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司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摩四1】「你们住撒马利亚山如巴珊母牛的啊,当听我的话——你们欺负贫寒的,压碎穷乏的,对家主说:拿酒来,我们喝吧!」

本章是神对以色列责备得最重的部分。「撒马利亚山」是撒马利亚在上面建造的山。「巴珊」在约旦河以东,以肥沃的草场和优秀的牛只驰名。先知借用巴珊的母牛来讽刺生活奢华的北国妇女。

【摩四2】「主耶和华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说:日子快到,人必用钩子将你们钩去,用鱼钩将你们余剩的钩去。」

以色列人拒绝归向神,神就任凭人「用钩子将你们钩去,用鱼钩将你们余剩的钩去」。古人赶牛群上路,是牵着套在它们口中的钓子,同时用叉子赶着牲口向前行。亚述用了类似的方法带走被掳的百姓。

【摩四3】「你们各人必从破口直往前行,投入哈门。这是耶和华说的。」

「破口」指城墙被敌人攻破时所留下的缺口,被俘的人不经城门,而是从破口上出去。「哈门」可能是亚述的一个山名,即百姓被掳之地。

【摩四4】「以色列人哪,任你们往伯特利去犯罪,到吉甲加增罪过;每日早晨献上你们的祭物,每三日奉上你们的十分之一。」

摩西律法只规定百姓每年朝见神三次(申十六16),每三年把土产十分之一留给穷人(申十四28)。这些背道的以色列人即使每天朝见神,三天献上一次十分之一,神也绝不会悦纳他们。因为他们是用错误的宗教热情来代替人对神真实的敬畏,代替人与神之间关系的恢复。

【摩四5】「任你们献有酵的感谢祭,把甘心祭宣传报告给众人,因为是你们所喜爱的。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你们所喜爱的」以色列人生活上没有公义圣洁,一切的敬拜形式只是人所喜爱的宗教仪文,是根据人,而不是根据神。神的心意是「听命胜于献祭」(撒上十五22)。

【摩四6】「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神一再强调「你们仍不归向我」(6,8,9,10,11节),说明神在祂百姓中所有的对付、击打、审判、管教,目的都是为了让百姓回转归向祂。以色列社会的黑暗和堕落,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问题,都是因为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出了问题。6-11节列出的饥荒、干旱、霉烂、虫灾、瘟疫、战争都是神早已预言过的管教(利二十六14-39,申二十八47,48),一步比一步加重,但百姓的心却完全没有反应,不觉得有什么需要留意的,没有因这些警告性的灾祸而回转。「牙齿干净」指饥荒中没有食物可吃。

【摩四7】「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

「在收割的前三月」指每年的二、三月间,那时的春雨对农作物的收成非常重要。

【摩四8】「这样,两三城的人凑到一城去找水,却喝不足;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阿摩司书曾被人利用,作为「解放神学、人民神学」的依据,作为人寻求政治利益的理论工具。一些宗教界人士把阿摩司书中神对社会黑暗面的责备抽出来,指出社会、制度和人已经败坏到那样的程度,所以神要改变、要革命。这种教导用圣经作为社会革命、民族革命的理论基础,但人是不可能改变人的,历史上一切革命的结果,还是「你们仍不归向我」。

【摩四9】「我以旱风、霉烂攻击你们,你们园中许多菜蔬、葡萄树、无花果树、橄榄树都被剪虫所吃;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霉烂」指的是寄生虫的危害,将农作物弄得发白。「剪虫」就是「蝗虫」。

【摩四10】「我降瘟疫在你们中间,像在埃及一样;用刀杀戮你们的少年人,使你们的马匹被掳掠,营中尸首的臭气扑鼻;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摩四11】「我倾覆你们中间的城邑,如同我从前倾覆所多玛、蛾摩拉一样,使你们好像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指经过刑罚后所剩下的余民(亚三2)。

【摩四12】「以色列啊,我必向你如此行;以色列啊,我既这样行,你当预备迎见你的神。」

神千方百计地唤醒百姓,但他们都无动于衷,所以神要他们「当预备迎见你的神」,准备迎接即将临到的严厉击打。每个基督徒都应该随时问自己,你当怎样预备迎见你的神?是预备迎接管教、击打、审判,还是赦免、恩典、赏赐?这都取决于我们与神的关系,取决我们是否认识祂、归向祂。本节之前有个「因此」,和合本没有翻译出来。

【摩四13】「那创山、造风、将心意指示人、使晨光变为幽暗、脚踏在地之高处的,祂的名是耶和华——万军之神。」

神亲自介绍自己,让人明白他们当预备迎见的是怎样一位神:「创山、造风」祂是宇宙万有的源头;「将心意指示人」祂是乐意启示人的神;「使晨光变为幽暗」当人拒绝祂的时候,神就向人关闭自己,让人看不见前途;「脚踏在地之高处的」祂是鉴察全地的主,人的思想言行没有一样能在神面前隐瞒;「耶和华万军之神」祂是过去、现在、将来永不改变的全能的神。可惜的是,以色列人要等到国破家亡以后,才能认识神的作为、认识这位神是轻慢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