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迦利亚书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亚九1】「耶和华的默示应验在哈得拉地大马士革——世人和以色列各支派的眼目都仰望耶和华——」

从本章开始,神预言在进入国度之前地上将要发生的事情。1-7节是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亚兰、腓尼基和非利士诸城的路线。「默示」这字原有「重负」之意,用于预言时意味神审判的严厉。「哈得拉地」在哈马的北边,是此处提到的地名最北的一处,在亚兰(今叙利亚)境内。「大马士革」是亚兰的首都。下半句亦可译为「因为耶和华的眼目注视世人,如注视以色列各支派」。

【亚九2】「和靠近的哈马,并推罗、西顿;因为这二城的人大有智慧。」

「哈马」是应许之地的北界( 民十三21;书十三5;士三3)。「推罗、西顿」是腓尼基的地中海商港,这两城常常被视为一体,所以后面的「智慧」用单数。

【亚九3】「推罗为自己修筑保障,积蓄银子如尘沙,堆起精金如街上的泥土。」

「保障」防水墙,推罗王希兰建立的,长800公尺、厚度约8公尺。

【亚九4】「主必赶出她,打败她海上的权利;她必被火烧灭。」

主前332年,马其顿希腊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攻入推罗城内。

【亚九5】「亚实基伦看见必惧怕;迦萨看见甚痛苦;以革伦因失了盼望蒙羞。迦萨必不再有君王;亚实基伦也不再有居民。」

「亚实基伦」、「迦萨」、「以革伦」和「亚实突」都是非利士沿海的大城市,推罗大城的倾覆使这些非利士城市大为恐慌(结二十五15-17)。此处没有提到「迦特」,可能与犹大合并了。

【亚九6】「私生子〔或译:外族人〕必住在亚实突;我必除灭非利士人的骄傲。」

「私生子」可译为杂种民族。亚述和巴比伦都先后多次攻打和掳掠过非利士,以色列民被掳归回之日,非利士地已失去它政治上的独立,居民与外族人通婚,变得人种混杂。「亚实突」即新约时的「亚锁都」(徒八40)。

【亚九7】「我必除去他口中带血之肉和牙齿内可憎之物。他必作为余剩的人归与我们的神,必在犹大像族长;以革伦人必如耶布斯人。」

「带血之肉」与「可憎之物」都是指律法禁吃的食物。除去这些食物,表示非利士人已在犹太人中遭同化,正如原居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成为奴仆一样(王上九20,21)。「像族长」意思是「成为一个支派」。

【亚九8】「我必在我家的四围安营,使敌军不得任意往来,暴虐的人也不再经过,因为我亲眼看顾我的家。」

「我家」可能指圣殿、耶路撒冷或犹大地。亚历山大大帝按照1-7节所记的顺序征服了亚兰、腓尼基和非利士诸城,却没有攻打耶路撒冷,反而善待圣殿和犹太人。

【亚九9】「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

「你的王」就是百姓所盼望的弥赛亚。这位千年国度的君王和骑着战马的亚历山大大帝不相同,祂「公义」、「施行拯救」、「谦谦和和」。主耶稣基督应验了这一预言,祂在棕树主日骑着和平的驴驹子进如耶路撒冷(太二十一4-5)。

【亚九10】「我必除灭以法莲的战车和耶路撒冷的战马;争战的弓也必除灭。他必向列国讲和平;他的权柄必从这海管到那海,从大河管到地极。」

弥赛亚的国度不是依靠军力,而是用十字架所成就的和平福音来征服全地。「以法莲」代表北国以色列,「耶路撒冷」代表南国犹大「从这海到那海」即从地中海到死海,代表从西至东。「大河」即幼发拉底河。「地极」预言弥赛亚国度普世的统治。

【亚九11】「锡安哪,我因与你立约的血,将你中间被掳而囚的人从无水的坑中释放出来。」

「立约的血」百姓与神立的约以祭牲的血为凭据。「无水的坑中」古时常常把人囚禁在无水的坑或井中(创三十七24;耶三十八6)。

【亚九12】「你们被囚而有指望的人都要转回保障。我今日说明,我必加倍赐福给你们。」

「保障」指安全的耶路撒冷和犹大地。「被囚而有指望的人」回归的百姓认为自己是环境的囚徒,但神向他们应许得救的盼望。

【亚九13】「我拿犹大作上弦的弓;我拿以法莲为张弓的箭。锡安哪,我要激发你的众子,攻击希腊〔原文是雅完〕的众子,使你如勇士的刀。」

「犹大」指南国,「以法莲」指北国,神要使用他们作攻击列国的工具。13-15节的预言首先应验在主前二世纪马加比时代犹太人起义、挣脱希腊统治一事上,将来可能还要在哈米吉多顿大战时应验。

【亚九14】「耶和华必显现在他们以上;他的箭必射出像闪电。主耶和华必吹角,乘南方的旋风而行。」

【亚九15】「万军之耶和华必保护他们;他们必吞灭仇敌,践踏弹石。他们必喝血吶喊,犹如饮酒;他们必像盛满血的碗,又像坛的四角满了血。」

「弹石」指用投石器射出的石块。

【亚九16】「当那日,耶和华——他们的神必看他的民如群羊,拯救他们;因为他们必像冠冕上的宝石,高举在祂的地以上(或译:在祂的地上发光辉)。」

16-17节:是进入千年国度的情景。

【亚九17】「祂的恩慈何等大!祂的荣美何其盛!五谷健壮少男;新酒培养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