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创十七1】「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

以实玛利出生时,「亚伯兰年八十六岁」(十六16),此后13年神既没有显现,也没有说话,但神的工作并没有停止。此时「亚伯兰年九十九岁」,到迦南已经24年(十二4),神用了24年的等待把亚伯兰带到人的尽头,才重新「向他显现」。当亚伯兰「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的时候」(罗四19),神就用「全能的神」这个特殊的名字来启示自己的大能(三十五11;出六3)。此时亚伯兰的信心「还是不软弱」(罗四19),但还需要借着更深的拆毁被神炼净,所以神要求亚伯兰「作完全人」,完全彻底地委身于神、信靠神,学会不再依靠自己。  

【创十七2】「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

【创十七3】「亚伯兰俯伏在地;神又对他说:」

【创十七4】「『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

神不但重申前约,并且增加了应许亚伯兰「作多国的父」。他不但是米甸人(二十五2-5)、以实玛利人(二十五13-16)、以东人(三十六31)、以色列人的父,也是每一个因信称义的信徒的父: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罗四17)。

【创十七5】「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

「亚伯兰 אַבְרָם」字义是「尊贵的父」,「亚伯拉罕 אַבְרָהָם」字义是「多国的父」。神的救赎计划所要得着的不是个别的见证,而是团体的见证。为某人命名,代表对某人拥有主权。神把自己的名字「耶和华 יְהֹוָה」中重复两次的字母「Heh ה」加进「亚伯兰 אַבְרָם」的名字,就成了「亚伯拉罕 אַבְרָהָם」,可能既表明他是属乎神的,也表明他拥有神的名,可以承受这约的应许。神也将赐新名给得胜的信徒(启二17)。

【创十七6】「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

神的应许在「后裔」之外又增添了「国度」和「君王」。亚伯拉罕的后裔果然建立了许多国度,出了许多君王。而最重要的是,耶稣基督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太一1),是那要来的君王(太二2),祂将在地上建立神的国度(启十一15)。

【创十七7】「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神。

【创十七8】「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为业,我也必作他们的神。』」

亚伯拉罕之约的核心就是神「要作你和你后裔的神」(7节),这是圣经中最大的应许,也是最首要和基本的应许,所有其他的应许、恩典、赦免、保护、引导、帮助和福气都建立在这个应许之上。神的救赎计划就是要得着一批属祂的百姓,到了地上历史的结局,「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启二十一3)。这个应许意味着神毫无保留地将自己赐给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7-8节),因此人也应当毫无保留地把神当作自己的神。

【创十七9】「神又对亚伯拉罕说:『你和你的后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约。」

【创十七10】「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

实际上,除了「割礼」,神并没有指出其他具体要「遵守」的条款,也没有详细规定哪些生活方式才是「作完全人」(1节)的条件,唯一的要求是用「割礼」表明向神的委身,毫无保留地把神当作自己的神。

【创十七11】「你们都要受割礼(原文是割阳皮;14、23、24、25节同);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

「割礼」即切割男性生殖器的包皮,是一些中东古代民族原来就有的习俗。「受割礼」本身并不是约,而是被神用来作为神与人「立约的证据」,表明人与犯罪的旧生命隔绝,单单信靠神、「不靠着肉体」(腓三3)。在挪亚之约中,挪亚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但在亚伯拉罕之约中,亚伯拉罕却有责任「受割礼」,「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罗四11)。这进一步启示了神救赎计划的心意:新约的信徒在基督里也将受「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西11);因此,我们不是以身体上的记号作「证据」,而是领受了圣灵的「印记」(弗四30),「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腓三3)。

上图:一位纽约的犹太拉比正在给婴儿行割礼。

上图:一位纽约的犹太拉比正在给婴儿行割礼。

【创十七12】「你们世世代代的男子,无论是家里生的,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礼。」

立约的仪式只限于男性。因为女人已经包含在男人里面,「二人成为一体」(二21-24;弗五22-33)。「生下来第八日」可能因为前七日尚未洁净,不适合献给神(利二十二27)。后来摩西律法规定,生男孩的妇女「要不洁净七天」,「第八天要给婴孩行割礼」(利十二2-3)。而第八日也是基督复活的日子(太二十八1),象征复活的生命。

【创十七13】「你家里生的和你用银子买的,都必须受割礼。这样,我的约就立在你们肉体上作永远的约。」

【创十七14】「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

「剪除」指从立约的团体中被除名、驱逐,不再有分于神的应许。

【创十七15】「神又对亚伯拉罕说:『你的妻子撒莱不可再叫撒莱,她的名要叫撒拉。」

「撒莱 שָׂרַי」的字义和「撒拉 שָׂרָה」一样,都是「公主」,只是「撒莱」是比较古老的写法。为某人命名,代表对某人拥有主权。神用自己的名字「耶和华 יְהֹוָה」中重复两次的字母「Heh ה」代替了「撒莱 שָׂרַי」名字中的「Yud י」,就成了「撒拉 שָׂרָה」,可能既表明她是属乎神的,也表明她拥有神的名,可以承受神的应许。神在定下割礼时,同时为亚伯兰和撒莱改名;因此,以色列人也在给孩子行割礼时正式给孩子起名(路一59;二21)。

【创十七16】「我必赐福给她,也要使你从她得一个儿子。我要赐福给她,她也要作多国之母;必有百姓的君王从她而出。』」

亚伯拉罕是信心之父(罗四11),撒拉是应许之母(加四23、28)。人凭着信心承受神的应许,就产生出国度和君王。

【创十七17】「亚伯拉罕就俯伏在地喜笑,心里说:『一百岁的人,还能得孩子吗?撒拉已经九十岁了,还能生养吗?』」

【创十七18】「亚伯拉罕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祢面前。』」

【创十七19】「神说:『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作他后裔永远的约。」

「以实玛利」是「按着血气生的」(加四23),是人努力的结果;而「以撒」是「凭着应许生的」(加四23),完全是神的工作。只有「凭着应许生的」才能承受应许,新约的信徒是「凭着应许作儿女,如同以撒一样」(加四28)。「以撒」字义是「他喜笑」。亚伯拉罕此时的「喜笑」(17节)掺杂了喜出望外和难以置信的复杂感情,他可能觉得合理的后裔应该是以实玛利(18节)。只有当应许成就之后,他才真正明白「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十八14),才有真实的「喜笑」(二十一6)。

【创十七20】「至于以实玛利,我也应允你: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他必生十二个族长;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

神「应允」亚伯拉罕为以实玛利的求福,也「赐福」给以实玛利(二十五12-16)。虽然以实玛利后代的「昌盛」日后却成了以色列人的难处(诗八十三5-6),但这也是出于神。神在历史上不断使用以实玛利的后裔作为祂管教、带领和保守亚伯拉罕后裔的器皿,用奇妙的方式将历史推向祂旨意中的结局。

上图:1526年8月29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摩哈赤战役(Battle of Mohacs)中获胜,得到匈牙利西南部作为在东欧的稳固基地,进攻中欧整整一个世纪,并于1529年围攻神圣罗马帝国首都维也纳(Siege of Vienna)。面对奥斯曼威胁的空前增强,本来准备镇压新教的神圣罗马帝国被迫与新教暂时妥协,宗教改革得以继续发展。 主后7世纪,以实玛利的后裔穆罕穆德创立伊斯兰教,而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是15-19世纪最强大的伊斯兰教势力。 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使希腊文圣经传到欧洲,最终引发了1517年的宗教改革。 1521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颁布沃尔姆斯敕令,宣布马丁·路德及其追随者为非法。而与此同时,奥斯曼帝国苏莱曼一世攻占贝尔格莱德,并于1521-1552年十次进攻欧洲,每一次奥斯曼的威胁都解除了新教的压力、巩固了宗教改革,不是促使查理五世对新教从镇压改为妥协,就是中断了镇压新教的计划,或者援助了新教诸侯同皇帝的战争。而一旦威胁稍有减轻,查理五世就取得了镇压新教的战争胜利。 可以说,奥斯曼帝国是宗教改革成功必不可少的外部助推器。马丁·路德指出,土耳其人显然是神派来的。

上图:1526年8月29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摩哈赤战役(Battle of Mohacs)中获胜,得到匈牙利西南部作为在东欧的稳固基地,进攻中欧整整一个世纪,并于1529年围攻神圣罗马帝国首都维也纳(Siege of Vienna)。面对奥斯曼威胁的空前增强,本来准备镇压新教的神圣罗马帝国被迫与新教暂时妥协,宗教改革得以继续发展。
主后7世纪,以实玛利的后裔穆罕穆德创立伊斯兰教,而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是15-19世纪最强大的伊斯兰教势力。
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使希腊文圣经传到欧洲,最终引发了1517年的宗教改革。
1521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颁布沃尔姆斯敕令,宣布马丁·路德及其追随者为非法。而与此同时,奥斯曼帝国苏莱曼一世攻占贝尔格莱德,并于1521-1552年十次进攻欧洲,每一次奥斯曼的威胁都解除了新教的压力、巩固了宗教改革,不是促使查理五世对新教从镇压改为妥协,就是中断了镇压新教的计划,或者援助了新教诸侯同皇帝的战争。而一旦威胁稍有减轻,查理五世就取得了镇压新教的战争胜利。
可以说,奥斯曼帝国是宗教改革成功必不可少的外部助推器。马丁·路德指出,土耳其人显然是神派来的。

【创十七21】「到明年这时节,撒拉必给你生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

神并不是总是让人一直等待,当亚伯拉罕学到了等候的功课,神就顾念人的软弱,明确给了一个时间:「到明年这时节」。「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表示以撒才是这约的继承者。

【创十七22】「神和亚伯拉罕说完了话,就离开他上升去了。」

开始谈话的是神(1节),结束谈话的也是神,亚伯拉罕为罗得代求的过程也是如此(十八16-33)。我们的祷告,常是自己「说完了话」就走了;但真正的祷告,必须听神「说完了话」,让神来结束谈话。

【创十七23】「正当那日,亚伯拉罕遵着神的命,给他的儿子以实玛利和家里的一切男子,无论是在家里生的,是用银子买的,都行了割礼。」

圣经两次强调「正当那日」(23、26节),表明亚伯拉罕的信心所带出的顺服是立即的。他不关心「割礼」有什么实际用处,也不关心「生下来第八日」(12节)有什么医学根据,而是一旦明白了神的旨意,就立刻遵行、绝不延误。正如五旬节是新约教会的诞生之日,这一天也是旧约信仰团体的诞生之日,亚伯拉罕家中所有的人借着割礼与神立约,从此与神建立了全新的关系。

【创十七24】「亚伯拉罕受割礼的时候年九十九岁。」

「九十九岁」本来是亚伯拉罕「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的时候」(罗四19),但却因着割礼所表明的对肉体的对付,成了他生命新的开始。

【创十七25】「他儿子以实玛利受割礼的时候年十三岁。」

古代阿拉伯人「十三岁」接受割礼。

【创十七26】「正当那日,亚伯拉罕和他儿子以实玛利一同受了割礼。」

【创十七27】「家里所有的人,无论是在家里生的,是用银子从外人买的,也都一同受了割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