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太九1】「耶稣上了船,渡过海,来到自己的城里。」

主耶稣把迦百农称作「自己的城」,这是天国之王正式开始工作的地方。

【太九2】「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到耶稣跟前来。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

可二3-4对这个神迹的细节描述得十分生动,但马太福音并没有太多的细节描述,而是要读者注意其中的对话,因为这段对话要介绍的是天国之王赦罪的权柄。「他们的信心」包括抬瘫子之人和瘫子本人的信心,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这信心是用行动表现出来的。「你的罪赦了」这位瘫子外面的症状是不能行走,里面的病因却是罪,主耶稣首先医治人里面。「罪」原文是复数。「瘫子」知道如何行走,但却无力行走,正如人有心为善,却无力行出来。

【太九3】「有几个文士心里说:『这个人说僭妄的话了。』」

「文士」是讲解旧约律法的法利赛人。这是第一次提到「文士」与主耶稣的对立。「僭妄的话」犹太人认为除了神自己之外,任何人都没有赦罪的权柄,所以认为主耶稣说话越过本分,窃夺了神所专有的赦罪权柄。

【太九4】「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就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

「恶念」指文士对主耶稣不信和批判,在主耶稣看来,不信的心就是「恶心」(来三12)。

【太九5】「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

在人看,「你的罪赦了」只是口里说说而已,谁也看不见立刻的果效,而叫人「起来行走」则立竿见影,故前者较后者容易。人看重外表的「行走」,主耶稣却看重属灵的实际「赦罪」。

【太九6】「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主耶稣赦免人的罪,是祂与罪人之间的事,外人无从「知道」,但主耶稣也愿意藉着人们所认为比较难的事,即瘫子能行走,来宣布天国之王「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人子」指主耶稣,祂以人子自称,表明祂具有完全的人性,祂就是先知但以理所预言的「人子」基督(但七13-14)。

【太九7】「那人就起来,回家去了。」

【太九8】「众人看见都惊奇,就归荣耀与神,因为祂将这样的权柄赐给人。」

众人的理解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此事并非表明「神」将这样的权柄赐给「人」,而是表明主耶稣自己就是道成肉身的「神」,是天国之王。

【太九9】「耶稣从那里往前走,看见一个人名叫马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你跟从我来。』他就起来跟从了耶稣。」

马太就是本书作者,又名利未(可二14),是替罗马政府征收税款的税吏。当时的税吏帮助罗马帝国压榨同族,被犹太人视同罪人。马太在上班的时候蒙主呼召,立刻丢掉了铁饭碗来跟从主,成为十二使徒之一。「税关」是缴税点,迦百农位于埃及和叙利亚之间的贸易通道上,向东不远就是希律安提帕和腓力二世的辖区分界约旦河,所以此地设有税关。利未跟从主比彼得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渔夫们感觉跟从主耶稣不划算,可以毫无困难地回到本行,但税吏一旦放弃铁饭碗,他的工作马上就有人填补,就再也回不去了。利未跟从主耶稣是一个决定性的委身,他一定已经计算清楚了代价。

【太九10】「耶稣在屋里坐席的时候,有好些税吏和罪人来,与耶稣和祂的门徒一同坐席。」

这个筵席是由马太摆设的(路五29),利未所能找到的陪客,都是和他有来往的、被一般犹太人所不齿的税吏和罪人。但税吏更容易带领税吏跟随主,罪人更容易带领罪人归主,一个得救的罪人是不会愿意单独上天堂的。主耶稣也愿意俯就卑微的罪人,服事他们,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

【太九11】「法利赛人看见,就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

主耶稣虽然与罪人来往,但在罪上却「远离罪人」(来七26)。只有在罪上「远离罪人」的,才能亲近罪人。「法利赛人」是犹太教中最严谨的教派之一,自恃圣洁敬虔,不接近罪人。犹太人所说的「罪人」不是指触犯刑法的人,而是指不遵守律法的人。

【太九12】「耶稣听见,就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

天国之王第一次来的时候,是以医生医治病人的态度来服事人。病人必须承认自己有病,才会去接受医生的帮助,罪人必须承认自己有罪,才能接受主耶稣的救恩。神救人的办法,是先赐下律法,使人知道自己是个有病的罪人,然后差派恩典的医生主耶稣,让人得着医治拯救。世人的难处不在认识神,乃在不认识自己。

【太九13】「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引自何六6,神不是向人要「祭祀」,而是要给人「怜恤」。对人存怜恤的心,比恪守宗教仪文更蒙神悦纳。「揣摩」意思是「学习」。「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教会是世上唯一以「不配」作为会员资格的团体,事实上,这世上并没有配进神国的义人(罗三10),自以为义的人会失去得救的机会。

【太九14】「那时,约翰的门徒来见耶稣,说:『我们和法利赛人常常禁食,你的门徒倒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

每周例常禁食并不是摩西律法的一部分,而是法利赛人的遗传规条,施洗约翰的门徒也小心翼翼地遵守。

【太九15】「耶稣对他们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岂能哀恸呢?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时候他们就要禁食。」

门徒们活在与主面对面的交通里,就能尽情地享用与主的交通实际,而不必凭借禁食的仪式。「新郎」指主自己。「陪伴之人」指祂的门徒。「同在的时候」指主在肉身里与门徒们同在的时候。古时中东地方的人在婚礼以前,新郎有年轻亲友作「陪伴之人」,和他一起饮酒欢闹,持续数日,然后才起程前往迎娶新娘。

【太九16】「没有人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因为所补上的反带坏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

16-17节:宗教的仪文不但不能带来天国的显现,相反还会产生对属天权柄的抗拒。天国不是建立在律法上,乃是建立在属天的权柄上。人所要做的不是显出外表的虔诚,而是里面真实地接受天国的权柄。新布因未缩过水,若用来「补在旧衣服上」,当洗衣后晾干时,新布会收缩,把旧衣撕破。

【太九17】「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惟独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保全了。』」

律法活泼的「精意」(林后三6),不能被限制在死板教条的「旧皮袋」里。「新酒」指新近酿造的酒。「皮袋」是犹太人用来盛装饮料的羊皮袋。「新酒」发酵的力量较大,「旧皮袋」因陈旧而缺乏弹性,经不住新酒发酵膨胀所产生的压力,容易爆裂。

上图:一个约旦的贝都因人和他的新皮袋。

上图:一个约旦的贝都因人和他的新皮袋。

【太九18】「耶稣说这话的时候,有一个管会堂的来拜他,说:『我女儿刚才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她就必活了。』」

「管会堂的」是在犹太会堂里主持崇拜秩序的人,在犹太人中有相当高的地位。这个管会堂的人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在众人面前拜主,表明他的谦卑与信心。

上图:迦百农的会堂遗址。

上图:迦百农的会堂遗址,主耶稣当年可能就在这里宣讲天国的福音。

【太九19】「耶稣便起来跟着他去;门徒也跟了去。」

【太九20】「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来到耶稣背后,摸祂的衣裳繸子;」

按照律法,「血漏」是不洁净的,凡接触患血漏的女人的,也会成为不洁(利十五25-30),可能因此这女人不想让人知道,而偷偷来摸主耶稣的衣裳繸子。「繸子」是犹太人缝在外衣下摆的蓝白色穗带,代表律法613条诫命(民十五37-39)。「血漏」就是漏掉生命,因为肉身的生命是在血里(利十七11),这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那个死了的女孩刚好是十二岁(路八42),两者都指向生命的丧失,马太要用这两个神迹带领我们认识天国之王生命的权能,祂要藉着这生命的权能建立祂的国度。

上图:犹太人根据民十五37-40和申二十二12在衣服下摆佩带的带有蓝线的衣裳繸子,提醒自己谨守遵行神的一切命令。「繸子」的希伯来文是tzitzit,希伯来文数值是600。每个繸子都是由5个双结和8根线组成,总共13个元素,加上600就是613,象征摩西律法中的613条律例和典章。

上图:犹太人根据民十五37-40和申二十二12在衣服下摆佩带的带有蓝线的衣裳繸子,提醒自己谨守遵行神的一切命令。「繸子」的希伯来文是tzitzit,希伯来文数值是600。每个繸子都是由5个双结和8根线组成,总共13个元素,加上600就是613,象征摩西律法中的613条律例和典章。

【太九21】「因为她心里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

【太九22】「耶稣转过来,看见她,就说:『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从那时候,女人就痊愈了。」

「你的信救了你」说明她摸主衣裳繸子的行动,乃是出于里面的信,是「信」而不是「摸」救了她。「女儿」这是四福音所记载的唯一被主耶稣如此称呼的女人(路八48;可五34)。

【太九23】「耶稣到了管会堂的家里,看见有吹手,又有许多人乱嚷」

「吹手」是受雇在葬仪中吹笛致哀的人。「许多人乱嚷」是受雇在葬仪中为死者哀悼、哭叫的女人。

【太九24】「就说:『退去吧!这闺女不是死了,是睡着了。』他们就嗤笑祂。」

在天国之王生命的大能里,只有睡着,没有死去。

【太九25】「众人既被撵出,耶稣就进去,拉着闺女的手,闺女便起来了。」

血漏妇人的神迹发生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但主耶稣却坚持要使它变得众所周知。叫人死里复活是件大事,但主耶稣却「撵出」看热闹的众人。管会堂的请主耶稣为他女儿按手(18节),主却直接拉着闺女的手叫她起来了。神不必按照人既定的方法行事,我们的祷告不应限制主一定要怎么做。

【太九26】「于是这风声传遍了那地方。」

【太九27】「耶稣从那里往前走,有两个瞎子跟着祂,喊叫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吧!』」

「大卫的子孙」在当时是犹太人对他们所等候的弥赛亚特定的称呼。这两个瞎子只求主耶稣可怜他们,他们既不怨天尤人,也不自我标榜有何善行,这是我们祷告应有的态度。

【太九28】「耶稣进了房子,瞎子就来到祂跟前。耶稣说:『你们信我能做这事吗?』他们说:『主啊,我们信。』」

瞎子们一路紧紧跟随,一直跟着主耶稣进了房子,表明他们恒切的态度和有始有终的信心。

【太九29】「耶稣就摸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

人看到的是瞎子们紧跟主的行为,主耶稣看到的却是行为后面的信心。主耶稣在本章一再提到「信心」(2,22,28,29节),宗教强调「因行为称义」,但神的救法却是「因信称义」(加二16),而真正的信心一定会带出外面的行为。

【太九30】「他们的眼睛就开了。耶稣切切地嘱咐他们说:『你们要小心,不可叫人知道。』」

靠着宣扬神迹奇事来招徕好奇的群众,正是人的惯常作法,但主耶稣的方法却是「宣讲天国的福音」(35节),因为神迹奇事并不能使人悔改(34节)。

【太九31】「他们出去,竟把祂的名声传遍了那地方。」

天国子民不能只为了传扬主的「名声」,掀起人情绪上的狂热,而要使万民真正认识主耶稣,作祂的门徒(二十八19)。

【太九32】「他们出去的时候,有人将鬼所附的一个哑巴带到耶稣跟前来。」

【太九33】「鬼被赶出去,哑巴就说出话来。众人都希奇,说:『在以色列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

主耶稣先叫死人复活(18-25节),再叫瞎眼得开(27-30节),最后叫哑巴开口。祂医治我们的次序正是如此:先是生命,然后明白,再作见证。天国之王生命的大能不仅能对付死亡的权势,更能医治人生命中的残缺。

【太九34】「法利赛人却说:『他是靠着鬼王赶鬼。』」

当属天的权柄显出来的时候,就引动了黑暗权势的抵挡,天国之王的权柄在神的百姓中引起了两极分化。当人的心定意要拒绝主的时候,什么神迹奇事都不能让他们信。

【太九35】「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又医治各样的病症。」

主耶稣首先是「宣讲天国的福音」,然后才用「医治」来显明祂的权柄。

【太九36】「他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

「就怜悯他们」主耶稣不是怜悯罪,而是怜悯罪人的困苦流离。

【太九37】「于是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

「要收的庄稼多」指需要拯救的灵魂多。

【太九38】「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

「收祂的庄稼」原文是「到祂的收割里」,即有分于祂的收割。庄稼的主人当然知道何时打发人出去收割自己的庄稼,但对于工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自己能被雇佣做工。因此我们为福音祷告,不是因为神不知道、不能,需要我们替神着急、替神操心,而是为了求神差遣我们、带领我们,让我们能有分与主同工,将来得着天上的赏赐。

读经有感:赦免罪恶

可以说,瘫痪是人间所有身体疾病的总汇,全身没有一个地方能动能用,就像活人穿上了死人的躯体,只能干巴巴地看着一切、明白一切,却无奈、无助、无望一样。现在科技已经来到一个地步,不但确知一切灾病都必事出有因,而且都可以追溯到其终极性的根源那里去。正当科学家都忙着从基因着手,想方设法锁定、修正、更换疾病、衰老、死亡的基因讯息的时候,信徒都老早从圣经知道「罪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而来,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的真相(罗五12)。当众好心人都使尽浑身解数把瘫子带来求医的时候,耶稣比老中医更老中医,直指人生万病的根源,道破隐藏在人里边无法解决的罪的问题,并藉着一次过权能命令的医治,彰显祂确是神的儿子,是神所赐唯一的救世、救人、救命之道!

默然自问: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主是否要我存着无动于衷第三者的心态,去求主打发工人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