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番雅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番一1】「当犹大王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在位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希西家的玄孙,亚玛利雅的曾孙,基大利的孙子,古示的儿子西番雅。」

  • 「西番雅」(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隐藏、保护、珍爱」。
  • 「约西亚」(1节)是「希西家」(1节)的曾孙,西番雅是「希西家」的玄孙。因此,先知西番雅是约西亚王的侄子辈。
  • 「约西亚」于主前640-609年在位,他八岁登基,十二年后开始「洁净犹大和耶路撒冷」(代下三十四3)。本书提到犹大偶像泛滥的光景,表明本书很可能写于约西亚王复兴之前。

【番一2】「耶和华说:我必从地上除灭万类。」

【番一3】「我必除灭人和牲畜,与空中的鸟、海里的鱼,以及绊脚石和恶人;我必将人从地上剪除。这是耶和华说的。」

  • 神透过先知西番雅宣告的,不是普通的刑罚,而是「从地上除灭万类」(2节);不但「除灭人和牲畜」(3节),还将除灭「海里的鱼」(3节),比挪亚时代的大洪水还要彻底。这个预言最终将应验在进入新天新地之前的最后审判,一切旧造「都要被烈火熔化」(彼后三12),新造的人「照祂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三13)。
  • 「绊脚石」(3节)的意思不能确定,原文是「石堆」,可能指偶像的祭坛。

【番一4】「我必伸手攻击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从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并基玛林的名和祭司,」

【番一5】「与那些在房顶上敬拜天上万象的,并那些敬拜耶和华指着祂起誓,又指着玛勒堪起誓的,」

【番一6】「与那些转去不跟从耶和华的,和不寻求耶和华也不访问祂的。」

  • 在「耶和华的日子」(7节),「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犹大将首先受到审判。
  • 「巴力」(4节)是古代迦南人和中东各国普遍敬拜的风暴之神。「玛勒堪」(5节)是亚扪人的偶像(耶四十九1)。
  • 「基玛林」(4节)是亚兰文「众祭司」的译音,可能指巴力的祭司。「祭司」(4节)指偶像的祭司。
  • 古代中东房子的屋顶是平的,犹大人效法外邦人「在房顶上」(5节)敬拜太阳、月亮和星星。
  • 今天也有许多自称基督徒的人,和当时的犹大百姓一样信仰掺杂,一手抓住神,一手抓住世界和偶像。「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将来祂必要从自己的国度中剪除三种假信徒:
    1. 「那些在房顶上敬拜天上万象的」(5节),他们明目张胆地敬拜偶像,公然悖逆神;
    2. 「那些敬拜耶和华指着祂起誓,又指着玛勒堪起誓的」(5节),他们一面敬拜神,一面敬拜偶像,心持两意;
    3. 「那些转去不跟从耶和华的,和不寻求耶和华也不访问祂的」(6节),他们表面上敬拜神,但却没有敬拜的实际,生活中既不寻求神、也不顺服神。

【番一7】「你要在主耶和华面前静默无声,因为耶和华的日子快到。耶和华已经预备祭物,将祂的客分别为圣。」

【番一8】「到了我——耶和华献祭的日子,必惩罚首领和王子,并一切穿外邦衣服的。」

【番一9】「到那日,我必惩罚一切跳过门槛、将强暴和诡诈得来之物充满主人房屋的。」

  • 「耶和华的日子」(7节),指神介入历史,施行审判和毁灭的日子,包括对个别城市和国家局部的审判,以及对全世界终极的审判,最终将应验在基督再来「审判的日子」(太十一24)、「主耶稣的日子」(林前五5;林后一14)或「主的日子」(帖前五2;彼后三10) 。
  • 先知西番雅把「耶和华的日子」称为「耶和华的大日」(14节)和「耶和华发怒的日子」(18节),首先应验在南国犹大亡于巴比伦的时候,最终应验在主耶稣再来审判、以及进入新天新地的时候。
  • 对于神的百姓来说,「耶和华的日子」是一个审判的日子(一8-三8),也是一个盼望的日子(三9-20)。这是神施行公义和复兴的日子,一切以神为中心,所以是「耶和华的日子」。
  • 过去,摩西要以色列人「静默,不要作声」(出十四14),是要注意神为他们争战;现在,神也要西番雅「静默无声」(7节),是要留意神即将到来的审判。
  • 「祭物」(7节)指犹大。「祂的客」(7节)指犹大的仇敌。神「将祂的客分别为圣」(7节),指神使用仇敌来管教犹大。
  • 神首先要惩罚的是百姓中的领袖和贵族,包括「首领和王子,并一切穿外邦衣服的」(8节)。「穿外邦衣服的」(8节)指有钱人、或是敬拜外邦偶像的祭司。
  • 「跳过门槛」(9节)的意思不能确定,可能指效法腓利士人不踏大衮庙门槛的迷信行为(撒上五4-5)。
  • 「主人房屋」(9节)的意思不能确定,可能指假神的庙宇。

【番一10】「耶和华说:当那日,从鱼门必发出悲哀的声音,从二城发出哀号的声音,从山间发出大破裂的响声。」

【番一11】「玛革提施的居民哪,你们要哀号,因为迦南的商民都灭亡了!凡搬运银子的都被剪除。」

【番一12】「那时,我必用灯巡查耶路撒冷;我必惩罚那些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他们心里说:耶和华必不降福,也不降祸。」

【番一13】「他们的财宝必成为掠物;他们的房屋必变为荒场。他们必建造房屋,却不得住在其内;栽种葡萄园,却不得喝所出的酒。」

  • 「鱼门」(10节)位于耶路撒冷城的北面(代下三十三14),是推罗人运鱼入城的地方(尼十三16)。
  • 「二城」(10节)指耶路撒冷北面的第二区(王下二十二14),是希西家和玛拿西在耶路撒冷北部原有城墙之外新建的区域(代下三十二5;三十三14)。
  • 「大破裂的响声」(10节),指城墙被攻破的声音。
  • 耶路撒冷其他三面都是陡坡,只有北面最容易受到攻击,第10节是预言敌人将从北方攻入城中。
  • 「玛革提施」(11节)的意思是「深洞」,可能是锡安山西坡、西罗亚池北边的提拉帕谷(Tyropoeon Valley),是耶路撒冷的商业区。
  • 「搬运银子的」(11节)指商人。当时还没有发明钱币,商人们使用金银交易。钱币是小亚细亚的吕底亚(Lydia)人于约主前660年开始铸造使用的。
  • 「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12节),原文是「如酒浮在渣滓上的」。「渣滓」指酒发酵以后的沉淀物(耶四十八11),这些沉淀物会继续发酵,慢慢凝成胶状、沉淀瓶底不动,比喻生活安逸、对神冷淡的人。他们虽然承认神的存在,但却否认神会干预历史,认为神「必不降福,也不降祸」(12节)。因此,神要特别「用灯巡查耶路撒冷」(12节),从祂的百姓中间仔细找出并惩罚这些人,让他们所看中、追求的财宝房屋,最终成为白白辛苦的一场虚空(13节)。因为最妨碍神的计划的,并非仇敌的攻击,而是百姓的冷漠;铺成通往地狱之路的主要材料,并非「坏人」的胡作非为,而是「好人」的无动于衷。
上图:希西家时代的耶路撒冷城。第二区在西北角,最靠近王宫。鱼门在第二区的北面。

上图:希西家时代的耶路撒冷城。第二区在西北角,最靠近王宫。鱼门在第二区的北面。

【番一14】「耶和华的大日临近,临近而且甚快,乃是耶和华日子的风声;勇士必痛痛地哭号。」

【番一15】「那日是忿怒的日子,是急难困苦的日子,是荒废凄凉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云乌黑的日子,」

【番一16】「是吹角吶喊的日子,要攻击坚固城和高大的城楼。」

  • 「吹角吶喊」(16节),指争战。
  • 15-16节原文重复了六次「日子」(14节),对应于创世记第一章神创造的六日(创一1-31),表明神的审判实际上是创造的逆转。

【番一17】「我必使灾祸临到人身上,使他们行走如同瞎眼的,因为得罪了我。他们的血必倒出如灰尘;他们的肉必抛弃如粪土。」

【番一18】「当耶和华发怒的日子,他们的金银不能救他们;祂的忿怒如火必烧灭全地,毁灭这地的一切居民,而且大大毁灭。」

  • 17-18节所描述的审判,已经超出了南国犹大的范围,要「烧灭全地,毁灭这地的一切居民」(18节),是对人类的最后审判。
  • 神与挪亚立下彩虹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创九11),所以将来的审判用的是火(18节;三8;彼后三10)。
  • 神审判人的原因,是「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所以得罪了赐生命的神(17节),以致生命变得像「灰尘」和「粪土」一样毫无价值(17节)。
  • 「他们的金银」(18节),可能指财富,也可能指用金银铸造的偶像。当审判的时候,无论是财富还是偶像,都不能拯救人脱离刑罚。人若只是用捐钱行善来贿赂神,生活却「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12节)、对神不冷不热,结果也是得罪神;神必要「用灯巡查耶路撒冷」(12节),将他们一一寻找出来,「而且大大毁灭」(18节)。

《西番雅书》背景

《西番雅书》的希伯来名是「西番雅 חבקוק /Khavaquq」,是《十二先知书》(תרי עשר‎ / Trei Asar)中的第九篇。在希伯来文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十二先知书》是一整卷书,《西番雅书》被放在《哈巴谷书》之后。神借着《哈巴谷书》让百姓预备接受即将到来的管教,又借着《西番雅书》宣告迫在眉睫的「耶和华的日子」(一7)、以及那日真正的复兴(三15)。

「西番雅」的意思是「耶和华隐藏、保护、珍爱」,这个书名非常贴切,因为本书的信息,就是呼召神所拣选的人「当寻求公义谦卑,或者在耶和华发怒的日子可以隐藏起来」(二3),等待神亲自复兴他们。回应先知的呼召隐藏起来的,包括年轻的但以理和以西结,他们是神所隐藏、保护和珍爱的,将在被掳期间成为神话语的出口、复兴的火种。

在《十二先知书》中,何西阿、约珥、阿摩司、俄巴底亚、约拿和弥迦生活在北国即将灭亡之前,那鸿、哈巴谷和西番雅生活在南国即将灭亡之前,哈该、撒迦利亚和玛拉基生活在犹大被掳回归以后。神在这三个多事之秋,密集地差派先知发表信息,启示祂永远的救赎计划。

传统认为,《西番雅书》的作者是南国的先知西番雅,他是王室的成员、希西家王的玄孙。从乌西雅王到希西家王的时代,神密集差派了先知何西阿、约珥、阿摩司、约拿、那鸿、弥迦。但在希西家和玛拿西年间,只有以赛亚在南国做先知。到了约西亚王的时代,神再次差遣西番雅、耶利米和哈巴谷一起向南国犹大说话,好预备百姓迎接被掳巴比伦、接受被神彻底拆毁。

本书写成的时候,约西亚王(主前640-609年执政)在位(一1),但亚述帝国还没有灭亡(二13),先知也没有提到约西亚第十二年「洁净犹大和耶路撒冷」(代下三十四3)。因此,西番雅发预言的时间可能是在约西亚王的早期,即主前640-628年之间,对应于中国春秋五霸之秦穆公、晋文公的时代。在西番雅之后事奉的先知有耶利米(耶二十五3)和哈巴谷。

约西亚在位早期,由于玛拿西和亚们王长达五十七年的恶劣影响,国中的偶像崇拜猖獗。八岁登基的约西亚王于在位第十二年开始洁净犹大和耶路撒冷,修复圣殿,恢复逾越节。但约西亚的属灵榜样并没能带起百姓的真正复兴,他们只不过是跟随人、并不是跟随神。主前609年约西亚战死之后,犹大国迅速败坏,继位的犹大王全部都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直到南国被掳。在西番雅发出预言四十多年后,耶路撒冷果然被毁,《耶利米哀歌》中记录的细节(哀四14),正是西番雅预言的应验(一17);而圣经之外的历史和考古资料也证明,非利士、摩押、亚扪、古实、亚述也照着西番雅的预言遭到了审判。

百姓的全然败坏,坏王的影响只是外因,内因是人的肉体本相;恶王只是引动了百姓的罪性,好王也不能改变他们的本相。因此,虽然约西亚王领导复兴二十年,但百姓「从早起来就在一切事上败坏自己」(番三7),不可能倚靠自己的立志和努力来悔改、回转或成圣。所以,先知的信息并不是号召百姓奋起复兴,也不是劝人用悔改换取得救(二3),而是宣告「耶和华的大日临近」(一14),神要亲自施行审判和拯救,那时才会有真正的复兴(三15)。

西番雅书的信息是告诉我们:虽然人必然失败,但神却绝不失败。祂不但要在「耶和华的日子」施行审判和拆毁(一8-三8),也必在「耶和华的日子」实行拯救和重建(三9-20)。因此,信靠神的人「不要惧怕」(三16),因为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正因为只有神才能真正复兴百姓、使失败者重新「在地上的万民中有名声,得称赞」(三20),因此,「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9),应当把荣耀单单归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