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迦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弥二1】「祸哉,那些在床上图谋罪孽、造作奸恶的!天一发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来了。」

第二至三章都是神对百姓的责备,责备的目的是让祂的百姓认识到自己走迷的实际。当亚哈斯作王的时候,神百姓的生活已经和他们的信仰完全脱了节,人的心思已经被地上物质的好处占满了,不再有公义、圣洁、怜悯,完全偏离了神要他们做「祭司的国度」的旨意。

【弥二2】「他们贪图田地就占据,贪图房屋便夺取;他们欺压人,霸占房屋和产业。」

【弥二3】「所以耶和华如此说:我筹划灾祸降与这族;这祸在你们的颈项上不能解脱;你们也不能昂首而行,因为这时势是恶的。」

既然眼见的好处占据了百姓的心,神将让他们「不能解脱」眼见的难处。

【弥二4】「到那日,必有人向你们提起悲惨的哀歌,讥刺说:我们全然败落了!耶和华将我们的分转归别人,何竟使这分离开我们?他将我们的田地分给悖逆的人。」

既然地上的好处夺取了百姓的心,神将把赐给他们的好处「转归」外邦人。

【弥二5】「所以在耶和华的会中,你必没有人拈阄拉准绳。」

「拈阄」是分配土地的方法。「拉准绳」代表给每家量度土地。

【弥二6】「他们(或译:假先知)说:你们不可说预言;不可向这些人说预言,不住地羞辱我们。」

这些人可能是当时的祭司,他们没有忠心守住神话语出口的地位,只说人爱听的话。

【弥二7】「雅各家啊,岂可说耶和华的心不忍耐吗(或译:心肠狭窄吗)?这些事是他所行的吗?我——耶和华的言语岂不是与行动正直的人有益吗?」

「雅各家」指所有犹大百姓。

【弥二8】「然而,近来我的民兴起如仇敌,从那些安然经过不愿打仗之人身上剥去外衣。」

「外衣」在睡觉时是可以用来遮体,债主不可在晚上扣留欠债人的外衣(出二十二26)。古代中东外衣属于贵重物品,战争时常剥去敌人的外衣作为战利品。

【弥二9】「你们将我民中的妇人从安乐家中赶出,又将我的荣耀从她们的小孩子尽行夺去。」

「我的荣耀」指神所赐的产业,这些孤儿因受残暴人欺压,无法承受父亲的遗产,以致无分于耶和华美好的产业。「妇人」可能指寡妇。

【弥二10】「你们起来去吧!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因为污秽使人〔或译:地〕毁灭,而且大大毁灭。」

神百姓的罪使应许之地受了污秽,不再能成为「安息之所」。

【弥二11】「若有人心存虚假,用谎言说:我要向你们预言得清酒和浓酒。那人就必作这民的先知。」

做假先知很容易,只要说人爱听的祝福、安慰的信息就能广受欢迎,但结局却是把人带向灭亡。「清酒和浓酒」代表神的赐福。

【弥二12】「雅各家啊,我必要聚集你们,必要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安置在一处,如波斯拉的羊,又如草场上的羊群;因为人数众多就必大大喧哗。」

「安置在一处」表示南北两国十二支派将重新合一,不再分裂。「波斯拉」是以东的一个城市,可能是牧羊的中心,有古译本将此字译为「在羊圈」。

【弥二13】「开路的(或译:破城的)在他们前面上去;他们直闯过城门,从城门出去。他们的王在前面行;耶和华引导他们。」

「开路的」、「他们的王」都是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