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路十九1】「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

少年官的故事表明「有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十八24),撒该的故事则表明「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却能」(十八27)。

【路十九2】「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财主。」

「税吏长」可能负责耶利哥城的一切税务。「是个财主」从耶路撒冷往约旦河外去的要道从耶利哥城经过,有许多税源。但财富没有使撒该今生快乐,也没有使他对永远的前途有把握。

【路十九3】「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

【路十九4】「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

「桑树」指以色列的一种无花果桑树(摩七14),叶子像桑树,果子像无花果,枝干强韧。撒该不顾体面「爬上桑树」,表明他要看主耶稣的心很迫切。一个人能否蒙恩,他的存心最重要。

【路十九5】「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主耶稣认识自己的羊,「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林前八3)。主耶稣是乐意给人寻见的主,虽然祂多次避开那些为属地的目的来找祂的人,但从第十八章开始,主耶稣就让迫切寻找祂的人寻见,因为祂也在寻找人。神寻找人的心意从亚当的失落到现在一直没有停过,神寻找人的目的也没有变过,就是要把人恢复到祂起初创造的荣耀旨意里。为着进入这个目的而寻找神的人,神都让他们寻见,主耶稣都主动去靠近他们,对耶利哥城外的瞎子是这样,对耶利哥城里的撒该也是这样,因为他们都是里面有需要的人。

【路十九6】「他就急忙下来,欢欢喜喜的接待耶稣。」

撒该不仅是在家里「欢欢喜喜的接待耶稣」,也是在心里「欢欢喜喜的接待耶稣。」

【路十九7】「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祂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

【路十九8】「撒该站着对主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

那个少年财主忧忧愁愁的走了(十八23),乃是证明「在人不能」,这个财主撒该胜过财物的羁绊,乃是证明「在神却能」(十八27)。「站着」表示他的告白是很严肃的。「主啊」表示他承认主耶稣是他个人的主,今后将听从祂。「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表明他脱离了钱财的捆绑,为要得着主。「讹诈」税吏常故意高估人的财产或收入,从中索取不当钱财。律法规定人若犯窃盗罪,须赔「四倍」(出二十二1,撒下十二6)。但若亏负别人的钱财,只须偿还原数另加五分之一(利六5;民五7)。

上图:耶利哥废墟。如果撒该不愿意放弃他的收税工作和财富,不跟从主耶稣,他拥有的一切终究将与这废墟一样成为粪土。

上图:耶利哥废墟。如果撒该不愿意放弃他的收税工作和财富,不跟从主耶稣,他拥有的一切终究将与这废墟一样成为粪土。

【路十九9】「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今天救恩到了这家」表明人蒙恩得救乃是转瞬即成的,并不需要等他更多明白圣经道理或慢慢改良行为之后,才能得救。「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表示他真正是以信为本、蒙拣选承受神所应许之产业的后嗣(加三7,29)。

【路十九10】「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失丧的人」指在灭亡路上徘徊的罪人。主耶稣来到耶利哥不是偶然的,乃是特意要寻找这一个「失丧的人」,就如祂在撒马利亚寻找那有罪的妇人一样(约四4)。主乐于让寻找祂的人寻见,因为祂自己也在寻找人。

【路十九11】「众人正在听见这些话的时候,耶稣因为将近耶路撒冷,又因他们以为神的国快要显出来,就另设一个比喻,说:」

耶利哥离耶路撒冷约有33公里,所以这个旅程已经快要结束了,这使得有些人认为高潮已经在望,「神的国快要显出来」。高潮的确已经在望,但却与人所想象的非常不同。主耶稣讲这个比喻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祂将要在耶路撒冷钉十字架,第二个是因为门徒以为祂要在那里作王设立国度。所以主耶稣要纠正门徒的心思,启示我们在主离世与祂再来的期间,每一个得救的人都应该忠心履行主给我们的托付,准备迎接基督台前的审判。这个比喻与太二十五14-30那个才干的比喻相似,但含义不同。马太的比喻金额非常庞大,每个人都不同,但奖赏都一样;路加的比喻金额不大,每个人都相同,但奖赏都不同。马太的比喻是提醒我们忠心地使用主给我们的恩赐;路加的比喻则是提醒我们忠心地履行主给我们的托付。

【路十九12】「『有一个贵胄往远方去,要得国回来,」

主耶稣的讲道非常善于就地取材。当时亚基老的王宫设在耶利哥,他离开耶利哥到罗马去接受王位,就把国家大事交给他的仆人,并且要他们经营他的财产。当他离开耶利哥之后,犹太人派遣了一个五十人的代表团,向罗马皇帝请愿,使得亚基老痛失犹太王位。当亚基老被分封至另外一个地区作王时,他立即召集他的臣仆,与他们结算在他离开期间所有经营的账目,其中不少人受到他的惩治。

【路十九13】「便叫了他的十个仆人来,交给他们十锭银子(锭原文作弥拿,一弥拿约银十两),说:“你们去做生意,直等我回来。”」

「十锭银子」一锭银子即一弥拿(mina),是希腊币制单位,等于一百个希腊银币Drachma,相当于一般人一百天的工资,金额并不大。十个仆人每人一锭银子,数额相同,所以此处的「银子」并非象征恩赐(太廿五15),而是指每一位信徒从主获得的相同托付,包括大使命(太二十八19-20)和见证(徒一8)。

【路十九14】「他本国的人却恨他,打发使者随后去,说:“我们不愿意这个人作我们的王。”」

「他本国的人」代表不信的犹太人。「我们不愿意这个人作我们的王」表征犹太人弃绝复活、升天的主,门徒要在这种反对主的景况下作主的见证,彰显神生命的丰富,吸引人来归入主的名下。

【路十九15】「他既得国回来,就吩咐叫那领银子的仆人来,要知道他们做生意赚了多少。」

「他既得国回来」象征主再来降临空中云里。「叫那领银子的仆人来」象征信徒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四17)。「要知道他们做生意赚了多少」象征基督台前的审判(林后五10;罗十四10)。信徒今日在地上所有的事奉,将来都要在主面前一一交帐。

【路十九16】「头一个上来说:“主啊,你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十锭。”」

我们今天在地上所有的事奉,将来都要在主面前一一交帐。我们工作的恩赐和成果都是属于主的,是「你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十锭」,无论是本钱还是收益,都不可据为己有。

【路十九17】「主人说:“好!良善的仆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

「良善」指有美好善良的存心和动机,体会主的心意,并且又顺服主;「忠心」指有信实可靠的态度和行为,一心一意把主所交托的做得最好。「最小的事」指信徒今生的事奉,「城」指我们将来在国度里的事奉,「管」指接受权柄去管理国度里的事务。我们今天不管有多少事奉,都是「最小的事」,它们不过是为着将来能在国度里「与基督一同作王」(启二十4)所必须经历的实习。我们真实的事奉,乃是在永世里的「城」。

【路十九18】「第二个来,说:“主啊,你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五锭。”」

【路十九19】「主人说:“你也可以管五座城。”」

赚十锭银子的仆人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赚五锭的可以管五座城,小小一锭银子的果效与一座城的赏赐是不成比例的。主所注意的不是人做工的果效,而是人透过做工的果效所显出的忠心,在主再来的迟延和人的反对中,显出恒久的忠心。

【路十九20】「又有一个来说:“主啊,看哪,你的一锭银子在这里,我把它包在手巾里存着。」

这个仆人是「怕」把所领的银子赔掉了,将来难以交帐,因此不敢动用。许多信徒也按照地上工作的想法来揣摩主的心思,以为多做事多犯错,少做事少犯错,不做事不犯错。

【路十九21】「我原是怕你,因为你是严厉的人;没有放下的,还要去拿,没有种下的,还要去收。”」

「严厉」指要求严格。「没有放下的,还要去拿,没有种下的,还要去收」是俗语,意思是没有付出,却想有所得。

【路十九22】「主人对他说:“你这恶仆,我要凭你的口定你的罪。你既知道我是严厉的人,没有放下的,还要去拿,没有种下的,还要去收,」

神国工作的规则是不做事、肯定错。「恶」与「良善、忠心」相对。「恶」指仆人不体贴主人的心意,又妄论主人。主人以这仆人的话作为他被定罪的根据,如果这仆人真的相信他自己论到他主人的话,就应该会去做点什么事才对。因为忠心不在于工作果效的有多少,而在于是否根据主的心意做。这恶仆自以为很认识主的心思,事实上全然没有忠心。

【路十九23】「为什么不把我的银子交给银行,等我来的时候,连本带利都可以要回来呢?”」

主人只给每个仆人一锭银子,说明主人并不指望他们做大事,他们只要体贴主人的心意,起码可以赚一点利息。「银行」原文的意义是「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指在通商海口帮助生意人兑换银钱的人,是当时的小型银行。

【路十九24】「就对旁边站着的人说:“夺过他这一锭来,给那有十锭的。”」

将来在基督台前交不出账的信徒,不但要失去主在神国里所预备的奖赏,并且连在神国里的喜乐也将被夺去。

【路十九25】「他们说:“主啊,他已经有十锭了。”」

【路十九26】「主人说:“我告诉你们,凡有的,还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主要我们去「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4),有些人却觉得自己淡泊名利,能上天堂就行,不必追求功名利禄。殊不知神国的规则是「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因为国度是人享用神的荣耀与丰富的地方,人若对神所预备的奖赏不肯追求,恐怕连见神面的资格也没有,连能不能进神国都不一定。神要人丰丰富富地进入神的国,忠心是进入神国丰富的依据,国度的迟延是神给我们留下时间,让我们有机会为自己的前途作选择,盼望我们都拣选神的喜悦,作个忠心等候国度的人。

【路十九27】「至于我那些仇敌,不要我作他们王的,把他们拉来,在我面前杀了吧!”』」

凡不信、弃绝救主的犹太人,都必遭受主的审判。

【路十九28】「耶稣说完了这话,就在前面走,上耶路撒冷去。」

至此,主耶稣完成了祂在地上的传道事工;此后,祂乃是到耶路撒冷去受死,完成神所命定的十字架救赎大工。主耶稣当日是走在门徒的前面率领他们,主今天也是走在我们的前面带领我们;我们的前途无论是甘、是苦,主都必为我们开路,因此,我们足可安心前行。

【路十九29】「将近伯法其和伯大尼,在一座山名叫橄榄山那里,就打发两个门徒,说:」

「伯法其」意思是「初熟无花果之家」,位于耶路撒冷东郊,橄榄山之东南坡,伯大尼西北1公里,再往前走不到一公里,耶路撒冷城就在眼前了。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沿此路线涌往耶路撒冷守逾越节,主耶稣将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入城,以神国之王的身份进入祂的京城,但却没有登上宝座,而是上了十字架。十字架的阴影虽是浓重,但却不能掩盖神国之王的权柄。

上图:主耶稣骑驴进京的路线,从右向左依次经过伯大尼、伯其法、客西马尼园、圣殿。

上图:主耶稣骑驴进京的路线,从右向左依次经过伯大尼、伯法其、客西马尼园、圣殿。

【路十九30】「『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进去的时候,必看见一匹驴驹拴在那里,是从来没有人骑过的,可以解开牵来。」

「驴」是温驯的动物,曾被用作君王的座骑(士十4;十二14;撒下十六2)。它不像战马那样威风,骑驴代表谦和、温柔(亚九9-10)。马太福音提到有两匹驴,而马可和路加强调那匹「从来没有人骑过的」的驴驹。「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主耶稣在伯法其打发门徒去对面的村子(太二十一1),所以「对面村子」指伯大尼。主耶稣和门徒当天晚上出城往伯大尼住宿,可以顺便把驴驹归还主人。献给神的果子是初熟的(利二十三10),献给神为祭物的牛是没有负过轭的(民十九2,申二十一3),给主骑的驴也是「从来没有人骑过的」。主能骑一匹「从来没有人骑过的」驴,主也能降服一个从来未曾顺服过的人。

【路十九31】「若有人问为什么解它,你们就说:“主要用它。”』」

伯法其距离耶路撒冷大约两公里,其实并不需要骑驴,而是「主要用它」,因为主耶稣要特意安排一个谦卑的神国之王的入城仪式。

【路十九32】「打发的人去了,所遇见的正如耶稣所说的。」

【路十九33】「他们解驴驹的时候,主人问他们说:『解驴驹做什么?』」

「主人」原文是复数,可能是表示贫困,甚至连这么小的一只动物都是共有的。

上图:1890年拍摄的一个骑在驴子上的伯利恒人。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一个骑在驴子上的伯利恒人。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路十九34】「他们说:『主要用它。』」

【路十九35】「他们牵到耶稣那里,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扶着耶稣骑上。」

「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这是用衣服代替鞍子。主坐在衣服上面,意味着祂被人高举。

【路十九36】「走的时候,众人把衣服铺在路上。」

自从主耶稣「定意向耶路撒冷去」(九51)以来,一直到祂进入耶路撒冷,一共用了十次「走、去、行」这个字(原文都是 πορεύω)(九51、52、53、56、57;十38;十三33;十七11;十九28,36)来不断强调主耶稣的十字架之行,这里是第十次。「众人」因逾越节将至,有极多的人从各地前来耶路撒冷过节。「把衣服铺在路上」是向君王表示效忠致敬(王下九13)。

【路十九37】「将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榄山的时候,众门徒因所见过的一切异能,都欢乐起来,大声赞美神,」

路加没有解释门徒欢乐的原因,但马太与约翰却都引用了弥赛亚将要骑着驴驹子前来的预言(亚九9),群众就是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主耶稣的进城,并且以迎接君王的心情来欢迎祂。

【路十九38】「说: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

「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这个颂词原是向朝圣者祝福的话(诗一百一十八26),「王」字是路加所加上的,此处指那要来的弥赛亚。诗一百一十八是六篇哈利路篇(Halle)的最后一篇,以色列人每逢盛大节日,便用哈利路篇来应答对唱,其中25-26两节更是赞美的高潮。主耶稣和门徒在结束最后晚餐的时候唱了诗一百一十八(可十四26)。只有路加告诉我们,欢呼声中包括了「在天上有和平」(14),人与神恢复和平,因此祂的荣耀得以彰显出来。路加省略了其它福音书提到的希伯来词「和散那」,用「荣光」来代替。

【路十九39】「众人中有几个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

【路十九40】「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

「说」原文是「负有责任的说、必要的说、见证的说」。按旧约律法,如果该作见证的人闭口不作见证,就是犯罪、诡诈、不诚实(利五1)。「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可能是谚语(哈二11),意即「『这些石头就要代替他们作见证」。主后70年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甚至拆毁圣殿石头(43-44节),可以说是这些石头向他们呼叫,见证他们顽梗的罪。

【路十九41】「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

这一小段是只有路加才有的,主耶稣的哀哭与群众的欢乐形成对比。人所看见的是神的国快要来到,主所看见的却是耶路撒冷城快要被毁,这是何等不相调和的事。主耶稣没有顾念十字架的苦处,也忘记了人对祂的拒绝和伤害,祂只是记念在神的名下的城,也就是神的名受损害。

上图:1890年拍摄的从橄榄山俯瞰耶路撒冷照片。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从橄榄山俯瞰耶路撒冷照片。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路十九42】「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

「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是双关语,因为「耶路撒冷」这个名字部分的意思是「平安」(来七2),但那些身处在平安之城中的人,却不知道关系平安的事,他们即将因为弃绝基督而遭遇可怕的不平安(43-44节)。人与神之间恢复和平,是一切受造物「平安」的根源,耶路撒冷人没有体会的正是这一点。

【路十九43】「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

「日子将到」指在主后70年所要应验的事。主耶稣所描写的是当时典型的围城。「土垒」原文本义是木桩,引伸为用来构筑营帐的木材,指围绕一座城的围栅。

【路十九44】「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

「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这句话在主后70年按字义完全应验了,当时罗马军队彻底毁灭了耶路撒冷及圣殿,甚至石头也被撬开,以取得当圣殿被烧毁时从屋顶上熔流其间的金箔。「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指主耶稣降生在地上,为犹太人带来神悦纳的禧年,在恩典中眷顾他们的时候(二10-14;四18-22)。

耶稣时代从橄榄山顶西望耶路撒冷和圣殿

【路十九45】「耶稣进了殿,赶出里头作买卖的人,」

这是神国之王入城仪式的结局和高潮,主耶稣在犹太人视为最神圣的圣殿显明祂神国之王的权柄。当时圣殿的祭司允许商人在圣殿的外邦人院售卖献祭用的牛羊鸽子及其他祭品;又因圣殿不收希腊和罗马的钱币,犹太人缴纳丁税或奉献必须用指定的推罗舍客勒,所以有兑换银钱的人提供方便。这类「买卖」表面似乎并无不妥,实际已成为「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玷污了圣殿。「殿」包括圣殿本身及四围和院子的全部地区。先知已预言,主要忽然进入自己的殿中洁净那里的敬拜和事奉(玛三1-4),圣殿里不再有做买卖的人(亚十四21)。主耶稣进殿和洁净圣殿之间有一夜的间隔(可十一11-12、15),表明祂的行动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事先计划的。

上图:主前126至主后65年在推罗铸造的推罗舍客勒。鹰的右边没有字母KP或KAP。

上图:主前126至主后65年在推罗铸造的推罗舍客勒。鹰的右边没有字母KP或KAP。

【路十九46】「对他们说:『经上说:我的殿必作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

主耶稣在开始地上的工作之时,曾洁净过一次圣殿(约二13-17),这是祂在地上的工作即将结束时第二次洁净圣殿。第一次祂称殿为「我父的殿」(约二16),因祂是以神儿子的身份来洁净圣殿;此时祂称「我的殿」,祂是以神国之王的身份来洁净圣殿,因祂就是神自己。本节引自赛五十六7和耶七11。

【路十九47】「耶稣天天在殿里教训人。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尊长都想要杀祂,」

这里把「祭司长和文士」放在一起提是不寻常的。过去反对主耶稣的人主要是法利赛人和文士,现在主耶稣洁净圣殿,使作为撒都该人的祭司长们也和文士联合起来了。文士大都是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宗教见解不同,平时彼此敌对。「百姓的尊长」指民间的长老。

【路十九48】「但寻不出法子来,因为百姓都侧耳听祂。」

耶路撒冷城区和城牆变迁

上图:耶路撒冷城区和城牆变迁。

读经有感:矮子撒该(1-10节)

显然,从得救恩的可能性看,撒该应该是被远远抛在最后头的。他不只身体矮挤在群中看不见主,而且是百姓亟欲群起而诛之的税利犹奸、又是主所论最难进天国的财主之一。但在人不能,在神万事都能——只要他有心。撒该听到主要从那里经过,尽管他先天不足,现实挑战重重,却动了心。他挤进人丛、爬上桑树、等候耶稣、接待耶稣。结果,耶稣抬头看他、喊他下来、到他家里。最后,他果然得救了,优胜的得救了!

默然自问:我有必要学撒该赔偿被讹诈的人四倍,还用一半家产周济穷人吗?(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