眼前的难处,结果往往是自作聪明、饮鸩止渴,「倚靠击打他们的」(20节)。信靠神的人也会落在管教之中,但却不会急着寻找办法、解决问题,而会「谨慎安静」(七4)、学习功课,接受光照和拆毁、得着更新和恢复。因为神既有公义的审判(六3-5)、也有恩典的赦免(六6-7)。
  • 「所剩下的,必归回」(21节),原文就是以赛亚儿子的名字「施亚雅述 שְׁאָר יָשׁוּב/sheh-awr’yaw-shoob’」(七3)。「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脱的」(20节),包括南北两国的余民。他们并不是因为首先「归回全能的神」(20节),所以才得以「剩下、逃脱」;而是「剩下、逃脱」之后,才「不再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20节)。因此,余民「必归回全能的神」(21节),完全是因着神的恩典怜悯和救赎计划,并非倚靠人的忠心敬虔或主动悔改。
  • 「诚实倚靠耶和华」(20节),也可译为「诚心仰赖耶和华」(和合本修订版),这是《以赛亚书》最重要的主题之一(十20;十二2;二十六3-4;三十六7、15;三十七10;五十10)。神管教百姓的目的,并非为了败坏人,而是要使人放弃对自己的幻想、回归真实的信心,使「雅各家所剩下的,必归回全能的神」(21节)。因此,「归回全能的神」,不但是遵行神的律例典章,更是拒绝自己、「诚实倚靠耶和华」。今天,有些人的口号是「倚靠耶和华」,行动却是倚靠才能势力、方法努力、牧者带领、同伴扶持。这都不是诚心「归回全能的神」,只是「归回属灵的感觉」。先知提醒我们:「倚靠耶和华」不能沦为一句套话,真实的信心必会表现为「诚实倚靠」——动机「本于祂」、方法「倚靠祂」、结果「归于祂」,荣耀才能「归给祂」(罗十一36)——「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你们是这样的无知吗」(加三3)?
  • 22节原文以「因为」开始(英文ESV译本),表明将来百姓之所以「不再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的原因,是因为北国必在公义的审判中灭亡,「惟有剩下的归回」,这是神「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规的结局」(23节)。但是,这并不妨碍神所应许亚伯拉罕的子孙将「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创二十二17),因为管教并非「以马内利」(七14)的全部、归回并不倚赖于人的忠心。当「以马内利」施行拯救之后,余民「必归回全能的神」、「归向击打他们的主」(九13),那时神必负责「使这国民繁多」(九3)。当旧约的百姓完全失败以后,「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3-4),而「以信为本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加三7)。
  • 今天,全世界有几十亿人自称基督徒,但主却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路十三24)。因为人很难真正承认自己「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所以很难「诚实倚靠耶和华」,总想倚靠各种变相的肉体、化妆的偶像,所以「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七14)。而真正「因信称义」(罗五1)、重生得救的人,神必让我们认清自己的罪性、承认自己无可救药,不但心思行为「必归回全能的神」,而且「不再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

【赛十24】「 所以,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住锡安我的百姓啊,亚述王虽然用棍击打你,又照埃及的样子举杖攻击你,你却不要怕他。」

【赛十25】「因为还有一点点时候,向你们发的忿恨就要完毕,我的怒气要向他发作,使他灭亡。」

【赛十26】「万军之耶和华要兴起鞭来攻击他,好像在俄立磐石那里杀戮米甸人一样。耶和华的杖要向海伸出,把杖举起,像在埃及一样。」

【赛十27】「到那日,亚述王的重担必离开你的肩头;他的轭必离开你的颈项;那轭也必因肥壮的缘故撑断(或译:因膏油的缘故毁坏)。』」

  • 神宣告北国「灭绝的事已定」(22节),但却鼓励耶路撒冷的百姓「不要怕他」(24节)。这并非因为南国比北国更加忠心(八11),而是因为北国的灭亡和南国的暂存,都是神「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规的结局」(23节),要显明「以马内利」(七14)既有管教、又有拯救。因此,「亚述王虽然用棍击打你,又照埃及的样子举杖攻击你」(24节),但只要神还没有离开「锡安」(24节),祂一定能让耶路撒冷摆脱亚述的辖制(27节),正如当年祂领百姓脱离埃及的奴役一样。
  • 神对祂的百姓并「不长久责备,也不永远怀怒」(诗一百零三9),因为祂「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二十九11)。因此,每当我们落到管教之中的时候,都要知道神的旨意不是败坏、而是恢复,所以「还有一点点时候,向你们发的忿恨就要完毕」(25节)。实际上,并不是人在等候神的忿恨「完毕」,而是神在等候百姓「归向击打他们的主」(九13),好施恩给我们(三十18)。
  • 「万军之耶和华要兴起鞭来攻击他」(26节),指神将差遣天使在耶路撒冷城外攻击亚述(三十七36)。「鞭 שׁוֹט/shote」的原文在本书中只出现过三次(26节;二十八15、18「敌军」原文),亚述是管教犹大的「鞭」,但将来这「鞭」却毁于另一「鞭」下,这是一个讽刺。
  • 「好像在俄立磐石那里杀戮米甸人一样」(26节),指神使用基甸的三百勇士,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打败十三万五千敌军(士七19-25;八10)。「像在埃及一样」(26节),指神使用红海,将追击的埃及军兵淹没在海里(出十四21-28)。这两个神迹都是绝处逢生,神过去怎样拯救被置于死地的百姓,将来还要让百姓经历置于死地而后生(三十七36),好让他们学会「诚实倚靠耶和华」(20节)。

【赛十28】「亚述王来到亚叶,经过米矶仑,在密抹安放辎重。」

【赛十29】「他们过了隘口,在迦巴住宿。拉玛人战兢;扫罗的基比亚人逃跑。」

【赛十30】「迦琳的居民(原文是女子)哪,要高声呼喊!莱煞人哪,须听!哀哉!困苦的亚拿突啊。」

【赛十31】「玛得米那人躲避;基柄的居民逃遁。」

【赛十32】「当那日,亚述王要在挪伯歇兵,向锡安女子的山——就是耶路撒冷的山——抡手攻他。」

  • 28-32节所提到的十二座城,是描述将来亚述的行军路线,从北向南、直到兵临耶路撒冷城下。
  • 「密抹」(28节)位于北国境内,离耶路撒冷只有12公里,从北方来的亚述大军将「辎重」(28节)留在密抹,是要轻装上阵攻打耶路撒冷。
  • 「隘口」(29节),是南北两国边界的一个深谷。
  • 「迦巴」(29节)位于南国境内,离耶路撒冷只有约10公里。亚述大军在「迦巴」驻营,表示已控制了整个局面。
  • 「拉玛、基比亚」(29节)、「迦琳、莱煞、亚拿突」(30节)、「玛得米那」(31节)和「基柄」(31节)都是耶路撒冷附近的城镇,「基比亚」是扫罗的家乡。
  • 「挪伯」(32节)是祭司的城(撒上二十一1),位于耶路撒冷东北面的山上。亚述王「在挪伯歇兵」(32节),耶路撒冷似乎近在眼前、唾手可得,但却永远也无法攻取。因为「众山怎样围绕耶路撒冷,耶和华也照样围绕祂的百姓」(诗一百二十五2),必使耶路撒冷化险为夷(三十七36)。
亚述攻打犹大之行军路线(赛十28-32)

上图:亚述攻打犹大之行军路线

上图:从东南方俯瞰密抹的隘口。

上图:从东南方俯瞰密抹的隘口。

【赛十33】「看哪,主——万军之耶和华以惊吓削去树枝;长高的必被砍下,高大的必被伐倒。」

【赛十34】「稠密的树林,祂要用铁器砍下;黎巴嫩的树木必被大能者伐倒。」

  • 正当亚述大军兵临城下、百姓惊慌失措、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先知突然把视线从眼前的危机转向天上的「主——万军之耶和华」(33节),让我们定睛观看那位「大能者」(34节)的作为。祂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出手(三十七36),砍下了亚述这片「稠密的树林」(34节)。
  • 亚述王夸口自己征服了列国、在黎巴嫩「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树和佳美的松树」(王下十九23),现在神宣告,亚述只不过是伐木的斧锯、祂才是真正的樵夫(15节),是神砍倒一切「稠密的树林」和「黎巴嫩的树木」(34节)。神是历史的掌管者,无论亚述(十18-19)、亚兰(王下十九23),还是南北两国(六13),世上一切的树木都将被伐倒,人类的一切历史都是为着那位耶西的嫩枝(十一1)、弥赛亚的出场作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