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路五1】「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祂,要听神的道。」

「革尼撒勒湖」就是加利利海(太四18),又名提比哩亚海(约六1;二十一1),古时原名基尼烈湖(民三十四11),捕鱼业昌盛,人口密集,许多村庄环绕湖而立。犹太人并非不知道海有多大,他们很熟悉地中海,但三卷福音书的犹太作者都根据传统称加利利海为「海」,而在外邦人路加眼里,这只能叫「湖」。

上图:加利利海位于海平面以下212米,周长53公里,南北长21公里,东西宽13公里,面积166平方公里,最深43米,是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

上图:加利利海位于海平面以下212米,周长53公里,南北长21公里,东西宽13公里,面积166平方公里,最深43米,是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

【路五2】「祂见有两只船湾在湖边;打鱼的人却离开船洗网去了。」

「洗网」表明他们刚收工不久。每一次打鱼作业后,鱼网都要洗净、拉平,准备下一次使用。

上图:1986年在加利利海西北部发掘的主后一世纪的渔船,长8.3米,宽2.3米 ,高约1.3米。现存于Ginosar基布兹的Yigal Alon博物馆。

上图:1986年在加利利海西北部发掘的主后一世纪的渔船,长8.3米,宽2.3米 ,高约1.3米。现存于Ginosar基布兹的Yigal Alon博物馆。

【路五3】「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

在此之前,西门·彼得曾在约旦河附近被他兄弟安得烈带去见过主耶稣(约一40-42),后来他回到加利利打鱼。「坐下」是当时拉比教导人的姿势。「从船上教训众人」加利利海的船一般都无篷,长七至十米,在船上讲道,可以避开人群的拥挤,也可以让更多的人听见。

上图:根据主后一世纪渔船残骸复原的加利利海渔船。

上图:根据主后一世纪渔船残骸复原的加利利海渔船。

【路五4】「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

主耶稣不但讲道,也没有忘记彼得的专业工作。祂不但用话语来教导人,也要在我们自以为最有把握的专业领域,把我们带到「水深之处」来经历祂,让我们脱离自己的学问、经验和眼见的事物,从里面真正认识祂是主。

【路五5】「西门说:『夫子,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祢的话,我就下网。』」

「夫子」(Epistata)泛指任何一个有权柄的人,这个字在新约圣经中只在路加福音书中出现7次,全是用来称呼主耶稣的,路加从未使用犹太人的称号「拉比」。夜间是打鱼的最佳时机,打鱼专家彼得在最适合捕鱼的时候尚且一无所获,一个外行的建议有用吗?但彼得仍然愿意「依从」主的话,表明他已经感觉到主耶稣的权柄,虽然不同意,但却愿意顺服。这个顺服虽然不是最美的顺服,但却挪去了遮挡他眼睛的事物,让他看见了主耶稣荣耀的丰富。

【路五6】「他们下了网,就圈住许多鱼,网险些裂开,」

顺服的果效通常都超出人的所求所想。

【路五7】「便招呼那只船上的同伴来帮助。他们就来,把鱼装满了两只船,甚至船要沉下去。」

上图:1890年拍摄的加利利海的渔夫。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加利利海的渔夫。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路五8】「西门·彼得看见,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

这个神迹发生在彼得自己的专业领域,所以他深知这一网渔获的意义,立即认出这是个神迹。他在外面认出主的作为,里面就遇见主的自己。主是「生命的光」(约八12),所有遇见主的人都会在这光中立刻看见自己的败坏。所以彼得的反应不是为这么多的一网鱼而兴奋,而是像任何遇见神的人一样战兢「俯伏」,就像以赛亚一样在主面前看见自己是「嘴唇不洁的人」(赛六5),不配也不敢靠近神。彼得早就见过主(约一40-42),也见过主耶稣医病赶鬼,但是他还没有完全认识隐藏了荣耀的主。主耶稣在「水深之处」(4节)让彼得真正地经历了祂、认识了祂,所以彼得在下网之前称主耶稣为「夫子」(5节),如今却承认祂是「主」。凡真正承认基督为「主」的,用不着主来责备他,也用不着别人给他讲什么道理,里面就被生命的光照亮了,必然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越认识主、越经历主,越认识自己的败坏。我们若还觉得自己不错,就证明我们还不够认识主。当主赐给我们「一网鱼」的时候,我们是为着恩典兴奋不已,还是因为主的光照而「俯伏」认罪呢?

【路五9】「他和一切同在的人都惊讶这一网所打的鱼。」

这一网的收获非同寻常,根本不能用一般的专业常识来解释。

【路五10】「他的伙伴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约翰,也是这样。耶稣对西门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

主耶稣安慰彼得「不要怕」,是赦免,而不是「别吃惊」。「你要得人了」是恩典里的高举,是主耶稣呼召使用不配的人去为神得着祂所要得着的人。彼得和安得烈原来是施洗约翰的门徒,早已跟从过主耶稣(约一35-42),后来又回去捕鱼为生。现在主第二次呼召他们,要他们放下职业,从事更有价值的「得人」工作,把人带进神的国度,这一网鱼是彼得人生的重大转折。彼得因看见自己的败坏,就求主离开(8节),但主却反倒呼召他跟随。真实蒙召跟随主的人,都是自觉不配的人。但圣灵让我们看见自己的败坏和一无所有,并不是要让我们停留在「自己责备自己」(约十六8)的消极光景里,而是要领我们进入积极的恩典中,从今以后,不再指着自己夸口,而是单单「指着主夸口」(林前一13)。

【路五11】「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

这些人「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因为他们已经真实地经历了主、认识了主。他们职业生涯中所见过最大的一网鱼和赐下这网鱼的基督相比,已经无关紧要了,他们撇下了属地的所有,是为了得着属天的丰富。虽然彼得在一年前就已经听过主耶稣的教导,知道祂是基督( 约一41-42),也明白「得鱼」的事业并没有永恒的价值,但无论主耶稣怎样教导、呼召,怎样看到主耶稣医病赶鬼,他还是不能「撇下所有的」。现在,他从里面真正认识了主,看见了基督里荣耀的丰富,就立刻「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去「得人」。人肯「撇下所有的」来跟从主,不在于任何人的教导劝说,乃在于里面真正认识了基督荣耀的丰富。「撇下所有的」并不是说他们抛弃了家产或与家人断绝关系(太四29),也不是指扔掉一网鱼而不顾。「跟从了耶稣」就是做主门徒,当时犹太拉比不只是传授道理,而且和门徒生活在一起,以自己的日常行事为人言传身教。

【路五12】「有一回,耶稣在一个城里,有人满身长了大麻风,看见祂,就俯伏在地,求祂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这个人认识自己的败坏,需要得医治,他也认识在主没有「能」或「不能」,只有「肯」或「不肯」。圣经里的「大麻风」包括各种皮肤病,也包括严重的麻风病,麻风病会使人变得腥臭腐烂至死,和罪很相似。在旧约里所记长大麻风的人通常都是因为罪,是不洁净的,应该隔离(利十三至十四章),而医治「大麻风」是弥赛亚身份的标志之一(七22)。人的天然肉体本性满了罪污,在神的眼中看,都是「长了大麻风」。长大麻风的人进到城里是违反律法的(利十三46),这次相遇可能是发生在郊外,也可能这个人迫切到不惜违反律法的规定进了城,而「俯伏在地」这个谦卑的举动表示他认识主的权柄。「满身长了」是医学用语,指疾病蔓延的程度,四福音中只有身为医生的路加有此描述。

【路五13】「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大麻风立刻就离了他的身。」

律法规定大麻风病人必须隔离,主耶稣本可以只用一句话就医治他,但主却「伸手摸他」,为要表明祂「肯」怜悯我们,祂愿意与污秽的罪人联合,对我们的痛苦感同身受,「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四15)。祂要从里面医治我们,人的洁净不能传给人,救主的洁净却能传给人。「我肯」原文「我是肯」或「我确实肯」,「能」不是问题,「肯」更是救主基督到地上来的目的,主巴不得所有的人都认识祂心中的「肯」,也经历祂慈手的「能」。「你洁净了罢」神的儿子话中有权柄,祂的服事工作大部分是用话语命令来成就的。

【路五14】「耶稣嘱咐他:『你切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又要为你得了洁净,照摩西所吩咐的,献上礼物,对众人作证据。』」

按照律法,大麻风痊愈后,要先给祭司察看,经祭司认定已洁净后,才可以献祭,在众人面前见证(利十四2-20)。在主耶稣上十字架完成救赎大工、进入恩典时代之前,犹太信徒还必须按照律法的规条行事。

【路五15】「但耶稣的名声越发传扬出去。有极多的人聚集来听道,也指望医治他们的病。」

【路五16】「耶稣却退到旷野去祷告。」

主耶稣不是为了解除人肉身的痛苦来的,而是为恢复人与神的交通到地上来的。罪是人肉身痛苦的主因,这个不解决,人的痛苦不会停止,改变环境也不能除去人的痛苦,只有灵里的恢复才能彻底解决人的难处。

【路五17】「有一天,耶稣教训人,有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在旁边坐着;他们是从加利利各乡村和犹太并耶路撒冷来的。主的能力与耶稣同在,使祂能医治病人。」

「法利赛人」是犹太教中最严谨的教派,自夸有高度圣洁的生活、对神敬虔、并具丰富的圣经知识。「教法师」是文士的别称,是对旧约圣经具有解释并教导权威的人;文士大多数属于法利赛人,但并非所有的文士都是法利赛人。从「耶路撒冷」走到这里需要3天的路程,表明这些人是特意来观察主耶稣的。

【路五18】「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要抬进去放在耶稣面前,」

【路五19】「却因人多,寻不出法子抬进去,就上了房顶,从瓦间把他连褥子缒到当中,正在耶稣面前。」

古代犹太人的房子大都是为平顶,人可以从房外的石阶拾级而上。房顶通常是用树枝编成的席子横排在木梁上,在其上铺一层很厚的黏土,用石轮压过。这种房顶易于拆开。

上图:主后3世纪哥拉汛带石拱的房子遗址。石拱墙上再架石梁,然后用木头铺成屋顶。

上图:主后3世纪哥拉汛带石拱的房子遗址。石拱墙上再架石梁,然后用木头铺成屋顶。

【路五20】「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

「他们的信心」包括抬瘫子之人和瘫子本人的信心,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这信心是用行动表现出来的。「你的罪赦了」这位瘫子外面的症状是不能行走,里面的病因是罪,主耶稣首先医治人里面。「罪」原文是复数。「瘫子」知道如何行走,但却无力行走,正如人有心为善,却无力行出来。

【路五21】「文士和法利赛人就议论说:『这说僭妄话的是谁?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

「文士」是讲解旧约律法的人。这是第一次提到「文士」与主耶稣的对立。「僭妄话」犹太人认为除了神自己之外,任何人都没有赦罪的权柄,所以认为主耶稣说话越过本分,窃夺了神所专有的赦罪权柄。

【路五22】「耶稣知道他们所议论的,就说:『你们心里议论的是什么呢?」

【路五23】「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

在人看,「你的罪赦了」只是口里说说而已,谁也看不见立刻的果效,而叫人「起来行走」则立竿见影,故前者较后者容易。人看重外表的「行走」,主耶稣却看重属灵的实际「赦罪」。

【路五24】「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主耶稣赦免人的罪,是祂与罪人之间的事,外人无从「知道」,但主耶稣也愿意藉着人们所认为比较难的事,即瘫子能行走,来宣布神的儿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祂要用这权柄来服事人。「人子」指主耶稣,祂以人子自称,表明祂具有完全的人性,祂就是先知但以理在「弥赛亚篇」里所预言的「人子」基督(但七13-14)。这是路加头一次使用人子这称呼,在路加福音中一共使用了26次,这是主耶稣最喜爱的自称,在福音书中出现超过80次之多。

【路五25】「那人当众人面前立刻起来,拿着他所卧的褥子回家去,归荣耀与神。」

那人「立刻起来」证明他已得着医治,而他的得医治,又证明他的罪已蒙赦免,所以主耶稣确实有赦罪的权柄。主耶稣用从神而来的权柄来服事人,这样的服事把人带进神的荣耀里,以致众人都「归荣耀与神」。众人都相信这是从神而来的权柄,却没有进一步追问主耶稣究竟是谁。

【路五26】「众人都惊奇,也归荣耀与神,并且满心惧怕,说:『我们今日看见非常的事了。』」

「惧怕」是因为对神的敬畏。

【路五27】「这事以后,耶稣出去,看见一个税吏,名叫利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你跟从我来。』」

利未就是使徒马太(太九9),是替罗马政府征收税款的税吏。当时的税吏帮助罗马帝国压榨同族,被犹太人视同罪人。利未在上班的时候蒙主呼召,立刻丢掉了铁饭碗来跟从主,成为十二使徒之一。「税关」是缴税点,迦百农位于埃及和叙利亚之间的贸易通道上,向东不远就是希律安提帕和腓力二世的辖区分界约旦河,所以此地设有税关。

上图:在迦百农出土的沿海大道Via Maris里程碑,这里在新约时代是国际贸易大道,设有税关。

上图:在迦百农出土的沿海大道Via Maris里程碑,这里在新约时代是国际贸易大道,设有税关。

【路五28】「他就撇下所有的,起来,跟从了耶稣。」

彼得「撇下所有的」(11节),是因为亲身经历了主奇妙的作为,利未「撇下所有的」,是因为听见了主的呼召,也是因为听见了「非常的事」(26节),更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个亟需拯救的罪人。利未跟从主比彼得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渔夫们感觉跟从主耶稣不划算,可以毫无困难地回到本行,但税吏一旦放弃铁饭碗,他的工作马上就有人填补,就再也回不去了。利未跟从主耶稣是一个决定性的委身,他一定已经计算清楚了代价。

【路五29】「利未在自己家里为耶稣大摆筵席,有许多税吏和别人与他们一同坐席。」

利未不只是「撇下所有的」跟从主,更是以得胜的姿态欢欢喜喜地「为耶稣大摆筵席」,因为他发现为主放下铁饭碗是一件满有喜乐的事情。税吏通常都是富人,利未可能是十二使徒中最富有的,他「撇下所有的」,放下了工作,但并没有把房子和财产送人,而是把这一切都归主所用。利未所能找到的陪客,都是和他有来往的、被一般犹太人所不齿的税吏和罪人。但税吏更容易带领税吏跟随主,罪人更容易带领罪人归主,一个得救的罪人是不会愿意单独上天堂的。主耶稣也愿意俯就卑微的罪人,服事他们,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

【路五30】「法利赛人和文士就向耶稣的门徒发怨言说:『你们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呢?』」

主耶稣虽然与罪人来往,但在罪上却「远离罪人」(来七26)。只有在罪上「远离罪人」的,才能亲近罪人。「法利赛人」是犹太教中最严谨的教派之一,自恃圣洁敬虔,不接近罪人。文士大多数属于法利赛人。犹太人所说的「罪人」不是指触犯刑法的人,而是指不遵守律法的人。

【路五31】「耶稣对他们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

主耶稣被差遣到地上,是以医生医治病人的态度来服事人。病人必须承认自己有病,才会去接受医生的帮助,罪人必须承认自己有罪,才能接受主耶稣的救恩。神救人的办法,是先赐下律法,使人知道自己是个有病的罪人,然后差派恩典的医生主耶稣,让人得着医治拯救。世人的难处不在认识神,乃在不认识自己。

【路五32】「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

「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教会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以「不配」作为会员资格的团体,实际上,这世上并没有配进神国的义人(罗三10),自以为义的人会失去得救的机会。

【路五33】「他们说:『约翰的门徒屡次禁食祈祷,法利赛人的门徒也是这样;惟独祢的门徒又吃又喝。』」

每周例常禁食并不是摩西律法的一部分,而是法利赛人的遗传规条,施洗约翰的门徒也小心翼翼地遵守。

【路五34】「耶稣对他们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岂能叫陪伴之人禁食呢?」

门徒们活在与主面对面的交通里,就能尽情地享用与主的交通实际,而不必凭借禁食的仪式。「新郎」指主自己。「陪伴之人」指祂的门徒。「同在的时候」指主在肉身里与门徒们同在的时候。古时中东地方的人在婚礼以前,新郎有年轻亲友作「陪伴之人」,和他一起饮酒欢闹,持续数日,然后才起程前往迎娶新娘。

【路五35】「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日他们就要禁食了。』」

「日子将到」预表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日子即将来临。

【路五36】「耶稣又设一个比喻,对他们说:『没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块来补在旧衣服上;若是这样,就把新的撕破了,并且所撕下来的那块新的和旧的也不相称。」

宗教的仪文不但不能带来神国的显现,相反还会产生对属天权柄的抗拒。神国不是建立在律法上,乃是建立在属天的权柄上。人所要做的不是显出外表的虔诚,而是里面真实地接受神国的权柄。新布因未缩过水,若用来「补在旧衣服上」,当洗衣后晾干时,新布会收缩,把旧衣撕破。

【路五37】「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新酒必将皮袋裂开,酒便漏出来,皮袋也就坏了。」

律法活泼的「精意」(林后三6),不能被限制在死板教条的「旧皮袋」里。「新酒」指新近酿造的酒。「皮袋」是犹太人用来盛装饮料的羊皮袋。「新酒」发酵的力量较大,「旧皮袋」因陈旧而缺乏弹性,经不住新酒发酵膨胀所产生的压力,容易爆裂。

上图:一个失去弹性的旧皮袋。

上图:一个失去弹性的旧皮袋。

【路五38】「但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

上图:一个约旦的贝都因人和他的新皮袋。

上图:一个约旦的贝都因人和他的新皮袋。

【路五39】「没有人喝了陈酒又想喝新的;他总说陈的好。』」

人一旦偿过了律法「精意」(林后三6)的「陈酒」,就不会再回到「字句」仪文的「新酒」。

读经有感:主说「我肯」(13节)

人间的问题,更多是在于爱的问题、心的问题、和「肯」的问题。耶稣因怀着真爱和真心,所以对麻风病人求医的要求立马点头说「我肯」。麻风病人相信耶稣有医病的能力,所以过来俯伏求祂。求不是吩咐,乃是诉诸被求者的意愿和恩准。耶稣医病既凭着圣灵超然的能力,所以不存在祂不能单用口,而只能兼用手的方式。但为了体贴大麻风病人心灵孤苦更大的需要,耶稣结果还是选择了用手摸触的方式。在人的能力范围内,有爱的就必然有心,有心的必然说肯。但反过来,说肯的人其实未必都有心,而有心的人也未必都为了爱!世界因为罪的荼毒,已经百孔千疮,而亟待帮助的人也因此比比皆是。信徒若真有基督的生命,自然愿意对自己力所能及之人的需要由衷说「我肯」——尤其对同为主内肢体的人!

默然自问:在经历主超然恩典的神迹时,我是暗中庆幸、自以为荣、或深觉不配?(9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