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第2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太二十1】「因为天国好像家主,清早出去雇人,进他的葡萄园做工;」

「因为」表明这里的比喻是延续十九27-29关于国度奖赏的教导。「清早出去雇人」当时犹太人的工作时间从早上6点日出开始,到下午6点日落时分算作一天,「清早」应该是早上6点。

【太二十2】「和工人讲定,一天一钱银子,就打发他们进葡萄园去。」

「一钱银子」原文是一个得拿利乌(Denarius),据说当时罗马士兵一日的薪资也是一个得拿利乌。

【太二十3】「约在巳初出去,看见市上还有闲站的人;」

「巳初」原文是第三小时,即上午9点。

【太二十4】「就对他们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所当给的,我必给你们。』他们也进去了。」

该请的人在清早就已经雇请齐全,额外雇请这些失业的人是出自主人的怜悯。主人并没有与后雇的人说好工价,只是说「所当给的,我必给你们」。

【太二十5】「约在午正和申初又出去,也是这样行。」

「午正」原文是第六小时,即中午12点;「申初」原文是第九小时,即下午3点。

【太二十6】「约在酉初出去,看见还有人站在那里;就问他们说:『你们为什么整天在这里闲站呢?』」

「酉初」原文是第十一小时,即下午5点。

【太二十7】「他们说:『因为没有人雇我们。』他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

【太二十8】「到了晚上,园主对管事的说:『叫工人都来,给他们工钱,从后来的起,到先来的为止。』」

「到了晚上」指工作时间结束以后,约在下午6点。

【太二十9】「约在酉初雇的人来了,各人得了一钱银子。」

在酉初雇的人只做了一个小时的工,却得了一天的工资。

【太二十10】「及至那先雇的来了,他们以为必要多得;谁知也是各得一钱。」

「各得一钱」对清早被雇佣的人而言,这是公义的;对后雇的人而言,这是逾格的恩典。

【太二十11】「他们得了,就埋怨家主说:」

【太二十12】「『我们整天劳苦受热,那后来的只做了一小时,你竟叫他们和我们一样么?』」

这些人只看见自己的卖力,却没有看见主人的公义和怜悯。

【太二十13】「家主回答其中的一人说:『朋友,我不亏负你;你与我讲定的,不是一钱银子么?」

「朋友」同伴,是友善的语气。

【太二十14】「拿你的走罢;我给那后来的和给你一样,这是我愿意的。」

【太二十15】「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么?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么?』

「红了眼」指因嫉妒而心生怨恨。主「作好人」是凭祂的主权,随祂自己的意思向人施恩。主的恩典并不违反祂的公义,却超过祂的公义。

【太二十16】「这样,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有古卷在此有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国度的奖赏标准不是根据律法,而是出于恩典,不是按劳付酬、按资排辈,而是根据事奉的态度和忠心。而每一个人得着事奉的机会,都是出于神的恩典,因为其实神根本不需要我们为祂做什么、加添什么。

【太二十17】「耶稣上耶路撒冷去的时候,在路上把十二个门徒带到一边,对他们说:」

天国的降临要透过十字架的凌辱,但主耶稣「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来十二2),因为十字架的终点是荣耀的神,在主耶稣的心思里只有神自己。这是主耶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第三次很严肃地对门徒们宣布十字架的道路(十六21,十七22),这次是最详尽的预言。

【太二十18】「『看哪,我们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给祭司长和文士,他们要定祂死罪;」

门徒以为主耶稣上耶路撒冷去是要在地上建立弥赛亚国(亚九9;徒一6),在那里作王,所以引起他们之间的地位之争(20-24节)。但是主却说祂此去耶路撒冷乃是要受死,门徒并没有把这话听进去。「祭司长和文士」分别是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的代表,他们组成的最高公会是犹太人政教合一的势力。

【太二十19】「又交给外邦人,将祂戏弄、鞭打、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祂要复活。』」

「外邦人」指罗马人,主耶稣是由罗马巡抚彼拉多判死罪而被钉十字架的(十五1-15)。犹太教高层弃绝她的弥赛亚,竟然将祂交给外邦人。「将祂戏弄、鞭打」主耶稣在被钉十字架之前,曾遭罗马巡抚彼拉多手下罗马兵丁的戏弄鞭打(二十七26-31)。「钉在十字架上」并不是犹太人的刑罚,而是罗马帝国用以对付重大罪犯的刑罚。他们用熟铁大钉穿过手腕和踝骨,将受刑人钉在十字木架上,使其筋疲力竭而死。这次受难预言的细节是最多的。

【太二十20】「那时,西庇太儿子的母亲,同她两个儿子上前来,拜耶稣,求祂一件事。」

「西庇太儿子」就是雅各和约翰(十2),他们的母亲很可能是主耶稣的肉身姨母撒罗米(二十七56;约十九25;可十五40)。

【太二十21】「耶稣说:『你要什么呢?』她说:『愿你叫我这两个儿子在你国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

主耶稣正在忍受十字架阴影的重压,祂最亲近的门徒却在为自己求荣耀,可见当时门徒们都以为主耶稣此次上耶路撒冷是要赶逐罗马人,在地上建立弥赛亚国,在荣耀中作王。主的左右座位指在弥赛亚国里仅次于主的地位。雅各与约翰是主耶稣最亲近的三个门徒之二,大卫也有三个勇士最接近他宝座(撒下二十三8-12),而且这两个弟兄是祭司长所认识的(约十八15),可能因此他们觉得自己配得高位。他们所追求的只是地上国度里的荣耀和地位,但跟随主的人不但不追求世界的荣耀和高位,甚至也不追求地上教会的荣耀和高位,而是「为要得着基督」祂自己(腓三8),单单仰望神在永世里为我们预备的荣耀和赏赐。

【太二十22】「耶稣回答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将要喝的杯,你们能喝么?』他们说:『我们能。』」

「我将要喝的杯」主耶稣即将在十字架上担当罪人所该受的刑罚,因此祂所要喝的「杯」是指神忿怒的杯,祂所要受的「洗」是指十字架的受死。实际上,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荣耀得胜的时刻,在祂两边的是两个被钉十字架的强盗(二十七38)!他们说「我们能」,是因为他们还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求的是什么。

【太二十23】「耶稣说:『我所喝的杯,你们必要喝;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赐的;乃是我父为谁预备的,就赐给谁。』」

「我所喝的杯,你们必要喝 」果然后来他们都为主受苦、殉道(徒十二1;启一9)。十字架的路主怎样走过,跟从主的人也要一样走过。「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赐的」主耶稣站在人子的地位上,甘愿降卑自己做仆人,绝对尊重父神的主权,把一切都交在父神的手中。

【太二十24】「那十个门徒听见,就恼怒他们弟兄二人。」

这表明十二个门徒没有一个例外,彼此争论谁为大,互不相让,以致嫉妒、恼怒。

【太二十25】「耶稣叫了他们来,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

我们这些从地上来的人深受属地国度的影响,免不了跟随世界的样式,把属地权柄的观念带进教会。

【太二十26】「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

「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属天的权柄和属地的权柄完全不同,谁能降卑自己、甘心作服事弟兄的「用人」,属天的权柄就自然从他身上流出来。「用人」指执事,管家。在神国里,所有的「为大」都是为着服事、照顾、成全、牧养别人(彼前五1-3;徒二十28;弗四11),没有地位的不同,只有恩赐、职事、功用的不同(罗十二4;林前十二4-6)。

【太二十27】「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

在天国里,越是「为首」就越没有自由;越是自己卑微、受苦,越是放弃自己的自由和权利,就越显出为大。「仆人」指失去主权的奴隶。每一个在教会里「为首」的人都应当有做「众人的仆人」的心志,甘心服事人,但神并不允许我们轻视这些「仆人」,却教导我们要「顺服」他们(来十三17)、「敬重」他们(帖前五12)、「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帖前五13)。

【太二十28】「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

「服事人、舍命」是主耶稣作天国之王的方式,我们若要将来「与基督一同做王」(启二十二5),现在就要效法祂,走十字架的舍己道路来服事人。「赎价」原文通常是指买回奴隶的赎价,基督以祂自己的生命为赎价,把我们从罪的奴役中释放出来。

【太二十29】「他们出耶利哥的时候,有极多的人跟随祂,」

「他们出耶利哥的时候」路加福音记载此事是发生在将进耶利哥的时候(路十八35)。耶利哥在当时有新、旧二城,新城是大希律王所建,两城之间有一条道路相通。马太是记载主耶稣出旧城之时,而路加是记载主耶稣进新城之时。此时主耶稣即将进入耶路撒冷了,主耶稣在进耶路撒冷前的传道以医治瞎子的神迹结束。「极多的人跟随祂」可能包括许多去耶路撒冷守逾越节的犹太人。

【太二十30】「有两个瞎子坐在路旁,听说是耶稣经过,就喊着说:『主阿,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罢。』」

「有两个瞎子」马可和路加福音均只记载「一个瞎子」,马可福音更提到他的名字是「巴底买」(可十46;路十八35),可能因为许多基督徒都认识这位后来做了门徒的巴底买,所以其他两卷福音书只提到他。马太福音为了见证主耶稣是「大卫的子孙」,特地提到「两个」瞎子,因为「二」在圣经里是见证人的最少数目。「大卫的子孙」是犹太人对弥赛亚基督的称呼,只有犹太人有权力这样叫祂,以这个名字来求告主耶稣,本身就是信心的表现。

【太二十31】「众人责备他们,不许他们作声;他们却越发喊着说:『主阿,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罢。』」

此时已经行近耶路撒冷,主耶稣在一大群激情满怀的群众簇拥下前行,可能群众认为请弥赛亚来医治瞎子,太降低祂的身份了。

【太二十32】「耶稣就站住,叫他们来,说:『要我为你们作什么?』」

主耶稣再一次更改了门徒对弥赛亚使命的观念。主耶稣已经接近十字架,却对别人动了慈心祂即将面临的极大苦难并不阻碍祂去服事人。

【太二十33】「他们说:『主阿,要我们的眼睛能看见。』」

这两个瞎子什么也不要,单单要「我们的眼睛能看见」。我们这些跟随主的人,岂不也应该要求主开我们的心眼,让我们能看见什么是「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腓三14)吗?那最好的赏赐是基督自己(腓三8),而不是荣耀和高位(21节)。

【太二十34】「耶稣就动了慈心,把他们的眼睛一摸,他们立刻看见,就跟从了耶稣。」

瞎眼的人不认识主的宝贵,所以斤斤计较天国里的地位(12、21节)。一旦心眼得开,便会以认识基督为至宝,甘心跟从主走十字架的道路,为祂「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腓三8)。那被「看作粪土」的,包括所有地上的「万事」,不但包括世界上的荣耀和地位,也包括地上教会里的荣耀和地位(37节),包括除「基督」自己之外一切被我们以为是「属灵」的「万事」。

上图:耶稣传道后期:1、耶稣最后一次前往耶路撒冷,途中在撒马利亚境内某地被拒(太十九1,路九51-56,约七10);2、去约旦河外工作(路十25-十七10,约十22-42);3、在伯大尼叫拉撒路复活(约十一1-44);4、离开犹太,到旷野中的以法莲城去和门徒同住,犹太人开始商议要杀耶稣(约十一54-57);5、经过撒马利亚和加利利去耶路撒冷(路十七11);6、再到约旦河外去工作(太十九1-二十28,可十1-45,路十八1-34);7、在耶利哥医治好瞎子,见税吏长撒该(太二十29-34,可十46-52,路十八35-十九27);8、去伯大尼马大的家(约十二1)。

上图:耶稣传道后期:1、耶稣最后一次前往耶路撒冷,途中在撒马利亚境内某地被拒(太十九1,路九51-56,约七10);2、去约旦河外工作(路十25-十七10,约十22-42);3、在伯大尼叫拉撒路复活(约十一1-44);4、离开犹太,到旷野中的以法莲城去和门徒同住,犹太人开始商议要杀耶稣(约十一54-57);5、经过撒马利亚和加利利去耶路撒冷(路十七11);6、再到约旦河外去工作(太十九1-二十28,可十1-45,路十八1-34);7、在耶利哥医治好瞎子,见税吏长撒该(太二十29-34,可十46-52,路十八35-十九27);8、去伯大尼马大的家(约十二1)。

读经有感:为首为仆

正常人都明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硬道理——世界如此,天国也如此!不同的是,基督徒还明白耕耘的种子、土壤、能力、机会,都源于天父的恩典;也清楚收获的机制、因果、比例、可能,都出于天父的赏赐。所以基督徒所做的,不论在教会里外,若不晓得带着对主信靠期盼的心去劳苦努力,就是不忠不实;若不晓得怀着对主敬畏感恩的心去收割分配,就是不仁不义!在耕耘与收获的事上,我们不敢寄望上帝的圣则圣训能被社会广为采纳,但我们总不能容让世界的歪门邪道倒被教会广为采用!老实说,我们能从无到有,被造、被养、被救、被用,岂非都源于上帝没有条件、至高至爱美意的安排和赋予?今天好吃懒做、自私自利、好高骛远、争权夺利的情形已经来到无可复加的地步。教会是主从败坏的世界中以自己宝血所召唤出来分别为圣的族类,岂可还按肉体和血气行事,胡作非为,叫主伤心?信徒岂可各随己意,各执一词,互相论断,相咬相吞?常见魔鬼摧毁教会的手段之一,就是在教牧与同工之间制造矛盾,打开破口,唆使他们像家里的夫妻或父子一样,彼此都以圣经为武器,互相攻击挑战!教牧把同工当随从,专横跋扈,亵渎牧养的圣职。同工把教牧当用人,无理取闹,践踏牧养的圣托!信徒诚然都是主所安排在祂身体里不可或缺的肢体。盼我们各人都于此主临之前,忠于所托,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各尽其力;并誓愿同心合意,定睛基督,以爱以诚,相连配搭,不问收获,只问耕耘!

默然自问:为什么我只能为自己儿女所得额外的恩典暗自欢喜?难道为别人的幸福暗自雀跃不正也是我额外的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