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路十二1】「这时,有几万人聚集,甚至彼此践踏。耶稣开讲,先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就是假冒为善。」

听众很多,但主耶稣却先教导门徒。1-12节是对门徒说的。「酵」是一种能使面团发胀松化的菌体,用来比喻一点教训能缓慢地、不知不觉地、持续不断地渗透,最后带来巨大的后果。「法利赛人的酵」在这里指「假冒为善」,只追求敬虔的外表,其实内心并不敬畏神。「假冒为善」原义是用来称赞舞台上的演员戴着假面具演活一个角色。

【路十二2】「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

2-3节可能是当时的一句俗语,这里所指的意思与太十26-27不同。根据上下文,本节「掩盖的事」和「隐藏的事」是指「假冒为善」(1节)。没有一件假冒为善的事,会不为人所知。「假冒为善」可以一时把某些东西掩盖、隐藏起来,但将来到了审判台前,一切假面具都会被揭开。

【路十二3】「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

「房上」指犹太人房屋的平顶,是作公开宣言的天然讲坛。「内室」指贮藏室,因为有外面的墙壁圈住,所以可以当隐秘的内室使用。

【路十二4】「我的朋友,我对你们说,那杀身体以后不能再做什么的,不要怕他们。」

魔鬼顶多只能杀害身体,却不能杀灵魂。我们若因为害怕身体被杀害,而不敢为主作见证,恐怕有一天我们的灵魂要被神惩治。人的难处是该怕的不怕,不该怕的却怕,所以在人前「假冒为善」,反倒忽略了将来在审判台前的交待。在三卷对观福音书中,主耶稣只有在这里才称门徒为「朋友」(约十五14)。

【路十二5】「我要指示你们当怕的是谁:当怕那杀了以后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正要怕祂。」

门徒有正确的敬畏对象,才能立定心志只讨神的喜悦,轻看难处和反对。「地狱」一词原为耶路撒冷城外一处深谷的地名,又叫「欣嫩子谷」(书十八16)。那里曾经是拜偶像摩洛的人焚烧儿女的地方(耶七31),后来犹太人改用来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所以该处的火常年不止息,比喻地狱里永远的刑罚,也表明拒绝创造主的人,就像垃圾一样失去了被造的用途。

【路十二6】「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吗?但在神面前,一个也不忘记;」

主耶稣进一步地让门徒认识,人即使愿意为了神的喜悦轻看难处和反对,但若不是神看难处会把我们带到更美之地,祂也不会让难处成为神儿女的伤害。我们一切的遭遇,都是父神许可的,祂知道什么是对我们有益处的(来十二10)。「银子」原文是阿撒利(Assarion),是一得拿利乌的十六之一。「二分银子」是当时一般工人一天的工资的八分之一(太二十2)。两只麻雀卖一分银子(太十29),五只麻雀该卖二分半,只卖二分等于买四送一,神连免费送的那只麻雀也不忘记,祂岂不是更要体恤和记念称为祂名下的人吗?

【路十二7】「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

原文直译:「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编号过了」。我们这些神名下的人,每一根头发都经过神的编号,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小事神都管理,我们就可以毫不惧怕地走十字架的道路,直面将来的逼迫。因为临到信徒身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神的手量给我们的。人之所以会「惧怕」,是因为对神的全能和全智、全知和全善还缺乏信心,或者担心神的安排与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想法不一致。

【路十二8】「我又告诉你们,凡在人面前认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认他;」

「认」指承认。我们若在人面前承认主,主也必在天父面前承认我们神儿女的资格。

【路十二9】「在人面前不认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不认他。」

我们若因为「怕」而不敢在人面前承认主,将来就要承担这个「怕」的后果。是人可怕呢?还是神可怕呢?

【路十二10】「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的,总不得赦免。」

人的天性怕人,神却藉着圣灵在人里面做工,叫人敬畏神,不弃绝主的名。主耶稣道成肉身,隐藏了祂的荣耀,人若因不认识祂而「说话干犯人子」,将来还有醒悟回转得赦免的可能。但如果圣灵明明地让我们知道主耶稣是神的儿子基督,但人却消灭了圣灵的感动,在人的面前不承认主(9节),这就成了「亵渎圣灵」,所以「总不得赦免」。这是新约圣经中最严肃的宣告与警告。

【路十二11】「人带你们到会堂,并官府和有权柄的人面前,不要思虑怎么分诉,说什么话;」

圣灵不只是我们必须谨慎不要去亵渎的那一位,祂更是我们的帮助者,祂负责让我们在难处和反对中能站立得住,在人面前承认主。「怎样分诉」指说话的方式,「说什么话」指说话的内容。当我们遇见逼迫和反对的时候,千万不要凭自己的血气说话,圣灵自然会带领我们怎么说、说什么,叫软弱的变为刚强,叫拙口笨舌的变为说话有力。

【路十二12】「因为正在那时候,圣灵要指教你们当说的话。』」

人若自己要强出头说话,圣灵就没有机会说话;人若肯不说自己的话,圣灵就会显明祂的话。本节并不是给我们作为懒惰的借口,以为在讲道、传福音之前可以不花时间在神面前祷告、准备,而是即使准备好了,也要不断仰望圣灵赐给合适的话语(尼二4;弗六19)。

【路十二13】「众人中有一个人对耶稣说:『夫子!请你吩咐我的兄长和我分开家业。』」

当时的拉比有权根据摩西律法(民二十七1-11;申二十一15-17),帮人分家产时主持公道。这个人把主耶稣当作一个拉比,正当主耶稣教导人看重在神面前的实际时,不合时宜地来求主为他分家产。人太容易看重属地的满足,轻看属天事物的追求,就成了我们追求属灵实际过程中的破口。

【路十二14】「耶稣说:『你这个人!谁立我作你们断事的官,给你们分家业呢?』」

「你这个人」这个口气是非常生疏的。主耶稣拒绝为人作财产上「断事的官」,因为祂所关心的是人的生命(15节),生命比财富重要得多。

【路十二15】「于是对众人说:『你们要谨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心,因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

主耶稣看重生命的丰富,人却看重属地的富足,追求属地的满足是追求属灵实际的大阻力。「你们要谨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心」这话表明那人请求主耶稣替他分开家业,动机乃是出于对财物的「贪心」,但主耶稣不作「断事的官」(14节),而是给人指出「生命」。世人认为物质文明的进步,应当归功于人类对物欲无止境的追求,「贪心」是肉体「生命」最强的推动力,却使属灵「生命」沦丧。14-21节是对群众说的。

【路十二16】「就用比喻对他们说:『有一个财主田产丰盛;」

【路十二17】「自己心里思想说:“我的出产没有地方收藏,怎么办呢?”」

【路十二18】「又说:“我要这么办:要把我的仓房拆了,另盖更大的,在那里好收藏我一切的粮食和财物。”」

在这一个财主的心里只有「我…我…我…」和「我的…我的…我的…」(17-19节),希腊文中「我」字出现了八次。他是一个以「我」为中心,又以「我的财物」为依靠,只为「我的快乐」打算的人。

【路十二19】「然后要对我的灵魂说:灵魂哪,你有许多财物积存,可作多年的费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乐吧。”」

【路十二20】「神却对他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

「无知的人」就是舍本逐末,只知「预备」身外之物的人,结果身外之物成了为别人预备的,身内的「灵魂」也失丧了。凡依靠物质,想要在地上长久扎根的,即使是「为了」教会,都是「无知」的想法。

【路十二21】「凡为自己积财,在神面前却不富足的,也是这样。』」

主耶稣用这句话把被打岔的听众带回正路上,让人留心在神面前的「富足」,眼目从属地的事物转到属天的事物上去,堵住人在追求属灵实际过程中的破口。财物并不能叫我们在神面前富足,真正衡量一个人在神面前的价值,不是根据他拥有什么,而是根据他「是」什么。

【路十二22】「耶稣又对门徒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

14-21节的话是对群众说的,而22-59节则是对门徒说的。「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二十三1),祂不会让跟随主的人长期落在缺乏中。主耶稣要我们为日用的饮食祈求(十一3),却不要我们为衣食忧虑,因为祈求是信的表示,忧虑是不信的表示。神的儿女为饮食衣着忧虑乃是罪,因为忧虑表示不信任神的看顾。「所以」表示本节与上节有关,生命比身外之物重要得多,神既然给了我们生命,祂必然会顾到生命的需要,赐给我们吃穿所需,「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徒十七28)。「忧虑」意思是「忧虑不安」,指过分担心的精神状态,而不是说不要尽责和关心。

【路十二23】「因为生命胜于饮食,身体胜于衣裳。」

身体是生命的仆人,不是生命的主人。

【路十二24】「你想乌鸦,也不种也不收,又没有仓又没有库,神尚且养活它。你们比飞鸟是何等的贵重呢!」

主耶稣并非叫我们不要工作。乌鸦需要盘旋觅食,人也需要工作养生,「若有人不肯做工,就不可吃饭」(帖后三10)。关键是神为乌鸦预备了食物,让它们有食可觅,神更会恩待祂的儿女。「乌鸦」是不洁净的(利十一15),神连不洁净的乌鸦都供应,祂更记念照着祂的形像所造的人。

【路十二25】「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或作:使身量多加一肘呢)?」

人的忧虑既不能改变神的安排,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有办法的事用不着忧虑,没有办法的事忧虑也没有用。忧虑既然无济于事,人却常常忧虑,是因为不相信神,心里对所有的依靠都不放心。神的儿女「应当一无挂虑」(腓四6),单单信靠天父。

【路十二26】「这最小的事,你们尚且不能做,为什么还忧虑其余的事呢?」

【路十二27】「你想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

所罗门王时代是以色列历史上国力最富强,疆土最广阔的时期。所罗门「所穿戴的」,象征人工的极品,但任何人工的成果,远不如神的创造。

上图:以色列的野地里有许多种百合花。以上是其中一种:圣母百合(Madonna Lily,Lilium Candidum)。

上图:以色列的野地里有许多种百合花。以上是其中一种:圣母百合(Madonna Lily,Lilium Candidum)。

【路十二28】「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还给它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

野草的生命这么短暂,「神还给它这样的妆饰」,因为神重视生命荣美的彰显。物质的丰富比不上生命的荣美,神的儿女所该追求的是彰显生命的荣美。

【路十二29】「你们不要求吃什么,喝什么,也不要挂心;」

神的儿女要尽生活的责任,但不要为生活忧虑,因为人若为衣食忧虑,单纯向着神的信心就会出问题。

【路十二30】「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必须用这些东西,你们的父是知道的。」

「外邦人」就是不认识神的人,他们没有医治忧虑症的良药,更无法摆脱物质主义,对物质需要最为关心。神的儿女既然知道有一位看顾自己的天父,就不应该和外邦人一样忧虑。

【路十二31】「你们只要求祂的国,这些东西就必加给你们了。」

生命在神的手中,生活的供应也是在神的手中,祂乐意让祂的儿女在生命中彰显祂的荣美,在生活中彰显祂的丰富。神的旨意只有在祂的国中才能自由地运行,只有在神的国中,才能显出生命的荣美和生活的丰富。所以我们「只要求祂的国」,就是把自己交在神权柄的管理下,不再根据自己去活,不再为自己的满足去活,只为着神旨意的成全去活。这里的「求」不是祷告祈求,而是生活上的「追求」,是神的儿女首要的人生目标,其它的事情虽然合理合法,但都是次要的。因为当我们脱离自己,体贴神的心意,将首要之事放在该放的地位时候,生命的荣美和生活的丰富就能在我们身上显明出来,神就会记念体贴祂的人,必然看顾我们所需用的「这些东西」。

【路十二32】「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

「小群」表示真门徒的数量是少的,「群」说出教会是合一的、不容分裂的。父神最乐意给我们的礼物是「国」,就是主耶稣刚刚吩咐门徒去寻求的那个「国」,不是勉强「求」来的,而是神「乐意」赐给我们的。只要我们有心追求神的国,祂必叫我们活在神国的实际里面,享受神国的权柄和能力,胜过黑暗的权势,所以没有什么能叫我们「惧怕」的。

【路十二33】「你们要变卖所有的周济人,为自己预备永不坏的钱囊,用不尽的财宝在天上,就是贼不能近、虫不能蛀的地方。」

并不是所有跟从主耶稣的门徒都必须「变卖所有的,周济人」,自己成为乞丐。主耶稣在马大家里受款待(十38),祂后来把母亲马利亚交托给使徒约翰带回家照顾(约十九27),表明马大和约翰都有财产。主耶稣是要我们轻看地上的所有,脱离「据为己有」的心思,为着主的名来使用自己所有的,神就会把这些记录在天上。「虫蛀」比喻环境的变迁会使财富贬值,「贼偷」比喻财富会不知不觉地流入别人的口袋。

【路十二34】「因为,你们的财宝在哪里,你们的心也在那里。」

最能吸引人心的就是钱财。我们的钱财若积存在地上,心就会被地上的事所霸占。我们的钱财若是存到天上,心也会思念天上的事,看见天上的荣美。财宝先去,心才能跟着去。有些人又想积攒财宝在地上、又要积攒财宝在天上,结果他们的心要分开放在两个地方,两个地方都不能接纳他们。

【路十二35】「你们腰里要束上带,灯也要点着,」

信徒在地上活着,一切都是为了预备迎见主。中东古人多穿宽松的衣裳,当工作或走路时,「腰里要束上带」,才不致妨碍行动,比喻预备好随时听令行动。「灯也要点着」比喻随时保持生命的见证。

【路十二36】「自己好像仆人等候主人从婚姻的筵席上回来。他来到,叩门,就立刻给他开门。」

主耶稣复活升天以后,祂不再以肉身的形态与我们同在,而是把圣灵和属灵的权柄赐给我们,叫我们借以在地上事奉祂,各人都尽事奉的本分,看守自己心灵和教会的大门,醒等候主的再来。

【路十二37】「主人来了,看见仆人警醒,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必叫他们坐席,自己束上带,进前伺候他们。」

我们不要以为得救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真正得救的人必然会照着主耶稣的吩咐,从信主的第一天开始就保持「醒」,随时等候主再来。这位主人违反常规,出人意料地叫仆人坐在桌旁,自己则服事他们用餐,正是我们在神国中坐席的写照,比喻神对忠心的仆人超出我们想象的赏赐。

【路十二38】「或是二更天来,或是三更天来,看见仆人这样,那仆人就有福了。」

「或是二更天来,或是三更天来」指深夜或凌晨,都是人最熟睡的时刻。当时罗马人把夜间分为四更(可十三35),犹太人则分为三更(士七19)。若按罗马计时法,一更天指晚上六至九点,二更天指晚上九点至午夜,三更天指午夜至凌晨三点,四更天指凌晨三至六点。若按犹太计时法,一更天指晚上九点至午夜,二更天指午夜到凌晨三点,三更天指凌晨三至六点。

【路十二39】「家主若知道贼什么时候来,就必警醒,不容贼挖透房屋,这是你们所知道的。」

主耶稣在37节关于「醒」的教导在本节的比喻里说得更清楚,祂的再来将像这贼来一般,并不告知祂来的时辰,所以只有随时「醒」,才是「不容贼挖透房屋」的唯一方法。

【路十二40】「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

我们如果知道主在哪一天来到,就不必天天醒,可以每天照过自己的日子,只要等到最后那天醒即可。正「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我们才必须随时醒「预备」,天天以等候主耶稣今天就来的态度生活为人,思想言行都是为着迎见主、讨祂喜悦,以致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越来越长大,配得承受神的国。一个醒等候主的人,基督无论何时再来,在他都是一样的,因为他早已在神国的权柄之下,在属灵的实际中已经进入神国了。这就是神让我们得救以后不是立刻上天堂,而是醒等候的美意。

【路十二41】「彼得说:『主啊,这比喻是为我们说的呢?还是为众人呢?』」

彼得问主这「醒」的比喻是为谁说的,主耶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仆人的责任,表明「那忠心有见识的管家」(42节)便是醒的「家主」(39节),这比喻乃是为那些承认自己是神的管家的信徒说的。

【路十二42】「主说:『谁是那忠心有见识的管家,主人派他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

这个比喻继续说明我们当怎样「醒」、「预备」,不是静坐干等,而是要通过事奉人来准备迎接主的再来。「忠心」是对主,以主的心为心,不辜负主的托付。「有见识」是对弟兄,懂得弟兄的需要。「管家」也是个「仆人」(43节),就是「奴隶」,我们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人,乃是主用重价买回的奴隶。「管理」不是辖管,乃是照顾(彼前五2-3),这「管理」的事奉是主所派的。

【路十二43】「主人来到,看见仆人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

【路十二44】「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

「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就是得胜的信徒在国度里「与基督一同作王」(启二十4)。我们今日若不能在神的教会好好事奉,妥善「管理家里的人」(42节),就不能指望那日可以「管理一切所有的」。神没有启示主耶稣降临的日子,目的就是要我们醒等候,照着祂给我们的托付,实习、操练和预备,好在将来得着更大的托付,接受「与基督一同作王」的荣耀。

【路十二45】「那仆人若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仆人和使女,并且吃喝醉酒;」

这恶仆并非指没有得救的人,因为他的心里承认主耶稣是「我的主人」。他是一个对主的再来没有正确认识的门徒。

【路十二46】「在他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的处治他(或作把他腰斩了),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

「重重的处治他」原文字义是「将他切成两半(腰斩)」。没有醒、预备等候主的人,就是「假冒为善的人」,在主耶稣再来的时候必然要哀哭切齿,不但没有「与基督一同作王」的荣耀(启二十4),还要大大蒙羞。

【路十二47】「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

主耶稣对我们的要求,第一是要「知道主人的意思」,第二是要「顺祂的意思行」。先知而后才能行,知了就须行,知而不行的,「必多受责打」。

【路十二48】「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

信徒不要拿自己所作的与别人比较,而是单单与主对我们的托付比较。主先给人,然后向人要,多给的多要,少给的少要。完成托付的,就是忠心的仆人,主的心才满意。冠冕不是赏给做大事的人,而是赏给完成主托付的人。「那不知道的」不是「免受责打」,而是「少受责打」。信徒千万不要以为因此就可以不追求真道,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要「得奖赏」,而不是「少受责打」。

【路十二49】「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

「火」就是主耶稣所传的福音。主耶稣在地上传福音,就是「把火丢在地上」,接受的人承受永生,拒绝的人面临审判。

【路十二50】「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

「我有当受的洗」指十字架的苦难。

【路十二51】「你们以为我来,是叫地上太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乃是叫人纷争。」

人并不一定都爱慕神的国,主耶稣的救恩使我们里面得着圣灵,结果却是「叫人纷争」,在人的里面是「情欲和圣灵相争」(加五17),在外面是拒绝神的人与拣选神的人相争。肉体和世界都想胜过我们,把我们掳回到撒但的权柄下,如果一个人住在地上活得游刃有余,说明他还不是属神的。主耶稣是和平的君王,又教导我们要与人和睦。但主耶稣的和睦不是迁就人,叫人停留在犯罪、拒绝神当中,因为这种虚假的「太平」结局是死亡。祂要把福音和审判的火丢在地上,藉着十字架的「洗」先使人与神和好,然后众人才能因着同有基督的生命而和睦相处。这「纷争」不是为人的意气相争,而是为着拣选神与不拣选神相争。这时神的儿女就应该付代价持守拣选神的地位,任凭别人不谅解。

【路十二52】「从今以后,一家五个人将要纷争:三个人和两个人相争,两个人和三个人相争;」

【路十二53】「父亲和儿子相争,儿子和父亲相争;母亲和女儿相争,女儿和母亲相争;婆婆和媳妇相争,媳妇和婆婆相争。』」

主耶稣不是离间家庭关系,而是因为人的天然抗拒神国,拣选神的人就不容易被拒绝神的家人谅解,家庭就会因着拣选神的问题而失去和谐。最妨碍我们全心跟随主的,往往是自己家里的人。但若全家都尊主为大,信徒家庭生活就有真正的和睦美满。本节引自弥七6。

【路十二54】「耶稣又对众人说:『你们看见西边起了云彩,就说:“要下一阵雨”;果然就有。」

以色列的西边是地中海,从海上飘来的云彩会带来水分,多半会下雨。

【路十二55】「起了南风,就说:“将要燥热”;也就有了。」

以色列的南边是沙漠,「南风」是从沙漠刮来的热风。

【路十二56】「假冒为善的人哪,你们知道分辨天地的气色,怎么不知道分辨这时候呢?」

「天地的气色」原文是「天和地的面貌」,指天色和气候。「不知道分辨这时候」指「不知道分辨这时代的兆头」,即施洗约翰已经来向人宣告弥赛亚的来临(三15-17),主耶稣自己也已宣示祂就是弥赛亚(四17-19),但人们仍旧冥顽不灵,不知道神的审判即将来到。

【路十二57】「你们又为何不自己审量什么是合理的呢?」

「审量」审判,断定;「合理」公平,公正,正当。

【路十二58】「你同告你的对头去见官还在路上,务要尽力地和他了结;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官交付差役,差役把你下在监里。」

本节原文在开头有「因为」一词,表明本节乃是57节的延续。控告犹太人的是律法,而控告外邦人的是良心(罗二12-15),总有一天我们都要在神面前交帐,所以我们要在还活在世上的时候,「自己审量什么是合理的」(57节),与神和好,才能免除将来审判的时候被律法和良心控告。神国不管是在人灵里先出现,或是将来在地上显现,都是从审判开始。

【路十二59】「我告诉你,若有半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

神是圣的,与神的性情不相配的事物都不能带进神的国,所以神的儿女不能带着亏欠去见主,不能带着假冒为善的虚假去见主。人对神的亏欠,最大的就是「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只要半点罪没有除掉,人也不能见神的面。要脱去这样的亏欠,唯有接受主耶稣的救恩,接受祂作我们的代赎,解决我们在神面前所有的亏欠。所以我们趁着「还在路上」赶快追求得着主,好脱去一切的亏欠,使神的荣耀恢复,等候在喜乐的荣耀中去见神,不要因为「半文钱」的亏欠而落在神的定罪中。「半文钱」指犹太最小的硬币Lepton(希腊币制),相当于罗马最小的硬币Quadrans的一半。

上图:罗马时代的犹太小钱(Lepton),每个Lepton相当于一得拿利乌的128分之一。寡妇的两个小钱可能就是这种样子,当时一顿饭大约需要5个小钱。

上图:罗马时代的犹太小钱(Lepton),每个Lepton相当于一得拿利乌的128分之一。寡妇的两个小钱可能就是这种样子,当时一顿饭大约需要5个小钱。

读经有感:假冒为善(1-3节)

显然,法利赛人的酵是人间极其普遍假冒为善的酵。但尽管如此,酵其实也只能在适合的场所发起来。可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吃喝嫖赌的坏人哪有假冒为善的必要?天天光明正大咒骂人、欺负人的恶者又何必假冒为善?追根究底,法利赛人的酵原来也只能发生在有良知而向往仁义、道德、圣洁、属灵等事的人身上。你看,两岁的孩子光着屁股、满身污泥,高兴还来不及,哪会觉得不好意思,必须遮遮掩掩?挂名基督徒不聚会、不灵修、不奉献、不行道,觉得正常不过,哪必要支支吾吾找托词、找借口?时至今日,人类进步了,社会开放了,大家都认同假冒为善不好,认同「回归自然、返璞归真、还我自由」的思潮。结果,大家既然都不想要仁义和道德,就索性把同性恋、吸大麻、开赌场等事统统给合理化、合法化了。教会也一样,反正都不愿意圣洁和属灵,就索性识时务者为俊杰,讨大家欢喜,不论是节目、排场、气氛、讲道、分享、或音乐,都尽量迎合大家的兴趣。然而,从主的角度看,人似乎在良知发现的当儿,除了采用假冒为善、以叶遮羞,或恬不知耻、自我暴露两种心态和做法之外,其实如果愿意,人人还是可以随时回到造物主面前,接受祂以代罪羊羔一劳永逸的挽回之道!

默然自问:我怎么能在祷告中,从自己当前物慾的需要,转到上帝永恒天国的应许?(31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