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基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玛一1】「耶和华借玛拉基传给以色列的默示。」

本书是旧约的最后一卷,也是唯一一卷几乎整卷都是神与人辩论的先知书。其他的先知书也有记载神与人之间的争辩(耶二9;何四1,十二2;弥六1-3),但本书中神竟然7次与人辩论(一2,6,7;二17;三7,8,13)!「玛拉基」意思是「我的使者」,可能是笔名,他是旧约时代最后一位先知。犹太传统认为,玛拉基的事奉在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之后,与尼希米同时期。玛拉基书没有提及重建耶路撒冷城墙,只提到当时祭司的堕落,这种情形与亚达薛西三十二年,即主前434年,尼希米回巴比伦述职时耶路撒冷的情形十分吻合(尼十三6),此时被掳的百姓回归已有105年,圣殿重建完成已有83年,耶路撒冷城墙修成已有12年,百姓向着神的心思又开始退后了。「以色列」当时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都亡国了,但在神心中只有一个合一的「以色列」,就是「祭祀的国度」,能真实地见证神的百姓。大部分先知都是动荡不安的年代事奉,然而玛拉基的时代却是风平浪静,似乎神已经忘记了祂的百姓,任凭他们在波斯帝国的统治下。神所拣选的所罗巴伯和约书亚已经过世,圣殿已经完成83年,但一直没有重大的事件发生,显明神「回到锡安」(亚八3)、以荣耀充满这圣殿(结四十三4)。神迹的时代似乎已经随以利亚和以利沙成为过去,犹太人宗教仪式周而复始,却缺乏热忱。列祖的神在哪里?是否事奉祂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一代又一代的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来十一13),但也有许多人失去了信心。人类历史中有许多等候的时期,我们个人的生命中也是如此,玛拉基让我们看到自己生命中这类等候的时刻,因为与永生神失去了联系,信心就在不知不觉中耗损殆尽,以致变成怀疑。但神「是不改变的」(玛三6),祂要人转向祂(三7),并且永远纪念那些敬畏祂的人(三16)。

【玛一2】「耶和华说:『我曾爱你们。』你们却说:『祢在何事上爱我们呢?』耶和华说:『以扫不是雅各的哥哥吗?我却爱雅各,」

神一开始便宣告对祂百姓的爱,而百姓对这句宣告的回应却是怀疑,可见这篇信息实在是那世代的人所需要的。神的爱从摩西五经开始就一直在旧约里向我们启示,并非如许多人以为的到了新约才开始启示。「神爱人」是最难领悟的真理之一,否则就不必如此反覆叮咛,被那世代神的百姓所怀疑,也被今天的现代人所批判。神忍耐百姓不尊重神、振振有词地顶嘴,甘愿降低自己来与他们辩论,乃是要把人的愚昧一点一点地剥开,让人认识自己的愚昧,把人带回到祂的心意里。神爱以色列人,赐给雅各的福分比以扫更多,不是因为他们配得,而是因为神要拣选以色列人来成就祂对全人类的救恩计划。「在何事上」百姓反复使用这个句式(2,6,7节;二17;三7,8,13),表示他们很无辜,实际是显明人的愚昧和顽梗。「爱雅各,恶以扫」是希伯来的文学表达方式,表示「爱雅各比爱以扫更多」。

【玛一3】「恶以扫,使他的山岭荒凉,把他的地业交给旷野的野狗。』」

玛拉基和以西结一样向以东宣告了「荒凉」(结三十五39)。以扫偏行己路,努力追求肉体的满足,结局却是落到「荒凉」里。以东人在犹大亡国时幸灾乐祸、趁火打劫,结果自己也受罚。主前587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攻打耶路撒冷,曾侵入以东地(耶二十五9,21)。在玛拉基写此书时,耶路撒冷城和圣殿都已经重建,从沙漠入侵的阿拉伯拿巴丁人(Nabateans)却占据了以东地,把以东人赶往犹大的南地,称为以土买人。新约时代的希律王就是以土买人。拿巴丁人建了位于峭壁上的彼特拉城。

【玛一4】「以东人说:『我们现在虽被毁坏,却要重建荒废之处。』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任他们建造,我必拆毁;人必称他们的地为“罪恶之境”;称他们的民为“耶和华永远恼怒之民”。』」

以东人狂傲自大,心里无神,对神的百姓落井下石(俄3,10-14),神使其国永远不得重建。

【玛一5】「你们必亲眼看见,也必说:『愿耶和华在以色列境界之外被尊为大!』」

神的这些作为都是以色列人亲身经历的,他们早就应该看见。但他们却定睛于眼前的环境,看不到神「在以色列境界之外」的作为所显明的神的爱。神盼望他们眼睛能打开,能看见。因为神按公义刑罚以东人,「任他们建造,我必拆毁」(4节),但神对以色列的管教却是为了恢复,让他们能看见神对他们的爱,跟上神「祭司的国度」的计划。

【玛一6】「『藐视我名的祭司啊,万军之耶和华对你们说: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你们却说:“我们在何事上藐视祢的名呢?”」

神是我们的「父亲」和「主人」。神造人的目的,就是要我们要成为承受祂基业的「儿子」(弗一9-12,来二10),成为管理祂创造的「仆人」(创一26,来二5-7),好彰显神的荣耀(赛四十三7)。神救人的目的,就是把我们恢复成祂的儿子、祂的仆人(出四23)。因此基督徒当尽的本分,或者说信徒得救后没有立刻就上天堂,却还要在世上生活度日的目的,就是作为神的仆人来事奉祂(出八1,太二十八19-20,徒一8),在事奉中被神用十字架对付、造就,长成祂儿子的样式(申十12,弥六8,太十六24,加二20)。因为神与亚伯拉罕立约,从出埃及开始,神就宣告「以色列是我的儿子」(出四22),又借着何西阿责备以色列为不知感恩的儿子(何十一1),借着以赛亚谴责以色列是悖逆的儿女(赛一2)。

【玛一7】「你们将污秽的食物献在我的坛上,且说:“我们在何事上污秽祢呢?”因你们说,耶和华的桌子是可藐视的。」

「藐视」祭司是神和人中间的桥梁,应该敬畏神、怜恤人。但这些祭司对神失去了敬畏,就失去了祭司的功用。「污秽」不但是祭物的不洁,也是献祭者心里的不洁。「耶和华的桌子」可能指以西结所提到的(结四十39-43;四十四16)宰杀祭牲的桌子。

【玛一8】「你们将瞎眼的献为祭物,这不为恶吗?将瘸腿的有病的献上,这不为恶吗?你献给你的省长,他岂喜悦你,岂能看你的情面吗?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律法明文禁止献上瞎眼的、瘸腿的、有病的动物(利二十二18-25;申十五21)。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有瑕疵之物不能送给省长,更何况是神。「省长」指代表波斯王管理犹大的官员。

【玛一9】「『现在我劝你们恳求神,祂好施恩与我们。这妄献的事,既由你们经手,祂岂能看你们的情面吗?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这是玛拉基讽刺的说法。中东的人送礼,不单是感激对方的善待,也盼望将来能得好处(箴十八16),但若送的礼物不得体,则是自找麻烦。

【玛一10】「甚愿你们中间有一人关上殿门,免得你们徒然在我坛上烧火。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不喜悦你们,也不从你们手中收纳供物。」

神不要只做在外面的事奉,我们的事奉如果用没有敬畏的心、没有属灵的实际,神绝不悦纳,只会让人产生虚假的信心和平安。会不会神也「甚愿」许多外表热闹,却没有属灵实际的「基督教」团体还不如关门更好?「殿门」可能是指通往祭司院的门,处理祭牲的桌子就放在那里(结四十39-41)。新约时代的犹太昆兰团体曾引用本节,拒绝耶路撒冷的献祭制度,视之为无效。

【玛一11】「万军之耶和华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在各处,人必奉我的名烧香,献洁净的供物,因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

神亲自宣告,外邦各国将来必会认识圣经所启示的神,带来全球性的敬拜,不限于耶路撒冷的利未人之祭。目前不完全的祭,将会被另一种祭超越。通过主耶稣基督为我们所献上的祭,原本「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的外邦人,现在也能与神和好(弗二11-22)。

【玛一12】「你们却亵渎我的名,说:“耶和华的桌子是污秽的,其上的食物是可藐视的。”」

【玛一13】「你们又说:“这些事何等烦琐!”并嗤之以鼻。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你们把抢夺的、瘸腿的、有病的拿来献上为祭。我岂能从你们手中收纳呢?这是耶和华说的。」

我们的聚会、事奉,到底是烦琐的例行公事,还是服事、敬拜天上的「大君王」(14节)?「烦琐、嗤之以鼻」祭司把献祭当成麻烦的工作,而不是对至高神的敬拜,我们对敬拜是否也这样厌烦呢。「抢夺的」指被野兽抓去分尸而残缺不全的牲畜,这样的牲畜是不可给人吃,只可喂狗(出二十二31)。惟有代表悔改与信心的祭物,在神面前才有价值,对人也才有功效。

【玛一14】「行诡诈的在群中有公羊,他许愿却用有残疾的献给主,这人是可咒诅的。因为我是大君王,我的名在外邦中是可畏的。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本节以甘心祭为例,许愿者还愿时应用无残疾的公羊(利二十二18-19),但这些「行诡诈的」的人在羊群中分明有公羊,却在还愿时把有残疾者献上,这是在欺骗神,会遭咒诅。「有残疾的」直译作有缺点的雌性牲畜。神的百姓「行诡诈」欺骗神,但听到耶和华之名的外邦人却更敬畏神(喇合、路得、尼尼微人、约拿船上的人、尼布甲尼撒王、古列王),神隐隐地指出(11,14节),外邦随时会有信仰的转变,他们将会前来朝见「大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