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可七1】「有法利赛人和几个文士从耶路撒冷来,到耶稣那里聚集。」

「耶路撒冷」当时是南方的犹太教中心。这些「法利赛人」和「文士」是犹太教官方派来的,他们走了三天的路到北方的加利利,花了代价,目的却是为了寻找证据抵挡主。「文士」大部分都是法利赛人,之前已经有文士被派到加利利窥探并毁谤过主耶稣(三22),法利赛人更已经与希律一党的人商议怎样除灭主耶稣(三6)。

【可七2】「他们曾看见祂的门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没有洗的手,吃饭。」

「俗手」指未遵照法利赛人的宗教洁净礼仪洗过的手。

【可七3】「(原来法利赛人和犹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遗传,若不仔细洗手就不吃饭;」

「古人的遗传」指历代犹太拉比对摩西律法的诠释和引伸,以口传方式保存下来,被法利赛人所恪守。法利赛人所指的「洗手」不是为了清洁,而是一种宗教礼仪。摩西律法规定祭司进圣所供职前必须洗手洗脚(出三十19),但这些口传的规条却扩大到一般百姓的生活细节。马可福音最初的读者是外邦人,所以需要解释犹太人的规矩。

【可七4】「从市上来,若不洗浴也不吃饭;还有好些别的规矩,他们历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铜器等物。)」

「从市上来,若不洗浴,也不吃饭」因为在街市上恐会接触到外邦人或一些不守礼仪的犹太人,以致自己被沾染污秽了,所以须要先经过洗浴等洁净的手续,才可以吃饭。「洗」指浸到水里。

【可七5】「法利赛人和文士问祂说:『你的门徒为什么不照古人的遗传,用俗手吃饭呢?』」

撒都该人拒绝「古人的遗传」,但也反对主耶稣关于复活的教训(十二24)。

【可七6】「耶稣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预言是不错的。如经上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

「假冒为善」意思是「演戏,表演」。本节引自赛二十九13。

【可七7】「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

虽然法利赛人很认真,但他们所在意的不是神怎么说,乃是人怎么说。因为动机不对,所以敬拜神也没有用。

【可七8】「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拘守人的遗传』;」

【可七9】「又说:『你们诚然是废弃神的诫命,要守自己的遗传。」

【可七10】「摩西说:“当孝敬父母”;又说:“咒骂父母的,必治死他。”」

「当孝敬父母」是十诫中人际关系的第一条,咒骂父母的,表明他和神的关系出了问题,其结果乃是属灵的死亡(罗八6)。

【可七11】「你们倒说:“人若对父母说:我所当奉给你的,已经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献的意思),」

「各耳板」是将财物作一种许愿式的奉献,凡经拥有者指定为「各耳板」的财物,别人就没有权利动用。但这笔奉献的钱并不一定是要用在宗教的用途上,可随奉献者的心意,最后仍归自己享用。因此,「各耳板」的誓词,变成了一种的手段,让作儿女的可以逃避律法上明定对父母应尽的责任。

【可七12】「以后你们就不容他再奉养父母。」

【可七13】「这就是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你们还做许多这样的事。』」

法利赛人用「不可食言」的圣经教训(民三十2),来支持「各耳板」的借口,表面上是以「神的道维护「神的道」,实际上是「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因为他们只按着一段经文的字句,而忽略了全部圣经的精神。

【可七14】「耶稣又叫众人来,对他们说:『你们都要听我的话,也要明白。」

虽然主耶稣暂时叫这些文士哑口无言,但并不代表门徒们已经无罪了,除非这个口头遗传背后的整个原则被推翻掉。因此主耶稣接下来的教导非常重要,所以祂特意「叫众人来」,要宣布一个新的原则(15-16节)。

【可七15】「从外面进去的不能污秽人,惟有从里面出来的乃能污秽人。』」

犹太拉比认为人刚开始是在一种洁净的状态中,污秽的来源是外面。主耶稣却宣告,污秽的来源不在外面,而是在里面。在神国里,污秽不是外面的,乃是里面的;不是物质的,乃是心灵的。

【可七16】「(有古卷加: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可七17】「耶稣离开众人,进了屋子,门徒就问祂这比喻的意思。」

【可七18】「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也是这样不明白吗?岂不晓得凡从外面进入的,不能污秽人,」

【可七19】「因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厕里。(这是说,各样的食物都是洁净的)』;」

「这是说,各样的食物,都是洁净的」有人认为这句话不是主耶稣的原话,而是马可的评论,是对罗马的外邦基督徒说的。

【可七20】「又说:『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能污秽人;」

在主耶稣眼里,思想的罪与行为的罪都是罪。

【可七21】「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

「苟合」指破坏婚姻关系的性行为。

【可七22】「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讟、骄傲、狂妄。」

「奸淫」指在婚姻以外不正当的性关系。「淫荡」指不知羞耻、不受拘束的性放纵行为,「谤讟」主要是指对神的亵渎,也可兼指以言语中伤他人名誉的行为。

【可七23】「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

【可七24】「耶稣从那里起身,往推罗、西顿的境内去,进了一家,不愿意人知道,却隐藏不住。」

  • 「那里」指加利利海边的革尼撒勒地方(六53)。「推罗、西顿」位于加利利以北,是腓尼基人的地中海港口市镇,乃被神咒诅之地(赛二十三章;珥三4)。先知以利亚曾在西顿的撒勒法行神迹救活寡妇的儿子(王上十七9及下)。
  • 主耶稣说出了那番关乎「洁净」与「不洁净」的话以后(1-23节),立即前往推罗,医好了外邦妇人的女儿。祂不但用行动除去了洁净与不洁净食物的区别,也用行动除去了犹太人与外邦人的区分。

【可七25】「当下,有一个妇人,她的小女儿被污鬼附着,听见耶稣的事,就来俯伏在祂脚前。」

【可七26】「这妇人是希腊人,属叙利非尼基族。她求耶稣赶出那鬼离开她的女儿。」

这妇人是个外邦人。「属叙利非尼基族」指属叙利亚辖区的腓尼基人,不是北非的利比亚腓尼基人(迦太基人)。

【可七27】「耶稣对她说:『让儿女们先吃饱,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

「狗」是当时犹太人对外邦人的蔑称,主耶稣故意用迦南妇人常从犹太人口中听到的蔑称来和她说话,好在众人面前显明她的信心。主人会喂养家狗,但次序是儿女先吃,狗后吃。主耶稣并不蔑视迦南妇人,而是藉此表明祂事工的次序,祂来原是要使救恩先临到犹太人,然后才轮到外邦人。

【可七28】「妇人回答说:『主啊,不错;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们的碎渣儿。』」

离弃神的人,在神面前如同没有灵的畜类。但迦南妇人却不因主以「狗」比喻她而见怪,反倒承认自己在神眼中的本相,甘心站在「狗」不配的地位向主求恩。神必然赐恩给谦卑的人,阻挡骄傲的人。

【可七29】「耶稣对她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鬼已经离开你的女儿了。』」

「因这句话」就是她甘心站在狗的地位上求碎渣儿的话,这是她信心的表现。

【可七30】「她就回家去,见小孩子躺在床上,鬼已经出去了。」

【可七31】「耶稣又离了推罗的境界,经过西顿,就从低加坡里境内来到加利利海。」

主耶稣从加利利向北走好几天到推罗、西顿,然后再走十几天迂回向东经过「从低加坡里境内」、再向南「来到加利利海」,表明这次旅行是主耶稣特意为外邦人安排的,因为一路都经过外邦人的地方。「低加坡里境内」就是主耶稣赶逐群鬼的格拉森人的地方(五1-17)。

上图:加利利海东岸低加波利地区。

上图:加利利海东岸低加坡里地区。

【可七32】「有人带着一个耳聋舌结的人来见耶稣,求祂按手在他身上。」

【可七33】「耶稣领他离开众人,到一边去,就用指头探他的耳朵,吐唾沫抹他的舌头,」

聋哑人听不见主的话,所以主耶稣用哑剧的形式让他明白主对他的医治。

【可七34】「望天叹息,对他说:『以法大!』就是说:开了吧!」

主耶稣没有照人的请求「按手在他身上」,祂可能是「叹息」人怎么这样不认识祂做工的方法,一定要限制主做工的方式。「以法大」是亚兰话,是说给众人听的。

【可七35】「他的耳朵就开了,舌结也解了,说话也清楚了。」

【可七36】「耶稣嘱咐他们不要告诉人;但祂越发嘱咐,他们越发传扬开了。」

这个「耳聋舌结的人」很可能是犹太人,所以主耶稣嘱咐他们不要张扬,免得犹太众人只把祂看作是个施行神迹的人。

【可七37】「众人分外希奇,说:『祂所做的事都好,祂连聋子也叫他们听见,哑巴也叫他们说话。』」

读经有感:仔细洗手(3节)

谁都知道,在生活中仔细洗手才吃饭是好事。就算在宗教礼仪上,人能战战兢兢跟着在密云中说话之上帝所指示「山上」的样式一丝不苟地照着做,也应该是极美之事。问题是,上帝所看重的是人内在的心灵诚实,不是外在流于形式的东西。古人和今人对上帝话语的解释和引申都同具丰富有力的参考价值,但什么时候我们把人的解释和引申当做与圣经等量齐观的道理,什么时候我们的信仰就开始分门别类,危机四伏。但时至今日,最可怕的其实还是我们新时代打倒属灵「孔家店」的每一个「唯独圣经、唯独信心」的独立人士!圣经学者必须慎防唯我独尊,无意间渐渐走上自己对圣经的解释和引申自成一派的念想。普罗大众的信徒更必须慎防自己无意间为了肉体的慾念和血气的模式,而把圣经当工具和利器使用!文以载道,愿我们都从上帝所赐为文的圣经,摸索到上帝的圣心,谦卑俯伏在祂的面前,仰望祂的怜悯,尊祂为大,归祂为圣!

默然自问:我是否在金钱、时间、精力的使用上,随心所欲,以爱人的名堂去亏欠神,又以爱神的名堂去亏欠人?(8-1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