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司书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摩九1】「我看见主站在祭坛旁边;祂说:你要击打柱顶,使门坎震动,打碎柱顶,落在众人头上;所剩下的人,我必用刀杀戮,无一人能逃避,无一人能逃脱。」

  • 第五个异象是最终的审判(1-4节)。这是五个异象的高潮,不再有代祷(七2、5)和问答(七8;八2),「悦纳的时候」(赛四十九8;诗六十九13)、「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赛五十五6;诗三十二6)都已经过去了,百姓「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神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罗二5);因此,阿摩司「看见主站在祭坛旁边」(1节),亲自发出了「击打」(1节)的命令。
  • 「祭坛」(1节)指伯特利敬拜金牛犊的祭坛,是扰乱神见证的地方。「柱顶」(1节)和「门坎」(1节)一起被毁坏,表明敬拜金牛犊的庙宇在地震中从上到下完全毁灭。神的审判将从虚假的宗教开始,使虚假的「祭坛」成为审判的地方。
  • 先知早已警告:「不要往伯特利寻求……伯特利也必归于无有」(五5),百姓却坚持到伯特利去寻求金牛犊,结果是自取灭亡。今天,信徒若离弃「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二2)、「去从别的福音」(加一6),在神的审判面前也是「无一人能逃避,无一人能逃脱」(1节)。

【摩九2】「他们虽然挖透阴间,我的手必取出他们来;虽然爬上天去,我必拿下他们来;」

【摩九3】「虽然藏在迦密山顶,我必搜寻,捉出他们来;虽然从我眼前藏在海底,我必命蛇咬他们;」

【摩九4】「虽被仇敌掳去,我必命刀剑杀戮他们;我必向他们定住眼目,降祸不降福。」

  • 「挖透阴间、爬上天去」(2节),是用诗的语言,比喻当神「降祸不降福」(4节)的时候,人无论躲到哪里,都逃不掉神的审判和刑罚。
  • 「迦密山顶」(3节)位于以色列西北地中海岸边,林木茂密,代表最好的藏匿之地,但神也「必搜寻,捉出他们来」(3节)。
  • 「蛇」(3节)指古代神话中的海怪,比喻人即使逃到海的深处,海怪也要服在神的命令之下,执行刑罚(五19)。
  • 百姓「虽被仇敌掳去」(4节),但神仍然与他们同在,然而却是审判中的同在。百姓无视神要他们回转的劝诫(四6、8、10),因此,神「必向他们定住眼目」(4节),要亲眼看到灾祸成为他们的定局。

【摩九5】「主——万军之耶和华摸地,地就消化,凡住在地上的都必悲哀。地必全然像尼罗河涨起,如同埃及河落下。」

【摩九6】「那在天上建造楼阁、在地上安定穹苍、命海水浇在地上的——耶和华是祂的名。」

  • 5-6节是一首审判中的赞美诗,赞美管理万有的大能之神。「地必全然像尼罗河涨起,如同埃及河落下」(5节),是形容地震(1节)。
  • 「耶和华是祂的名」(6节),是再次提醒百姓(五8),这样一位大能的的神,乃是与他们立约的神,也是乐意启示自己的神(出三14-15)。他们是与神立约的民,应当回到神的话语里寻求那位自我启示的神。百姓却到处胡乱寻求(八12),结果找到的只是外邦偶像或金牛犊。

【摩九7】「耶和华说:以色列人哪,我岂不看你们如古实人吗?我岂不是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领非利士人出迦斐托,领亚兰人出吉珥吗?」

【摩九8】「主耶和华的眼目察看这有罪的国,必将这国从地上灭绝,却不将雅各家灭绝净尽。这是耶和华说的。」

  • 「古实」(7节)位于埃及南部的努比亚。神并没有领古实人离开他们的原居地,而是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但现在却看以色列人「如古实人」(7节),这表明:
    1. 有出埃及经历的百姓,与神有特殊的立约关系,但他们若不肯顺服圣约,就与没有出埃及经历的遥远的古实人没有什么两样。神的百姓不可能倚靠功德赚取神的恩典,但也不可能忽略责任而继续享用恩典,因为神说:「在地上万族中,我只认识你们;因此,我必追讨你们的一切罪孽」(三2)。
    2. 与古实人相比,以色列人并没有任何优越之处。古实人的黑皮肤不能变白,以色列人出埃及已经过了七百年,肉体的本相也没有任何变化。这证明神的怜悯、拯救,并不是因为百姓的所是、所能或所作,也不是因为他们向神有单纯的心,完全是出于神的主权和计划。
  • 「迦斐托」(7节)就是地中海东部的克里特岛,是以色列的宿敌非利士人的原居地。「吉珥」(7节)位于美索不达米亚,是以色列的宿敌亚兰人的原居地。神不但「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地」(7节),也「领非利士人出迦斐托,领亚兰人出吉珥」(7节),预先摆在迦南地的周围,准备将来作为管教百姓的工具。因此,万国都在神的管理之下,为要成就祂救恩的计划。
  • 神怎样「领亚兰人出吉珥」,也怎样使「亚兰人必被掳到吉珥」(一5;王下十六9)。如果百姓只把「出埃及」看作一个历史事件,而不肯活出立约之民的属灵实际,就不能见证出埃及的救赎意义;因此,神怎样「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也照样使他们被掳到亚述。
  • 「有罪的国」(8节),指北国以色列这个拒绝神的政体。「雅各家」(8节),指北国的百姓。
  • 神是全地的主、公义的神,列国都在神的掌管之下。在神的公义面前,神的百姓并没有豁免审判的特权。因此,神「必将这国从地上灭绝」(8节)。但是,神也是信实的神、与雅各立约的神,所以祂「不将雅各家灭绝净尽」(8节),因为神要借着选民成就对全人类的救赎计划。

【摩九9】「我必出令,将以色列家分散在列国中,好像用筛子筛谷,连一粒也不落在地上。」

【摩九10】「我民中的一切罪人说:灾祸必追不上我们,也迎不着我们。他们必死在刀下。」

  • 「分散」(9节)与「筛」(9节)原文是同一个字。筛谷的时候,要把石头与杂物留在筛子里(英文ESV译本),「连一粒也不落在地上」(9节),象征在审判的时候,一个罪人也不能逃脱神的追讨。
  • 「灾祸必追不上我们,也迎不着我们」(10节),指百姓自恃与神的关系特殊,盲目以为自己已经很敬虔,不必认罪悔改。今天,也有一些人自恃已蒙拯救,以为得救以后就不必再认罪。使徒约翰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但有些假师傅却说:《约翰壹书》是写给诺斯底主义教派的,不是写给基督徒的。「主认识谁是祂的人」,「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提后二19);当审判的时候,这些人也必要被筛子筛出来。
上图:中东人在筛麦子。大块的石子和杂物留在筛子里,谷粒落在地上。

上图:中东人在筛麦子。大块的石子和杂物留在筛子里,谷粒落在地上。

【摩九11】「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

【摩九12】「使以色列人得以东所余剩的和所有称为我名下的国。此乃行这事的耶和华说的。」

  • 从第10节到第11节,突然出现了本书最出人意外的转折:从「必死在刀下」(10节)的审判,突然变成了「重新修造」(11节)的盼望;「黑暗没有光明」的「耶和华的日子」(五18-20),突然充满了光明与平安(13-14节)。这个转折的关键在于时机——「到那日」(11节),当神的审判执行完毕、神的公义得着满足之后,「日子将到」(13节),神将根据祂对亚伯拉罕(创十二2-3)、以撒(创二十六24)、雅各(创三十五11-12)和大卫(撒下七16)的应许,使百姓得着恢复。
  • 「大卫倒塌的帐幕」(11节),指大卫的国度。大卫的帐幕从南北分裂时就开始倒塌(王上十二19-20),到耶路撒冷被毁时完全倒塌(王下二十五8-9)。实际上,「其中的破口」从所罗门随从外邦偶像时就开始了(王上十一4)。大卫帐幕的倒塌,表面上是因为人的失败、仇敌的攻击,实际上是神的主动拆毁(王上十一11-13)。因此,神过去怎样使百姓从「破口」(四3)被掳到外邦,将来也必负责「堵住其中的破口」(11节)。
  • 神清楚地宣告:「大卫倒塌的帐幕」只有神自己能够「重新修造」(11节;耶二十三5;结三十四16)。今天,许多人立志要重建「大卫倒塌的帐幕」,无论动机有多么属灵、愿望有多么美好,结局必然是失败的。因为神已经用以色列人一千五百年的失败和教会两千年的历史,让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人不可能建成神的国度,唯有弥赛亚基督才能「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诗二7-9;七十二8-11;赛九7),从建立教会开始,直到带来千年国度。
  • 「所有称为我名下的国」(12节),指神所拣选的外邦人,甚至包括与神的百姓为敌、「毫无怜悯,发怒撕裂,永怀忿怒」(一11)的「以东所余剩的」(12节)。那些没有被神拣选的「非利士人所余剩的必都灭亡」(一8),而被神拣选的非利士人将被圣灵重生,被神看作是出生在耶路撒冷的神国公民(诗八十七4-6)。
  • 神先说「这是耶和华说的」(8节),然后再次强调「此乃行这事的耶和华说的」(12节),向即将受管教的百姓指明:神的彻底拆毁,是为了「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11节;赛一26),使被神拣选的外邦人都得以进入弥赛亚的国度(12节;徒十五16-17)。

【摩九13】「耶和华说:日子将到,耕种的必接续收割的;踹葡萄的必接续撒种的;大山要滴下甜酒;小山都必流奶(原文是消化,见约珥三章十八节)。」

【摩九14】「我必使我民以色列被掳的归回;他们必重修荒废的城邑居住,栽种葡萄园,喝其中所出的酒,修造果木园,吃其中的果子。」

【摩九15】「我要将他们栽于本地,他们不再从我所赐给他们的地上拔出来。这是耶和华——你的神说的。」

  • 以色列人在每年阳历的十、十一月秋雨之后耕种、撒种,三、四月春雨之后收割大麦小麦,八月踹葡萄酿酒。13节表明应许之地的出产将非常丰富,所以四月份开始的「收割」一直延续年底「耕种」的时候,八月份开始的「踹葡萄」一直延续到是年底「撒种」的时候。
  • 神亲自拆毁(1节),是为了亲自重建,「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11节),祂的应许包括:
    1. 对地的恢复:使大自然被罪恶与死亡压抑的生产力爆发出来(13节),向那位执掌王权的弥赛亚君王献上贡品。当人类犯罪堕落以后,地为人的缘故受了咒诅(创三17;罗八20-22),人「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创三19);而在千年国度里,这咒诅将被除去(赛十一6-9)。
    2. 对人的恢复:使被掳的归回,重修荒废的城邑」(14节),在应许之地重得供应和安息。人因着不公平、不公义(五7;六12)而荒废、糟蹋和失去的(四9;五11),将在神的公义、慈爱和信实里重新恢复,罪的恶果将被完全除去。
    3. 永远的得救:百姓经过管教以后,一心寻求外邦偶像和金牛犊的人都必仆倒,永不再起来(八14);但「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罗十一5),他们将被换上新心(结三十六26),彻底承认自己的全然败坏,学会完全信靠、顺服神。因此,他们将被栽于本地」(15节),在安息里顺服神,不再从应许中失落、从地上灭绝(8节)。
  • 「这是耶和华——你的神说的」(15节),表明这些都无法根据人的选择或努力而实现,而是根据神所立的圣约:「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结二十5;申七7-8)。正如主耶稣所宣告的:「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约十五16;弗一4、11)。
  • 「说」(15节)原文是完成时态,表明神「一直这样说」,在救赎的计划上早已立定心意,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是祂主动与人立约,也只有祂有恩典与能力履行这约,祂将亲自「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
  • 本书的主要篇幅都是谴责百姓的不公不义和属灵黑暗,宣告神无可避免的审判,九11-15似乎只是结尾的一个附录。但实际上,最后的这段结尾才是本书的中心:人的光景越败坏、越没有希望,越需要神堵住破口、重新修造(11节)。神工作的目的永远都是正面的,祂的拆毁是为了重建,管教是为了恢复,「黑暗没有光明」(五18)的日子,是为了带来光明和盼望。因此,阿摩司书不但让我们看清了人的全然败坏,也让我们渴想神的荣耀救赎。神是公义的、也是信实的,祂既要根据圣约来管教百姓,也要根据圣约来恢复百姓,化腐朽为神奇,把全然败坏的人类重生成承受基业的儿子。亚当的后裔不可能实现神所要求的公平和公义,但神的救赎计划却不会因为人的失败而改变,因为圣约不是倚靠不可靠的人来履行,而是神「亲口应许,亲手成就」(王上八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