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路七1】「耶稣对百姓讲完了这一切的话,就进了迦百农。」

上图:迦百农遗址,今天迦百农已经成为废墟。

上图:迦百农遗址,今天迦百农已经成为废墟。

【路七2】「有一个百夫长所宝贵的仆人害病,快要死了。」

「百夫长」是当时罗马军队中的官衔,辖管一百个兵卒。这位「百夫长」是个外邦人,这是路加福音第一次提到外邦人,救恩是先临到犹太人,后临到外邦人(罗一16)。

【路七3】「百夫长风闻耶稣的事,就托犹太人的几个长老去求耶稣来救他的仆人。」

「就托犹太人的几个长老」路加特地指出外邦人是透过中间人来找主耶稣,而且他的信心蒙主称赞,这使透过犹太基督徒接受福音的外邦教会肢体大受鼓舞。

【路七4】「他们到了耶稣那里,就切切的求祂说:『祢给他行这事是他所配得的;」

「是他所配得的」他们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不认识主的恩典,凡真认识恩典的人,都会明白没有人是配得的(7节)。

【路七5】「因为他爱我们的百姓,给我们建造会堂。』」

上图:从彼得的家遗址看迦百农会堂遗址,彼得的家离会堂很近。

上图:从彼得的家遗址看迦百农会堂遗址,彼得的家离会堂很近。

【路七6】「耶稣就和他们同去。离那家不远,百夫长托几个朋友去见耶稣,对祂说:『主啊!不要劳动;因祢到我舍下,我不敢当。」

虽然这些长老对恩典的认识不准确,主耶稣却愿意「和他们同去」。但百夫长反而「不敢当」,因为他认识到自己的「不配」(7节),也因为相信全能的神是超越空间的,所以只要「一句话」(7节)就够了。

【路七7】「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祢,只要祢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

百夫长了解军中的权柄只需要话语就能施行出来,所以他以权柄施行的经验向主耶稣祈求。救主的权柄更是在祂的话语里。在犹太人的长老眼中,百夫长是「配得的」(4节),但百夫长却「自以为不配」;真正有信心的人,乃是谦卑的。

【路七8】「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做这事!”他就去做。』」

权柄是话语的后盾,话语是权柄的显彰。

上图:百夫长是罗马军团中最重要的职业军官,平时负责训练,战时负责指挥。普通百夫长相当于今日的中尉,领导一个百人队,首席百夫长则相当于今日的上校。要想成为百夫长,必须获得数位重要人物的推荐信,年满30岁,具备读写能力,所以百夫长都具有良好的社会地位和丰富的经验,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因此那位寻求主耶稣的百夫长的谦卑和信心非常特别。百夫长会拿着一根藤制的短权杖作为其权力象征,并在训练时用以鞭打士兵,以严格的训练和严厉的惩罚确保罗马军队的军纪和战斗力,战时则身先士卒,因此他们对权柄的理解非常深刻。百夫长最显著的标志是头顶上的马毛或羽毛装饰,与普通士兵不同,他们的饰板是横排而不是纵列。

上图:百夫长是罗马军团中最重要的职业军官,平时负责训练,战时负责指挥。普通百夫长相当于今日的中尉,领导一个百人队,首席百夫长则相当于今日的上校。要想成为百夫长,必须获得数位重要人物的推荐信,年满30岁,具备读写能力,所以百夫长都具有良好的社会地位和丰富的经验,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因此那位寻求主耶稣的百夫长的谦卑和信心非常特别。百夫长会拿着一根藤制的短权杖作为其权力象征,并在训练时用以鞭打士兵,以严格的训练和严厉的惩罚确保罗马军队的军纪和战斗力,战时则身先士卒,因此他们对权柄的理解非常深刻。百夫长最显著的标志是头顶上的马毛或羽毛装饰,与普通士兵不同,他们的饰板是横排而不是纵列。

【路七9】「耶稣听见这话,就希奇他,转身对跟随的众人说:『我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百夫长的信心是基于他对权柄的认识。我们越认识神的权柄,就越对神的话有信心,对神的话有疑惑的人,乃因对神的权柄认识不够。四福音书两次记载主耶稣感到「希奇」,一次是希奇外邦人的信心,一次是希奇以色列人的不信(可六6「诧异」原文与这里的「希奇」同字)。

【路七10】「那托来的人回到百夫长家里,看见仆人已经好了。」

【路七11】「过了不多时(有古卷作次日),耶稣往一座城去,这城名叫拿因,祂的门徒和极多的人与祂同行。」

「拿因」在耶斯列平原,从迦百农过去要走55公里的山路。

上图:1890年拍摄的拿因城遗址照片,远处是拿因城南2公里的摩利冈山(士七1)。拿因城位于耶斯列平原他泊山西南,拿撒勒南面,从迦百农到这里需要走55公里的山路,主耶稣是特地到这里来的(路七11)。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拿因城遗址照片,远处是拿因城南2公里的摩利冈山(士七1)。拿因城位于耶斯列平原他泊山西南,拿撒勒南面,从迦百农到这里需要走55公里的山路,主耶稣是特地到这里来的(路七11)。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路七12】「将近城门,有一个死人被抬出来。这人是他母亲独生的儿子,他母亲又是寡妇。有城里的许多人同着寡妇送殡。」

「这人是他母亲独生的儿子,他母亲又是寡妇」表明这寡妇的人生是完全绝望了。这两支队伍在城门口相遇,一支是送死人的队伍,「许多人同着寡妇送殡」;一支是跟随生命之主的队伍,「极多的人与祂同行」(11节)。在人看,这次相遇只是碰巧,在主却是特地走了一天多的路程,专门来拦住这支走向坟墓的队伍。我们与世人的邂逅,在人也都是碰巧,在主却是要我们拦住人走向死亡。

【路七13】「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对她说:『不要哭!』」

路加第一次在叙事中改口称主耶稣为「主」,因为祂是「生命的主」,惟有祂能改变死亡的事实。这个神迹不是那寡妇去找主,乃是主来找那寡妇。当我们灵性死亡的时候,也只能是神主动来找我们,使我们的属灵生命死而复活。

【路七14】「于是进前按着杠,抬的人就站住了。耶稣说:『少年人,我吩咐你,起来!』」

【路七15】「那死人就坐起,并且说话。耶稣便把他交给他母亲。」

主耶稣在死人身上使用权柄,显明了祂复活的大能。主的权柄不是叫人畏惧,总是叫人从捆绑中得自由,从悲伤中得安慰,从困苦中得喜乐,从死亡中得生命。

【路七16】「众人都惊奇,归荣耀与神,说:『有大先知在我们中间兴起来了!』又说:『神眷顾了祂的百姓!』」

以色列历史上曾有两位「大先知」叫死人复活,一位是以利亚叫撒勒法寡妇的儿子复活(王上十七20-23);另一位是以利沙叫书念妇人的儿子复活(王下四32-35)。事实上,书念就在拿因城西南5公里,主耶稣在书念附近的拿因城让寡妇的儿子复活,众人无法不联想到「大先知」以利亚和以利沙,不能不赞美「神眷顾了祂的百姓」。

【路七17】「祂这事的风声就传遍了犹太和周围地方。」

【路七18】「约翰的门徒把这些事都告诉约翰。」

「约翰」指施洗约翰,他因责备希律安提帕而被下在监里(太十四3-4)。「这些事」就是主耶稣医病和使死人复活的事(2-17节)。

【路七19】「他便叫了两个门徒来,打发他们到主那里去,说:『那将要来的是祢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

「那将要来的是你么」意思是「你到底是不是弥赛亚呢」?这话并不是怀疑主,施洗约翰早就知道主耶稣是神的儿子(约一34),一直在等候祂,但听见基督行神迹奇事后,反而失去忍耐了,派人质问主为什么没有救他免于牢狱之灾?神的审判为什么还没到?神国为什么还没有临到地上?「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是激将法,盼望主耶稣能快快显出弥赛亚的作为来。

【路七20】「那两个人来到耶稣那里,说:『施洗的约翰打发我们来问祢:“那将要来的是祢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

【路七21】「正当那时候,耶稣治好了许多有疾病的,受灾患的,被恶鬼附着的;又开恩叫好些瞎子能看见。」

正当施洗约翰的门徒来问主耶稣的时候,主耶稣所行的事正表明圣经所预言的弥赛亚就是祂(22节)。

【路七22】「耶稣回答说:『你们去,把所看见所听见的事告诉约翰,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

主耶稣并不因施洗约翰的质疑而生气,反而更多地向他启示自己。施洗约翰原是对主有认识的人,但他还是会软弱。而主耶稣的回答是更多地启示祂自己,因为对主更多的认识,乃是对软弱之人最大的帮助。主耶稣所做的事正是先知以赛亚预言的弥赛亚的使命:瞎子(赛三十五5)、瘸子(赛三十五6)、长大麻风的、聋子(赛三十五5)、死人与穷人(赛六十一1)都得了帮助。

【路七23】「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凡是和施洗约翰一样,因为觉得主的作为不符合自己的期望而抱怨的,都容易因祂跌倒。主若为我们作什么事,我们当感谢主;主若不为我们作什么事,我们也当感谢主。主的作与不作,都有祂的美意。

【路七24】「约翰所差来的人既走了,耶稣就对众人讲论约翰说:『你们从前出去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要看风吹动的芦苇吗?」

「既走了」主耶稣在施洗约翰的门徒面前说鼓励他的话,在背后则说称赞他的话。施洗约翰开始传道是在犹太的旷野,那时犹太全地的人都「出去到旷野」去看约翰。「芦苇」容易折断,象征脆弱的人。主耶稣的意思是说,约翰不是一个软弱的人。

【路七25】「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那穿华丽衣服、宴乐度日的人是在王宫里。」

「细软衣服」指宫廷华服,代表肉体的享受。主耶稣的意思是说,约翰不是一个贪图安逸享受的人。

【路七26】「你们出去,究竟是要看什么?要看先知吗?我告诉你们,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

施洗约翰不只是为神说话的「先知」,更是基督的开路先锋,所以在神眼里比众先知都大。

【路七27】「经上记着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祢前面预备道路”,所说的就是这个人。」

本节引自玛三1,指明施洗约翰不只是个先知,他的职事更是为弥赛亚铺路,预备人心来接受祂。施洗约翰之前为主作见证(三16-17),主耶稣在这里就为他作见证。凡在人前见证基督的,主也必在神前见证他(十二8)。当施洗约翰暂时软弱的时候,主耶稣不是批评、定罪,而是一面以更多的启示来勉励他(22-23节),一面对众人为他作见证(24-28节),这是每个门徒都当效法的。

【路七28】「我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然而神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

这里的「大小」是以人和基督的关系远近为根据的。旧约时代的亚伯拉罕、摩西、以利亚不过是「从远处望见」基督(来十一13),而施洗约翰则是亲眼看见基督,所以比「凡妇人所生的」旧造的人都大。神国子民是「从水和圣灵生的」(约三5)新造的人,有基督住在他们心里(西一27),施洗约翰只在身外认识基督;新约最小的信徒也是教会的肢体,是基督新妇的一部分(弗五25-27,32),是神的众子,而施洗约翰只是新郎的朋友(约三29);所以说「神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

【路七29】「众百姓和税吏既受过约翰的洗,听见这话,就以神为义(或作众百姓和税吏听见了约翰的话,就受了他的洗,便以神为义);」

「就以神为义」意思是人自认有罪,并承认神要求人悔改是公义的。

【路七30】「但法利赛人和律法师没有受过约翰的洗(或作不受约翰的洗),竟为自己废弃了神的旨意。」

「律法师」指教导圣经的文士。「竟为自己废弃了神的旨意」指他们拒绝了悔改的呼召,拒绝神对施洗约翰的托付(三2-6)。

【路七31】「主又说:『这样,我可用什么比这世代的人呢?他们好像什么呢?」

【路七32】「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彼此呼叫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啼哭。」

「好像孩童」指孩童在街上唱儿歌玩游戏。「吹笛」指玩婚礼游戏,「举哀」指玩丧礼游戏。主耶稣的意思是说,这世代的人正如执拗的孩童,既不愿玩婚礼的游戏吹笛跳舞,又不肯玩丧礼的游戏举哀捶胸,缺乏属灵的反应,对施洗约翰和主耶稣的信息都无动于衷。

【路七33】「施洗的约翰来,不吃饼,不喝酒,你们说他是被鬼附着的。」

「不吃饼,不喝酒」指施洗约翰在旷野不像常人一般地吃喝,他的食物是「蝗虫、野蜜」(可一6)。

【路七34】「人子来,也吃也喝,你们说祂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

「人子」是主耶稣的自称。「也吃也喝」指主耶稣的饮食与常人无异。从犹太人的眼光看,「不吃不喝」是错,「也吃也喝」也是错,只要不符合他们的成见,别人无论怎么做都错。

【路七35】「但智慧之子都以智慧为是。』」

「智慧之子,都以智慧为是」指施洗约翰和主耶稣两个人虽然生活方式各异,但都是出于属天的智慧,所以都是对的。人只凭眼见并不能认识属灵的事物。

【路七36】「有一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和他吃饭;耶稣就到法利赛人家里去坐席。」

这位法利赛人的名字叫「西门」(40节)。主耶稣不但愿意与税吏一起吃饭(五29),也愿意与法利赛人一起吃饭。但这位法利赛人对主的接待只是在外面的接待,他的里面还没有接待主,因为他还没有遇见主的权柄,还不尊重主。但无论人对主的认识有多少,凡向主敞开一点门户,主都愿意给他们机会。

【路七37】「那城里有一个女人,是个罪人,知道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就拿着盛香膏的玉瓶,」

其他三卷福音书都记载了伯大尼的马利亚在主耶稣在上十字架之前的最后一周膏抹主耶稣(太二十六6-13;可十四3-9;约十二1-8),但路加福音记载的是加利利的女人在主耶稣的传道中期膏抹主耶稣。路加福音中的重点是爱与赦免,其它福音书中的重点是上十字架之前的膏抹。有人认为这位「罪人」是妓女。「盛香膏的玉瓶」是球形的香料容器,没有把手,只有一个长颈,需要用到内容物时,必须把长颈打破。

【路七38】「站在耶稣背后,挨着祂的脚哭,眼泪湿了耶稣的脚,就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用嘴连连亲祂的脚,把香膏抹上。」

法利赛人看外貌,并没有真正认识主耶稣,所以虽然与主同坐,里面却没有遇见主;这个被人看为「罪人」的女人却从里面看见主是罪人的朋友,要把赦免的恩典带给罪人。她带着痛悔的心来到主的面前,为要寻求主。「挨着祂的脚哭」古时犹太人坐席的姿势,乃是侧身斜卧在榻上,头部靠近餐桌,脱了鞋,把双脚伸向背后,。「头发」是女人的荣耀(林前十一15),这女人以自己最荣耀的头发来擦主耶稣的脚,正如将「冠冕放在宝座前」(启四10)。她到主那里,主没有拒绝她,她就领会了主赦免的恩典,里面就得了自由的释放,所以恩典的吸引叫她用头发擦主的脚,用嘴亲主的脚,用香膏抹主的脚。一个享用了恩典的人,面对赐恩典的主,原来自己以为最贵重的,也变成微不足道的了。

【路七39】「请耶稣的法利赛人看见这事,心里说:『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祂的是谁,是个怎样的女人;乃是个罪人。』」

法利赛人西门认为只有那女人是罪人,他自己不是。他只凭眼见认识主耶稣,充其量只知道主耶稣是个先知,甚至觉得连先知也够不上。

【路七40】「耶稣对他说:『西门!我有句话要对你说。』西门说:『夫子,请说。』」

「耶稣对他说」原文是「耶稣回答他说」,就是回答西门心里的嘀咕(39节)。

【路七41】「耶稣说:『一个债主有两个人欠他的债;一个欠五十两银子,一个欠五两银子;」

「五十两银子」原文是五百得拿利乌(Denarius),「五两银子」原文是五十得拿利乌。当时一个普通工人一天的工资约为一个得拿利乌(太二十2)。「两个人」西门和那女人都是罪人,都需要主的赦免,因为世人都因犯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欠五十两、欠五两」是指罪人对自己所欠罪债的认识大小。

【路七42】「因为他们无力偿还,债主就开恩免了他们两个人的债。这两个人哪一个更爱他呢?』」

爱是罪得赦免的结果。

【路七43】「西门回答说:『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耶稣说:『你断的不错。』」

法利赛人心里有愚蒙,主就开导他,叫他知道恩典的吸引,越认识恩典,就越爱赐恩的主,人爱主的程度印证了人认识恩典的程度。

【路七44】「于是转过来向着那女人,便对西门说:『你看见这女人吗?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但这女人用眼泪湿了我的脚,用头发擦干。」

当时犹太人设筵席招待客人的礼仪是在客人进门时,主人命仆人备水给客人洗脚,与他亲嘴,并用油给他抹头。

【路七45】「你没有与我亲嘴;但这女人从我进来的时候就不住地用嘴亲我的脚。」

希腊史家希罗多德说「在古代一个人向尊长问安,是用嘴亲手、胸、膝或脚,向朋友则亲他的脸颊」,通常是男人对男人,女人对女人,且只限于亲脸颊。新约时代的亲嘴是主人向客人问安的方式(路七45)。信徒们也以此表示彼此间的交通(罗十六16;林前十六20;林后十三12;彼前五14),现今希腊东正教会在特殊场合仍沿用「亲嘴」礼节。

【路七46】「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

「香膏」比「油」贵得多。

【路七47】「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

主耶稣的意思是说,因为她爱主多,就证明她蒙的赦免多;而那爱主少的,则证明他蒙的赦免少。我们爱主的多少,不是蒙赦免多少的原因,而是蒙赦免多少的结果。我们越认识自己的本相,就越痛恨自己的罪,也越觉得自己是需要仰望救恩的罪人,蒙主的赦免就会越多,对恩典的领会也越大,我们就会越爱主。我们越不认识自己的本相,对自己的罪就越麻木,就越不觉得自己是需要救恩的罪人,蒙主的赦免就越少,也就不能真正认识恩典,爱主的心就越冷淡。

【路七48】「于是对那女人说:『你的罪赦免了。』」

「赦免了」原文是过去完成式,主耶稣不是说「我现在赦免你的罪」,而是确认她的罪过去「已经赦免了」。这女人若不是已经经历赦免了,就不会那样爱主。

【路七49】「同席的人心里说:『这是什么人,竟赦免人的罪呢?』」

人的自义把自己关在恩典的门外,不认识自己的人不可能认识恩典。法利赛人很重视外表的敬虔,以为可以凭着自己的好行为换取赦免,不知道自己在神的面前只是个污秽的罪人,更不知道自己需要恩典和怜悯,也不能准确地认识赐恩典的主,不能认识祂赦罪的权柄。只有神才能「赦免人的罪」。

【路七50】「耶稣对那女人说:『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罢。』」

「信」就是承认自己不能,所以不敢靠自己,单单求神用恩典来白白地替我们作,所以「信」是支取恩典的唯一方法。这女人得了赦免,是因为她「信」,把自己放在神的手中,让神去做成祂所要做的。「信」带来了「救恩」,「救恩」带来了「平安」。

读经有感:配与不配(2-10节)

谁都知道,只有生具形而上意识的人类才有「配与不配」的认识和感觉。但虽然如此,世人配不配得着别人好处的意念一般上与他配不配得着上帝恩典的意念恰恰相反。百夫长所以愿意托人去求耶稣医治他仆人垂死的病,因为他觉得他那个仆人够宝贵,配得他去想方设法。犹太教长老们所以肯受托去求耶稣,因为他们觉得那百夫长做了许多好事,配得他们和耶稣的帮助。我们与主在属灵关系上的原则却完全不同。凡自以为有钱有势、有才有德的人,或因为身强体壮、左右逢源而自觉甚好的人,基本上都不配得着主舍身流血的救赎之恩。而自觉卑微不配的人反倒配得主的怜悯和恩典——如果他愿意的话。百夫长其实正是以不配的态度去托人求耶稣开恩医治他的仆人,以致连让耶稣亲自光临他的舍下也深觉不配、不安、不敢!另外,就程序而言,世人的法则是,因为你配得,所以向你施恩。而上帝的法则是,因为你已经得了恩典,所以应该以感恩的态度去行事为人,配得过所受之恩!

默然自问:我是总以智慧为是的智慧之子,还是总以主观为是的愚昧之子?(35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