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迦书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弥六1】「以色列人哪,当听耶和华的话!要起来向山岭争辩,使冈陵听你的话。」

【弥六2】「山岭和地永久的根基啊,要听耶和华争辩的话!因为耶和华要与祂的百姓争辩,与以色列争论。」

  • 弥迦的第三段信息是以「当听」(1节)开始。本书三次提醒「万民」(一2)、「首领」(三1)和「以色列人」(六1)「要听」(2节;三1)、「当听」(六1),不断加深听众的印象。
  • 「向山岭争辩」(1节),原文是「在诸山岭前陈述案情」(英文ESV、NASB译本)。
  • 「要听耶和华争辩的话」(2节),原文是「要听耶和华的指控」(英文ESV、NASB译本)。
  • 「耶和华要与祂的百姓争辩」(2节),原文是「耶和华要控告祂的百姓」(英文ESV、NASB译本)。
  • 本章是神在天地之间设立法庭,神是控方,百姓是被告,「山岭、冈陵」(1节)是陪审团。 七百多年前,摩西在百姓进迦南之前「呼天唤地」(申四26)作见证,宣告百姓若违背圣约,「必在过约旦河得为业的地上速速灭尽」(申四26)。现在,神召唤「山岭和地永久的根基」(2节)再次来作见证,证明百姓违背圣约的事实。

【弥六3】「我的百姓啊,我向你做了什么呢?我在什么事上使你厌烦?你可以对我证明。」

【弥六4】「我曾将你从埃及地领出来,从作奴仆之家救赎你;我也差遣摩西、亚伦,和米利暗在你前面行。」

【弥六5】「我的百姓啊,你们当追念摩押王巴勒所设的谋和比珥的儿子巴兰回答他的话,并你们从什亭到吉甲所遇见的事,好使你们知道耶和华公义的作为。」

  • 明明是「耶和华要与祂的百姓争辩」(2节),但神却两次动情地呼唤「我的百姓啊」(3、5节)。因为神的指控是为了挽回百姓,而不是败坏百姓。
  • 第4节的「领出来 עָלָה」原文与第3节的「厌烦 לָאָה」谐音。神用谐音对比出埃及(4节)和进迦南(5节)两次逾越节的历史,是引导百姓反省自己对神恩典的不感恩、不认识(3节)。
  • 神提到祂差遣「摩西、亚伦,和米利暗」(4节)作出埃及的领袖,是谴责现在失职领袖的败坏(三1-12)。
  • 「什亭」(5节)是以色列人过约旦河之前的最后一个营地(书三1),「吉甲」(5节)是以色列人过约旦河之后的第一个营地(书四19)。神让百姓所追念的「从什亭到吉甲所遇见的事」(5节),包括:
    1. 在百姓还不知道的时候,神将巴兰的咒诅化为祝福(民二十二1-二十四25),这是神的慈爱和保守。
    2. 百姓与摩押女子行淫被罚(民二十五1-18),又蒙神赦免,这是神的公义和怜悯。
    3. 神分开约旦河、带领百姓进入迦南(书三1-17),这是神的信实和大能。
  • 神让百姓追念这些历史,是让百姓借着「耶和华公义的作为」(5节)来认识神的性情,并思想作为圣约的百姓所应当有的回应。但百姓却作出了错误的回应(6-7节)。

【弥六6】「我朝见耶和华,在至高神面前跪拜,当献上什么呢?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

【弥六7】「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

  • 「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6节),原文是「我应该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英文ESV、NASB译本)。燔祭可以用鸟(利一14)或羊(利一10),若献牛犊为燔祭,满八天就可以了(利二十二27)。因此,「一岁的牛犊」(6节)是所有的祭物中最贵重的一类(利九3)。
  • 「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7节),原文是「耶和华会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英文ESV、NASB译本)。实际上,神所看重的不是物质的供物,「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
  • 「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7节),原文是「我应该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英文ESV、NASB译本)。当时的犹大王亚哈斯曾经效法外邦恶习,用火「焚烧他的儿女」(代下二十八3)。在出埃及时,神宣告「以色列中凡头生的,无论是人是牲畜,都是我的,要分别为圣归我」(出十三2),但百姓必须献祭牲赎回长子(出十三13),而不是焚烧儿女献祭。
  • 神用白白的恩典领百姓出埃及、进迦南(4节),又用「公义的作为」(5节)显明了祂的性情,但百姓不但没有用爱和顺服来回应神奇妙的救恩,反而把西奈圣约当作商业契约,以为神救赎自己所图的是祭物。6-7节是假设一个人不断地提高出价,以寻求能满足神要求的价格:是普通的燔祭,还是比较昂贵的一岁牛犊呢?是千千的公羊,还是万万的油河呢?最多是献上长子为祭,出价可不能再高了。
  • 这个人好像很属灵,不断地寻求如何讨神喜悦,但是实际上,他的每个问题都是在侮辱神,用人的败坏来忖度神,把神当作可以收买的偶像。他的问题实际上是在讨价还价,希望成本越低越好。今天,我们奉献、事奉的心思是否也像这个人一样,只不过是想用奉献和事奉来贿赂神呢?

【弥六8】「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

  • 「公义」(8节)原文又被译为「公平」(三1、8、9)、「典章」(申四1)、「正直」(申十六19)。「行公义」(8节),原文就是神向亚伯拉罕所要求的「秉公行义」(创十八19)。「公义」是神的性情,「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十八25)?
  • 「怜悯」(8节)原文又被译为「慈爱」(七20)、「施恩」(七18)、「良善」(何四1;六4、6)。「חֶסֶד/checed」这个词与「守约」有关(申五10;七9、12),神所要的「怜悯」、「慈爱」、「施恩」或「良善」,都是圣约的义务,而不是天然肉体的感情。「好怜悯」(8节),原文可译为「爱良善」(英文ESV、NASB译本)。
  • 神从出埃及开始,对百姓一路的看顾和带领(4-5节),都是为了指示他们「何为善」(8节),好让百姓认识祂「公义」(创十八25)和「怜悯」(出十五13)的性情。「公义」和「怜悯」是圣约的两个基本义务,百姓归神「做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就应当谨守圣约,在地上活出「公义」和「怜悯」的见证。
  • 「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8节),就是放下自己、完全顺服神的心意,日常生活反映神的荣美。这才是「行动正直的人」(二7),正如以诺(创五22)和挪亚一样(创六9)。
  • 创造宇宙万物的神并不缺少任何东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徒十七24-25)。那么,「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8节)?
    1. 神向人所要的,并不是人给得起的。天然人的「良善如同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何六4),出于肉体的「公义」和「怜悯」,很快就会变质、消失,最终变成「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神」(何四1)。因此,从肉体里出来的任何东西,都是神看不上的;神向人要什么,就会先赐给人什么:祂向人要「行公义,好怜悯」(8节)的行为,就会先赐给人「行公义,好怜悯」的能力,而不是要人靠自己「行公义,好怜悯」;祂要人成为神的儿子,就先会赐给人神儿子的生命,而不是要人努力进步改善、变成神的儿子。
    2. 「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并不是劝人倚靠肉体来满足神,因为百姓已经努力了七百多年,结果是「地上虔诚人灭尽,世间没有正直人」(七2)。这个问题是对亚当生命的彻底否定,是要百姓承认自己全然败坏、不能「行公义,好怜悯」的事实(9-12节),然后接受神的「击打」(13节)。这样,律法才能成为「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三24),弃绝肉体,心意被圣灵「更新而变化」(罗十二2);这样才能「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活出神「行公义,好怜悯」的性情。
    3. 今天,我们也常常和以色列人一样,肉体越是软弱,越想倚靠肉体来挽回:以色列人是用更多的献祭来交换恩典(6-7节),我们是用更多的聚会、事奉、奉献和祷告来讨好神。神也同样问每个新约信徒:「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加三3)?

【弥六9】「耶和华向这城呼叫,智慧人必敬畏祂的名。你们当听是谁派定刑杖的惩罚。」

【弥六10】「恶人家中不仍有非义之财和可恶的小升斗吗?」

【弥六11】「我若用不公道的天平和囊中诡诈的法码,岂可算为清洁呢?」

【弥六12】「城里的富户满行强暴;其中的居民也说谎言,口中的舌头是诡诈的。」

  • 「这城」(9节)指耶路撒冷城,此时可能将近亚述围攻耶路撒冷的时候,神即将「派定刑杖的惩罚」(9节)。
  • 9-12节是神宣告对耶路撒冷的定罪。并不是只有「恶人」(10节)、「富户」(12节)不行公义,而是全城都已经败坏:「其中的居民也说谎言,口中的舌头是诡诈的」(12节)。
上图:主前1150-586年古代以色列的铜制天平和砝码。商人把银子放在左边的盘子上,砝码放在右边的盘子上。砝码上标着重量,但现在出土的标着相同重量的砝码石,很少重量是完全一样的。

上图:主前1150-586年古代以色列的铜制天平和砝码。商人把银子放在左边的盘子上,砝码放在右边的盘子上。砝码上标着重量,但现在出土的标着相同重量的砝码石,很少重量是完全一样的。

【弥六13】「因此,我击打你,使你的伤痕甚重,使你因你的罪恶荒凉。」

【弥六14】「你要吃,却吃不饱;你的虚弱必显在你中间。你必挪去,却不得救护;所救护的,我必交给刀剑。」

【弥六15】「你必撒种,却不得收割;踹橄榄,却不得油抹身;踹葡萄,却不得酒喝。」

【弥六16】「因为你守暗利的恶规,行亚哈家一切所行的,顺从他们的计谋;因此,我必使你荒凉,使你的居民令人嗤笑,你们也必担当我民的羞辱。」

  • 13-16节是神宣告对耶路撒冷的刑罚。神已经给了百姓七百多年的时间,证明人是不可能做到「行公义,好怜悯」(8节)的,因此,神现在要「击打」(13节)、拆毁百姓。
  • 神并不是只「击打」(13节)不义的「恶人」(10节)和强暴的「富户」(12节),而是「击打」全城,因为「其中的居民」(12节)都犯了罪。
  • 神「击打」耶路撒冷,使她的「伤痕甚重」(13节),但还有挽回的余地,并不像撒马利亚的伤痕已经「无法医治」(一9)。
  • 「你的虚弱必显在你的中间」(14节),意思可能是「你的肚子仍然空着」。
  • 「挪去」(14节),可能指把财产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 「暗利的恶规」(16节),指北国的暗利热衷敬拜金牛犊(王上十六25-26)。「亚哈家一切所行的」(16节),指北国的亚哈不但敬拜金牛犊、还引进外邦偶像(王上十六30-33;二十一25-26)。
  • 当时南国的经济繁荣、贸易繁忙(10-11节),神的警告好像是危言耸听。但一旦亚述入侵,这些盛世危言就全部应验了。
  • 百姓无论是拜偶像,还是不肯「行公义,好怜悯」(8节),都是因为看重地上的利益,所以神必使这城「荒凉」(16节),惩罚是:「你要吃,却吃不饱」(14节),不得满足;「你必撒种,却不得收割」(15节),枉费工夫。这些都是律法早已预告过的背约结果(利二十六16;申二十八33、38-40)。
  • 今天,神也不允许祂所拣选的人长久地停留在神以外的事物上,因此,神管教信徒的原则也是如此:我们在神之外看重什么,神就会取走什么。即使是追求貌似「属灵」的事物或事奉,只要是高过了神的地位,结果也会不得满足、枉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