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司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摩一1】「当犹大王乌西雅,以色列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在位的时候,大地震前二年,提哥亚牧人中的阿摩司得默示论以色列。」

【摩一2】「他说:耶和华必从锡安吼叫,从耶路撒冷发声;牧人的草场要悲哀;迦密的山顶要枯干。」

  • 以色列位于非洲板块和阿拉伯板块边缘的死海断层(Dead Sea Transform)上,历史上经常发生地震。考古学家对米吉多、夏琐、拉吉、亚柯和迦特遗址的发掘表明,主前8世纪曾经发生过两次大地震,造成了广泛的破坏。其中主前8世纪中期的地震可能有7.8-8.2级,是死海断层带在过去四千年里最大的地震。这次地震,很可能就是乌西雅年间的「大地震」(1节;亚十四5)。犹太史学家约瑟夫记载:当乌西雅王强行进入圣殿烧香时,突然发生了大地震。圣殿裂了一条缝,阳光透过裂缝照到乌西雅脸上,他就长了大麻风(代下二十六19);而城外的伊罗结山(Eroge)东西裂开了一个800米的口子(《犹太古史记》卷9第10章225节)。
  • 「大地震前二年」(1节),原文可以指「在大地震两年前」,也可以指「在大地震前的两年期间」(英文ESV译本)。阿摩司预言神将使用地震作为审判的工具(八8;九1-6),虽然他只是个「牧人」(1节),但大地震的预言应验之后,就证明他是神所呼召的真先知。
  • 「耶罗波安在位的时候」(1节),是北国以色列表面最强盛的时候,也是里面最可怜的时候,三十多年后就要亡国。但表面的繁荣却弄瞎了百姓的心眼,使他们看不见自己好像熟透了的无花果,已经接近了腐烂的边缘(八2)。
  • 「提哥亚」(1节)位于南国犹大旷野的边缘,在伯利恒南面大约8公里(撒下十四2;代下二十20;耶六1)。「阿摩司」(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负担」。「牧人」(1节)原文在圣经里只被用来形容「摩押王米沙牧养许多羊」(王下三4),表明阿摩司很可能不是帮人放羊,而是羊群的拥有者,兼作果农(七14)。
  • 「以色列」(1节)指北国以色列。「得」(1节)默示,原文是「看见」(赛一1;二1;十三1;弥一1;哈一1)。作为一位「牧人」,神首先让他看见的是最熟悉的景象:「牧人的草场要悲哀」(1节)。
  • 阿摩司是一位南国的普通农夫,并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却被神差遣向北国宣告审判,这注定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任务。但先知的事奉并非因为自己为神发热心,而是因为神的话语掌握了他,令他无法抗拒。
  • 「吼叫」(2节),原文指狮子的吼叫。「牧人的草场」(2节),可能指北国在约旦河东最适合放牧的基列地。「迦密的山顶」(2节)位于以色列西北地中海沿岸,雨量充足,是北国在约旦河西树木最茂盛的地方。神的审判,将使北国最倚赖、最肥沃的土地枯干。
  • 虽然北国拒绝到圣殿敬拜,一面用金牛犊来代替神,一面追随巴力和各种外邦偶像,但神却仍然没有离弃自己的百姓。当北国以色列即将「自取败坏」(何十三9)的时候,神像狮子般从圣殿发出吼叫,警告百姓、也提醒他们:他们的神在锡安。
上图:死海断层(Dead Sea Transofrm),又称为死海裂谷(Dead Sea Rift),从西奈半岛南面的红海裂谷开始,沿着阿拉伯板块和非洲板块之间的板块边缘伸延,终点是土耳其东南部与东安纳托利亚断层交会的地方。图中标出了阿拉伯板块相对于非洲板块的主要断层和运动方向,约旦河东的戈兰高地和基列地位于阿拉伯板块,约旦河西的加利利、撒马利亚、犹大、沿海平原、南地旷野和西奈半岛都在非洲板块上。这种构造,导致该地区相对频繁的地震活动。

上图:死海断层(Dead Sea Transofrm),又称为死海裂谷(Dead Sea Rift),从西奈半岛南面的红海裂谷开始,沿着阿拉伯板块和非洲板块之间的板块边缘伸延,终点是土耳其东南部与东安纳托利亚断层交会的地方。图中标出了阿拉伯板块相对于非洲板块的主要断层和运动方向,约旦河东的戈兰高地和基列地位于阿拉伯板块,约旦河西的加利利、撒马利亚、犹大、沿海平原、南地旷野和西奈半岛都在非洲板块上。这种构造,导致该地区相对频繁的地震活动。

【摩一3】「耶和华如此说:大马士革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以打粮食的铁器打过基列。」

【摩一4】「我却要降火在哈薛的家中,烧灭便·哈达的宫殿。」

【摩一5】「我必折断大马士革的门闩,剪除亚文平原的居民和伯·伊甸掌权的。亚兰人必被掳到吉珥。这是耶和华说的。」

  • 「大马士革」(3节)位于北国以色列东北方,是亚兰诸国中最大的城邦,代表亚兰。大卫曾经征服了大马士革(撒下八6),但所罗门偏离神以后,大马士革就开始与所罗门为敌(王上十一23-25),常常与以色列争战(王上十五18-20;二十1、23;二十二31;王下六8、24;八28;十32;十二17;十三3、22),成为南北分裂以后北国最大的仇敌。在阿摩司的时代,北国的耶罗波安二世曾收复大马士革(王下十四28),但很快又被亚兰人占领(王下十六5)。
  • 「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3节),原文是「三次犯罪,第四次我必不收回刑罚」,意思是:三次犯罪已经足以遭到审判,第四次犯罪,更是罪无可赦。
  • 「打粮食的铁器」(3节)是木制的脱粒板,在木板下装着金属片或石片,人站在上面,由牲畜拖着辗过谷粒,把谷壳辗碎。「以打粮食的铁器打过基列」(3节),可能指「亚兰王灭绝约哈斯的民,践踏他们如禾场上的尘沙」(王下十三7)。
  • 「基列」(3节)是北国以色列约旦河东的土地,后来被亚兰王哈薛侵占(王下十32-33)。
  • 「哈薛」(4节)是主前9世纪的亚兰王(Hazael,主前842-796年在位),由于他的功绩很大(王下十32-33),一百年多后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主前745-727年在位)的年表里,还把亚兰称作「哈薛的家」(4节)。许多亚兰王的名字也都叫「便·哈达」(4节)。因此,「哈薛的家」代指亚兰,并非指某个特定的王。
  • 「门闩」(5节)代表城的防御。「亚文」(5节)原文的意思是「空虚」,「亚文平原」(5节)很有可能是讽刺某个敬拜巴力的地区(何十8)。亚述年表称「伯·伊甸」(5节)是一个反叛的亚兰人王国(Bit-Adini),位于幼发拉底河以南。
  • 「吉珥」(5节)可能位于巴比伦和以拦的交界处(赛二十二6),是亚兰人的老家(九7)。主前733-732年,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发动第二次西征,攻陷大马士革,把亚兰人掳到吉珥(王下十六9),应验了阿摩司的预言。
上图:「打粮食的铁器」(摩一3),是打谷用的木制脱粒板。在类似雪橇的木板下面装着金属片或石片,人站在上面,用牲畜拖着辗过谷粒,把谷壳辗碎。

上图:「打粮食的铁器」(摩一3),是打谷用的木制脱粒板。在类似雪橇的木板下面装着金属片或石片,人站在上面,用牲畜拖着辗过谷粒,把谷壳辗碎。

【摩一6】「耶和华如此说:迦萨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掳掠众民交给以东。」

【摩一7】「我却要降火在迦萨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摩一8】「我必剪除亚实突的居民和亚实基伦掌权的,也必反手攻击以革伦。非利士人所余剩的必都灭亡。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迦萨、亚实突、亚实基伦、以革伦」(6-8节)都是地中海沿岸的非利士人城邑,非利士五城中最南的「迦萨」(6节)代表所有的非利士人。非利士人在士师时代就常常与以色列人争战,后来与控制南方贸易路线的阿拉伯部落联盟,成为犹大王约兰的敌人(代下二十一16-17)。非利士五城中的迦特可能已经被乌西雅王攻取(代下二十六6-7),所以这里没有提到。
  • 「迦萨」是当时转运奴隶的中心(珥三4-6)。「掳掠众民交给以东」(6节),可能指北国以色列被仇敌掳掠时,非利士人将百姓转卖给以东作奴隶。
  • 主前733-732年,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发动第二次西征,占领了地中海沿岸的非利士诸城,征服了迦萨,应验了阿摩司的预言。

【摩一9】「耶和华如此说:推罗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将众民交给以东,并不记念弟兄的盟约。」

【摩一10】「我却要降火在推罗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 「推罗」(9节)是以色列西北地中海沿岸的腓尼基城邦。「弟兄的盟约」(9节),可能指在大卫和所罗门的时代,推罗与以色列立约(撒下五11;王上五12),在暗利和亚哈的时代也彼此结盟(王上十六31)。
  • 推罗城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大陆、另一部分在岛上,防御能力很强。主前第8世纪的早期,推罗人控制了地中海地区绝大部分的商业活动,并且扩张殖民,在北非建设了迦太基城,一时非常骄傲(结二十八2)。推罗是当时转运奴隶的中心(结二十七13)。「掳掠众民交给以东」(6节),可能指北国以色列被仇敌掳掠时,推罗人将百姓转卖给以东作奴隶(珥三4-6)。
  • 主前727-722年,推罗被亚述王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主前727-722年在位)围困了五年,之后又相继被巴比伦、波斯和马其顿希腊帝国攻取,应验了阿摩司的预言。

【摩一11】「耶和华如此说:以东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拿刀追赶兄弟,毫无怜悯,发怒撕裂,永怀忿怒。」

【摩一12】「我却要降火在提幔,烧灭波斯拉的宫殿。」

  • 「以东」(11节)是雅各的孪生哥哥以扫的子孙(创三十六9),住在死海的东南方。他们本是以色列人的「兄弟」(11节;俄10;申二十三7),却不念兄弟之情(民二十14-21),主动攻击大卫(诗六十诗题),结果被大卫征服(撒下八13-14)。以东在所罗门王期间开始反叛(王上十一14-15),于犹大王约兰期间独立(王下八20-22),与犹大的冲突一直延续到阿摩司的时代(王下十四7、22)。阿摩司发出预言之后,「以东人又来攻击犹大,掳掠子民」(代下二十八17)。主前586年耶路撒冷陷落之后,以东幸灾乐祸、乘火打劫、落井下石(诗一百三十七7;结三十六5-6;俄11-14),正是「毫无怜悯,发怒撕裂,永怀忿怒」(11节)。
  • 「提幔」(12节)是以东的主要城市,土地肥沃、人口众多,是出智慧人的地方(伯二11;耶四十九7)。「波斯拉」(12节)是以东扼守王道(King’s Highway)的重要绿洲和堡垒。耶路撒冷被毁之后,以东的城市也于主前6世纪被巴比伦人摧毁,应验了阿摩司的预言。
  • 犹大被掳巴比伦以后,以东人被东方的纳巴泰人(Nabataeans)逐渐逐出以东地,迁到犹大南部。纳巴泰人于主前5世纪取代以东人成为以东地、亚喀巴湾沿岸和海港的主人。以东对兄弟「毫无怜悯」,结果却失去了神赐给他们祖先的家园(申二5),未来唯一的希望,就是与兄弟犹大合并(摩九12;俄21)。

【摩一13】「耶和华如此说:亚扪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们的刑罚;因为他们剖开基列的孕妇,扩张自己的境界。」

【摩一14】「我却要在争战吶喊的日子,旋风狂暴的时候,点火在拉巴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摩一15】「他们的王和首领必一同被掳去。这是耶和华说的。」

  • 「亚扪」(13节)是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的后裔(创十九38),住在约旦河东、摩押的北面。他们与以色列人有血缘关系,但从士师时代开始就常常与以色列人争战(士十7;十一4;撒上十一1;撒下十6)。
  • 「扩张自己的境界」(13节),指亚扪人找借口侵占以色列人在约旦河东的基列地(士十一13)。「拉巴」(14节)是亚扪的首都,即今日约旦首都安曼。
  • 主前733-732年,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发动第二次西征,征服了亚扪,应验了阿摩司的预言。
  • 阿摩司用同样的模式,发表了神对北国以色列周围七个国家的审判。每个审判,都是以「耶和华如此说」开始,宣告他们「三次犯罪,第四次我必不收回刑罚」(3、6、9、11、13节;二1、4)。神用「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领人悔改,人却藐视神的恩典,继续作恶,任着自己「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罗二5),结果神「必不收回刑罚」。每个「刑罚」都是从上而下,先是「降火、烧灭」君王所倚赖和自豪的「宫殿」(4、7、10、12、14节;二2、5),然后刑罚平民百姓;因为有什么样的百姓,就有什么样的君王。
  • 神要向北国说话,却先从她周围的列国说起(一3-二5)。从一3到二5,神首先发表了对北国以色列7个邻国的审判:亚兰、非利士、腓尼基、以东、亚扪、摩押和南国犹大。从外邦人(一3-二3)一直说到选民(二4-5),最后才说到北国以色列(二6-16)。神在本章中对5个外邦国家的审判,原因都是因为他们对付神的百姓(3、6、9、11、13节)。谴责仇敌的不义、宣讲对仇敌的审判,自然是百姓喜闻乐见的。阿摩司如果继续这样讲下去,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北国广受欢迎的先知。不料,到了最后,百姓所听到的却是对自己的审判(二6-16),神宣告:「我民以色列的结局已经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八2)!
  • 今天,信徒听道,也常常觉得台上的信息正好适合自己所认识的某某人,如果某人在场就好了。但正如神对每个邻国的审判,实际上都是向北国宣告的,要让他们看到:神不但是以色列的神,也是外邦人的神;不但是北国的神,也是南国的神。「神不偏待人」(罗二11),祂「按各人行为审判人」(彼前一17),每一个国家、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向神交账,没有人有犯罪的特权。因此,听道的人不要为别人而听,因为神的话语是要让每个罪人都扎心。
上图:阿摩司向北国以色列周围的7个邻国宣告神的审判:亚兰、腓尼基、非利士、以东、亚扪、摩押、南国犹大。

上图:阿摩司向北国以色列周围的7个邻国宣告神的审判:亚兰、腓尼基、非利士、以东、亚扪、摩押、南国犹大。

《阿摩司书》背景

《阿摩司书》的希伯来名是「阿摩司 עמוס/ Amos」,是《十二先知书》(תרי עשר‎ / Trei Asar)中的第三篇。在希伯来文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十二先知书》是一整卷书。因此,《阿摩司书》被放在《何西阿书》和《约珥书》之后,并非完全因为年代,而是因为圣灵所要发表的信息。

《何西阿书》让我们看到「神就是爱」(约壹四16),也看到「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十二29);《阿摩司书》让我们看到神「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五24);而《约珥书》和《阿摩司书》合在一起,则全面地阐明了「耶和华的日子」(五18;珥一15)。这三篇放在《十二先知书》的前面,清楚地表明了整卷《十二先知书》的主题:神在「耶和华的日子」的审判,乃是因着祂公义的要求,也是出于祂爱的挽回。因为人已经全然败坏,不可能遵行天父的旨意(太七21);所以神要彻底拆毁人的肉体生命,将神儿子的生命放到人里面,才能使人活出神的性情。到那时候,信徒才能用外面的行为来印证里面的信心,让世人能「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七20),因为「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二17)。

在《十二先知书》中,何西阿、约珥、阿摩司、俄巴底亚、约拿和弥迦生活在北国即将灭亡之前,那鸿、哈巴谷和西番雅生活在南国即将灭亡之前,哈该、撒迦利亚和玛拉基生活在犹大被掳回归以后。神在这三个多事之秋,密集地差派先知发表信息,启示祂永远的救赎计划。

《阿摩司书》的作者是南国的先知阿摩司,他原本是在南国牧羊、修理桑树的普通农夫,并没有显赫的身世,但却被神差遣向北国宣告审判(七14-15)。阿摩司对大地震和列国审判的预言已经全部应验,证明他是真正的先知。司提反(徒七42-43)和雅各(徒十五15-18)都曾引用过《阿摩司书》(五25-27;九11-12)。

阿摩司事奉的时间是犹大王乌西雅(约主前791-740年在位)和以色列王耶罗波安二世(约主前793-753年在位)同时在位的时候,「大地震前二年」(一1),大约是主前760,对应于中国的春秋(主前770-476)初年。与阿摩司同时做先知的有北国的何西阿和约拿,南国的约珥可能也同时事奉。

在耶罗波安二世执政期间,神使新亚述帝国陷入了持续三十九年的衰落,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主前811-783年执政)的三个儿子撒缦以色四世(Shalmaneser IV,主前783-773年执政)、亚述但三世(Ashur-dan III,主前773-755执政)和亚述尼拉里五世(Ashur-nirari V,主前755-745年执政)都面临内乱,君权受到贵族的限制,不得不停止对外扩张,使以色列有了一个安全的国际环境。

神赐给北国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但繁荣并不表明神的悦纳。耶罗波安二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王下十四24),百姓的属灵光景也极其黑暗。虽然这段时间是大卫、所罗门之后最富强的时候,北国以色列经济繁荣、疆域广大,成为整个黎凡特(Levant)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但是,表面的繁荣只是无花果烂透之前(八2)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耶罗波安二世死后不久,新登基的亚述王普勒(即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主前745-727年)就重新开始对外扩张(王下十五19、29),北国不到三十年就迅速灭亡。

灭亡前夕的北国社会,与今天许多物质繁荣的国家一样,充满了罪恶:拜金主义流行,政府滥用权力;富人奢华无度,穷人欠债卖身;社会弊病丛生,全民道德低落。更糟糕的是,选民还有自欺欺人的宗教优越感,自以为活在神的祝福当中(五18),有免受审判的特权,自信心和安全感都爆棚(六2-3;九10);表面上宗教气氛浓厚(四4-5),实际上毫无敬虔的实际(五21-25)。因此,神戳破了北国虚有其表的「属灵泡沫」,宣告:「在地上万族中,我只认识你们;因此,我必追讨你们的一切罪孽」(三2)。

有些人断章取义地引用《阿摩司书》,作为教会参与政治的圣经根据。但《阿摩司书》并不是在讲政治,而是在讲「你当预备迎见你的神」(四12)。《阿摩司书》针砭时弊,但所发表的信息并不是为了解决社会的罪恶或道德的问题。因为人已经全然败坏,不可能求善离恶、秉公行义(五14-15),「却使公平变为苦胆,使公义的果子变为茵陈」(六12),甚至「将公义丢弃于地」(五7);虽然神一再宣告「要寻求耶和华,就必存活」(五4、6、14),但百姓却一面前往伯特利和吉甲寻求代替神的金牛犊(五5),一面追求外邦偶像(五21)。因此,社会问题的解决之道,并不是人的良心发现、道德觉醒或社会革命,也不是高举人道、人权来推行社会公义,而是神的彻底拆毁(三15;七8;八1-2;九1-4、8-10)和重建(九11-15)。

虽然神五次宣告「你们仍不归向我」(四6、8、9、10、11节),却四次用「我民以色列」(七8、15;八2;九14)来称呼他们。因为神的选召绝不会落空,虽然百姓自己「不知道行正直的事」(三10),但神自己会负责成就祂的选召。因此,神定意彻底拆毁北国以色列的政治和宗教体系,却要留下余民(九8),重新修造:「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九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