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迦利亚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亚一1 】「大流士王第二年八月,耶和华的话临到易多的孙子、比利家的儿子先知撒迦利亚,说:」

【亚一2】「『耶和华曾向你们列祖大大发怒。」

【亚一3】「所以你要对以色列人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转向我,我就转向你们。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 「大流士王」(1节),又译为「大利乌王」,指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Achaemenid Empire,主前550-330年)的大流士一世(Darius I,主前522年9月-486年10月在位)。
  • 「八月」(1节)在犹太历中被称为「玛西班月 Cheshvan」,是住棚节之后开始耕耘、播种的季节。犹太传统认为,挪亚大洪水始于玛西班月十七日(创七11);如果玛西班月十七日之前没有降下秋雨,百姓就要举行求雨祷告。
  • 「大流士王第二年八月」(1节),始于阳历主前520年10月底。此时第一批百姓回归已经过了19年,圣殿奠基已经过了18年,但却仍未建成。这时,神同时兴起哈该和撒迦利亚两位先知,一起作神话语的出口。
  • 「撒迦利亚」(1节)的意思是「耶和华记念」。「易多」(1节)可能是被掳回归的祭司(尼十二4),撒迦利亚很可能是易多族的祭司族长(尼十二6)。
  • 「列祖」(4节)指被掳之前的百姓,神首先让百姓回想「列祖」悖逆的结局,从历史中学到教训。
  • 神一直与祂的百姓同行,已经「回到耶路撒冷」(16节),但人心只有真正「转向」神、完全地顺服在神的权柄下,才能让神在我们身上自由地做成祂所要做的工。神在八十多年后,再次借着先知玛拉基呼吁「你们要转向我,我就转向你们」(玛三7)。
  • 人若「转向」(3节)神,神当然会「转向」人。但百姓「使脸刚硬过于磐石,不肯回头」(耶五3),不可能主动「转向」神,所以信实怜悯的神就主动「转向」祂所拣选的人。这样,神的义「惟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的就成了顽梗不化的」(罗十一7)。

【亚一4】「不要效法你们列祖。从前的先知呼叫他们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回头离开你们的恶道恶行。”他们却不听,也不顺从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亚一5】「你们的列祖在哪里呢?那些先知能永远存活吗?」

【亚一6】「只是我的言语和律例,就是所吩咐我仆人众先知的,岂不临到你们列祖吗?他们就回头,说:“万军之耶和华定意按我们的行动作为向我们怎样行,祂已照样行了。”』」

  • 「回头」(4节)原文和「转向」是同一个词。人若要「转向」神,就要「回头离开你们的恶道恶行」,两者合而为一:人不可能「转向」神,却不必「回头」离开恶道恶行;也不可能「回头」离开恶道恶行,却不必「转向」神。
  • 「从前的先知呼叫他们」(4节),指耶利米、以西结等先知都曾反复劝勉百姓「回头」(耶十八11;二十五5;三十五15;结十四6;十八30),但「他们却不听,也不顺从」(4节)。对于已经「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的天然人,虽然有福音传给他们,但「他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耶七24、26;十一8;十七23;四十四5),直到神照着他们的行为施行报应的时候才能醒悟过来(6节)。但现在已经到了神重建的时候,所以神将自己负责「叫你们活过来」(弗二1),亲自带领新一代的百姓「回头」。
  • 先知和他们传道的对象都是会死的(5节),但神的话语却是永存的。证明这些话永存的,就是这些话在百姓列祖身上的应验(6节)。因此,百姓应当从历史中学到教训,让神的话语在心里有准确的地位。但人从来都不能从失败的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七11-12),正如黑格尔(G. W. F. Hegel,1770-1831年)所说的:「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学到教训。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we do not learn from history」。因此,神要向先知启示八个异象,表明重建圣殿的工程不会倚靠不可靠的百姓,「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四6)。

【亚一7】「大流士第二年十一月,就是细罢特月二十四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易多的孙子、比利家的儿子先知撒迦利亚,说:」

【亚一8】「『我夜间观看,见一人骑着红马,站在洼地番石榴树中间。在他身后又有红马、黄马,和白马。』」

  • 从一7到六8,是先知在同一个晚上所看到的八个异象。每段异象都是先描写先知看见的事,接着他请教天使这些事的意思,然后天使清楚地向先知说明。这八个异象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每个异象都应当放在圣殿重建的同一背景里理解。
  • 「十一月」(7节)在犹太历中被称为「细罢特月 Shevat」,是冬末的雨季。细罢特月初一是摩西重申律法的时间(申一3)。而细罢特月十五日是犹太传统的「树木新年 Tu Bishvat」,是以色列的杏树开花的季节。
  • 「细罢特月二十四日」(7节),是阳历主前519年的2月中旬,在撒迦利亚第一篇信息(1节)之后三个月、哈该最后一篇信息(该二20)之后整整两个月,此时重建工程已经恢复了整整五个月(该一15)。
  • 「洼地」(8节)即山谷,可能是耶路撒冷东边的汲伦溪谷或南边的欣嫩子谷。
  • 「番石榴树」(8节)是一种常绿的香桃木(Myrtle tree),是住棚节四祥植物(Four species,利二十三40)之一(尼八15)。
  • 「红马、黄马,和白马」(8节)原文都是复数,表明这是三种颜色的骑兵队。他们刚刚完成任务,准备回来报告(11节)。「黄」原文是「红褐色」。
上图:生长于以色列但遗址的香桃木(Myrtle tree),「番石榴树」(亚一8)就是一种过去普遍生长于以色列的常绿香桃木。枣椰树(לולב,lulav)叶子、 香桃木(הדס,hadass)枝条、柳树(ערבה ,aravah)枝条和香橼(אתרוג,etrog)果实,是住棚节四祥植物(Four species,利二十三40;尼八15)。

上图:生长于以色列但遗址的香桃木(Myrtle tree),「番石榴树」(亚一8)就是一种过去普遍生长于以色列的常绿香桃木。枣椰树(לולב,lulav)叶子、 香桃木(הדס,hadass)枝条、柳树(ערבה ,aravah)枝条和香橼(אתרוג,etrog)果实,是住棚节四祥植物(Four species,利二十三40;尼八15)。

【亚一9】「我对与我说话的天使说:『主啊,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我要指示你这是什么意思。』」

【亚一10】「那站在番石榴树中间的人说:『这是奉耶和华差遣在遍地走来走去的。』」

【亚一11】「那些骑马的对站在番石榴树中间耶和华的使者说:『我们已在遍地走来走去,见全地都安息平静。』」

  • 主前520年,大流士平定了各地的反叛势力,恢复了波斯帝国境内的和平;然后经过犹大地、进军埃及,于主前518年平定了埃及王子帕图巴斯特三世(Petubastis III,主前522-520年在位)的叛乱。
  • 五个月前,百姓恢复了重建工程(拉四21),河西总督向大流士奏告了此事(拉五3-6),大流士下令遍查典籍(拉六1-2),此时应该还没有等到回音。在这段政治敏感的期间,百姓心中可能忐忑不安。所以天使「在遍地走来走去,见全地都安息平静」(11节),宣告神已经改变了环境,国际局势不会影响圣殿的重建。

【亚一12】「于是,耶和华的使者说:『万军之耶和华啊,你恼恨耶路撒冷和犹大的城邑已经七十年,你不施怜悯要到几时呢?』」

  • 此时天下太平,「全地都安息平静」(11节),但耶路撒冷却一片荒凉,没有圣殿与城墙。因此,天使求神怜悯以色列(12节)。
  • 耶利米预言犹大将要被掳「七十年」(12节;耶二十五11)。如果从主前597年约雅斤王被掳(王下二十四12)开始算,此时已经过了78年;如果从主前586年圣殿被毁开始算,此时已经过了67年。因此,现在已经到了神重新「安慰锡安,拣选耶路撒冷」(17节)的时候了。

【亚一13】「耶和华就用美善的安慰话回答那与我说话的天使。」

【亚一14】「与我说话的天使对我说:『你要宣告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为耶路撒冷为锡安,心里极其火热。」

【亚一15】「我甚恼怒那安逸的列国,因我从前稍微恼怒我民,他们就加害过分。」

【亚一16】「所以耶和华如此说:现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怜悯,我的殿必重建在其中,准绳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亚一17】「你要再宣告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的城邑必再丰盛发达。耶和华必再安慰锡安,拣选耶路撒冷。』」

  • 「火热」(14节)原文是「狂热、热心、嫉妒」,与「忌邪」(出二十5)的神和耶和华的「热心」(赛九7)字根相同,用拟人的方法表达神丰盛的爱和强烈的情感。
  • 虽然外邦列国被神使用来管教百姓,但那些充当管教的器皿却大肆暴虐、「加害过分」(15节),几乎灭绝神的子民,所以神「甚恼怒那安逸的列国」(15节),必要惩罚他们。
  • 在被掳之前,百姓陷在偶像崇拜中不能自拔,神的荣耀就离开了圣殿和圣城(结十一24)。现在圣城已被洁净,惹动神怒气的因素不存在了,所以神又「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怜悯」(16节;结四十三5)。天使所说的「不施怜悯」(12节)原文是单数,但神所说的「仍施怜悯」(16节)原文却是复数,表明神将对自己的百姓多方施行怜悯。
  • 「准绳」(16节)就是铅垂线,用以测量建筑物是否垂直,检查新墙是否合格,勘察老墙是否需要拆毁。过去,神「吊起准绳在我民以色列中」(摩七8),是为了检查以色列这墙是否还保持正直,拆毁过于歪斜的旧墙。现在,神的「准绳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16节),是为了重建圣殿(耶三十一38-40),恢复自己在地上的见证。
  • 16-17节译文中的四个「必」字,准确地表明神恢复的应许是无条件的,并非根据百姓是否「转向」(3节)神,而是神「亲口应许,亲手成就」(王上八24)。神既已亲自拆毁,也将亲手重建(16节),百姓的失败和仇敌的干扰都不能阻挡祂的计划。重建的圣殿将于四年后完工,然后尼希米将重建城墙,使百姓重回耶路撒冷居住。
  • 7-17节是第一个异象,神宣告重建的时间已经到了。信实守约的神始终记念与祂立约的百姓(12-14节),国际局势的变化(11节),背后的属灵原因正是神「为耶路撒冷为锡安,心里极其火热」(14节)。祂将刑罚压制百姓的仇敌(15节),重新「回到耶路撒冷」(16节),重建圣城和圣殿(16节),重新拣选耶路撒冷做祂的见证(17节)。
上图:一位非洲人吊起准绳筑墙。

上图:一位非洲人吊起准绳筑墙。

【亚一18】「我举目观看,见有四角。」

【亚一19】「我就问与我说话的天使说:『这是什么意思?』他回答说:『这是打散犹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角。』」

【亚一20】「耶和华又指四个匠人给我看。」

【亚一21】「我说:『他们来做什么呢?』他说:『这是打散犹大的角,使人不敢抬头;但这些匠人来威吓列国,打掉他们的角,就是举起打散犹大地的角。』」

  • 「角」(18节)是牛羊力量的代表,「四角」(18节)代表四围对付神百姓的政治与军事力量(21节),不一定是四个特定的国家。
  • 「犹大、以色列」(19节)分别指南国和北国。
  • 这位「天使」(11节)又被称为「耶和华」(20节),可能因为天使是代表神来说话,也有人认为这位天使就是道成肉身的圣子。
  • 「匠人」(20节)指熟练的技工。「四个匠人」(20节)代表被神用来摧毁犹大仇敌的力量,不一定是四个特定的国家。
  • 18-21节是第二个异象,神宣告祂必预备重建的环境。神是历史的掌权者,虽然现在神的百姓还被周围的仇敌辖制,但神将「打掉他们的角」(21节),把神百姓里面的、外面的难处都挪去,好让神所定意的重建工程顺利地进行。

《撒加利亚书》背景

《撒加利亚书》的希伯来名是「撒加利亚 זכריה / Z’kharyah」,是《十二先知书》(תרי עשר‎ / Trei Asar)中的第十一篇。在希伯来文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十二先知书》是一整卷书,《撒加利亚书》被放在《哈该书》之后。神借着《哈该书》宣告重建圣殿的时间已到(一2),百姓应当凭信心恢复重建工程,跟上神重建的计划;又借着《撒加利亚书》宣告神将怎样预备建殿的环境、怎样把这殿带进荣耀之中。

「撒加利亚」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记念」。这个书名非常贴切,因为本书的信息,就是万军之耶和华记念与祂立约的百姓,要转向他们(一3)、重建他们,一直把他们领进荣耀的「那日」(十四9)里去。

在《十二先知书》中,何西阿、约珥、阿摩司、俄巴底亚、约拿和弥迦生活在北国即将灭亡之前,那鸿、哈巴谷和西番雅生活在南国即将灭亡之前,哈该、撒迦利亚和玛拉基生活在犹大被掳回归以后。神在这三个多事之秋,密集地差派先知发表信息,启示祂永远的救赎计划。

传统认为,《撒加利亚书》的作者是先知撒加利亚,他是犹大被掳回归之后第二位发表预言的先知,很可能是一位祭司的族长。时间从主前520年开始,对应于中国春秋末年,从伍子胥投奔吴国到吴越争霸的时代。

主前597年,犹大王约雅斤被掳到巴比伦( 王下二十四15)。主前586年,巴比伦军队攻陷耶路撒冷,圣城和圣殿被毁,百姓被掳巴比伦,犹大沦为新巴比伦帝国的行省。约雅斤被囚三十七年后获释,终身享受巴比伦王的供应( 王下二十五27-30),让被掳的百姓看到了希望。

又过了二十二年,主前539年,巴比伦城被玛代-波斯联军攻陷。波斯王古列、即居鲁士二世(Cyrus II,主前539-530年在位)建立了疆土空前广大的波斯帝国,犹大又成为波斯帝国的行省。古列王采取宗教宽容政策,允许被掳巴比伦的各民族回归故土,并下令资助犹太人重建圣殿(拉一1-4)。古列元年七月,约雅斤的孙子所罗巴伯带领四万多被掳百姓的后裔回到耶路撒冷(拉二1-三1),第二年二月圣殿奠基(拉三8-13)。回归的百姓一时信心满满、热情高涨,但心中所倚仗的,实际上是古列王的势力(拉四3)。

神允许波斯王出资重建圣殿,但却不允许把荣耀归给人。因此,祂允许重建工程不断地受到周围敌对民族的干扰(拉四1-5)。主前530年,古列王战死,亚达薛西王、即冈比西斯二世(Combyses II,主前530-522年在位)继位。圣殿的重建工程因仇敌控告,被下令停工(拉四7-22)、等候调查(拉四21)。但冈比西斯二世先是忙着征服塞浦路斯、埃及和古实,后来又面临内乱,此事就被搁置起来。圣殿停工了9年多时间(《犹太古史记》卷11第2章第30节),百姓起初的信心和热心也逐渐消退和冷淡。

主前522年,冈比西斯二世在从埃及回国平叛的途中去世,王室远亲大流士一世(Darius I,主前522-486年在位)、即大利乌王通过政变登基。主前520年,大流士一世平定了各地的反叛势力,波斯帝国进入三十多年的政治稳定时期。此时圣殿已经奠基18年,竣工却遥遥无期。百姓倚靠势力和热心所开始的建造,眼看就要成为属灵的烂尾工程。

当百姓经历了各种挫折,暴露了真实的属灵光景,对所倚靠的势力完全绝望以后,神才借着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向百姓说话(拉五1),劝勉百姓刚强壮胆、恢复重建。百姓被先知们的信息所激励,继续重建工程,但周围的仇敌却再次告状。这一次,神亲自干预环境,大流士一世恢复了古列王的宗教宽容政策,继续资助犹太人重建圣殿(拉六6-12)。四年半后,圣殿重建完成(拉六15),向我们显明:虽然神可以使用外邦君王的金银来重建圣殿,但神所定意的建造「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四6)。

这年六月,神借着先知哈该向被掳回归的百姓发表了第一篇信息(该一1),七月又发表了第二篇信息(该二1),八月借着先知撒迦利亚呼召百姓回头(一1),然后九月继续借着哈该发表第三、四篇信息(该二10),十一月再借着撒迦利亚发表了八个异象(一7)。哈该和撒加利亚的事奉截然不同、相辅相成:哈该可能是一位年老的先知,他事奉的时间集中在大流士王第二年;而撒迦利亚则是年轻的祭司族长(尼十二4、6),他事奉的时间一直持续到大流士王第四年九月(七1),甚至可能到几十年后(九-十四章)。《哈该书》就像一位工匠,搭起了圣殿的架构;而《撒迦利亚书》则像一位艺术家,为圣殿加上华美的装饰,让我们得见神荣耀的「那日」(十四20)。

《撒加利亚书》是《十二先知书》中最长的一篇,前八章是重建圣殿期间发表的信息,后六章是圣殿重建后、可能是撒加利亚晚年发表的信息。尽管前八章中充满了异象,但后六章才是《十二先知书》中最费解的部分,因为先知所启示的信息遥指五百多年后的弥赛亚来临,一直延续到几千年后的新天新地。《撒加利亚书》在旧约书卷中最突出弥赛亚主题,是《以赛亚书》之外对弥赛亚的预言最多一卷书。在《四福音》的受苦叙述和《启示录》中,《撒加利亚书》被大量引用,超过所有其他旧约书卷。因此,我们应当仔细研读这卷书。

神借着先知哈该,纠正了百姓拖延重建的错误心思。而神借着先知撒迦利亚,不但宣告了祂将怎样预备重建圣殿的环境,更宣告了祂将怎样把这殿带进荣耀之中;不只是为了改变当时的百姓(一-八章),更是为了预备末世的百姓(九-十四章)。因此,《撒加利亚书》站在天上遥望未来、俯瞰全地,启示了弥赛亚来临、建立国度、一直到进入新天新地的伟大进程。神要我们清楚地认识属灵建造的最终目的,也要我们清楚地看见祂是历史的主宰,全地的狂涛骇浪都在祂的掌控之下、为要成就祂的旨意。因此,我们可以安心凡事信靠、交托,「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四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