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基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玛四1】「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

「那日」就是神要来施行审判之日,那些询问「公义的神在哪里呢」的人(二17)就会知道神将以公义审判一切罪人。「狂傲的」是特别得罪神的罪。「根本枝条一无存留」连子孙都不能存留。

【玛四2】「但向你们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原文是翅膀)有医治之能。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

对于敬畏神的人(三16),也就是那些已经悔改、渴慕公义的人,那「烧着的火炉」(1节)却成为「公义的日头」,给他们带来健康与医治(赛五十七18、19)。他们将像牛犊从圈中被放出来,享受阳光,因心中释放而会跳跃。这是救恩与国度的影儿。主耶稣基督就是那「公义的日头」,是「世上的光」(约八12)。「翅膀」代表太阳的光线,中东古代碑刻上常有如翅的太阳光轮。

【玛四3】「你们必践踏恶人;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如灰尘在你们脚掌之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玛四4】「『你们当记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为以色列众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

我们当「记念」神的话语,好好遵行,否则将来起来控告我们的,就是不被我们放在心上的圣经(二2)!「摩西的律法」指摩西五经,这是西奈山立约百姓的义务。「记念」是申命记的表达方式,在申命记用过13次。「何烈山」是「西奈山」的另一个名字。4-6节成为「十二先知书」的结论,犹太人为了避免「十二先知书」以尖锐的「咒诅遍地」结束,希腊抄本将第4节置于第6节之后,而希伯来文圣经则将第5节在第6节之后又重复一次。

【玛四5】「『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

「以利亚」代表给弥赛亚开路的先锋。犹太传统认为这个未来的以利亚是大祭司,所以施洗约翰否认自己是以利亚(约一21),但主耶稣却指认施洗约翰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太十一14) 。「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引自珥二31。以利亚被火车火马身边接走,他既没有经过死,就表示他还活着,还可以再来。

【玛四6】「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

「父亲、儿女」都是复数,指以色列人的家庭关系。家庭是神的学校(出二十12;申十一19),在这里所学到的权柄与服从、爱与忠诚、顺服与信任,远超过在别处的学习。如果神的话成为家庭的指南,神的百姓都会改变。只有当人与神之间的关系被恢复的时候,儿女与父亲之间的关系才能恢复,家庭才能靠着持守、传承神的话语而世代蒙福(申十一18-21)。旧约的最后一句话竟然以「咒诅」结束!提醒我们,父亲们有一个特殊的福音使命。神是我们的天父(一6),人类的父亲是天父在地上的反映,应该效法天父来做父亲,而不是让孩子因为父亲而误会天父。因此每个父亲都应该让孩子体会到,虽然父亲还不完美,但他尽力地效法天父来爱孩子、关心孩子、为孩子牺牲、用所有的一切来服事孩子,这样当孩子听到神是自己的天父时,才会觉得是个好消息。然而,做父亲的人很可能会在孩子心中破坏「父亲」这个名字,以致妨碍他们认识天父,很难真正接受福音。所以神要求「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父亲们应该用心向天父学习做父亲,让孩子可以从自己身上看到天父的影子,以致有一天孩子会说:「如果神是我的天父,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此后四百多年,神不再藉着先知向祂的百姓说话,一直到施洗约翰出来的日子(太三1),被称为旧约、新约两约之间「沉默的四百年」。从约瑟到摩西,神也有「沉默的四百年」,在那四百多年里,以色列人被埃及奴役,神却在默默地做工,让亚伯拉罕的后裔多如众星(创十五6),等着亚摩利人恶贯满盈(创十五6),预备摩西来带领祂的百姓出埃及、进迦南。在这四百年里,犹大相继被波斯帝国、马其顿希腊帝国和罗马帝国所统治,但神也在默默地做工,预备好「立约的使者」(三1)将救恩传遍世界的政治、文化和地理交通条件。

在这四百多年里,神不忙,人却很忙,希腊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印度出现了释迦牟尼,中国出现了诸子百家,人类在这段时期的宗教、哲学、文学、艺术、法律和建筑方面的文化成就,奠定了现代文明的基础。亚历山大、凯撒、秦皇、汉武粉墨登场,希腊、罗马帝国相继成为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地中海沿岸道路通畅,希腊文成为通行的国际语言,孔雀王朝统一了印度,中国进入车同轨、书同文的大一统时代,东西方文明交流的丝绸之路也被打通了。

在这四百多年里,人类的自相残杀也到达了一个巅峰,无论是波斯、希腊、罗马的帝国交替,还是阿育王统一印度,无一不是死伤数十、上百万。而中国这段时期历经战国七雄到王莽之乱,更是杀戮不断。仅秦末汉初楚汉逐鹿中原,人口就减少过半,以致「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藏盖」(《史记平准书》)。

在这四百多年里,犹太社会中出现了起初敬虔、后来却越来越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宗教团体,出现了关心现世生活、主要由贵族和上层祭司组成的希腊化撒都该人团体,文士从抄写员变成精通律法但常常曲解圣经的权威学术团体,大祭司却成了许多人贪求政治利益过于属灵责任的、政教合一的堕落职位。

在这四百多年里,神任凭人类靠着自己的能力在历史舞台上尽情地表演、发展,如烈马冲向悬崖。等到人类罪恶满盈、在地上找不到出路的时候,神就赐下祂的独生子弥赛亚基督,带领祂所拣选的百姓出黑暗、进光明。

希腊、西汉时代对丝绸之路的探索

上图:希腊、西汉时代对丝绸之路的探索。

罗马、东汉时代丝绸之路开通,福音传到地极成为可能。

上图:罗马、东汉时代丝绸之路开通,福音传到地极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