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太三1】「那时,有施洗的约翰出来,在犹太的旷野传道,说:」

施洗约翰是玛拉基之后的第一位先知。圣灵不是引导施洗约翰在城市里传道,也不是在人口集中的地方传道,而是在没有多少人的「犹太的旷野」传道,因为他的使命不是要在人群中制造热闹,乃是要叫人悔改、为主预备道路,吸引那些真心等候弥赛亚基督的人前来。约翰是为基督预备百姓,基督不需要凑热闹的人,祂所要的是乐意跟从祂的人。「那时」指主耶稣年约三十岁(路三23),准备正式传道之前不久的日子。「犹太的旷野」是从犹太山区到死海的一片土地,约翰在这一带传道,可能与附近的昆兰爱色尼派集体苦修社团有关系。死海古卷就是昆兰爱色尼派社团保存的文献。

上图:犹大旷野位于犹大山地和约旦河谷之间。从橄榄山东面不远处开始就是绵延的山坡,草木稀疏,人迹罕至,从海拔900多米的犹大山地向东一直下降到海平面以下400多米的死海,南北约长100公里,东西宽约20-25公里。犹大旷野的地势由西至东下降约1300米,开始是许多平滑光秃的白垩山头连绵起伏,溪谷与沟壑纵横交错,靠近死海时逐渐变成陡峭的峡谷,到死海边成为嶙峋的悬崖。犹大旷野位于中央山地分水岭以东,地中海的雨云由西吹来,大部份雨水落在分水岭西面,分水岭东面的犹大旷野非常干旱,又有干燥的东风吹刮,雨季才偶尔有阵雨。在雨季的几个星期,干涸的旱溪(Wadi)中会激流奔涌,旷野中会长出少许植物。 大卫曾在犹大旷野躲避扫罗和押沙龙的追杀(撒上二十三14,24;二十四1;撒下十五23),他将犹大旷野描述为「干旱疲乏无水之地」(诗六十三1)。每年赎罪日,「归于阿撒泻勒的山羊」从圣殿被放到犹大旷野(利十六10)。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一条溪流从圣殿流出,经过这片旷野,灌溉两岸繁茂的树木(结四十七1-10)。施洗约翰在死海北面的那片犹大旷野开始传道(太三1-6),主耶稣很可能也在犹大旷野受魔鬼引诱(太四1)。

上图:犹大旷野位于犹大山地和约旦河谷之间。从橄榄山东面不远处开始就是绵延的山坡,草木稀疏,人迹罕至,从海拔900多米的犹大山地向东一直下降到海平面以下400多米的死海,南北约长100公里,东西宽约20-25公里。犹大旷野的地势由西至东下降约1300米,开始是许多平滑光秃的白垩山头连绵起伏,溪谷与沟壑纵横交错,靠近死海时逐渐变成陡峭的峡谷,到死海边成为嶙峋的悬崖。犹大旷野位于中央山地分水岭以东,地中海的雨云由西吹来,大部分雨水落在分水岭西面,分水岭东面的犹大旷野非常干旱,又有干燥的东风吹刮,雨季才偶尔有阵雨。在雨季的几个星期,干涸的旱溪(Wadi)中会激流奔涌,旷野中会长出少许植物。
大卫曾在犹大旷野躲避扫罗和押沙龙的追杀(撒上二十三14,24;二十四1;撒下十五23),他将犹大旷野描述为「干旱疲乏无水之地」(诗六十三1)。每年赎罪日,「归于阿撒泻勒的山羊」从圣殿被放到犹大旷野(利十六10)。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一条溪流从圣殿流出,经过这片旷野,灌溉两岸繁茂的树木(结四十七1-10)。施洗约翰在死海北面的那片犹大旷野开始传道(太三1-6),主耶稣很可能也在犹大旷野受魔鬼引诱(太四1)。

【太三2】「『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神的儿子已经降生在地上,天国之王经过了三十年的静默,要在人中间表明自己是谁了,天国的实行即将到来,所以约翰在犹太旷野高声宣告说「天国近了」。犹太人所盼望的是弥赛亚的国,是一个独立的犹太人的国家,他们盼望大卫子孙的弥赛亚来带领他们脱离罗马政权的辖制。但这「天国」不是犹太人心中的弥赛亚国,而是神掌权的范围,是神的权柄在全地显明,用天的样式来管理全地。马太福音最初的读者是犹太基督徒,犹太人习惯避免直接用「神」字,所以用「天」来代指「神」,所以马太使用希伯来词组「天国」。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则常用希腊词组「神国」。但马太也使用「神国」一词(十二28;十九24;二十一31、43),用来强调个人与神的关系。「你们要悔改」人的心思原来都是远离神、背向神的,为了预备进入天国,首先要在神面前有悔改的心,然后才能从心里归向神,接受、顺服神的权柄。「悔改」就是人的心里接受神的权柄,所以主耶稣说:「神的国就在你们的心里」(路十七21)。

【太三3】「这人就是先知以赛亚所说的。他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

「先知以赛亚所说的」引自赛四十3。「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指明施洗约翰的任务就是替主铺路,促使人的心思回转归向主,好让主有平坦的道路能进到人的心中,掌权作王。以赛亚说「修平神的路」,而马太在这里用「修直祂的路」,熟悉以赛亚书的犹太读者立刻就能联想到,主耶稣就是神。

【太三4】「这约翰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

施洗约翰的父亲是祭司(路一8-13),但约翰却身在旷野,装束和食物完全不是祭司的,却与先知以利亚相同(王下一8),他后来与小希律的冲突也和以利亚很相似,主耶稣说他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十一14)。施洗约翰甘心过简朴生活,住在「旷野」;放弃人前的荣耀,「穿骆驼毛的衣服」;不倚赖人的供应,「吃的是蝗虫野蜜」。有这样的心志,才能脱离人情的顾虑牵挂,单单做神话语的出口,自由地作基督的先锋。

【太三5】「那时,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并约旦河一带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

约翰所传的信息非常简单,所过的生活非常简陋,却能影响犹太全地的人,这都是神预备人心的结果。约翰的影响非常大,他的门徒在犹太教内组织起一个独立的团体,一直到新约以后的时期,主后一世纪犹太史学家约瑟夫的《犹大古史记》对施洗约翰的记载比对主耶稣的记载还要多。

【太三6】「承认他们的罪,在约旦河里受他的洗。」

施洗约翰的洗又被称作「悔改的洗」(徒十九3-4),表明人有悔改的心,承认自己在神面前有罪,宣告自己只配死,「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藉着被浸入水中,将已往离弃神的罪行作个结束。「悔改的洗」不是归入基督,而基督徒的受洗是「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罗六3),表明与基督同死、又与基督同活(罗六3-5)。施洗约翰把犹太人认为只适用于不洁之外人的洗礼用在犹太人身上,打碎了犹太人的安全感。

【太三7】「约翰看见许多法利赛利人和撒都该人也来受洗,就对他们说:『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

约翰所传的信息在犹太社会中引起了极大的震撼。「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都是当时犹太教的主要派系,彼此敌对,他们「也来受洗」,并非真心悔改,而是以为只要接受约翰的浸,就能免受神的审判。后来主耶稣也使用「毒蛇的种类」责备法利赛人(十二34,二十三33)。《犹太古史记》卷18第1章指出,当时犹太人有四大派系:爱色尼派(Essene)、法利赛派(Pharisee)、撒都该派(Sadducee)和奋锐党(Zealot)。「法利赛」(Pharisee)词义是「分开的、分别的」,「法利赛人」有六千多人(《犹太古史记》卷17第2章),是解释律法的权威,掌控会堂,得到大多数犹太人的拥护,但并无政治权力。他们生活简朴,严格遵守摩西五经和口传律法,相信灵魂不朽和复活,文士、拉比大多是法利赛人。「撒都该」(Sadducee)词义是「正的,对的」,「撒都该人」大都是犹太贵族、祭司,掌控圣殿和政治事务。他们接受希腊化思想,与罗马人妥协,只承认摩西五经,反对口传律法,不相信灵魂不灭、复活、天使、圣灵,但一旦掌权,就不得不遵守法利赛人的教训,否则便得不到百姓的支持。「奋锐党人」基本认同法利赛人的教训,但政治上激进,不断发动反抗罗马人的抗争。「爱色尼人」据斐罗说有四千多人,比法利赛人更严谨,远离政治,过着集体苦修的生活。主后70年第二圣殿被罗马摧毁以后,只有法利赛派系幸存,法利赛信条成为拉比犹太教的基础,最终形成今天正统犹太教中的各种派系。

【太三8】「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神不看重外表的形式,乃看重属灵的实际。人若真心悔改,必然会带出实际生活和行为的改变,真正得救的基督徒必然会「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腓一27)。

【太三9】「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

犹太人有俗语传说:「祖宗亚伯拉罕坐在地狱门口,不许他任何一个子孙下入地狱」,认为有亚伯拉罕在,神必善待犹太人,这是一种虚假的安全感。「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指出血肉之体和亚伯拉罕根本不发生关系。亚伯拉罕肉身生的,不一定就作亚伯拉罕的子孙,不是亚伯拉罕肉身生的,反而作了亚伯拉罕的子孙。神所看重的,不是我们的身份,乃是我们里面实际的情况;不是我们属灵的家谱,乃是我们现在属灵的光景。希伯来语的「石头」和「子孙」二字相似,是双关语。以赛亚将亚伯拉罕比作「被凿而出的磐石」(赛五十一1-2)。

【太三10】「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

「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指时日无多,随时会把树砍下来。「凡不结好果子的树」指假意悔改的人,里面没有属灵的实际,外面就没有属灵生命的流露,正如「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七18)。

【太三11】「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叫你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祂提鞋也不配。祂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

许多人都很尊重施洗约翰,但他却要把众人的眼光引向「那在我以后来的」,把天国之王介绍出来。悔改不是目的,而是一条道路,要把人引向「那在我以后来的」的耶稣基督。「提鞋」古代犹太人一般都穿无鞋帮的拖鞋,进入室内要脱鞋。替主人或来客脱鞋、提鞋、洗脚,是最低微的仆人所做的工作。「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对于真实悔改信主的人,祂要把他们浸到圣灵里,使他们得着神的生命;对于不肯悔改信主的人,祂要用火给他们施浸,就是审判。

【太三12】「祂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祂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

当主耶稣再来的时候,祂要作分别和审判的工作,判定谁是有神生命的麦子,被收在天上的仓里进入永生,谁是虚有其表的糠,被扔到火湖永远灭亡。古时犹太人收割麦子后,在打禾场上曝晒、碾压,使谷粒脱离糠皮,然后用簸箕将混有糠秕的麦子迎风抛向空中,较重的谷粒落在身边近处,而较轻的糠皮则被风吹到远处,藉以分开麦子和糠皮。干净的麦子收在仓里,糠皮则作燃料被烧掉。

【太三13】「当下,耶稣从加利利来到约旦河,见了约翰,要受他的洗。」

【太三14】「约翰想要拦住祂,说:『我当受祢的洗,祢反倒上我这里来吗?』」

约翰自觉不配给主耶稣施洗,所以说「我当受你的洗」,向主归服,承认主耶稣就是那位比他能力更大的。四本福音书,只有马太福音如此记载,因为表明主耶稣是天国之王。

【太三15】「耶稣回答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或译:礼)。』于是约翰许了祂。」

「义」指因顺服神的定意而显出的公正。主耶稣是站在「人子」的地位上,顺服神对人的定意,尽祂作人的本分,情愿站在罪人的地位,向神归顺,代表神的百姓承认人是该死的。但主耶稣是无罪可悔改的,虽然祂具有完全的人性,但罪并不是人性的根本属性。

【太三16】「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祂开了,祂就看见神的灵彷佛鸽子降下,落在祂身上。」

受洗是主耶稣久已准备的使命的开始,是天国之王的显明。「天忽然为祂开了」显明了国度的景象,而把天带到地上来的就是这位天国之王。圣灵降在主耶稣身上,为国度的王显出印证,证明祂就是神用圣灵所膏的基督,即「受膏者」。教会要受水洗与灵洗之先,主在此都受了,教会一切属灵的原则和实际都先积蓄在元首的里面,丰满的基督乃是一切属灵丰富的源头。「从水里上来」表明主耶稣受洗时,是全身浸入水里。

【太三17】「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正如神在创世记中是借着祂的话、透过祂的灵来创造(创一2-3),在神重新创造的新工作开始,也是神再次说话,圣灵再次运行在水面上(16节)。父神自己为祂的儿子作见证,这位甘心降卑自己到地上为人的儿子,让神在地上得着了祂在创世以来所要得着的那一个人,这一个人满足父的心意,做成父所要做的荣耀的计划。「这是我的爱子」是父神的宣告,表明主耶稣的神性,祂到地上来彰显父神(约一18)。「我所喜悦的」是承认在此之前主耶稣在地上三十年为人,完全满足了父神心意中的完美人性,而祂所要建立的天国,正是要把一切父神所喜悦的表达出来,因此我们都要听从祂(十七5)。父神的宣告综合了诗二7和赛四十二1,前者是对王的宣告,后者是对神仆的宣告,清楚地宣告:主耶稣是大卫的子孙弥赛亚君王、是神的儿子、又是神的仆人,负着为神的子民赎罪的使命。

耶稣时代的犹太人地区

上图:耶稣时代的犹太人地区。罗马帝国在主前63年征服了犹太地区,但犹太人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仍有一定的自治权。罗马封有一半犹太血统的以东人后裔大希律做治理犹太地区的小王,其辖区包括犹太、加利利、比利亚和特拉可尼四个省,其中犹太省又分成撒马利亚、犹太和以土买等三个地区。大希律于主前37-主后4年在位,死后由三个儿子分别治理他的封地,亚基老分得犹太省,安提帕(小希律)分得加利利和比利亚,腓力分得特拉可尼。其中亚基老暴虐无道,作王十年后被罗马罢黜流放,改派罗马巡抚管理犹太省。

读经有感:诸般的义

耶稣是创造之主,住在高天之上。但为了我们,祂甘心降卑,来到我们黑暗痛苦的世界,成为人的样式。人人都知道罪恶是一切痛苦与灾难的罪魁祸首,所以小至家庭,大至国家,都定规立矩,要求人遵行遵守。约翰奉神差遣给人施洗,要让人认罪悔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耶稣为了与人认同、做人榜样,虽然干净圣洁,仍然委屈自己,当众来接受约翰的洗礼仪式,尽诸般的义!反观今天许多人却恰恰反其道而行。第一种人,既决志归信耶稣,却顾虑多多,迟迟不肯当众接受基督所吩咐的受洗仪式。第二种人,虽爽朗当众受洗,却连丝毫「教徒」的样子也看不见,丝毫信徒的味道也嗅不到——不祷告、不读经、不奉献、不行道,连上教会、唱圣诗、「做」礼拜、听讲道也不乐意。

默然自问:耶稣是神所喜悦的爱子,信徒也都是神所喜悦的爱子。我真是神所喜悦的爱子吗?只在名分和地位上,或也在实践和诚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