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路八1】「过了不多日,耶稣周游各城各乡传道,宣讲神国的福音。和祂同去的有十二个门徒,」

「耶稣周游各城各乡传道」在此之前,主耶稣先在犹太地传道了一段时间(约二13-五47),然后回到加利利,以迦百农为中心在其附近一带传讲(四16-七50)。而从现在起,祂开始周游加利利巡回传道。路加没有提到会堂,却不断提及群众(4、19、40、45节),可能因为会堂里的敌意逐渐增加,所以主耶稣改为露天讲道。

【路八2】「还有被恶鬼所附、被疾病所累、已经治好的几个妇女,内中有称为抹大拉的马利亚(曾有七个鬼从她身上赶出来),」

马利亚是一个通俗的名字,「抹大拉的马利亚」可以和伯大尼的马利亚及其他的马利亚有所分别。「抹大拉」是地名,意思是「塔」。主耶稣死而复活之后,最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可十六9)。

上图:1890年拍摄的加利利海西岸抹大拉村照片,抹大拉的马利亚出生于此。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加利利海西岸抹大拉村照片,抹大拉的马利亚出生于此。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路八3】「又有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约亚拿,并苏撒拿,和好些别的妇女,都是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和门徒。」

「希律的家宰」可能是管理希律安提帕家钱财的人,也可能是官衔。当时妇女在犹太社会的地位低微,犹太拉比拒绝教导女人,但主耶稣却接纳她们跟随祂,并「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和门徒」。主耶稣在周游传道时,并没有行神迹供应自己和门徒的需要,而是让这批爱主的妇女有机会在建立神国的进展中事奉和奉献。四福音书没有记载任何妇女反对主耶稣,祂的仇敌全都是男人。

【路八4】「当许多人聚集、又有人从各城里出来见耶稣的时候,耶稣就用比喻说:」

「比喻」是一个转折点。主耶稣成了受许多人欢迎的教师,但祂所要的不是肤浅的拥戴,所以开始使用比喻,把真心寻求真理的人分别出来。「比喻」是用人们熟悉的事物来表达深刻的真理,比喻若不解开,人们就似懂非懂。而人们对比喻的了解程度,乃根据听的人是否真心要主而定。对无心要主的人,比喻对他们并无帮助。

【路八5】「『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撒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被人践踏,天上的飞鸟又来吃尽了。」

撒种的比喻在三卷对观福音(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中都列于一系列比喻之首,主耶稣亲自向门徒作了解释,所以是解开这系列中其它比喻含义的钥匙。主耶稣要用这个比喻来回答众人心中最大的问题:为什么文士与法利赛人会如此拒绝主耶稣?为什么主耶稣同样的传道和医病赶鬼不能在每一个人内心中产生相同的回应?古代犹太人有时先撒种后犁地,许多田地常有道路和小径穿梭其间,使地面变得坚硬,种子暴露在地面上,会成为鸟类的食物。

【路八6】「有落在磐石上的,一出来就枯干了,因为得不着滋润。」

磐石指多石子的地,稍微覆盖了一些土壤,厚度却不足以留住水份,上面生长的植物很快就会枯萎。

【路八7】「有落在荆棘里的,荆棘一同生长,把它挤住了。」

荆棘是多刺的植物,有很强的生长力,它们比麦子长得快,抑制了谷物的生长。

【路八8】「又有落在好土里的,生长起来,结实百倍。』耶稣说了这些话,就大声说:『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路八9】「门徒问耶稣说:『这比喻是什么意思呢?』」

这段对话可能是门徒和主耶稣私下说的。

【路八10】「祂说:『神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至于别人,就用比喻,叫他们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明。」

神国的奥秘,神只向愿意活在其中的人启示,其他的人既无心追求神的国,与神国无分无关,就没有必要让他们明白。「比喻」使无心追求神国的人「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明」(赛六9-10),神不是不愿意人明白神国的奥秘,而是指出人既无心追求神的国,也就无需明白神国的奥秘。「神国」在马太福音中称为「天国」(太十三11),而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则称「神国」。就广义而言,神国和天国是同义词,都是指顺服神权柄的范围。就狭义而言,天国是神国的一段,神国是从永远到永远,而天国则是从恩典时代开始,一直到千年国度结束为止。

【路八11】「这比喻乃是这样:种子就是神的道。」

撒种的比喻之所以占有特殊的地位,是因为在主耶稣讲这个比喻的同时,祂自己正在撒种,就是祂的「道」。主耶稣要用撒种的比喻说明,为什么福音所得到的反应是如此不同。

【路八12】「那些在路旁的,就是人听了道,随后魔鬼来,从他们心里把道夺去,恐怕他们信了得救。」

「路旁」的心无心接受主的道,听了却不去行,就不能真正明白,所以很容易被撒但夺去。

【路八13】「那些在磐石上的,就是人听道,欢喜领受,但心中没有根,不过暂时相信,及至遇见试炼就退后了。」

主的道若没有进到我们心里,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心里就「没有根」,一时的热心只是「暂时相信」。

【路八14】「那落在荆棘里的,就是人听了道,走开以后,被今生的思虑、钱财、宴乐挤住了,便结不出成熟的子粒来。」

「今生的思虑、钱财、宴乐」都会阻挡人把神的道从生命中活出来。

【路八15】「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持守在诚实善良的心里,并且忍耐着结实。」

人只有真正明白、领受主的道,才能「结实」,让神的话从我们身上活出来。

【路八16】「没有人点灯用器皿盖上,或放在床底下,乃是放在灯台上,叫进来的人看见亮光。」

灯光不该隐藏起来,「放在灯台上」才是灯的正确位置,可以照亮周围。

【路八17】「因为掩藏的事没有不显出来的;隐瞒的事没有不露出来被人知道的。」

路加福音中这个比喻与马太福音中使用这个比喻(太五15-16)的用意不同。这里是比喻主的道是光,光是为了照亮众人,所以主耶稣使用比喻教导人,不是为了把真理向外人隐藏起来(10节),乃是为了启示它。因此门徒们「应当小心听」(18节),准备将来把现在暂时「掩藏、隐瞒」的真理传给众人。他们把所学的道传给别人越多,将会赐给他们更多(18节)。

【路八18】「所以,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听;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凡没有的,连他自以为有的,也要夺去。』」

「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听」因他们不只是为自己听,也是为将来他们传道的对象听。这个吩咐也是对今天每一个信徒的。「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凡因存心正确,而在真理上有所领悟、有所得着的,还会继续不断的得着更多。「凡没有的,连他自以为有的,也要夺去」凡因存心不正确,以致对真理似懂非懂的,则他所以为懂得的,也要归于无有。

【路八19】「耶稣的母亲和祂弟兄来了,因为人多,不得到祂跟前。」

主耶稣为着遵行父神的旨意,连饭也顾不得吃,祂的肉身亲属就说祂癫狂了,所以大概就请了祂的母亲和弟兄来劝告祂(可三20-21,31)。

【路八20】「有人告诉祂说:『你母亲和你弟兄站在外边,要见你。』」

【路八21】「耶稣回答说:『听了神之道而遵行的人就是我的母亲,我的弟兄了。』」

主耶稣宣告了神国里新的亲属关系、新的族类的诞生。神国里的关系不是建立在肉身旧造生命关系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属天新造生命的基础上。只有那些有神生命的人才可能遵行神的旨意,所以凡「听了神之道而遵行的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里面都有从神而来的新造的生命,这生命使他们都成为神儿子的亲人,带来了新的亲属关系,所以基督徒彼此都称「弟兄姐妹」。

【路八22】「有一天,耶稣和门徒上了船,对门徒说:『我们可以渡到湖那边去。』他们就开了船。」

「那边」指「格拉森人的地方」(26节),是外邦人居住的地区。主耶稣主动要去服事外邦人。

【路八23】「正行的时候,耶稣睡着了。湖上忽然起了暴风,船将满了水,甚是危险。」

加利利海常常有突然而来的暴风,狂风由北面吹袭约旦河谷,经过狭谷时风势加速,海面匉訇不平,对船只十分危险。主耶稣是完全的人,虽然渡海只需要一、两个小时,但祂因为整日的传道,已经疲倦地睡着了。

【路八24】「门徒来叫醒了祂,说:『夫子!夫子!我们丧命啦!』耶稣醒了,斥责那狂风大浪;风浪就止住,平静了。」

主耶稣斥责风和海,是行使祂对大自然的权柄。有解经家认为风和海是没有位格和知觉的,所以主耶稣其实是在斥责背后的空中掌权者(弗二2)。但从25节看,这风很可能是自然现象。「睡着」(23节)表明主耶稣有完全的人性,也表明祂内心的平静,平静风和海表明祂有完全的神性。

【路八25】「耶稣对他们说:『你们的信心在哪里呢?』他们又惧怕又希奇,彼此说:『这到底是谁?祂吩咐风和水,连风和水也听从祂了。』」

主耶稣责备门徒,是因为他们还不认识祂是神的儿子,对祂的权柄「还没有信心」,以致看到环境就胆怯。主耶稣不但用医病、赶鬼、赦罪的权柄来服事人,也用对大自然的权柄来服事人。风浪使门徒们经历了主耶稣的权柄,但他们还没有认识祂就是神的儿子。

【路八26】「他们到了格拉森(有古卷作加大拉)人的地方,就是加利利的对面。」

「那边」是加利利海的东岸低加坡里地区,是外邦人居住的地方,也被称为「加大拉人的地方」(太八28)。

【路八27】「耶稣上了岸,就有城里一个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来。这个人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

马太福音记录了同一件赶鬼的事(太八28-34),没有这么多细节,但提到一共有两个人。马可和路加只记录其中一个人,可能因为他后来成了门徒(39节)。「只住在坟茔里」中东地方的坟茔多为洞穴,既可埋葬死人,也可供活人居住。

【路八28】「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祂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祢有什么相干?求祢不要叫我受苦!』」

「至高神的儿子」表明污鬼比文士和法利赛人更快更清楚地认识主耶稣的身份,这并不奇怪,因为「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二19),惧怕就像爱一样可以叫眼睛明亮。「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污鬼的态度代表了今天许多人,他们承认宇宙中有神,却不愿意让神来干涉他们的人生。这种客观道理上的认识,若没有加上信而顺服的心,仍与我们无益。污鬼亲自否认主耶稣与牠有任何关系,这是对法利赛人指控(可三22)的最好答辩。「不要叫我受苦」污鬼知道牠们将来的结局乃是永火,但他们知道最后审判的时间还没有到,只求不要现在就去无底坑里受苦。

【路八29】「是因耶稣曾吩咐污鬼从那人身上出来。原来这鬼屡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铁链和脚镣捆锁,他竟把锁链挣断,被鬼赶到旷野去。」

这句话表明是主耶稣先主动去服事这位被污鬼附着的人。

【路八30】「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牠说:『我名叫“群”。』这是因为附着他的鬼多。」

主耶稣是向那人提问题,但污鬼替他做了回答。主耶稣这样问,是要将这人的需要显明在周围的所有人面前,让大家明白这人正置身在何等可怕的境地。「群」原文指「军团」(legion),一个罗马军团约有三至六千名士兵。辖制这人的是一支名副其实的邪恶「军团」难怪没有人能捆住他(29节)。

【路八31】「鬼就央求耶稣,不要吩咐牠们到无底坑里去。」

「无底坑」只是暂时拘禁邪灵和撒但的地方(启九1;二十1,3),牠们的结局乃是「火湖里的永火」(太二十五41;启二十10)。

【路八32】「那里有一大群猪在山上吃食。鬼央求耶稣,准牠们进入猪里去。耶稣准了牠们,」

鬼被赶出人身,就需要一个住处(太十二43),猪是不洁的动物,是鬼最喜欢的去处之一。

【路八33】「鬼就从那人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湖里淹死了。」

主耶稣「准了」,鬼才能行动,若主不准,连鬼也不能随便行动。主耶稣容许污鬼进入猪群,表明在最后的审判之前,那些不洁净的地方是被允许作为邪灵活动的范围的。鬼带着猪群投到海里,可能因为鬼在有水的地方才能安歇(太十二43),也可能为了继续愚弄人,叫当地人只看见物质的损失,却看不见人得释放的喜悦。

上图:格拉森(今 Kursi)的山崖,传统认为这就是二千猪闯下山崖投在海里的地方。

上图:格拉森(今 Kursi)的山崖,传统认为这就是二千猪闯下山崖投在海里的地方。

【路八34】「放猪的看见这事就逃跑了,去告诉城里和乡下的人。」

【路八35】「众人出来要看是什么事;到了耶稣那里,看见鬼所离开的那人,坐在耶稣脚前,穿着衣服,心里明白过来,他们就害怕。」

【路八36】「看见这事的便将被鬼附着的人怎么得救告诉他们。」

【路八37】「格拉森四围的人,因为害怕得很,都求耶稣离开他们;耶稣就上船回去了。」

撒但利用财物来控制人心,无论是得着或损失,都有可能使我们拒绝主。众人一致拒绝主,可见他们关心财物比被鬼附的同胞更多。最可悲的是,主耶稣照着他们所「求」的离开他们了,有的时候最糟之事可能莫过于主答应了我们的祷告,「祂将他们所求的赐给他们,却使他们的心灵软弱」(诗一百一十六15)。格拉森人只希望主耶稣离他们远远的,主耶稣的确离开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这就是对他们的审判。

【路八38】「鬼所离开的那人恳求和耶稣同在;耶稣却打发他回去,」

格拉森人「求耶稣离开他们」(37节),主耶稣就「上船」(37节);从前被鬼附着的人「恳求和耶稣同在」(18节),主耶稣却「打发他回去」。主耶稣曾经「严严地嘱咐」得医治的大麻风病人「什么话都不可告诉人」(可一43-44),因为在犹太人的地区已经有无数的群众想要得医治,而主耶稣的主要服事工作不是医病赶鬼,而是传道(可一38),祂不要犹太人误会祂的使命。主耶稣现在却要这个人回去作见证,因为主耶稣要使用他向外邦人见证主「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外邦人不会象有民族主义情结的犹太人那样误解弥赛亚的使命。主耶稣不管是嘱咐人见证、还是不见证,都是为了让人能正确地认识祂自己。

【路八39】「说:『你回家去,传说神为你做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满城里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

主耶稣是叫人从黑暗权势里面释放的主,也是让人起来服事的主。那人成了一位门徒,他不但在格拉森向亲属作见证,更在整个「低加坡里」为主作见证。「低加坡里」是指加利利海东面的广大地区,那里有十座希腊人建的城市。

【路八40】「耶稣回来的时候,众人迎接祂,因为他们都等候祂。」

「回来」指回到迦百农。

【路八41】「有一个管会堂的,名叫睚鲁,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求耶稣到他家里去;」

「管会堂的」是在犹太会堂里主持崇拜秩序的人,在犹太人中有相当高的地位。管会堂的睚鲁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在众人面前俯伏拜主,表明他的谦卑与信心。

上图:迦百农的会堂遗址。

上图:迦百农的会堂遗址。

【路八42】「因他有一个独生女儿,约有十二岁,快要死了。耶稣去的时候,众人拥挤祂。」

【路八43】「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医生手里花尽了她一切养生的,并没有一人能医好她。」

「血漏」就是漏掉生命,因为肉身的生命是在血里(利十七11),血漏「花尽了她所有的」,她是一个里里外外都枯干的人。这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睚鲁的女儿「约有已经十二岁了」(42节),可见这闺女诞生之时,正是那女人开始患血漏之时。这两个人可以看作是一个人,象征人的一生都在虚耗生命。

【路八44】「她来到耶稣背后,摸祂的衣裳繸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

按照律法,「血漏」是不洁净的,凡接触患血漏的女人的,也会成为不洁(利十五25-30),可能因此这女人不想让人知道,而偷偷来摸主耶稣的衣裳。

上图:犹太人根据民十五37-40和申二十二12在衣服下摆佩带的带有蓝线的衣裳繸子,提醒自己谨守遵行神的一切命令。「繸子」的希伯来文是tzitzit,希伯来文数值是600。每个繸子都是由5个双结和8根线组成,总共13个元素,加上600就是613,象征摩西律法中的613条律例和典章。

上图:犹太人根据民十五37-40和申二十二12在衣服下摆佩带的带有蓝线的衣裳繸子,提醒自己谨守遵行神的一切命令。「繸子」的希伯来文是tzitzit,希伯来文数值是600。每个繸子都是由5个双结和8根线组成,总共13个元素,加上600就是613,象征摩西律法中的613条律例和典章。

【路八45】「耶稣说:『摸我的是谁?』众人都不承认。彼得和同行的人都说:『夫子,众人拥拥挤挤紧靠着你。(有古卷加:祢还问摸我的是谁吗?)』」

主耶稣是全知的,祂并非不知道谁摸祂的衣裳,祂之所以问这句话,乃是要这女人不要在暗中蒙恩,而要勇敢地在光明中做蒙恩的见证。

【路八46】「耶稣说:『总有人摸我,因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

「拥挤」主的有许多人,但「摸」祂的只有一个。「拥挤」只是热情的冲动,但「摸」必须用信心的手。主的身上满了能力,正等待着我们伸出信心的手,来向祂支取能力。

【路八47】「那女人知道不能隐藏,就战战兢兢地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把摸祂的缘故和怎样立刻得好了,当着众人都说出来。」

【路八48】「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去吧!』」

「你的信救了你」说明她摸主衣裳的行动,乃是出于里面的信,是「信」而不是「摸」救了她。「女儿」这是四福音所记载唯一被主耶稣如此称呼的女人(太九22;可五34)。

【路八49】「还说话的时候,有人从管会堂的家里来,说:『你的女儿死了,不要劳动夫子。』」

主耶稣回过头去医治群众中的一个妇人,试炼了睚鲁的耐心。血漏的女人痊愈了,睚鲁的女儿痊愈的机会似乎已经消失了。「劳动」意思是「麻烦」。

【路八50】「耶稣听见就对他说:『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儿就必得救。』」

当人绝望的时候,在眼见里已经没有可能的时候,主耶稣说:「不要怕,只要信」。这「信」不是自信,也不是相信自己的意愿一定能实现,而是单单信靠主耶稣自己。主耶稣服事人不是根据人的愿望、人的信心,而是根据父神的旨意,祂应允人的请求不是因为人的要求迫切,而是因为神本来就要做那件事。所以有时人带着意愿来寻求主,主反而离开(可一38),有时人根本没有意愿,主却主动给他们解决难处(29节)。那个被污鬼附着的人根本就没有意愿、没有信心,没有主动寻求主;血漏的妇人有意愿,却没有胆量表达信心,不敢公开寻求主;睚鲁的女儿在人看已经绝望了,所以「不要劳动先生」(49节),没有必要再寻求主。但主耶稣在地上所有的服事都是根据祂自己的方式、祂自己的时间,为要显明祂生命的权柄、能力和丰富,显明祂是谁,好叫人认识祂、接受祂、寻求祂,背起十字架来跟从祂。

【路八51】「耶稣到了他的家,除了彼得、约翰、雅各,和女儿的父母,不许别人同祂进去。」

血漏妇人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的事,主耶稣却坚持要让那件神迹变得众所周知。叫人死里复活是件大事,但主耶稣却「不许」看热闹的人来看复活的大能。可能这三个门徒将承受更多的托付,所以需要领受更进一步的启示(九28)。

【路八52】「众人都为这女儿哀哭捶胸。耶稣说:『不要哭!她不是死了,是睡着了。』」

「哀哭捶胸」的是受雇在葬礼中为死者哀悼、哭叫的女人。在神儿子生命的大能里,只有「睡着」,没有「死」。

【路八53】「他们晓得女儿已经死了,就嗤笑耶稣。」

【路八54】「耶稣拉着她的手,呼叫说:『女儿,起来吧!』」

这个「女儿」原文与48节的「女儿」不同,意思是孩子。

 【路八55】「她的灵魂便回来,她就立刻起来了。耶稣吩咐给她东西吃。」

「吩咐给她东西吃」这是生命力恢复的表现。

【路八56】「她的父母惊奇得很;耶稣嘱咐他们,不要把所做的事告诉人。」

「不要把所做的事告诉人」神不单是要人用口传来作见证,祂更需要人活出祂的见证。这位从死里复活的女孩不必多说话,她活在人面前就是神的见证。真信徒都是从死里复活的人,不单是在死的形状上与主联合,也在活的形状上与主联合,主是怎样活着,我们也该是怎样活着。主不一定要我们多说话,但祂却要我们有活的见证,活出来的见证比说出来的见证更是主所要的。圣灵在本章按着顺序记录的这三件事,被污鬼附着的人是黑暗的权势,血漏的妇人是生命的枯干,睚鲁的女儿是生命的死亡,一个比一个严重,而主耶稣用生命的权能来服事人,救人脱离罪和死的权势,也一个比一个深入、一个比一个明确。主耶稣不仅来传生命的道,也让人享用祂生命的服事,祂是用生命来服事人的主。

读经有感:别劳动主(49节)

祷告是主赐给人最珍贵的恩典之一。若主赐我一部汽车,用坏了就没了;若主赐我一千万,花光了就没了。但如果主赐我无限祈求和祷告的权柄,我可就接上了无穷无尽的供应源泉。有人认为事态已严重到无从复加的地步,所以别劳动主,因为不晓得主的大能大力。有人认为自己已败坏堕落到无底深渊,所以别劳动主,因为不晓得主的仁爱怜悯。有人认为事情已变为历史陈迹,所以别劳动主,因为不晓得主超越时空。有人认为自己做事自己当,所以别劳动主,因为不晓得主是我们随时的帮助。有人认为所遭遇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别劳动主,因为不晓得主无微不至。说到底,主不但乐意听允我们所有恳切的祈求,而且也必按祂的智慧和仁爱替我们作一切必要的筛选。我们没必要庸人自扰,为自己设限。我们只管天天坦然无惧的来到祂的施恩宝座前,得怜悯、得恩惠、得帮助!(来四16)

默然自问:是否「听了道、信了主」却不能如撒在田里的麦种一样生长结实,必然就是挂名信徒、理论信徒、文化信徒、糊里糊涂?(4-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