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可三1】「耶稣又进了会堂,在那里有一个人枯干了一只手。」

早期教会有传统认为这个人是一个泥水匠,因此能灵活使用双手非常重要。

上图:哥拉汛会堂主后3世纪的遗址。主耶稣时代,加利利地区有很多这样的会堂。

上图:哥拉汛会堂主后3世纪的遗址。主耶稣时代,加利利地区有很多这样的会堂。

【可三2】「众人窥探耶稣,在安息日医治不医治,意思是要控告耶稣。」

犹太拉比禁止人在安息日医治不存在死亡危险的疾病。如果主耶稣医治了,他们就说主犯了律法。如果主耶稣不医治,他们又会说祂没有「怜恤」。这些人如此「窥探」 ,表明他们相信主耶稣一定能行神迹医治,但医治的神迹并不能改变刚硬的心。

上图:哭墙晨祷。左边的男人披着祷告巾(Tallit Shawl),右手缠着经文匣(Arm Tefillin)。右边的男孩前额头上戴着经文匣(Head Tefillin)。经文匣里面藏着「示马」经文(申六4-9;十一13-21)。

上图:哭墙晨祷。左边的男人披着祷告巾(Tallit Shawl),右手缠着经文匣(Arm Tefillin)。右边的男孩前额头上戴着经文匣(Head Tefillin)。经文匣里面藏着「示马」经文(申六4-9;十一13-21)。

【可三3】「耶稣对那枯干一只手的人说:『起来,站在当中。』」

这个人肯在会众面前站出来,说明对主耶稣有信心。

【可三4】「又问众人说:『在安息日行善行恶,救命害命,哪样是可以的呢?』他们都不作声。」

在主耶稣的眼里,不是「行善」就是「行恶」,不是「救命」就是「害命」,没有中间道路。因此我们不肯「行善」就等于「行恶」,不肯「救命」就等于「害命」。「他们都不作声」他们若答说可以,就不能控告主耶稣,若答说不可以,则违背良心。因此故意不回答主的问题,心里刚硬(5节)。

【可三5】「耶稣怒目周围看他们,忧愁他们的心刚硬,就对那人说:『伸出手来!』他把手一伸,手就复了原。」

那人勇敢地伸出本不能动弹的那只手,就是信心的表现。「怒目周围看」指忿怒地向四周瞪目,主耶稣这些细微的感情很可能是被彼得注意到的。这是马可福音中头一次提及耶稣遭到有人「心刚硬」,自以为义的人比税吏和罪人更容易「心刚硬」。

【可三6】「法利赛人出去,同希律一党的人商议怎样可以除灭耶稣。」

「法利赛人」是热心犹太遗传规条的教派,不喜欢罗马帝国;「希律一党」则支持希律安提帕政权,间接为罗马帝国效力。法利赛人只懂为律法的字句热心,忽略了律法的真意,竟然不惜与宿敌同谋,以致杀人还以为是事奉神(约十六2)。这里第一次提到法利赛人策划杀掉耶稣。

【可三7】「耶稣和门徒退到海边去,有许多人从加利利跟随祂。」

主耶稣没有继续与法利赛人与希律一党争辩律法与字句,而是隐藏神儿子的权柄和力量,离开他们「退到海边去」,按着神差遣祂的目的在加利利海沿岸继续服事。

【可三8】「还有许多人听见祂所做的大事,就从犹太、耶路撒冷、以土买、约旦河外,并推罗、西顿的四方来到祂那里。」

主耶稣被犹太教官方弃绝,却得到众人的欢迎。「犹太」指南国犹大的故地,在加利利和撒马利亚的南方;「耶路撒冷」是犹太的首邑,犹太教的中心;「以土买」指犹太南面的南面山地,以东人亡国后迁到此地,以土买人希律在主耶稣降生时被罗马帝国封为犹太地的王;「约旦河外」指约旦河的东面,又名比利亚;「推罗、西顿」是加利利西北腓尼基人的海港,在今黎巴嫩境内。主耶稣的影响吸引了除撒马利亚以外的整个前以色列地区的人,因此引起犹太政教人士的焦虑。

【可三9】「祂因为人多,就吩咐门徒叫一只小船伺候着,免得众人拥挤祂。」

虽然门徒已经撇下工作来跟随主了,但他们的工作技能和工具仍经常被主使用,或上船讲道,或乘船渡海,或钓鱼得银,或下网捕鱼。我们只要跟随主,一切正当的工作、技能都可以被主所用。

【可三10】「祂治好了许多人,所以凡有灾病的,都挤进来要摸祂。」

【可三11】「污鬼无论何时看见祂,就俯伏在祂面前,喊着说:『你是神的儿子。』」

「祢是神的儿子」污鬼竟然比法利赛人更认识主,钻研圣经的文士与法利赛人反而把主耶稣赶鬼的能力归诸于鬼魔的权势(22节)。

【可三12】「耶稣再三的嘱咐牠们,不要把祂显露出来。」

虽然污鬼说的没有错,但主耶稣却拒绝接受邪灵为祂作见证,因为这见证的源头不是出于神。污鬼的见证再有有力量,也不能使荣耀归于神,不能把人领到神面前,反而会迷惑人,甚至说主耶稣靠着鬼王赶鬼(22节)。我们不能随便拿异教、异端的东西来见证神,一定要注意那见证的源头是否出于神。「嘱咐」原文意思是「吩咐,责备,斥责,严词警诫」。

【可三13】「耶稣上了山,随自己的意思叫人来;他们便来到祂那里。」

主耶稣可能是到加利利的丘陵区,而不是迦百农附近的小山。主耶稣「整夜祷告神」(路六12),才慎重地挑选了「十二门徒」,这「十二门徒」都是经过神的手安排的,包括卖主的犹大。

【可三14】「祂就设立十二个人,要他们常和自己同在,也要差他们去传道,」

主耶稣带门徒的榜样,是「要他们常和自己同在」,把自己生命和生活都开放在他们面前,让他们与自己有密切的交通,并且有机会与祂同工。我们如果要与主同工,必须先常和主同在。

【可三15】「并给他们权柄赶鬼。」

主耶稣在地上的服事扩展了,从一个人服事,变成十二个人服事。主所差遣的,祂必然会「给他们权柄」。主的差遣与托付,从不会超过祂所赐的恩典和能力。

【可三16】「这十二个人有西门(耶稣又给他起名叫彼得),」

「彼得」是亚兰文「矶法」的希腊文,意思是「石头」。主耶稣传道、与门徒说话都是用犹太人在被掳回归之后通用的亚兰文,而不是希伯来文。这十二使徒在人看都是普通的小人物,除了彼得在使徒行传有所记载之外,圣经中很少提到他们的丰功伟绩,因为神所注重的不是他们的工作,而是圣灵如何借着他们工作。「十二个使徒」将来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支派」(太十九28)。

【可三17】「还有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又给这两个人起名叫半尼其,就是雷子的意思),」

「半尼其」意思是「躁怒之子,大声疾呼者」,是由亚兰文转变来的希腊文。雅各和约翰名叫「雷子」,可见他们的脾气非常大,暴躁如雷的人,也能为主所用。

【可三18】「又有安得烈、腓力、巴多罗买、马太、多马、亚勒腓的儿子雅各,和达太,并奋锐党的西门,」

「巴多罗买」又名拿但业(约一45)。「奋锐党」是一个犹太的革命组织,以武力反抗罗马帝国的统治。

【可三19】「还有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

「加略」是以法莲支派的城,距撒马利亚很近。卖主的犹大居然也身列十二门徒之一,表明主和任何人配搭相处都是为了神的旨意成就,也提醒我们,为主做工的人也可能卖主。

【可三20】「耶稣进了一个屋子,众人又聚集,甚至祂连饭也顾不得吃。」

主耶稣呼召了十二门徒,但祂自己的服事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忙到「连饭也顾不得吃」。因为祂所留意是神的旨意有没有成就,只有神的旨意成就了,祂才有满足。

【可三21】「耶稣的亲属听见,就出来要拉住祂,因为他们说祂癫狂了。」

当主耶稣在地上服事的时候,连祂在地上至亲至近的人都误解祂,以致说祂「癫狂」了。但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以后,祂的肉身兄弟雅各却成了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这正证明祂复活的事实。「癫狂」指害了宗教狂热,连吃饭的时间都腾不出来(20节)。

【可三22】「从耶路撒冷下来的文士说:『祂是被别西卜附着』,又说:『祂是靠着鬼王赶鬼』;」

对主耶稣的这个控告很严重,因为实行巫术是该当死罪的。「别西卜」是以革伦的苍蝇神巴力西卜(王下一2),犹太人稍加变音后用于称呼「鬼王」。「耶路撒冷」当时是南方的犹太教中心。「文士」大部分都是法利赛人,这些文士是被派到加利利来窥探主耶稣。

【可三23】「耶稣叫他们来,用比喻对他们说:『撒但怎能赶出撒但呢?」

【可三24】「若一国自相纷争,那国就站立不住;」

【可三25】「若一家自相纷争,那家就站立不住。」

【可三26】「若撒但自相攻打纷争,牠就站立不住,必要灭亡。」

【可三27】「没有人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

「壮士」指刚强、有力的人,象征撒但;「壮士家」指撒但的国度;「他的家具」指被撒但所利用的工具,亦即被牠利用的世人。

【可三28】「我实在告诉你们,世人一切的罪和一切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

【可三29】「凡亵渎圣灵的,却永不得赦免,乃要担当永远的罪。』」

28-29节:主耶稣靠着圣灵赶鬼,法利赛人却说是靠着「鬼王」,所以是「亵渎圣灵」。人没有一样行为上的罪是得不着赦免的,但若存心敌对圣灵,刚硬到底,就没有被赦免的可能。法利赛人明明看见了圣灵的权柄,却存心拒绝接受,拒绝在恩典里悔改,所以「永不得赦免」,「要担当永远的罪」。这是新约圣经中最严肃的宣告与警告。

【可三30】「这话是因为他们说:『祂是被污鬼附着的。』」

【可三31】「当下,耶稣的母亲和弟兄来,站在外边,打发人去叫祂。」

主耶稣的亲属误解了祂的服事,以为「祂癫狂了」(21节),准备拉祂回家。

【可三32】「有许多人在耶稣周围坐着,他们就告诉祂说:『看哪,祢母亲和祢弟兄在外边找你。』」

【可三33】「耶稣回答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

【可三34】「就四面观看那周围坐着的人,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

主耶稣宣告了神国里新的亲属关系、新的族类的诞生。

【可三35】「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了。』」

神国里的关系不是建立在肉身生命关系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属天新造生命的基础上。只有那些有神生命的人才可能遵行神的旨意,所以「凡遵行神旨意的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里面都有从神而来的新造的生命,这生命使他们都成为神儿子的亲人,带来了新的亲属关系,所以基督徒彼此都称「弟兄姐妹」。

读经有感:忧愤交集(5节)

耶稣到世上来,做事,是要叫人得益,让人从经历中认识祂;为人,是要活出见证,让人从观察中认识祂。显然,「看」本身无善恶可言。但为何看、怎么看,却存在着该不该、对不对、好不好的存心问题。非常可惜,许多人因为自己预存的偏见,所以用「窥探」的心去看耶稣,结果非但不能从祂身上领略得益,反而越来越把祂视为该被定罪、该上十架的恶人。耶稣有正义感,面对心里刚硬的群众,非常忿怒,所以怒目看着他们。从经文的记载,祂发怒并不是因为自己受了委屈羞辱,而是因为看到他们心硬到了一个地步,无可救药,必死无疑,所以为他们心里忧愁难过之故,就像父母看着孩子硬心干坏事,把大好前程都给葬送了,心里忧愤交集一样!仁爱和正义都是主的性情,也应该是信徒的性情。主待人既有圣爱又有圣义,信徒待人也应该如此。耶稣自己被藐视欺侮,默默无声,不动肝火,仁爱不绝。但当祂看到别人被藐视欺侮,却自然挺身而出,不怕得罪人而招惹麻烦,大义凛然——在爱神爱人的前提下。信徒当然也都应该如此!

默然自问:我是否以主的心为心,以主的事为念,除了永生和永义,连吃饭都顾不得了?(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