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基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玛四1】「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

【玛四2】「但向你们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原文是翅膀)有医治之能。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

【玛四3】「你们必践踏恶人;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如灰尘在你们脚掌之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 在希伯来文圣经中,第4章和第3章是同一章。第1节原文以「看哪」开始,是对「如今我们称狂傲的人为有福,并且行恶的人得建立」(三15)的回应。表面上看,「他们虽然试探神,却得脱离灾难」(三15),但「那日临近」(1节)时,「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1节)被烧尽。神对他们的审判不像「炼金之人的火」(三2),是为了炼净神的百姓;而像「烧着的火炉」(1节),是为了毁灭仇敌。
  • 「根本枝条一无存留」(1节),指连子孙都不能存留。
  • 「翅膀」(2节)代表太阳的光线,中东古代的艺术品常用翅膀来代表太阳的光线。
  • 「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2节),指敬畏神的人将如牛犊从圈中得释放,欢欣跳跃。
  • 耶和华的日子,并不是普救万民的日子。对于敬畏神、忠心等候神的人(2节),神的审判就像「公义的日头」(2节),给他们带来「医治」(赛五十七18-19)和「释放」(赛六十一1);不自己伸冤的人,将来却必「践踏恶人」(3节)。而对于「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包括那些自以为义地质问「公义的神在哪里呢」(二17)的人,神的审判却像「烧着的火炉」(1节),使他们「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1节)。今天,多少人「叶公好龙」地呼吁公义,却从来不想想,当公义之神真正临到的时候,自己会不会被「烧着的火炉」烧尽呢?「祂来的日子,谁能当得起呢?祂显现的时候,谁能立得住呢」(三2)?
上图:宁录出土的亚述帝国主神亚述(Ashur)浮雕,形象是带翅膀的太阳,可能是用翅膀来代表光线。

上图:宁录出土的亚述帝国主神亚述(Ashur)浮雕,形象是带翅膀的太阳,可能是用翅膀来代表光线。

【玛四4】「『你们当记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为以色列众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

  • 「记念」(4节)的意思不只是「记忆、回想」,也意味着遵行神一切的命令(民十五39-40),用爱神来回应神的爱(申十12):「凡遵守主道的,爱神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约壹二5)。
  • 「摩西的律法」(4节)指摩西五经,这是立约之民当尽的义务。
  • 「何烈山」(4节)就是「西奈山」,是神颁布十诫的地方。
  • 当百姓无法等候的时候(二17),神并没有透露「那日」(1节)何时到来,而是吩咐「你们当记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4节)。同样,主耶稣也没有让信徒去猜测祂何时再来(可十三32),而是让我们「要警醒」(可十三33),用「记念遵行」(民十五39)神的话语来等候祂;否则,到了基督再来的日子,那本不被我们放在心上的圣经(二2)就会起来控告我们。

【玛四5】「『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

【玛四6】「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

  • 「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5节),引自珥二31。
  • 先知以利亚「乘旋风升天」(王下二11),并没有经过死。因此,这里用再来的以利亚(5节)代指那位给弥赛亚开路的先锋,他「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路一17)。犹太传统认为,这位将来的以利亚是大祭司,所以施洗约翰否认自己是以利亚(约一21);但主耶稣却肯定施洗约翰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太十一10、14) 。
  • 「父亲、儿女」(6节)原文都是复数,指神百姓的家庭关系。家庭是百姓「得虔诚的后裔」(二15)的学校,人在家里所学到的顺服、爱心和信实的功课,远远超过在别处的学习。「父亲的心转向儿女」(6节),指父亲以身作则地「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申六5),并且「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申六7)。「儿女的心转向父亲」(6节),指儿女学习「孝敬父母」(出二十12)、用爱来回应父亲,进而也用爱来回应天父(一6),回到神与列祖所立的圣约里(二10),免得被神「从雅各的帐棚中剪除」(二12)。施洗约翰的使命,就是预备人心、使人悔改向神,父亲与儿女、儿女与父亲之间的关系才能恢复。
  • 每一位父亲都有一个特殊的福音使命,就是效法天父(一6),不要让儿女因为自己的坏榜样而误解神的性情。今天,许多父亲在家庭里不是缺席、就是失职,甚至是暴君,以致玷污了「父亲」这个名字,最终使儿女拒绝、惧怕天父,导致「咒诅遍地」(6节)。因此,每个父亲都应该让儿女体会到,虽然自己并不完美,但却竭力地效法天父来爱他们、教导他们,让儿女可以从自己身上看到天父的影子。这样,当儿女听到神是自己的天父时,才会从心里说:「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 「咒诅」(6节)原文与一14和三9 的「咒诅」不同,意思是「当毁灭的物」(申七26;十三17)、「当灭的物」(书七1;撒上十五21)。
  • 4-6节是本书的结语,也是《十二先知书》的结语。为了回避《十二先知书》以「咒诅」结束的尖锐事实,犹太人在读完第6节之后,要再读一次第5节。实际上,「咒诅」这个词完美地总结了旧约,因为整本旧约都在告诉我们:人已经「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无法倚靠肉体「遵守全律法」(雅二10);因此,「凡以行律法为本的,都是被咒诅的」(加三10)。但神却为我们预备了更美的救恩:「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罗八3)。4-6节完美地总结了「律法和先知」(太七12):「摩西」(4节)代表律法,「以利亚」(5节)代表先知,律法和先知都是为基督作见证(路二十四27)。主耶稣基督不是要「废掉律法和先知」(太五17),「乃是要成全」(太五17),所以祂在变像山与摩西和以利亚一起谈论「祂在耶路撒冷将要成的事」(路九31)。
  • 圣灵使用本书,预备旧约百姓开始四百多年耐心的等候,让他们一面记念遵行「摩西的律法」(4节),一面警醒等候「先知以利亚」(4节)为基督开路。圣灵也使用本书,预备新约百姓盼望基督的到来,让他们承认自己是只配「咒诅」的罪人,接受「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加三13)。而在新天新地里,「以后再没有咒诅」(启二十二3;亚十四11),整本圣经将以「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启二十二21)结束!

两约之间的四百年

在《玛拉基书》写成后的四百多年里(主前434前后-主后26年前后),神不再借着先知向百姓说话,一直到施洗约翰出来的日子(太三1),被称为旧约、新约两约之间「沉默的四百年」。从约瑟到摩西,神也有「沉默的四百年」。在那四百多年里,以色列人被埃及奴役,神却在默默地做工,让亚伯拉罕的后裔多如众星(创十五6),等着亚摩利人恶贯满盈(创十五6),预备摩西来带领祂的百姓出埃及、进迦南。而从玛拉基到施洗约翰的这四百多年里,以色列人相继被波斯帝国、马其顿希腊帝国和罗马帝国所统治,但神也在默默地做工,预备人心,也预备福音广传的政治、文化和地理交通条件。

在这四百多年里,神不忙,人却很忙,印度出现了释迦牟尼(约主前480-400年),希腊出现了苏格拉底(约主前470-399年)、柏拉图(约主前427-347年)、亚里士多德(约主前384-322年),中国出现了诸子百家,亚历山大(主前356-323年)、凯撒(主前100-44年)、秦始皇(主前259-210年)、汉武帝(主前156-87年)等伟大的君王也都粉墨登场。在西方,波斯、希腊、罗马帝国相继成为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地中海沿岸道路通畅,希腊文成为通行的国际语言。在东方,孔雀王朝统一了印度,中国进入「车同轨、书同文」的大一统时代。人类在这段时期的宗教、哲学、文学、艺术、法律和建筑方面的文化成就,奠定了现代文明的基础,连接东西方文明的丝绸之路也被开通了。

在这四百多年里,人类的自相残杀也到达了一个巅峰,无论是波斯、希腊、罗马的帝国交替,还是阿育王统一印度,无一不是死伤数十、上百万。而中国历经战国七雄到王莽之乱,更是杀戮不断。仅秦末汉初楚汉逐鹿中原,人口就减少过半,甚至「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史记·平准书》)。

在这四百多年里,犹太社会中出现了谨守律法,却越来越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Pharisee);出现了由希腊化的贵族和上层祭司组成的撒都该人(Sadducee);出现了比法利赛人更加严谨,集体苦修的爱色尼人(Essene);也出现了政治上激进抗争的奋锐党人(Zealot)。文士从抄写员变成精通律法、但却常常曲解圣经的权威学术团体,大祭司却从属灵的领袖堕落成谋求私利的政教合一职位。

等候是神显明人属灵真相的重要方法,正如神让摩西在西奈山上等候四十天,暴露了山下百姓敬拜金牛犊的心思(出三十二7)。在这四百多年里,神也任凭人类在历史舞台上尽情地表演、折腾,如同烈马冲向悬崖。「及至时候满足」(加四4),当人类罪恶满盈、在地上找不到出路的时候,「神就差遣祂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四4-5),带领祂所拣选的人「出黑暗入奇妙光明(彼前二9),让「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太四16)!

希腊、西汉时代对丝绸之路的探索

上图:希腊、西汉时代对丝绸之路的探索。

罗马、东汉时代丝绸之路开通,福音传到地极成为可能。

上图:罗马、东汉时代丝绸之路开通,福音传到地极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