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路三1】「凯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丢·彼拉多作犹太巡抚,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亚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吕撒聂作亚比利尼分封的王,」

「凯撒提庇留」是凯撒奥古斯都(二1)的养子,于主后14-37年任罗马皇帝。但他在奥古斯都去世前两年就已实际掌权,所以「在位第十五年」可能指主后26年。这是施洗约翰开始传道的年分(2节),此时约翰大约是三十岁。「本丢彼拉多作犹太巡抚」犹太地原属大希律(一5)辖区之一部分,大希律死后,其辖区被分给三个儿子统治,犹太地、撒马利亚和以东地归亚基老(Archelaus)。由于亚基老暴虐无道,于主后6年遭罗马皇帝废黜,其辖区改设行省,由罗马帝国派巡抚治理,但须受叙利亚巡抚(二2)的监督节制。本丢彼拉多(Pontius Pilate)于主后26-36年担任犹太巡抚,主耶稣在他任内被钉十字架。「希律」指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他是大希律的儿子,与主前4年至主后39年统治加利利和比利亚,主耶稣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他的辖区内。「腓力」即希律腓力二世(Herod Philip),他是大希律的另一个儿子,统治加利利的东北面以土利亚和特拉可尼,境内犹太人不多。「吕撒聂」(Lysanias)的领土亚比利尼在黑门山以北,黎巴嫩山脉以东。从前历史学家只知道有一位主前33年被杀的吕撒聂,直到后来在大马士革附近Abila发现碑文,才知道还有一位主后14-29年的吕撒聂,证实了路加福音的可靠性。「分封的王」(Tetrarch)指罗马帝国境内籓属国里次要的小君王。

上图:1961年在该撒利亚罗马剧院遗址发掘的「彼拉多之石」, 第二行刻有彼拉多的拉丁文名字,年代为主后26-36年。原件被保存于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

上图:1961年在凯撒利亚罗马剧院遗址发掘的「彼拉多之石」, 第二行刻有彼拉多的拉丁文名字,年代为主后26-36年。原件被保存于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

【路三2】「亚那和该亚法作大祭司。那时,撒迦利亚的儿子约翰在旷野里,神的话临到他。」

「亚那」于主后6-15年任大祭司,后被罗马巡抚革职,但他在犹太人的心目中仍被视为合法的大祭司(徒四6)。「该亚法」是亚那的女婿(约十八13),于主后18-36年任大祭司,是罗马政府所承认的大祭司。当施洗约翰开始传道的时候,正值该亚法作大祭司,但因亚那仍有极大的影响力,所以提到两个人的名字。「旷野」是从犹太山区到死海的一片土地,约翰在这一带传道,可能与附近的昆兰爱色尼派集体苦修社团有关系。死海古卷就是昆兰爱色尼派社团保存的文献。路加清楚地记载施洗约翰出来工作的年份,让后人有据可查,一面是说明这些都是真实的历史,一面也指明施洗约翰的见证内容也是真实的,是「神的话临到他」。

上图:犹大旷野位于犹大山地和约旦河谷之间。从橄榄山东面不远处开始就是绵延的山坡,草木稀疏,人迹罕至,从海拔900多米的犹大山地向东一直下降到海平面以下400多米的死海,南北约长100公里,东西宽约20-25公里。犹大旷野的地势由西至东下降约1300米,开始是许多平滑光秃的白垩山头连绵起伏,溪谷与沟壑纵横交错,靠近死海时逐渐变成陡峭的峡谷,到死海边成为嶙峋的悬崖。犹大旷野位于中央山地分水岭以东,地中海的雨云由西吹来,大部份雨水落在分水岭西面,分水岭东面的犹大旷野非常干旱,又有干燥的东风吹刮,雨季才偶尔有阵雨。在雨季的几个星期,干涸的旱溪(Wadi)中会激流奔涌,旷野中会长出少许植物。 大卫曾在犹大旷野躲避扫罗和押沙龙的追杀(撒上二十三14,24;二十四1;撒下十五23),他将犹大旷野描述为「干旱疲乏无水之地」(诗六十三1)。每年赎罪日,「归于阿撒泻勒的山羊」从圣殿被放到犹大旷野(利十六10)。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一条溪流从圣殿流出,经过这片旷野,灌溉两岸繁茂的树木(结四十七1-10)。施洗约翰在死海北面的那片犹大旷野开始传道(太三1-6),主耶稣很可能也在犹大旷野受魔鬼引诱(太四1)。

上图:犹大旷野位于犹大山地和约旦河谷之间。从橄榄山东面不远处开始就是绵延的山坡,草木稀疏,人迹罕至,从海拔900多米的犹大山地向东一直下降到海平面以下400多米的死海,南北约长100公里,东西宽约20-25公里。犹大旷野的地势由西至东下降约1300米,开始是许多平滑光秃的白垩山头连绵起伏,溪谷与沟壑纵横交错,靠近死海时逐渐变成陡峭的峡谷,到死海边成为嶙峋的悬崖。犹大旷野位于中央山地分水岭以东,地中海的雨云由西吹来,大部分雨水落在分水岭西面,分水岭东面的犹大旷野非常干旱,又有干燥的东风吹刮,雨季才偶尔有阵雨。在雨季的几个星期,干涸的旱溪(Wadi)中会激流奔涌,旷野中会长出少许植物。 大卫曾在犹大旷野躲避扫罗和押沙龙的追杀(撒上二十三14,24;二十四1;撒下十五23),他将犹大旷野描述为「干旱疲乏无水之地」(诗六十三1)。每年赎罪日,「归于阿撒泻勒的山羊」从圣殿被放到犹大旷野(利十六10)。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一条溪流从圣殿流出,经过这片旷野,灌溉两岸繁茂的树木(结四十七1-10)。施洗约翰在死海北面的那片犹大旷野开始传道(太三1-6),主耶稣很可能也在犹大旷野受魔鬼引诱(太四1)。

【路三3】「他就来到约旦河一带地方,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

「悔改的洗礼」是表明人有悔改的心,承认自己在神面前有罪,宣告自己只配死,「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藉着被浸入水中,将已往离弃神的罪作个结束。「悔改的洗礼」不是归入基督,而基督徒的受洗是「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罗六3),表明与基督同死、又与基督同活(罗六3-5)。施洗约翰把犹太人认为只适用于不洁之外人的洗礼用在犹太人身上,打碎了犹太人的安全感。

上图:约旦河下游含沙量很高,枯水期河水不宽也不深。施洗约翰就在这种地方施洗。

上图:约旦河下游含沙量很高,枯水期河水不宽也不深。施洗约翰就在这种地方施洗。

【路三4】「正如先知以赛亚书上所记的话,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

本节引自赛四十3。「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指明施洗约翰的任务就是替主铺路,促使人的心思回转归向主,好让主有平坦的道路能进到人的心中,掌权作王。以赛亚说「修平神的路」,在这里用「修直祂的路」,熟悉以赛亚书的读者立刻就能联想到,主耶稣就是神。

【路三5】「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弯弯曲曲的地方要改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为平坦!」

本节引自赛四十4。人心的光景有如欲壑难填的「山洼」、高傲自大的「山岗」,「弯弯曲曲」、「高高低低」。人惟有接受神的救恩(6节),才能「填满」心中的欲求,知足常乐;「削平」心中的骄傲,谦卑下来;「修直」心中的弯曲,诚实无伪;「平顺」心中的起伏,平安坦荡。

【路三6】「凡有血气的,都要见神的救恩!」

本节引自赛四十5。「凡有血气的」指全人类。主耶稣基督就是「神的救恩」,看见祂就看见了救恩。在四卷福音书中都提到赛四十3,只有路加继续提到赛四十4-5,因为他要向告诉外邦人,福音不只是给犹太人的,也是给外邦人的。

【路三7】「约翰对那出来要受他洗的众人说:『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

「众人」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太三7)。约翰所传的信息在犹太社会中引起了极大的震撼。「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都是当时犹太教的主要派系,彼此敌对,他们「也来受洗」,并非真心悔改,而是以为只要接受约翰的洗,就能免受神的审判。后来主耶稣也使用「毒蛇的种类」责备法利赛人(太十二34,太二十三33)。《犹太古史记》卷18第1章指出,当时犹太人有四大派系:爱色尼派(Essene)、法利赛派(Pharisee)、撒都该派(Sadducee)和奋锐党(Zealot)。「法利赛」(Pharisee)词义是「分别的,分开的」,「法利赛人」有六千多人(《犹太古史记》卷17第2章),是解释律法的权威,掌控会堂,得到大多数犹太人的拥护,但并无政治权力。他们生活简朴,严格遵守摩西五经和口传律法,相信灵魂不朽和复活,文士、拉比大多是法利赛人。「撒都该」(Sadducee)词义是「正的,对的」,「撒都该人」大都是犹太贵族、祭司,掌控圣殿和政治事务。他们接受希腊化思想,与罗马人妥协,只承认摩西五经,反对口传律法,不相信灵魂不灭、复活、天使、圣灵,但一旦掌权,就不得不遵守法利赛人的教训,否则便得不到百姓的支持。「奋锐党人」基本认同法利赛人的教训,但政治上激进,不断发动反抗罗马人的抗争。「爱色尼人」据斐罗说有四千多人,比法利赛人更严谨,远离政治,过着集体苦修的生活。主后70年第二圣殿被罗马摧毁以后,只有法利赛派系幸存,法利赛信条成为拉比犹太教的基础,最终形成今天正统犹太教中的各种派系。

【路三8】「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

神不看重外表的形式,乃看重属灵的实际。人若真心悔改,必然会带出实际生活和行为的改变,真正得救的基督徒必然会「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腓一27)。犹太人有俗语传说:「祖宗亚伯拉罕坐在地狱门口,不许他任何一个子孙下入地狱」,认为有亚伯拉罕在,神必善待犹太人,这是一种虚假的安全感。「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指出血肉之体和亚伯拉罕根本不发生关系。亚伯拉罕肉身生的,不一定就作亚伯拉罕的子孙,不是亚伯拉罕肉身生的,反而作了亚伯拉罕的子孙。神所看重的,不是我们的身份,乃是我们里面实际的情况;不是我们属灵的家谱,乃是我们现在属灵的光景。希伯来语的「石头」和「子孙」二字相似,是双关语。以赛亚将亚伯拉罕比作「被凿而出的磐石」(赛五十一1-2)。

【路三9】「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

「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指时日无多,随时会把树砍下来。「凡不结好果子的树」指假意悔改的人,里面没有属灵的实际,外面就没有属灵生命的流露,正如「没有好树结坏果子,也没有坏树结好果子」(六43)。

【路三10】「众人问他说:『这样,我们当做什么呢?』」

「当做什么呢」意思是如何才算「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8节)。

【路三11】「约翰回答说:『有两件衣裳的,就分给那没有的;有食物的,也当这样行。』」

与一无所有的人分享自己的所有,是真正悔改的表现。「衣裳」指穿在外袍里面的长衣,通常只要有一件就够用了,所以可以分给那没有的。

【路三12】「又有税吏来要受洗,问他说:『夫子,我们当做什么呢?』」

「税吏」指那些替罗马帝国政府收税的犹太人,为犹太社会所厌恶、鄙视。罗马帝国将收税权承包给出价最高的投标人,得标之人要按照他所出的价钱缴给罗马,但他可以征收更多的税金作为开销和利润。这些要受洗的「税吏」是总承包人下面较小的独立承包人。

【路三13】「约翰说:『除了例定的数目,不要多取。』」

正直诚实,也是真正悔改的表现。

【路三14】「又有兵丁问他说:『我们当做什么呢?』约翰说:『不要以强暴待人,也不要讹诈人,自己有钱粮就当知足。』」

「兵丁」指罗马驻军之外,在当地雇用的护卫兵,当时罗马政府允许藩王和圣殿保持一些警卫军队。这些兵丁常仗势欺人,蛮横对待平民,攫夺别人的钱财,据为己有。施洗约翰告诉兵丁们不可利用他们的地位而胡作非为,「自己有钱粮就当知足」。施洗约翰并未叫任何一种职业的人离开他们的工作,而是要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秉公行义。

【路三15】「百姓指望基督来的时候,人都心里猜疑,或者约翰是基督。」

当时犹太人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之下,百姓翘首企盼神所应许的受膏者,就是弥赛亚前来拯救。「基督」是希伯来文「弥赛亚」的希腊文同义词,意思是「受膏者」。

【路三16】「约翰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来,我就是给祂解鞋带也不配。祂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

许多人都很尊重施洗约翰,但他却没有越过作为基督先锋的界限,而是把众人的眼光引向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把救主基督介绍出来。悔改不是目的,而是一条道路,要把人引向主耶稣基督。「解鞋带」古代犹太人一般都穿无鞋帮的拖鞋,进入室内要脱鞋。替主人或来客脱鞋、提鞋、洗脚,是最低微的仆人所做的工作。「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对于真实悔改信主的人,祂要把他们浸到圣灵里,使他们得着神的生命;对于不肯悔改信主的人,祂要用火给他们施浸,就是审判。

【路三17】「祂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祂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

当主耶稣再来的时候,祂要作分别和审判的工作,判定谁是有神生命的麦子,被收在天上的仓里进入永生,谁是虚有其表的糠,被扔到火湖永远灭亡。古时犹太人收割麦子后,在打禾场上曝晒、碾压,使谷粒脱离糠皮,然后用簸箕将混有糠秕的麦子迎风抛向空中,较重的谷粒落在身边近处,而较轻的糠皮则被风吹到远处,藉以分开麦子和糠皮。干净的麦子收在仓里,糠皮则作燃料被烧掉。

【路三18】「约翰又用许多别的话劝百姓,向他们传福音。」

【路三19】「只是分封的王希律,因他兄弟之妻希罗底的缘故,并因他所行的一切恶事,受了约翰的责备;」

「他兄弟」指希律的同父异母兄弟希律腓力一世,他没有作王,住在罗马。「希罗底」是大希律的孙女,先嫁给在罗马的叔父腓力,后改嫁另一叔父希律安提帕。希律安提帕强娶其同父异母兄弟之妻希罗底,违反摩西律法(利十八16)。施洗约翰的责备代表正统犹太人的看法,有损于希律安提帕在犹太人中的威望。

【路三20】「又另外添了一件,就是把约翰收在监里。」

「又另外添了一件」指添加了一件恶事。「把约翰收在监里」施洗约翰被监禁之事发生在主耶稣开始传道以后(约三22-24),但路加要先结束约翰的事工记载,然后把重心放在主耶稣的事工上。施洗约翰被囚在死海东岸的马克路斯堡(Machaerus,《犹太古史记》卷18第5章)。

【路三21】「众百姓都受了洗,耶稣也受了洗。正祷告的时候,天就开了,」

受洗是主耶稣久已准备的使命的开始,是神国之王的显明。「天就开了」显明了国度的景象,而把天带到地上来的就是这位神国之王。圣灵降在主耶稣身上,为主耶稣显出印证,证明祂就是神用圣灵所膏的基督(就是「受膏者」的意思)。教会要受水洗与灵洗之先,主在此都受了,教会一切属灵的原则和实际都先积蓄在元首的里面,丰满的基督乃是一切属灵丰富的源头。「正祷告的时候」只有路加记载主耶稣在受洗时祷告。约翰福音没有记载主耶稣受浸,因为约翰要表明祂是神;其他三本福音书都有记载,因为要表明祂是人,要尽人子「诸般的义」(太三15)。主耶稣是站在「人子」的地位上,顺服神对人的定意,尽祂作人的本分,情愿站在罪人的地位,向神归顺,代表神的百姓承认人是该死的。但主耶稣是无罪可悔改的,虽然祂具有完全的人性,但罪并不是人性的根本属性。

上图:1890年拍摄的约旦河主耶稣受洗处。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约旦河主耶稣受洗处。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路三22】「圣灵降临在祂身上,形状彷佛鸽子;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

正如神在创世记中是借着祂的话、透过祂的灵来创造(创一2-3),在神重新创造的新工作开始,也是神再次说话,圣灵再次运行在水面上。父神自己为祂的儿子作见证,这位甘心降卑自己到地上为人的儿子,让神在地上得着了祂在创世以来所要得着的那一个人,这一个人满足父的心意,做成父所要做的荣耀的计划。「你是我的爱子」是父神的宣告,表明主耶稣的神性,祂到地上来彰显父神(约一18)。「我喜悦你」是承认在此之前主耶稣在地上三十年为人,完全满足了父神心意中的完美人性,而祂所要建立的神国,正是要把一切父神所喜悦的表达出来,因此我们都要听从祂(太十七5)。父神的宣告综合了诗二7和赛四十二1,前者是对王的宣告,后者是对神仆的宣告,清楚地宣告:主耶稣是大卫的子孙弥赛亚君王、是神的儿子、又是神的仆人,负着为神的子民赎罪的使命。

【路三23】「耶稣开头传道,年纪约有三十岁。依人看来,祂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希里的儿子;」

「年纪约有三十岁」这是利未人开始事奉神的年龄(民四47),也被犹太人认为是一个男人完全长大成熟的年龄。「依人看来」原文意思是「被人认定」。主耶稣是圣灵感孕所生的圣者(一35),是那位神要得着的「女人的后裔」(创三15),并不是约瑟的亲生儿子,约瑟是祂的养父,所以从人的眼光看来,祂算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希里的儿子」实际上约瑟是雅各的儿子(太一16),希里是马利亚的父亲,就是约瑟的岳父。犹太人岳父与女婿的关系有如父子,称女婿为「儿子」(撒上二十四16)。马太福音里的主耶稣家谱(太一2-16)是根据约瑟来数算的,而路加福音里的主耶稣家谱(23-38节)则是根据马利亚来数算的。路加不像马太说「某某生某某」,而是说「某某是某某的儿子」,表明前者不一定是后者亲生,正如主耶稣并非约瑟亲生,约瑟也不是希里亲生。在原文中,路加福音的家谱每一个名字前面都有定冠词,惟有约瑟的名字前面没有定冠词,表明约瑟出现在这个家谱里,是因为与马利亚的婚姻关系。路加在记载神宣告主耶稣是祂的「爱子」之后(22节),立刻插入了这个家谱,是要我们认识主耶稣的基督身份。既然有家谱,就证明祂是真实的人,不是希腊罗马神话故事中的半神半人。家谱回溯到大卫,是证明祂作「大卫的子孙」基督的资格。又回溯到亚当,是要指出祂不仅是以色列人的基督,祂还是「末后的亚当」(林前十五45),就是神在创造的心意中所要得着的那个真正的人。最后回溯到神,则将祂联于那创造万有的主,祂是神的爱子,祂是能给人生命的神,所以祂有资格做全人类的救主。马太福音启示主耶稣是神国度的王,所以用一份王的家谱开始。马可福音启示主耶稣是神的儿子降卑自己来服事人,所以没有家谱,而是立刻开始行动,谈到「福音的起头」。约翰福音启示主耶稣是神的儿子,所以不需要家谱,直接谈「太初有道」。

【路三24】「希里是玛塔的儿子;玛塔是利未的儿子;利未是麦基的儿子;麦基是雅拿的儿子;雅拿是约瑟的儿子;」

【路三25】「约瑟是玛他提亚的儿子;玛他提亚是亚摩斯的儿子;亚摩斯是拿鸿的儿子;拿鸿是以斯利的儿子;以斯利是拿该的儿子;」

【路三26】「拿该是玛押的儿子;玛押是玛他提亚的儿子;玛他提亚是西美的儿子;西美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犹大的儿子;犹大是约亚拿的儿子;」

【路三27】「约亚拿是利撒的儿子;利撒是所罗巴伯的儿子;所罗巴伯是撒拉铁的儿子;撒拉铁是尼利的儿子;尼利是麦基的儿子;」

【路三28】「麦基是亚底的儿子;亚底是哥桑的儿子;哥桑是以摩当的儿子;以摩当是珥的儿子;珥是约细的儿子;」

【路三29】「约细是以利以谢的儿子;以利以谢是约令的儿子;约令是玛塔的儿子;玛塔是利未的儿子;」

【路三30】「利未是西缅的儿子;西缅是犹大的儿子;犹大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约南的儿子;约南是以利亚敬的儿子;」

【路三31】「以利亚敬是米利亚的儿子,米利亚是买南的儿子,买南是玛达他的儿子,玛达他是拿单的儿子,拿单是大卫的儿子;」

马利亚的祖先是大卫的儿子「拿单」,而约瑟的祖先是大卫的儿子另一个「所罗门」(太一6)。神的国度的应许是成就在大卫的子孙身上的(撒下七16),因此对付撒但的「女人的后裔」也必须是承受宝座的「大卫的子孙」,这两个身份缺一不可。

【路三32】「大卫是耶西的儿子;耶西是俄备得的儿子;俄备得是波阿斯的儿子;波阿斯是撒门的儿子;撒门是拿顺的儿子;」

从大卫追溯至亚伯拉罕(32-34节)的家谱,与马太福音的家谱完全一致(太一2-6)。

【路三33】「拿顺是亚米拿达的儿子;亚米拿达是亚兰的儿子;亚兰是希斯仑的儿子;希斯仑是法勒斯的儿子;法勒斯是犹大的儿子;」

【路三34】「犹大是雅各的儿子;雅各是以撒的儿子;以撒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亚伯拉罕是他拉的儿子;他拉是拿鹤的儿子;」

主耶稣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祂应验了神向亚伯拉罕所应许的「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创十七6)。马太福音的家谱只追溯至亚伯拉罕,指出主耶稣和以色列人的关系;但路加福音的家谱则继续追溯至亚当(34-38节),指出主耶稣和全人类的关系。由「他拉」至「闪」的家谱(34-36节),除了「沙拉」(35节)、「该南」(36节)之外,与创十一10-26相同。七十士译本的创十一10-26有「沙拉」和「该南」,路加福音可能是根据七十士译本记下这部分家谱。

【路三35】「拿鹤是西鹿的儿子;西鹿是拉吴的儿子;拉吴是法勒的儿子;法勒是希伯的儿子;希伯是沙拉的儿子;」

【路三36】「沙拉是该南的儿子;该南是亚法撒的儿子;亚法撒是闪的儿子;闪是挪亚的儿子;挪亚是拉麦的儿子;」

从「挪亚」至「亚当」(36-38节)的家谱,与创五1-32相同。

【路三37】「拉麦是玛土撒拉的儿子;玛土撒拉是以诺的儿子;以诺是雅列的儿子;雅列是玛勒列的儿子;玛勒列是该南的儿子;该南是以挪士的儿子;」

【路三38】「以挪士是塞特的儿子;塞特是亚当的儿子;亚当是神的儿子。」

「亚当是神的儿子」指亚当是由神创造(创五1-2),「儿子」表明神是他的来源。「首先的亚当」是神照着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成的,是「神的儿子」,是神荣耀的显出,要代替神在地上执行权柄。但亚当的堕落亏缺了神的荣耀,也把子孙都带进这堕落的结局里,亚当的后裔不再能成为「神的儿子」。但这家谱还是记录了神与亚当的关系,说明神绝不放弃起初创造的心意。主耶稣亲自来做「末后的亚当」,让神得着祂心意中所要得着的人,又叫亚当的后裔在祂里面能活出神的形像,「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四5),恢复我们「神的儿子」的地位,「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来二10)。

读经有感:预备主道(4节)

耶稣是圣子上帝,没有原罪本罪。如果我们说效法主是不自量力,痴人说梦。但效法与我们同样软弱有罪的施洗约翰总比较合情合理吧?约翰开宗明义说自己不是基督、不是救主,连替耶稣解鞋带都不配。严格说,他所做的才是每一个信徒都能够做到、也应该做到的事。耶稣说过,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到底约翰所做的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工呢?一言蔽之,就是做主的马前卒,做主的开路先锋——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方便主来到人那里,方便人来到主那里!信徒作为天国之子,连最小的也比约翰还大(太十一11),不因为别的,乃因为可以更直接把已经成就的福音藉着言传身教为主预备人心、为主修直道路,让圣灵直接将人转化改变为新造的人!

默然自问:我怎能确定自己已经受了基督「圣灵与火」的无形之洗?(1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