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番雅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番二1~2】「不知羞耻的国民哪,你们应当聚集!趁命令没有发出,日子过去如风前的糠,耶和华的烈怒未临到你们,祂发怒的日子未到以先,你们应当聚集前来。」

【番二3】「世上遵守耶和华典章的谦卑人哪,你们都当寻求耶和华!当寻求公义谦卑,或者在耶和华发怒的日子可以隐藏起来。」

  • 「不知羞耻的国民」(1节),指犹大的百姓。今天,许多信徒向神「心持两意」(王十八21)、屡教不改,也是「不知羞耻的国民」。
  • 「日子过去如风前的糠」(1节),指审判迫在眉睫,百姓应当快快悔改。
  • 「谦卑人」(2节),原文是「贫穷的、卑微的人」,指认识到自己灵里贫穷的「困苦贫寒的民」(三12;赛十一4;摩八4;太五3)。他们知道自己一无帮助、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倚靠,只能倚靠神。
  • 神在「祂发怒的日子未到以先」(2节),先给人留下了恩典的出路;祂在发出审判的命令之前,先命令「不知羞耻的国民」做三件事:
    1. 「当寻求耶和华」(3节),回转到立约之神面前;
    2. 当「遵守耶和华典章」(3节),活出神公平的命令;
    3. 「当寻求公义谦卑」(3节),向神降服。
  • 「或者」(3节)一词,表明就算百姓暂时做到了以上三件事,也不能确保「在耶和华发怒的日子可以隐藏起来」(3节)。因为百姓「从早起来就在一切事上败坏自己」(三7),没有可能长久活出公平公义,并不足以用行为换取救恩,因为「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赛六十四6)。因此,悔改和行为是蒙拣选的罪人当有的反应,但却不是得救的条件,只有神的作为才能成就救恩。立约之神的拯救与赦免,完全是出于祂的信实与恩典,而不是根据人不可靠的悔改和行为。
  • 先知一再用「忿怒」(一15)、「烈怒」、「发怒」(3节)、「恼怒」(三8)来形容「耶和华的日子」(一7),不住地提醒那些单单高举「神就是爱」(约壹四8)的人:「耶和华——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申四24;来十二29)。我们若高举神的慈爱怜悯,却忽略神的公义圣洁,无视神要我们「成为圣洁」(利十一44;帖前四3)的旨意,或者故意用地位上的「成为圣洁」(罗十五16;弗一4)来代替实际上的「成为圣洁」(帖前四7;提后二21),在「耶和华发怒的日子」(3节)必然无处隐藏。

【番二4】「迦萨必致见弃;亚实基伦必然荒凉。人在正午必赶出亚实突的民;以革伦也被拔出根来。」

【番二5】「住沿海之地的基利提族有祸了!迦南、非利士人之地啊,耶和华的话与你反对,说:我必毁灭你,以致无人居住。」

【番二6】「沿海之地要变为草场,其上有牧人的住处和羊群的圈。」

【番二7】「这地必为犹大家剩下的人所得;他们必在那里牧放群羊,晚上必躺卧在亚实基伦的房屋中;因为耶和华——他们的神必眷顾他们,使他们被掳的人归回。」

  • 神首先宣告对犹大和耶路撒冷的审判(一4),接着就宣告对周围外邦列国的审判:犹大西边的非利士(4-7节),东边的摩押和亚扪(8-11节)、南边的古实(12节 )、北边的亚述(13-15节)。「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彼前四17)?
  • 「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4节)都是地中海沿岸的非利士人城邑。非利士人在士师时代就常常与以色列人争战,后来与控制南方贸易路线的阿拉伯部落联盟,成为犹大王约兰的敌人(代下二十一16-17)。这些城市在亚述的侵略中被摧毁,又被亚述重建,最后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攻陷,居民都被掳走。西番雅和阿摩司一样,没有提到非利士五城中的迦特(摩一6),可能此时迦特已经被乌西雅王攻取(代下二十六6-7)。
  • 「迦萨 עַזָּה」原文与「见弃 עָזַב」谐音,「亚实突 אַשְׁדּוֹד」原文与「赶走 גָּרַשׁ」的动词拼写相似,「以革伦 עֶקְרוֹן」原文与「被拔出根 עָקַר」的拼写相似,这些都是双关语。
  • 「正午」(4节)是中东一天里最热的时候,当地人通常都休息。「人在正午必赶出亚实突的民」(4节),可能指敌人将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进攻亚实突,也可能指敌人只用了半天就攻陷亚实突。
  • 「基利提族」(5节)是克里特岛的居民,代指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来自迦斐托、即爱琴海的克里特岛(申二23;摩九7)。
  • 「基利提族 כְּרֵתִי」原文的字母略作改变,就可变为「草场 נָאָה」,所以「沿海之地要变为草场」(6节)也是双关语。沿海的非利士地不会永远荒废,却要成为「犹大家剩下的人」(7节)的牧场,今天,这些非利士城邑都位于以色列的境内。
  • 非利士人抵挡神,长期逼迫神的百姓,所以「耶和华的话与你反对」(5节),神要亲自攻击他们。这是神要审判外邦人的第一宗罪。
上图:《西番雅书》所审判的犹大周边列国:西边的非利士地,东边的摩押、亚扪,南边的古实,北边的亚述、尼尼微。

上图:《西番雅书》所审判的犹大周边列国:西边的非利士地,东边的摩押、亚扪,南边的古实,北边的亚述、尼尼微。

【番二8】「我听见摩押人的毁谤和亚扪人的辱骂,就是毁谤我的百姓,自夸自大,侵犯他们的境界。」

【番二9】「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摩押必像所多玛,亚扪人必像蛾摩拉,都变为刺草、盐坑、永远荒废之地。我百姓所剩下的必掳掠他们;我国中所余剩的必得着他们的地。」

【番二10】「这事临到他们是因他们骄傲,自夸自大,毁谤万军之耶和华的百姓。」

【番二11】「耶和华必向他们显可畏之威,因祂必叫世上的诸神瘦弱。列国海岛的居民各在自己的地方敬拜祂。」

  • 「摩押人、亚扪人」(8节)都是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的后裔(创十九37),住在约旦河东。他们和以色列人有血缘关系,但从士师时代开始就常常与以色列人争战(士三12,十7;十一4;撒上十一1;撒下八2;十6)。
  • 「所多玛、蛾摩拉」(9节)都在摩押附近,是亚伯拉罕时代死海南岸的繁华城市,因罪恶极大而被神彻底毁灭(创十三10),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在所多玛毁灭前被天使救出。现在,罗得乱伦所生的后裔摩押与亚扪人却将重蹈所多玛、蛾摩拉的覆辙,再无天使拯救。
  • 摩押、亚扪在耶路撒冷被毁后向巴比伦臣服,主前二世纪被东方的纳巴泰人(Nabataeans)占据。将来在千年国度里,他们的土地将落在他们所讥笑的犹大「国中余剩的」(9节)人手中。
  • 「刺草」(9节)是一种杂草,生长于荒芜之地。「盐坑」(9节)可能指寸草不生的荒地。
  • 「祂必叫世上的诸神瘦弱」(11节),是讽刺敬拜偶像的人数量减少,所以缺乏祭物,导致偶像瘦弱。
  • 「列国海岛的居民」(11节),指「全世界的人」(赛四十一1)。「各在自己的地方」(11节)原文是单数,指每个民族都只有一个集中的圣所,敬拜同一位独一真神。
  • 摩押与亚扪「骄傲,自夸自大,毁谤万军之耶和华的百姓」(10节),这是神要审判外邦人的第二宗罪。

【番二12】「古实人哪,你们必被我的刀所杀。」

  • 「古实」(12节)位于埃及南方的努比亚,古实人是古埃及第二十五王朝(主前744-656年)的统治者,但在玛拿西时代被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9-669年)击败,退回到努比亚。因此,这里「古实人」可能代指埃及,也可能指努比亚,
  • 「被我的刀所杀」(12节),包括主前605年,新巴比伦王国尼布甲尼撒二世于迦基米施战役(Battle of Carchemish)击败法老尼哥;主前525年,波斯帝国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主前530-522年)占领埃及、入侵努比亚,从此埃及一蹶不振。
  • 埃及代表世界的荣华和权势,引诱神的百姓倚靠人和势力。这是神要审判外邦人的第三宗罪。

【番二13】「耶和华必伸手攻击北方,毁灭亚述,使尼尼微荒凉,又干旱如旷野。」

【番二14】「群畜,就是各国的走兽(国:或译类)必卧在其中;鹈鹕和箭猪要宿在柱顶上。在窗户内有鸣叫的声音;门槛都必毁坏,香柏木已经露出。」

【番二15】「这是素来欢乐安然居住的城,心里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现在何竟荒凉成为野兽躺卧之处!凡经过的人都必摇手嗤笑她。」

  • 「伸手攻击北方」(13节),指攻击亚述帝国。亚述军队先沿着幼发拉底河向西,然后再从北方的亚兰入侵以色列。神对亚述的审判信息,以神「伸手攻击」亚述开始,又以人「摇手嗤笑」(15节)亚述结束。
  • 「尼尼微」(13节)是亚述帝国的首都、当时世界第一大都市。尼尼微位于底格里斯河畔,又有底格里斯河的支流穿城而过,很难想象会「干旱如旷野」(13节)。但西番雅发出预言之后大约20年,尼尼微城果然被巴比伦-玛代联军攻陷,埋在荒土堆中,直到19世纪才被发现。
  • 「鹈鹕和箭猪」(14节)原文具体指什么动物,并不能确定。「鹈鹕」可能是猫头鹰,「箭猪」可能是刺猬。
  • 「柱顶」(14节),指建筑物塌毁后剩下的支柱。
  • 「香柏木」(14节),用作室内墙壁及天花板的装饰。
  • 亚述人因自己的势力而骄傲,把自己当作神。神说:「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二十3),他们却自夸「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15节)。「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这是神要审判外邦人的第四宗罪。
  • 神不但审判犹大,也要审判外邦列国,但审判的结果却完全不同:列国要遭到毁灭和弃绝,「以致无人居住」(5节)、「变为刺草、盐坑、永远荒废之地」(9节)、被神的「刀所杀」(12节)、「荒凉成为野兽躺卧之处」(15节);犹大却要得着洁净和恢复,「他们的神必眷顾他们,使他们被掳的人归回」(7节)。因此,神列举犹大东、南、西、北四方列国的罪恶,实际上是警告祂的百姓,让复兴以后的百姓从列国的灭亡中吸引教训。
  • 自从主前745年新亚述帝国重新崛起之后,南国犹大活在亚述帝国的阴影之下大约一百三十年,人们很难想像一个没有亚述的世界。但先知却宣告:神才是历史的主人,人类的历史服从于神的救赎计划;神的时间到了,任何超级强权都会在一夜之间成为过去。耀武扬威的亚述和尼尼微与今天所有的大国和大城一样,都是人为了取代永恒而建造的的巴别塔,向人提供「素来欢乐安然居住」(15节)的虚假保障,使其中的居民骄傲自满、盲目短视,自以为「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但地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尼尼微、巴比伦和罗马都已经成为废墟,「凡经过的人都必摇手嗤笑她」(15节);今天世上的大国和大城也要成为过去,我们当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