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可二1】「过了些日子,耶稣又进了迦百农。人听见祂在房子里,」

「房子」可能是彼得的家(一29)。主耶稣暂时离开,完成在加利利巡回传道以后(一38-39),又回到迦百农。

【可二2】「就有许多人聚集,甚至连门前都没有空地;耶稣就对他们讲道。」

这次「许多人聚集」,与上一章不同,他们不仅是为了医病赶鬼,也是为了要听神的道。「甚至连门前都没有空地」即挤得水泄不通。「讲」原文含有不断地进行的意思。

【可二3】「有人带着一个瘫子来见耶稣,是用四个人抬来的;」

在马太福音九1-8节里,没有记录这里3-4节的细节,而是重点突出对话,好显明天国之王赦罪的权柄。

【可二4】「因为人多,不得近前,就把耶稣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顶,既拆通了,就把瘫子连所躺卧的褥子都缒下来。」

「拆了房顶」古代犹太人的房子大都是为平顶,人可以从房外的石阶拾级而上。房顶通常是用树枝编成的席子横排在木梁上,在其上铺一层很厚的黏土,用石轮压过。这种房顶易于拆开。

上图:主后3世纪哥拉汛带石拱的房子遗址。石拱墙上再架石梁,然后用木头铺成屋顶。

上图:主后3世纪哥拉汛带石拱的房子遗址。石拱墙上再架石梁,然后用木梁铺成屋顶。

【可二5】「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

  • 「他们的信心」包括抬瘫子之人和瘫子本人的信心,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这信心是用行动表现出来的。
  • 「你的罪赦了」,表明这位瘫子外面的症状是不能行走,里面的病因却是罪,主耶稣首先医治人里面。「罪」原文是复数。「瘫子」知道如何行走,但却无力行走,正如人有心为善,却无力行出来。

【可二6】「有几个文士坐在那里,心里议论,说:」

「文士」是讲解旧约律法的法利赛人。这是第一次提到「文士」与耶稣的对立。

【可二7】「『这个人为什么这样说呢?祂说僭妄的话了。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

「僭妄的话」犹太人认为除了神自己之外,任何人都没有赦罪的权柄,所以认为主耶稣说话越过本分,窃夺了神所专有的赦罪权柄。

【可二8】「耶稣心中知道他们心里这样议论,就说:『你们心里为什么这样议论呢?」

【可二9】「或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样容易呢?」

在人看,「你的罪赦了」只是口里说说而已,谁也看不见立刻的果效,而叫人「起来行走」则立竿见影,故前者较后者容易。人看重外表的「行走」,主耶稣却看重属灵的实际「赦罪」。

【可二10】「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

主耶稣赦免人的罪,是祂与罪人之间的事,外人无从「知道」,但主耶稣也愿意藉着人们所认为比较难的事,即瘫子能行走,来宣布神的儿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祂要用这权柄来服事人。「人子」指主耶稣,祂以人子自称,表明祂具有完全的人性,祂就是先知但以理所预言的「人子」基督(但七13-14)。

【可二11】「『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可二12】「那人就起来,立刻拿着褥子,当众人面前出去了,以致众人都惊奇,归荣耀与神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

「那人就起来」证明他已得着医治,而他的得医治,又证明他的罪已蒙赦免,所以主耶稣确实有赦罪的权柄。主耶稣用从神而来的权柄来服事人,这样的服事把人带进神的荣耀里,以致众人都「归荣耀与神」。众人都相信这是从神而来的权柄,却没有进一步追问主耶稣究竟是谁。

【可二13】「耶稣又出到海边去,众人都就了祂来,祂便教训他们。」

医治瘫子显明了主耶稣的赦罪权柄,但祂从来不忘记自己最主要的服事是传道(一38)。主耶稣经常在露天场合讲道,加利利海边倾斜的海岸可以容纳大量的听众,主耶稣也可以在离岸不远的小船上向岸上的群众讲道(三9,四1)。

【可二14】「耶稣经过的时候,看见亚勒腓的儿子利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你跟从我来。』他就起来,跟从了耶稣。」

利未就是使徒马太(太九9),是替罗马政府征收税款的税吏。当时的税吏帮助罗马帝国压榨同族,被犹太人视同罪人。马太在上班的时候蒙主呼召,立刻丢掉了铁饭碗来跟从主,成为十二使徒之一。「税关」是缴税点,迦百农位于埃及和叙利亚之间的贸易通道上,向东不远就是希律安提帕和腓力二世的辖区分界约旦河,所以此地设有税关。利未跟从主比彼得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渔夫们感觉跟从耶稣不划算,可以毫无困难地回到本行,但税吏一旦放弃铁饭碗,他的工作马上就有人填补,就再也回不去了。利未跟从耶稣是一个决定性的委身,他一定已经计算清楚了代价。

【可二15】「耶稣在利未家里坐席的时候,有好些税吏和罪人,与耶稣并门徒一同坐席;因为这样的人多,他们也跟随耶稣。」

利未所能找到的陪客,都是和他有来往的、被一般犹太人所不齿的税吏和罪人。但税吏更容易带领税吏跟随主,罪人更容易带领罪人归主,一个得救的罪人是不会愿意单独上天堂的。主耶稣也愿意俯就卑微的罪人,服事他们,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

【可二16】「法利赛人中的文士(有古卷作文士和法利赛人)看见耶稣和罪人并税吏一同吃饭,就对祂门徒说:『祂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吗?』」

主耶稣虽然与罪人来往,但在罪上却「远离罪人」(来七26)。只有在罪上「远离罪人」的,才能亲近罪人。「法利赛人」是犹太教中最严谨的教派之一,自恃圣洁敬虔,不接近罪人。文士大多数属于法利赛人。犹太人所说的「罪人」不是指触犯刑法的人,而是指不遵守律法的人。

【可二17】「耶稣听见,就对他们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主耶稣被差遣到地上,是以医生医治病人的态度来服事人。病人必须承认自己有病,才会去接受医生的帮助,罪人必须承认自己有罪,才能接受主耶稣的救恩。神救人的办法,是先赐下律法,使人知道自己是个有病的罪人,然后差派恩典的医生主耶稣,让人得着医治拯救。世人的难处不在认识神,乃在不认识自己。「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教会是世上唯一以「不配」作会员资格的团体,事实上,这世上并没有配进神国的义人(罗三10),自以为义的人会失去得救的机会。

【可二18】「当下,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禁食。他们来问耶稣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的门徒禁食,你的门徒倒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

每周例常禁食并不是摩西律法的一部分,而是法利赛人的遗传规条,施洗约翰的门徒也小心翼翼地遵守。

【可二19】「耶稣对他们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岂能禁食呢?新郎还同在,他们不能禁食。」

门徒们活在与主面对面的交通里,就能尽情地享用与主的交通实际,而不必凭借禁食的仪式。「新郎」指主自己。「陪伴之人」指祂的门徒。「同在的时候」指主在肉身里与门徒们同在的时候。古时中东地方的人在婚礼以前,新郎有年轻亲友作「陪伴之人」,和他一起饮酒欢闹,持续数日,然后才起程前往迎娶新娘。

【可二20】「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日他们就要禁食。」

「日子将到」预表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日子即将来临。

【可二21】「没有人把新布缝在旧衣服上,恐怕所补上的新布带坏了旧衣服,破的就更大了。」

21-22节:宗教的仪文不但不能带来神国的显现,相反还会产生对属天权柄的抗拒。神国不是建立在律法上,乃是建立在属天的权柄上。人所要做的不是显出外表的虔诚,而是里面真实地接受神国的权柄。新布因未缩过水,若用来「补在旧衣服上」,当洗衣后晾干时,新布会收缩,把旧衣撕破。

【可二22】「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恐怕酒把皮袋裂开,酒和皮袋就都坏了;惟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

律法活泼的「精意」(林后三6),不能被限制在死板教条的「旧皮袋」里。「新酒」指新近酿造的酒。「皮袋」是犹太人用来盛装饮料的羊皮袋。「新酒」发酵的力量较大,「旧皮袋」因陈旧而缺乏弹性,经不住新酒发酵膨胀所产生的压力,容易爆裂。

上图:一个约旦的贝都因人和他的新皮袋。

上图:一个约旦的贝都因人和他的新皮袋。

【可二23】「耶稣当安息日从麦地经过。祂门徒行路的时候,掐了麦穗。」

「安息日」即一周的第七日,相当于现在的星期六,从星期五日落时开始,到星期六出现两颗星星以后结束。神定此日为圣日(创二3),不准以色列人做工,以记念神完成创造之工(出二十8-11)。根据摩西律法,在别人的田里用手摘麦穗吃是可以的(申二十三25),但并无明文规定在安息日是否可摘。

【可二24】「法利赛人对耶稣说:『看哪,他们在安息日为什么作不可作的事呢?』」

法利赛人可能认为掐麦穗相当于收割,用手搓相当于打谷,把壳抛开相当于簸糠,吃则证明他们已经预备了食物,一点食物竟然违反了四个安息日的禁令。法利赛人关于安息日的规定已经繁琐到一个程度,没有相当的学问就不知道安息日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心里完全失去了安息。但法利赛人此时批评门徒的动机更可能是出于嫉妒,是想指责他们的老师并没有在拉比学校受过律法的训练,所以带出的门徒在律法的细节上也怠慢疏忽。

上图: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在安息日的晚上在哭墙祷告。安息日从星期五晚上日落以后开始,到星期六晚上天上出现两颗星星时结束。

上图: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在安息日的晚上在哭墙祷告。安息日从星期五晚上日落以后开始,到星期六晚上天上出现两颗星星时结束。

【可二25】「耶稣对他们说:『经上记着大卫和跟从他的人缺乏饥饿之时所做的事,你们没有念过吗?」

【可二26】「他当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的时候,怎么进了神的殿,吃了陈设饼,又给跟从他的人吃。这饼除了祭司以外,人都不可吃。』」

根据摩西律法的规定,神殿内的「陈设饼」只有祭司才可以吃(出二十九32-33)。但大卫在逃避扫罗王的追杀时,他和跟从他的人吃了陈设饼(撒上二十一1-6),却没有被神定罪,因为神以怜悯为怀,祂重视人的生命过于律法的条文。

【可二27】「又对他们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

法利赛人都承认大卫的行为在圣经上并没有受到责备,但他们也会认为这只是主耶稣为门徒开脱的辩解。所以主耶稣更进一步宣告,法利赛人众多遗传的规条,已经使安息日成为人的重担。神设立安息日是为了叫人得安息,但死守安息日教条就叫人被捆绑。

【可二28】「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主耶稣是「安息日的主」,表明祂有权柄支配安息日,有权柄解释安息日的律法。主耶稣要把人带进神国,就是叫人到祂面前得着安息、在神国里享用安息。祂喜欢赐给人真安息,而不喜欢人受安息日规条的束缚。

读经有感:抬来瘫子(3-4节)

疾病和医生的关系其实并非想象中自然而然,一步到位。除了嗷嗷待哺的婴孩及不省人事的老人,一般上有病的人所以会去找医生,总因为他知道自己有问题,也知道医生有办法。圣经里瘫子最可怜,不但需要人指点、带领、或搀扶着去见医生,还需要好几个同心合意的人抬着,拆了房顶、缒了下去,才能来到耶稣的面前!世人都有罪恶的病,唯耶稣有赦罪之恩。深愿我们都体贴主的肺腑心肠,愿意尽本分、付代价,不但独自把人一个个指点、带领、搀扶,领去见耶稣,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还几个人同心配搭,几经辛苦,把人一个个抬着去见耶稣!

默然自问:我怎么化理论为实际,从人为努力的「守」安息,跨越到基督应许的「享」安息?(27-2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