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第1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太十五1】「那时,有法利赛人和文士从耶路撒冷来见耶稣说:」

「耶路撒冷」当时是南方的犹太教中心。这些人是犹太教官方派来的,他们走了三天的路到北方的加利利,花了代价,目的却是为了抵挡主。「文士」大部分都是「法利赛人」。

【太十五2】「『祢的门徒为什么犯古人的遗传呢?因为吃饭的时候,他们不洗手。』」

「古人的遗传」指历代犹太拉比对摩西律法的诠释和引伸,以口传方式保存下来,被法利赛人所恪守。法利赛人所指的「洗手」不是为了清洁,而是一种宗教礼仪。摩西律法规定祭司进圣所供职前必须洗手洗脚(出三十19),但这些口传的规条却扩大到一般百姓的生活细节。撒都该人反对法利赛人的「遗传」,只相信摩西五经。

【太十五3】「耶稣回答说:『你们为什么因着你们的遗传犯神的诫命呢?」

主耶稣指出「遗传」是「你们」的,「诫命」是神的。

【太十五4】「神说:“当孝敬父母”;又说:“咒骂父母的,必治死他。”」

「当孝敬父母」是十诫中人际关系的第一条,咒骂父母的,表明他和神的关系出了问题,其结果乃是属灵的死亡(罗八6)。

【太十五5】「你们倒说:“无论何人对父母说:我所当奉给你的已经作了供献,」

「供献」是将财物作一种许愿式的奉献,又名「各耳板」(可七11)。凡指定为「各耳板」的财产,父母亲没有权利动用。

【太十五6】「他就可以不孝敬父母。”这就是你们借着遗传,废了神的诫命。」

当时一些犹太人常常借口许愿将家产献给神,逃避供养父母的责任,自己却以财产监管人自居,照旧享用其钱财。

【太十五7】「假冒为善的人哪,以赛亚指着你们说的预言是不错的。他说:」

「假冒为善」意思是「演戏,表演」。

【太十五8】「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

神看人里面的实际比外面的言行更重要。8-9节引自赛二十九13。

【太十五9】「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

【太十五10】「耶稣就叫了众人来,对他们说:『你们要听,也要明白。」

听道而不「明白」,就是白听。

【太十五11】「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

「入口的」指食物(17节)。「污秽人」指使人成为世俗的或不洁净的。「出口的」指从人心里发出来的言语。

【太十五12】「当时,门徒进前来对祂说:『法利赛人听见这话,不服(原文是跌倒),祢知道吗?』」

「不服」原文是「跌倒」,表示他们认为主的话冒犯了他们。

【太十五13】「耶稣回答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

「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可以指法利赛人,也可以指法利赛人的教训、做法。

【太十五14】「任凭他们吧!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

前一个「瞎子」指法利赛人和文士,后一个「瞎子」指无知的百姓。

【太十五15】「彼得对耶稣说:『请将这比喻讲给我们听。』」

「这比喻」指11节的话。

【太十五16】「耶稣说:『你们到如今还不明白吗?」

主耶稣的回答中流露出责备,因为他们跟随主耶稣的时间已经不短,理解这个比喻应该不再有问题。但主耶稣还是耐心地再次解释。

【太十五17】「岂不知凡入口的,是运到肚子里,又落在茅厕里吗?」

【太十五18】「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

卫生与否,关系还不算大,但人心里的污秽,关系重大。

【太十五19】「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讟。」

【太十五20】「这都是污秽人的;至于不洗手吃饭,那却不污秽人。』」

人内心的不洁,乃是一切邪恶和污秽的根源。

【太十五21】「耶稣离开那里,退到推罗、西顿的境内去。」

「那里」指革尼撒勒地方(十四34)。「推罗、西顿」是位于加利利以北腓尼基境内(今黎巴嫩)的地中海港口市镇,是被神咒诅的外邦人地(赛二十三)。主耶稣离开假冒为善、自以为义的法利赛人,退到被神咒诅之地,工作转向外邦人,天国的工作范围要扩展了。之前主耶稣吩咐门徒「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马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十5-6节),但现在犹太人优先蒙恩召的次序已经结束了。

上图:罗马帝国时代的推罗城遗址。历史学家们认为紫色颜料是在腓尼基人统治下的推罗发明的。

上图:罗马帝国时代的推罗城遗址。历史学家们认为紫色颜料是在腓尼基人统治下的推罗发明的。

【太十五22】「有一个迦南妇人,从那地方出来,喊着说:『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甚苦。』」

「迦南妇人」是希腊人,属叙利腓尼基族(可七26)。「大卫的子孙」是弥赛亚的代名词,这个称呼只有以色列人能叫(24节)。迦南妇人可能是效法其他犹太人,以为称主耶稣「大卫的子孙」会取悦祂。

【太十五23】「耶稣却一言不答。门徒进前来,求祂说:『这妇人在我们后头喊叫,请打发她走吧。』」

「耶稣却一言不答」可能因为那迦南妇人效法犹太人称祂为「大卫的子孙」。

【太十五24】「耶稣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以色列家」就是雅各的后代,他们是神的选民,但其中许多人却因偏行己路,如羊走迷(赛五十三6),成了「迷失的羊」。主说这话的意思,乃是向迦南妇人指明,「大卫的子孙」这名称是专门为「以色列家迷失的羊」保留的。

【太十五25】「那妇人来拜祂,说:『主啊,帮助我!』」

她现在只称呼主为「主啊」,可能因为听懂了主耶稣话中的意思。

【太十五26】「祂回答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

「狗」是当时犹太人对外邦人的蔑称,主耶稣故意用迦南妇人常从犹太人口中听到的蔑称来和她说话,好在众人面前显明她的信心。主人会喂养家狗,但次序是儿女先吃,狗后吃。主耶稣并不蔑视迦南妇人,而是藉此表明祂事工的次序,祂来原是要使救恩先临到犹太人,然后才轮到外邦人。

【太十五27】「妇人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

离弃神的人,在神面前如同没有灵的畜类。但迦南妇人却不因主以「狗」比喻她而见怪,反倒承认自己在神眼中的本相,甘心站在「狗」不配的地位向主求恩。神必然赐恩给谦卑的人,阻挡骄傲的人。

【太十五28】「耶稣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从那时候,她女儿就好了。」

「你的信心是大的」迦南妇人谦卑而固执地认定主耶稣是她惟一的拯救,这就是信心的表现。再无第二人受到主耶稣如此的表扬,仅次于迦南妇人的,要算是那位百夫长了(八10)。这是天国的工作「先是犹太人」的结束,「后是希腊人」的开始(罗一6)。

【太十五29】「耶稣离开那地方,来到靠近加利利的海边,就上山坐下。」

主耶稣从加利利向北走好几天到推罗、西顿,然后再走十几天迂回向东经过「低加坡里境内」(可七31),再向南「来到靠近加利利的海边」,表明这次旅行是主耶稣特意为外邦人安排的。「靠近加利利的海边」可能是加利利海东岸外邦人聚集的低加坡里境内(31,39节)。

【太十五30】「有许多人到祂那里,带着瘸子、瞎子、哑巴、有残疾的,和好些别的病人,都放在祂脚前;祂就治好了他们。」

这里罗列的主耶稣治好的病痛,说明先知所预言弥赛亚将带给以色列人的福份,外邦人也有分享的权利(赛三十五5-6,十一5)。

【太十五31】「甚至众人都希奇;因为看见哑巴说话,残疾的痊愈,瘸子行走,瞎子看见,他们就归荣耀给以色列的神。」

「以色列的神」这词表明这些人并不是以色列人。当时在加利利海四周,特别是东岸,有许多外邦人居住的城乡。

【太十五32】「耶稣叫门徒来,说:『我怜悯这众人;因为他们同我在这里已经三天,也没有吃的了。我不愿意叫他们饿着回去,恐怕在路上困乏。』」

第二次喂饱众人的神迹,对象是刚刚「归荣耀给以色列的神」(31节)的外邦人,显明以色列人的弥赛亚所施予犹太人的恩惠,外邦人也可以享受。这次与上次不同(十四15),是主耶稣主动提议给这些人弄些吃的。

【太十五33】「门徒说:『我们在这野地,哪里有这么多的饼叫这许多人吃饱呢?』」

尽管门徒们已有了上次的经验(十四15-21),但还是只从提供食物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可能他们没有指望主耶稣会为这群外邦人行使弥赛亚的权柄。

【太十五34】「耶稣说:『你们有多少饼?』他们说:『有七个,还有几条小鱼。』」

「你们有多少饼」主不是用我们没有的,乃是用我们有的来祝福人。无论我们多么幼稚、贫穷,总还有一点东西可以献给主,让祂用来喂饱四千人!

【太十五35】「祂就吩咐众人坐在地上,」

【太十五36】「拿着这七个饼和几条鱼,祝谢了,擘开,递给门徒;门徒又递给众人。」

「递给门徒;门徒又递给众人」门徒是传递主丰富恩典的管道,先从主有所领受,然后就有东西可以传递给别人。「祝谢了」一词,进一步预示主的晚餐。

【太十五37】「众人都吃,并且吃饱了,收拾剩下的零碎,装满了七个筐子。」

外邦人常用的「筐子」是用灯芯草和藤条混织而成的贮物器具,比犹太人常用的「篮子」大(十四20)。把保罗从城墙上缒下去的也是这种筐(徒九25)。

【太十五38】「吃的人,除了妇女孩子,共有四千。」

与之前五饼二鱼所喂饱的五千人不同(十四21),这四千人中可能大部分是外邦人(31节)。

【太十五39】「耶稣叫众人散去,就上船,来到马加丹的境界。」

「马加丹」可能在加利利海西岸,又名「大玛努他」。

读经有感:瞎子领路

瞎子知道自己是瞎子,当然有自知之明,求人领路还来不及,哪敢为人领路?退一万步说,就算胆大包天,但也只有瞎了眼的人才会不知就里跟着他走!当然,耶稣说的是心灵的瞎子。明明是自己大错特错,却还怨天尤人,处处以纵横家的辩证手段,为自己辩护!心情不好,就大骂老婆和孩子。生意歉收,就批评伙伴和员工。在这种瞎子的下意识心里,他除了偶然的疏忽,什么都对。你如果要平安大吉,就只好在家里顺着他的意思,在职场跟着他的主张,在社会认同他的立场,在教会迁就他的见解。问题是,古今中外,除了上帝,哪有绝对真理?除了耶稣,哪有绝对拯救?当然,人人都有独立意识,小至两三岁的幼儿,大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人人都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处事待人——不论他跌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泪,还是依然故我!人之患,在于都以自我为中心,以自己的虎口量度诸天,以自己的认识和观点,反对爸妈、反对政府、反对上帝!唉,瞎子也就算了,却为何非得站起来说话,要人服服贴贴地跟着自己走?

默然自问:我是否今天就奉主的名,与口立约,只说造就人的话,不说拆毁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