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可五1】「他们来到海那边格拉森人的地方。」

「那边」是加利利海的东岸低加坡里地区(20节),是外邦人居住的地方,被称为「加大拉人的地方」(太八28)或「格拉森人的地方」。

【可五2】「耶稣一下船,就有一个被污鬼附着的人从坟茔里出来迎着祂。」

马太福音记录了同一件赶鬼的事(太八28-34),没有这么多细节,但提到一共有两个人。马可只记录其中一个人,可能因为他后来成了门徒(20节)。

【可五3】「那人常住在坟茔里,没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铁链也不能;」

【可五4】「因为人屡次用脚镣和铁链捆锁他,铁链竟被他挣断了,脚镣也被他弄碎了;总没有人能制伏他。」

【可五5】「他昼夜常在坟茔里和山中喊叫,又用石头砍自己,」

【可五6】「他远远的看见耶稣,就跑过去拜祂;」

【可五7】「大声呼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指着神恳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至高神的儿子」表明污鬼比文士和法利赛人更快更清楚地认识耶稣的身份,这并不奇怪,因为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二19),惧怕就像爱一样可以叫眼睛明亮。「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污鬼的态度代表了今天许多人,他们承认宇宙中有神,却不愿意让神来干涉他们的人生。这种客观道理上的认识,若没有加上信而顺服的心,仍与我们无益。污鬼亲自否认主耶稣与牠有任何关系,这是对法利赛人指控(三22)的最好答辩。「不要叫我受苦」污鬼知道牠们将来的结局乃是永火,但他们知道最后审判的时间还没有到,只求不要现在就去无底坑里受苦。

【可五8】「是因耶稣曾吩咐他说:『污鬼啊,从这人身上出来吧!』」

这句话表明是主耶稣先主动去服事这位被污鬼附着的人。

【可五9】「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回答说:『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

主耶稣是向那人提问题,但污鬼替他做了回答。主耶稣这样问,是要将这人的需要显明在周围的所有人面前,让大家明白这人正置身在何等可怕的境地。「群」原文指「军团」(legion),一个罗马军团约有三至六千名士兵。辖制这人的是一支名副其实的邪恶「军团」难怪「没有人能捆住他」(4节)。

【可五10】「就再三的求耶稣,不要叫他们离开那地方。」

【可五11】「在那里山坡上,有一大群猪吃食;」

「猪」在律法中是不洁净的(利十一7),所以犹太人不养猪,这一大群猪是外邦人养的。

【可五12】「鬼就央求耶稣说:『求你打发我们往猪群里,附着猪去。』」

鬼被赶出人身,就需要一个住处(太十二43),猪是不洁的动物,是鬼最喜欢的去处之一。

【可五13】「耶稣准了牠们,污鬼就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海里,淹死了。猪的数目约有二千。」

主耶稣「准了」,鬼才能行动,若主不准,连鬼也不能随便行动。主耶稣容许污鬼进入猪群,表明在最后的审判之前,那些不洁净的地方是被允许作为邪灵活动的范围的。鬼带着猪群投到海里,可能因为鬼在有水的地方才能安歇(太十二43),也可能为了继续愚弄人,叫当地人只看见物质的损失,却看不见人得释放的喜悦。

上图:格拉森(今 Kursi)的山崖,传统认为这就是二千猪闯下山崖投在海里的地方。

上图:格拉森(今 Kursi)的山崖,传统认为这就是二千猪闯下山崖投在海里的地方。

【可五14】「放猪的就逃跑了,去告诉城里和乡下的人。众人就来,要看是什么事。」

【可五15】「他们来到耶稣那里,看见那被鬼附着的人,就是从前被群鬼所附的,坐着,穿上衣服,心里明白过来,他们就害怕。」

【可五16】「看见这事的,便将鬼附之人所遇见的和那群猪的事都告诉了众人;」

【可五17】「众人就央求耶稣离开他们的境界。」

撒但利用财物来控制人心,无论是得着或损失,都有可能使我们拒绝主。「众人」一致拒绝主,可见他们关心财物比被鬼附的同胞更多。最可悲的是,主耶稣照着他们所「央求」的离开他们了,有的时候最糟之事可能莫过于主答应了我们的祷告,「祂将他们所求的赐给他们,却使他们的心灵软弱」(诗一百一十六15)。格拉森人只希望主耶稣离他们远远的。主耶稣的确离开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这就是对他们的审判。

【可五18】「耶稣上船的时候,那从前被鬼附着的人恳求和耶稣同在。」

【可五19】「耶稣不许,却对他说:『你回家去,到你的亲属那里,将主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样怜悯你,都告诉他们。』」

格拉森人「央求耶稣离开」(17节),主耶稣就「上船」(18节);从前被鬼附着的人「恳求和耶稣同在」(18节),主耶稣却「不许」。主耶稣曾经「严严地嘱咐」得医治的大麻风病人「什么话都不可告诉人」(一43-44),因为在犹太人的地区已经有无数的群众想要得医治,而主耶稣的主要服事工作不是医病赶鬼,而是传道(一38),祂不要犹太人误会祂的使命。主耶稣现在却要这个人去见证主为他做的大事,因为主耶稣要使用他向外邦人见证神的「怜悯」,外邦人不会象有民族主义情结的犹太人那样误解弥赛亚的使命。主耶稣不管是嘱咐人见证、还是不见证,都是为了让人能正确地认识祂自己。

【可五20】「那人就走了,在低加坡里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众人就都希奇。」

主耶稣是叫人从黑暗权势里面释放的主,也是让人起来服事的主。那人成了一位门徒,他不但在格拉森向亲属作见证,更在整个「低加坡里」为主作见证。「低加坡里」是指加利利海东面的广大地区,那里有十座希腊人建的城市。

【可五21】「耶稣坐船又渡到那边去,就有许多人到祂那里聚集,祂正在海边上。」

「那边」指迦百农。

【可五22】「有一个管会堂的人,名叫睚鲁,来见耶稣,就俯伏在祂脚前,」

「管会堂的」是在犹太会堂里主持崇拜秩序的人,在犹太人中有相当高的地位。管会堂的睚鲁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在众人面前俯伏拜主,表明他的谦卑与信心。

上图:迦百农的会堂遗址。

上图:迦百农的会堂遗址。

【可五23】「再三的求祂,说:『我的小女儿快要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使她痊愈,得以活了。』」

「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表明睚鲁对主的认识还不够,不知道只要主的「一句话」就能治好他的女儿(太八8,13)。

【可五24】「耶稣就和他同去。有许多人跟随拥挤祂。」

睚鲁对主的认识虽然还不够,但主却马上「和他同去」。主耶稣是服事人的主,祂是何等迁就需要祂的人!

【可五25】「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

「血漏」就是漏掉生命,因为肉身的生命是在血里(利十七11),这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那个死了的女孩刚好是十二岁(42节),这两个神迹都指向生命的丧失。

【可五26】「在好些医生手里受了许多的苦,又花尽了她所有的,一点也不见好,病势反倒更重了。」

血漏「花尽了她所有的」,她是一个里里外外都枯干的人。

【可五27】「她听见耶稣的事,就从后头来,杂在众人中间,摸耶稣的衣裳,」

按照律法,「血漏」是不洁净的,凡接触患血漏的女人的,也会成为不洁(利十五25-30),可能因此这女人不想让人知道,而偷偷来摸主耶稣的衣裳。

【可五28】「意思说:『我只摸祂的衣裳,就必痊愈。』」

「摸祂的衣裳」是她信心的行动,但是这个信心是在暗中的。

【可五29】「于是她血漏的源头立刻干了;她便觉得身上的灾病好了。」

【可五30】「耶稣顿时心里觉得有能力从自己身上出去,就在众人中间转过来,说:『谁摸我的衣裳?』」

主耶稣是全知的,祂并非不知道谁摸祂的衣裳,祂之所以问这句话,乃是要这女人不要在暗中蒙恩,而要勇敢地在光明中做蒙恩的见证。

【可五31】「门徒对祂说:『你看众人拥挤你,还说谁摸我吗?』」

「拥挤」主的有许多人,但「摸」祂的只有一个。「拥挤」只是热情的冲动,但「摸」必须用信心的手。

【可五32】「耶稣周围观看,要见做这事的女人。」

本节表明主耶稣知道是谁在摸祂。

【可五33】「那女人知道在自己身上所成的事,就恐惧战兢,来俯伏在耶稣跟前,将实情全告诉祂。」

【可五34】「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你的灾病痊愈了。』」

「你的信救了你」说明她摸主衣裳的行动,乃是出于里面的信,是「信」而不是「摸」救了她。「女儿」这是四福音所记载唯一被主耶稣如此称呼的女人(路八48;太九22)。主耶稣所说的「痊愈」与其他人说的「痊愈」(23,28节;太九21-22)并不是同一个字,意思是「健全的、正确的」。那女人原来只想她的疾病能「得医治」,但主耶稣不仅要叫她肉身生命的枯干停止,也要让她属灵的生命「健全、正确」。主的医治不只是肉身的「痊愈」,更是属灵生命的「痊愈」。

【可五35】「还说话的时候,有人从管会堂的家里来,说:『你的女儿死了,何必还劳动先生呢?』」

主耶稣回过头去医治群众中的一个妇人,试炼了睚鲁的耐心。血漏的女人「痊愈」(34节)了,睚鲁的女儿「痊愈」(23节)的机会似乎已经消失了。「劳动」意思是「麻烦」。

【可五36】「耶稣听见所说的话,就对管会堂的说:『不要怕,只要信!』」

当人绝望的时候,在眼见里已经没有可能的时候,主耶稣说:「不要怕,只要信」。这「信」不是自信,也不是相信自己的意愿一定能实现,而是单单信靠主耶稣自己。主耶稣服事人不是根据人的意愿、人的信心,而是根据父神的旨意,祂应允人的请求不是因为人的要求迫切,而是因为神本来就要做那件事。所以有时人带着意愿来寻求主,主反而离开(一38),有时人根本没有意愿,主却主动给他们解决难处(8节)。那个被污鬼附着的人根本就没有意愿、没有信心,没有主动寻求主;血漏的妇人有意愿,却没有胆量表达信心,不敢公开寻求主;睚鲁的女儿在人看已经绝望了,「何必还劳动先生呢」(35节),没有必要再寻求主。但主耶稣在地上所有的服事都是根据祂自己的方式、祂自己的时间,为要显明祂生命的权柄、能力和丰富,显明祂是谁,好叫人认识祂、接受祂、寻求祂,背起十字架来跟随祂。

【可五37】「于是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同去,不许别人跟随祂。」

血漏妇人的神迹发生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但主耶稣却坚持要使它变得众所周知。叫人死里复活是件大事,但主耶稣却「不许」看热闹的人来看复活的大能。可能这三个门徒将承受更多的托付,所以需要领受更进一步的启示(九2)。

【可五38】「他们来到管会堂的家里;耶稣看见那里乱嚷,并有人大大地哭泣哀号。」

「吹手」是受雇在葬仪中吹笛致哀的人。「许多人乱嚷」是受雇在葬仪中为死者哀悼、哭叫的女人。

【可五39】「进到里面,就对他们说:『为什么乱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着了。』」

眼见的事实是真实的,但主耶稣说「不要怕,只要信」,叫人只要认定主是谁,就不要再看眼见的环境。因为在神儿子生命的大能里,只有「睡着」,没有「死」。

【可五40】「他们就嗤笑耶稣。耶稣把他们都撵出去,就带着孩子的父母和跟随的人进了孩子所在的地方,」

【可五41】「就拉着孩子的手,对她说:『大利大,古米!』(翻出来就是说:『闺女,我吩咐你起来!』)」

管会堂的请主耶稣为他女儿按手(23节),主却直接拉着孩子的手叫她起来了。神的儿子不必按照人既定的方法行事,我们的祷告不应限制主一定要怎么做。「大利大」是亚兰文「小女孩」,「古米」是亚兰文「起来」。主耶稣对那女孩子所说的话是她的母语亚兰文,这幅景象给彼得深刻的印象,以致在很久以后,仍然可以把主耶稣当时所说的话转告马可。马可为外邦读者将亚兰文译成了希腊文。

【可五42】「那闺女立时起来走。他们就大大地惊奇;闺女已经十二岁了。」

「闺女已经十二岁了」那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25节),可见这闺女诞生之时,正是那女人开始患血漏之时。这两个人可以看作是一个人,象征人的一生都在虚耗生命。

【可五43】「耶稣切切地嘱咐他们,不要叫人知道这事,又吩咐给她东西吃。」

「不要叫人知道这事」「不要把所作的事告诉人」神不单是要人用口传来作见证,祂更需要人活出祂的见证。这位从死里复活的女孩不必多说话,她活在人面前就是神的见证。真信徒都是从死里复活的人,不单是在死的形状上与主联合,也在活的形状上与主联合,主是怎样活着,我们也该是怎样活着。主不一定要我们多说话,但祂却要我们有活的见证,活出来的见证比说出来的见证更是主所要的。「又吩咐给她东西吃」这是生命力恢复的表现。圣灵在本章按着顺序记录的这三件事,被污鬼附着的人是黑暗的权势,血漏的妇人是生命的枯干,睚鲁的女儿是生命的死亡,一个比一个严重,而主耶稣用生命的权能来服事人,救人脱离罪和死的权势,也一个比一个深入、一个比一个明确。主耶稣不仅来传生命的道,也让人享用祂生命的服事,祂是用生命来服事人的主。

读经有感:鬼入猪群(11-13节)

许多人都听过鬼附的事,但极少听过被附的是在人之外的动物。当然,鬼所以附人身体一定有牠短期或长期的歹毒用心,所以除非是人自己引狼入室去招惹牠,否则神绝不会容许牠肆无忌惮、倒行逆施。像天使一样,鬼也有不同层次的权能。但就算曾为天使长的魔鬼撒但,权能毕竟还是有限,与圣父圣子圣灵三一真神,至高无限的权能相比,仍存在着无限的差距。污鬼在耶稣的驱逐令下,无可奈何,必须离开被附之人的身体。耶稣在世上的目的是救人助人,魔鬼在世上的目的是害人损人。污鬼知道耶稣不可能允许牠去附在牠目所能及之任何人的身上,所以苦苦央求主,容牠附在附近的两千头猪身上。我们未必知道耶稣所以答应污鬼要求的全部理由,但从两千头猪一下子闯下山崖、淹死海里的惨烈事实看,魔鬼和牠手下群鬼那种处心积虑、邪恶毒辣,极尽毁灭破坏之能事的可怕凶相,让看见听见的人都不寒而栗,久久不能也不敢忘怀。若不是上帝给灵界黑帮设了底线,相信人早就像那群猪,一个也不留了!

默然自问:面对我不为人所知的苦衷,我为何还迟疑不决,不肯穿过人群,伸出手来摸耶稣——哪怕只摸穿在耶稣身上的衣裳?(27,2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