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太廿一1】「耶稣和门徒将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榄山那里。」

「伯法其」意思是「初熟无花果之家」,位于耶路撒冷东郊,橄榄山之东南坡,伯大尼西北1公里(17节),再往前走不到一公里,耶路撒冷城就在眼前了。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沿此路线涌往耶路撒冷守逾越节,主耶稣将在前呼后拥的人群中入城,以天国之王的身份进入祂的京城,但却没有登上宝座,而是上了十字架。十字架的阴影虽是浓重,但却不能掩盖天国之王的权柄。本章中天国之王向祭司长、法利赛人和民间的长老们宣告什么人才能进入神的国,话中满了从天上来的权柄。

上图:主耶稣骑驴进京的路线,从右向左依次经过伯大尼、伯其法、客西马尼园、圣殿。

上图:主耶稣骑驴进京的路线,从右向左依次经过伯大尼、伯法其、客西马尼园、圣殿。

【太廿一2】「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对他们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必看见一匹驴拴在那里,还有驴驹同在一处;你们解开,牵到我这里来。」

「驴」是温驯的动物,曾被用作君王的座骑(士十4;十二14;撒下十六2)。它不像战马那样威风,骑驴代表谦和、温柔(亚九9-10)。四福音中只有马太福音提到有两匹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主耶稣在伯法其打发门徒去对面的村子(1节),所以「对面村子」指伯大尼。主耶稣和门徒当天晚上出城往伯大尼住宿(可十一11节),可以顺便把驴驹归还主人。

【太廿一3】「若有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主要用牠。”那人必立时让你们牵来。』」

伯法其距离耶路撒冷大约两公里,其实并不需要骑驴,而是「主要用牠」,因为主耶稣要特意安排一个谦卑的天国之王的入城仪式。

【太廿一4】「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

「先知的话」是指神藉先知撒迦利亚所说的预言(亚九9)。

【太廿一5】「『要对锡安的居民(原文作女子)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

主耶稣第一次来的时候是谦谦卑卑地骑着驴驹,在顺服祂的天国子民心中作王掌权,但祂并不愿勉强人来顺服,人若无心尊主为大,祂就任凭他们。主耶稣第二次来的时候,却将骑着争战的白马来施行审判(启十九11)。本节引自赛六十二11和亚九9。

【太廿一6】「门徒就照耶稣所吩咐的去行,」

【太廿一7】「牵了驴和驴驹来,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稣就骑上。」

主耶稣骑的是驴驹(可十一7)。那匹驴驹因从未被人骑过(可十一2),须有其母陪伴在旁,亦步亦趋。

【太廿一8】「众人多半把衣服铺在路上;还有人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

「众人多半」原文是「非常大的群众』,因逾越节将至,有极多的人从各地前来耶路撒冷过节。「把衣服铺在路上」和「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都是向君王表示效忠致敬的举动(王下九13)。

【太廿一9】「前行后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和散那原有求救的意思,在此乃称颂的话)!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

「和散那」是希腊语对希伯来词的音译,意思是「求你立刻拯救」(诗一百一十八25),亦可转用作称颂的话,含有「你有大能,惟你是配」之意。「大卫的子孙」代称神所差来拯救以色列的弥赛亚(诗一百三十二10-11)。群众如此向主耶稣欢呼称颂,是因为他们心中的弥赛亚将解放以色列民族,率领犹太人反抗罗马帝国的统治,在地上建立弥赛亚国。「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这个颂词原是向朝圣者祝福的话(诗一百一十八26),此处指那要来的弥赛亚。「高高在上和散那」指因弥赛亚的来临而将荣耀归给天上的神,愿那些天使天军也从天上高唱「和散那」。诗一百一十八是六篇哈利路篇(Halle)的最后一篇,以色列人每逢盛大节日,便用哈利路篇来应答对唱,其中25-26两节更是赞美的高潮。主耶稣和门徒在结束最后晚餐的时候唱了诗一百一十八(二十六30)。

【太廿一10】「耶稣既进了耶路撒冷,合城都惊动了,说:『这是谁?』」

当年东方博士们来寻找新生的天国之王的时候,「耶路撒冷合城的人」都不安(二3),如今天国之王即将上十字架,「合城都惊动了」,耶路撒冷的居民们始终不认识主、不知道如何应对天国之王的造访。从本节开始,一直到二十七章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为止,是祂在世为人的最后一周,被称为「受难周」。

【太廿一11】「众人说:『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

「众人」中可能有许多上耶路撒冷守节的加利利人,他们向耶路撒冷的居民介绍了主耶稣,但只能认识主耶稣到「拿撒勒的先知」的地步,而不是「大卫的子孙」。

【太廿一12】「耶稣进了神的殿,赶出殿里一切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

这是天国之王入城仪式的结局和高潮,主耶稣在犹太人视为最神圣的圣殿显明祂天国之王的权柄。当时圣殿的祭司允许商人在圣殿的外邦人院售卖献祭用的牛羊鸽子及其他祭品;又因圣殿不收希腊和罗马的钱币,犹太人缴纳丁税或奉献必须用指定的推罗舍客勒,所以有兑换银钱的人提供方便。这类「买卖」表面似乎并无不妥,实际已成为「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玷污了圣殿。「殿」原文是「神圣的处所」,包括圣殿本身及四围和院子的全部地区;「殿里」指圣殿开放给外邦人敬拜用的外邦人院子。先知已预言,主要忽然进入自己的殿中洁净那里的敬拜和事奉(玛三1-4),圣殿里不再有做买卖的人(亚十四21)。主耶稣进殿和洁净圣殿之间有一夜的间隔(可十一11-15),表明祂的行动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事先计划的,让人看到「有一人比殿更大」(十二6)。

上图:主前18至主后69年在耶路撒冷铸造的推罗舍客勒。推罗舍客勒的含银量是94%,而罗马银币只有80%含银量,所以圣殿里有兑换银钱的人(太二十一12)。罗马帝国后来在推罗停止铸币,允许耶路撒冷自己铸造推罗舍客勒,图案和含银量相同,但在鹰的右边刻有「凯撒」的希腊文缩写字母KP或KAP。犹大卖主所得的价银很可能是用推罗舍客勒支付的。

上图:主前18至主后69年在耶路撒冷铸造的推罗舍客勒。推罗舍客勒的含银量是94%,而罗马银币只有80%含银量,所以圣殿里有兑换银钱的人(太二十一12)。罗马帝国后来在推罗停止铸币,允许耶路撒冷自己铸造推罗舍客勒,图案和含银量相同,但在鹰的右边刻有「凯撒」的希腊文缩写字母KP或KAP。犹大卖主所得的价银很可能是用推罗舍客勒支付的。

【太廿一13】「对他们说:『经上记着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

主耶稣在开始地上的工作之时,曾洁净过一次圣殿(约二13-17),这是祂在地上的工作即将结束时第二次洁净圣殿。第一次祂称殿为「我父的殿」(约二16),因祂是以神儿子的身份来洁净圣殿;此时祂称「我的殿」,因祂是以「大卫的子孙」天国之王的身份来洁净圣殿,祂不仅是「拿撒勒的先知」(11节),祂就是神自己。本节引自赛五十六7和耶七11。

【太廿一14】「在殿里有瞎子、瘸子到耶稣跟前,祂就治好了他们。」

「在殿里有瞎子、瘸子」这些瞎子和瘸子应该是在圣殿的门口或外院,因为不准他们进入殿内(利二十一16-24)。

【太廿一15】「祭司长和文士看见耶稣所行的奇事,又见小孩子在殿里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就甚恼怒,」

天国之王一进入圣殿,就驱赶了在圣殿中不该有的,又把在圣殿中该有的显明出来,医治瞎子瘸子,使圣殿里再有向神赞美的声音。主耶稣进入我们的灵里,也照样带来罪恶被除、心灵得愈、衷心赞美。这里把「祭司长和文士」放在一起提是不寻常的。过去反对主耶稣的人主要是法利赛人和文士,现在主耶稣洁净圣殿,使作为撒都该人的祭司长们也和文士联合起来了。文士大都是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宗教见解不同,平时彼此敌对。

【太廿一16】「对祂说:『这些人所说的,你听见了吗?』耶稣说:『是的。经上说“你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完全了赞美”的话,你们没有念过吗?』」

「你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完全了赞美的话」引自诗八2,但其中「能力」一词,被译成「赞美」。主引用诗八2,表明祂就是诗八所预言的那位道成肉身的救主(来二6-10),祂的身份比「大卫的子孙」更高。

【太廿一17】「于是离开他们,出城到伯大尼去,在那里住宿。」

「伯大尼」意思是「无花果之家,苦难之家」,位于耶路撒冷东郊,橄榄山之东南麓。主耶稣在受难周里,每天晚上都出城到伯大尼去住宿(可十一11,19;路二十一37,二十二39)。那里有清心爱主的马大、马利亚和拉撒路三姊弟一家人(约十一1-5,18),还有长大麻风的西门一家(二十六6),马利亚就在他家里用香膏膏了耶稣(二十六10;约十二3)。

上图:1890年的伯大尼村照片。

上图:1890年的伯大尼村照片。

【太廿一18】「早晨回城的时候,祂饿了,」

「回城」指从伯大尼回耶路撒冷城。

【太廿一19】「看见路旁有一棵无花果树,就走到跟前,在树上找不着什么,不过有叶子,就对树说:『从今以后,你永不结果子。』那无花果树就立刻枯干了。」

「从今以后,你永不结果子」是预言徒有仪文外表、没有敬虔实际的犹太教将被弃绝,而白占地土没有见证功用的教会,神也会把那「灯台从原处挪去」(启二5)。主耶稣一生行的神迹都显明了祂的慈爱,只有这一次是显明祂的忿怒,却又行在树而不是人身上,在祂的忿怒中仍是满了怜悯,向人预作警告。无花果树在阳历二月份开始结果,然后发芽长叶,四、五月份绿荫茂密,叶子下面有果子,大多数果子必须等到六月份才成熟。此时已经靠近逾越节(二十六2),大约是阳历三、四月间,因此那棵无花果树不应该光有叶子没有果子。旧约常常用无花果树来代表以色列,所以有人认为这是对以色列的咒诅,但主耶稣并不是说犹太人「永不结果子」,使徒时代的信徒大部分是犹太人,今天在以色列也有许多犹太基督徒。

【太廿一20】「门徒看见了,便希奇说:『无花果树怎么立刻枯干了呢?』」

门徒的注意力没有在咒诅无花果树的警告意义上,他们惊讶的是主耶稣话语的力量。无花果树染上班嵌病毒(mosaic virus)会容易落果,染上根霉菌(rhizopus)会使果实不熟而落,现代农夫如果发现无花果树感染到这些病毒,也会立刻连根砍除,以免感染其他果树。因此主耶稣让这棵无花果树枯干是正确的。

【太廿一21】「耶稣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不疑惑,不但能行无花果树上所行的事,就是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也必成就。」

主耶稣咒诅无花果树并不是根据祂自己,乃是根据神的定意。因此祷告是要祷告进神的旨意里去,而不是用祷告去改变神的旨意。如果对神的旨意「有信心,不疑惑」,连移山填海这样不可能的事也会成为可能。

【太廿一22】「你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

「信」是对神的旨意的信心,不是自信,也不是相信神一定会照着祷告者的意愿成就。我们祷告时「无论求什么」,都要祷告进神的心意里去,当我们对神的旨意「有信心,不疑惑」(21节)的时候,「就必得着」,因为我们在祷告中已经知道是神自己要做那事。

【太廿一23】「耶稣进了殿,正教训人的时候,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来问祂说:『你仗着什么权柄做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祭司长」是犹太教的领袖,「民间的长老」是百姓的领袖。祭司长和长老再加上文士共同组成犹太最高公会,掌管民事和宗教事务。

【太廿一24】「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做这些事。」

对于这些硬着心故意不认识主的领袖,主不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用拉比在论战时常常使用的反问法来回复他们。

【太廿一25】「约翰的洗礼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祂必对我们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

主耶稣的意思是,施洗约翰的权柄来源,也就是祂的权柄来源。主的回答已经清楚地宣告:祂的权柄「是从天上来的」,这个属天的权柄是为了建立天国。施洗约翰凭着这权柄宣告「天国近了」,主耶稣凭着这权柄使天国降临到地上。

【太廿一26】「若说从人间来,我们又怕百姓,因为他们都以约翰为先知。』」

【太廿一27】「于是回答耶稣说:『我们不知道。』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人若存心拒绝天上的权柄,主就不再向他们说话。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明知答案,却推说「不知道」,这是撒谎;主知道而「不告诉」,这是诚实。因为他们对属天权柄的态度,已经使他们在神的计划中被弃绝了。

【太廿一28】「又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他来对大儿子说:“我儿,你今天到葡萄园里去做工。”」

上图:古代以色列收获普通的艺术想象图,右边是瞭望台,左边是压酒池。

上图:古代以色列人收获葡萄的艺术想象图,右边是瞭望台,左边是压酒池。

【太廿一29】「他回答说:“我不去”,以后自己懊悔,就去了。」

大儿子先顶撞父亲不肯去,后来却悔改,比喻悔改的罪人。

【太廿一30】「又来对小儿子也是这样说。他回答说:“父阿,我去”,他却不去。」

小儿子只用嘴唇尊敬父,心却远离父(十五8),比喻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和民间的长老等人。

【太廿一31】「你们想,这两个儿子是那一个遵行父命呢?』他们说:『大儿子。』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

遵行神的话比光会说神的话更重要,只有遵行神的话的人,才能进入天国、享用天国的一切丰富。「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指「税吏和娼妓」有优先进神的国的权利,并未指明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和民间的长老能否进入神的国,但从43节看,他们将被取而代之。马太在这里使用了「神的国」,而不是他惯用的「天国」,可能是为了强调这些人与「神」的关系出了问题。这些答话的「他们」是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他们回答了问题,就等于宣告自己有罪。

【太廿一32】「因为约翰遵着义路到你们这里来,你们却不信他;税吏和娼妓倒信他。你们看见了,后来还是不懊悔去信他。」

主耶稣在本节的话,实际上回答了祂自己在25节提出的问题。

【太廿一33】「你们再听一个比喻:有个家主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里面挖了一个压酒池,盖了一座楼,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了。」

「压酒池」指在岩石中凿成一个压酒、存酒的地方,分成上下两层,上层用来踩压葡萄,上层岩石穿有一小孔,挤出的葡萄汁可以流入下层。「楼」指用木头搭建的瞭望台,在葡萄成熟时看守葡萄园。本节很像赛五2,那里也讲了一个葡萄园的故事,祭司长和长老(15节)一听就知道园主就是赛五里所说的神。葡萄园是「租」给园户的,主权仍归园主,神把神的群羊交给祂的仆人们管理,但群羊的主权仍在神的手中。

上图:今日以色列的古代压酒池遗迹。

上图:今日以色列的古代压酒池遗迹。

上图:古代以色列压酒池的示意图。

上图:古代以色列压酒池的示意图。

【太廿一34】「收果子的时候近了,就打发仆人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

神将祂属灵的产业交托(租)给我们,是要我们按时交果子,把神的生命和见证活出来。

【太廿一35】「园户拿住仆人,打了一个,杀了一个,用石头打死一个。」

「用石头打死」是犹太人对付假先知的方法(申十三5)。

【太廿一36】「主人又打发别的仆人去,比先前更多;园户还是照样待他们。」

【太廿一37】「后来打发他的儿子到他们那里去,意思说:“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

「他的儿子」就是神的独生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犹太人中间。

【太廿一38】「不料,园户看见他儿子,就彼此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他,占他的产业!”」

「园户」比喻犹太教的领袖,他们认出了神儿子的身份,却拒绝祂,起意要杀祂。「使产业归于我们」根据犹太律法,地主不住在产权所在地时,园户可以要求他们所耕种之地的所有权(《他勒目 Talmud》, Baba Bathra, 35b, 40b)。如果土地的所有权不清楚,凡是曾经使用那块地三年的人,可以在继承人不在的情况下自行拥有它(《密西拿 Mishnah》, Baba Bathra 31)。这些园户可以把杀害继承人说成是自卫,他们只是在抵抗一个想来夺取他们土地的强盗。

【太廿一39】「他们就拿住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

「推出葡萄园外,杀了」主耶稣被钉死在耶路撒冷城外(约十九17;来十三12)。园户们不能在葡萄园内杀人,因为尸体会玷污他们的地,他们就很难卖出园中所出的果子了。

【太廿一40】「园主来的时候要怎样处治这些园户呢?』」

【太廿一41】「他们说:『要下毒手除灭那些恶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着时候交果子的园户。』」

这些答话的「他们」还是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他们回答了问题,等于宣告自己有罪。

【太廿一42】「耶稣说:『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做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

「匠人」指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长老等;「石头」指主耶稣。主耶稣被犹太教的领袖弃绝,且被钉在十字架上,神却叫祂复活,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诗一百一十八22-23;徒四11),就是用以建造教会最基本、最重要、连络全体的房角石(赛二十八16;弗二20-21;彼前二4-7)。「儿子ben 」和「石头eben」在希伯来文中是谐音词。本节引自逾越节所唱的诗篇一百一十八22,与主耶稣骑驴进耶路撒冷时群众所呼喊的「和散那」(9节)出自同一篇。主耶稣引用诗篇来告诉我们,转租葡萄园的计划不是新的,乃是神做工的永恒法则,「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玛三6)。「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是对那些研读圣经却不认识神旨意的人的讽刺。

【太廿一43】「所以我告诉你们,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

「所以我告诉你们」表明这是天国之王十分严肃的宣告。「你们」是指拒绝主耶稣的犹太教领袖,「那能结果子的百姓」并非专指外邦人,而是指神从各族类中拣选的教会,是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在内的「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彼前二9)。因着犹太教领袖弃绝主耶稣,神国的实际便转到教会,神的国仍然继续,天国子民不但要与神立约(「租约」),而且要在神面前结出生命的果子、活出属天生命的见证。

【太廿一44】「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对于不信的人,主耶稣是绊跌人的石头(赛八14-15;罗九32-33)。当主再来的时候,祂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但二44)。

【太廿一45】「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听见祂的比喻,就看出祂是指着他们说的。」

「比喻」原文是复数词,指上述两个比喻。犹太教领袖明白了主的话语,却没有悔改的心。读圣经若没有愿意遵行的心,读了也是没有益处。

【太廿一46】「他们想要捉拿祂,只是怕众人,因为众人以祂为先知。」

「他们」指「祭司长和法利赛人」(45节),祭司长是撒都该人,撒都该人与法利赛人平时彼此敌对,但在除掉天国之王的事上却非常齐心,一起密谋。众人对施洗约翰和主耶稣都很支持,所以他们需要收买叛徒犹大,以便暗暗地动手。之前法利赛人已经准备除灭主耶稣(十二14),现在则是祭司长和法利赛人第一次合谋除掉主耶稣。

读经有感:非不知也

本章说到耶稣,以象征君王的形象骑驴进入耶路撒冷、为神殿心里焦急而采取洁净的行动、以施洗约翰所仗之权柄点出自己权柄的根源、用两个比喻说明在上帝眼里谁才是遵行主道、忠于所托的人。作为当时犹太教饱学之士的领袖们,照理说应该比谁都先知先觉,对上述诸事一看就清楚、一听就明白。但究其实,圣经倒背如流、上台讲经传道的人未必真明白圣经、未必真相信上帝!耶稣所一再重复「在前、在后」的道理,以及圣经与历史无数鲜明的例证,都在在说明人对真道是否听得进去、对真神是否信得坚决,完全不取决于上帝有否给他听和看的机会,反而取决于每个人是否选择带上有色的眼镜、是否关上心灵的耳朵——善用或滥用选择性的听和看!显然,耶稣救不了定意掩耳不听的人,救不了明知耶稣「是指着他们说的」却「恼怒、商议、想要捉拿祂」的祭司长或法利赛人!不知者未必无罪,但知者当然罪不可恕!

默然自问:我当怎样恨恶离弃税吏和娼妓的败坏,却渴慕效法他们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