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九1】「以色列啊,不要像外邦人欢喜快乐;因为你行邪淫离弃你的神,在各谷场上如妓女喜爱赏赐。」

【何九2】「谷场和酒榨都不够以色列人使用;新酒也必缺乏。」

  • 1-9节的背景,可能是秋天的住棚节。住棚节是「耶和华的节期」(5节;利二十三34-43),以色列人要在神面前「欢乐七日」(利二十三40),感谢神赐下丰收,纪念在旷野住帐棚的日子。但现在,北国的百姓却像外邦人一样狂欢庆祝,聚集在打谷场宴乐、淫乱,把神所赐的丰收当作偶像的「赏赐」(1节),当作「各谷场上」出没的妓女卖淫所得的可怜酬劳。因此,先知在这狂欢的日子发出了严厉的警告。
  • 「谷场和酒榨都不够以色列人使用」(2节),原文是「谷场和酒榨都不够喂养他们」(英文ESV、NASB、KJV译本)。北国已经危在旦夕,百姓却盲目乐观地以为,「谷场和酒榨」上的丰富证明他们是蒙神祝福的。但先知却宣告审判即将到来,「谷场和酒榨」所产出的粮食和酒将不够喂养他们,悖逆的百姓难逃被掳的结局(3-6节)。今天,许多远离神的信徒也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到了被神「弃绝」(17节)的边缘,却还以为自己万事如意、蒙神祝福,可以今生作财主、来世作拉撒路(路十六19-31)。
上图:拿撒勒村的打谷场。

上图:拿撒勒村的打谷场。

上图:以色列的古代压酒池遗迹。酒醡分上下两层酒池,中间有一条通管相连。酒池可能是一块凿空的石头,也可能用砖石砌成。葡萄放在位置稍高的上层酒池中,工人用脚踹葡萄,汁液透过通管流到下层的酒池中。

上图:以色列的古代压酒池遗迹。酒醡分上下两层酒池,中间有一条通管相连。酒池可能是一块凿空的石头,也可能用砖石砌成。葡萄放在位置稍高的上层酒池中,工人用脚踹葡萄,汁液透过通管流到下层的酒池中。

【何九3】「他们必不得住耶和华的地;以法莲却要归回埃及,必在亚述吃不洁净的食物。」

【何九4】「他们必不得向耶和华奠酒,即便奠酒也不蒙悦纳。他们的祭物必如居丧者的食物,凡吃的必被玷污;因他们的食物只为自己的口腹,必不奉入耶和华的殿。」

【何九5】「在大会的日子,到耶和华的节期,你们怎样行呢?」

【何九6】「看哪,他们逃避灾难;埃及人必收殓他们的尸首,摩弗人必葬埋他们的骸骨。他们用银子做的美物上必长蒺藜;他们的帐棚中必生荆棘。」

  • 「耶和华的地」(3节),指神领出埃及的百姓进入的迦南美地。神是迦南地的主人,百姓只是寄居的客旅;他们若违背圣约,理当被主人赶出去,「归回埃及」(3节;八13;申二十八68),回到当初的为奴之地。
  • 百姓被掳之后,很难再遵守律法中关于食物的条例(申十四3-21),所以只能「吃不洁净的食物」(3节)。
  • 百姓被掳之后,「必不得向耶和华奠酒」(4节),因为不洁净的人不可献祭。根据律法,人若死在帐棚里,凡进那帐棚的和一切在帐棚里的,都必七天不洁净(民十九14)。百姓被掳到拜偶像的亚述,就是住在灵性死亡之地,他们的食物相当于「居丧者的食物」(4节),「只为自己的口腹(4节),不能用来献祭,「即使奠酒也不蒙悦纳」(4节)。既然不能献祭,百姓就不能再守「大会的日子」和「耶和华的节期」(5节),无法再用虚假的宗教活动来掩盖自己内心的背离。
  • 「摩弗」(6节)就是埃及尼罗河畔的古城孟斐斯,是当时埃及的政治与宗教中心,有许多墓地。以色列人「逃避灾难」(6节),即使逃到埃及,结果也只是葬在外邦人的坟墓里,不能像约瑟将尸体运回应许之地(创五十25)。而他们现在所看重的一切美物与财产,最终都将长满「蒺藜、荆棘」(6节),无人问津、成为粪土(腓三8)。
  • 「用银子做的美物」(6节),可能指偶像(二8;八4;十三2)。
上图:电影《出埃及记》中的孟斐斯城艺术复原图。

上图:电影《出埃及记》中的孟斐斯城艺术复原图。

上图:电影《出埃及记》中的孟斐斯王宫艺术复原图。

上图:电影《出埃及记》中的孟斐斯王宫艺术复原图。

【何九7】「以色列人必知道降罚的日子临近,报应的时候来到。民说:作先知的是愚昧;受灵感的是狂妄,皆因他们多多作孽,大怀怨恨。」

【何九8】「以法莲曾作我神守望的;至于先知,在他一切的道上作为捕鸟人的网罗,在他神的家中怀怨恨。」

【何九9】「以法莲深深地败坏,如在基比亚的日子一样。耶和华必记念他们的罪孽,追讨他们的罪恶。」

  • 「以色列人必知道」(7节),可译为「以色列人应当知道」(英文ESV、KJV译本)。既然百姓说「我们以色列认识祢了」(八2),先知就用讽刺的语气指出:认识神的「以色列人应当知道降罚的日子临近,报应的时候来到」。
  • 在百姓狂欢的日子,先知发出了严厉的警告,但百姓的反应却不是悔改,而是辱骂「作先知的是愚昧;受灵感的是狂妄」(7节),还想陷害先知(8节)。百姓如此顽梗,「皆因他们多多作孽,大怀怨恨」(7节),所以讳疾忌医。今天,有些信徒只喜欢励志、安慰的信息,给他们的「属灵狂欢」助兴,不喜欢被「降罚」(7节)和「报应」(7节)的信息惊醒,也是因为他们不肯直面自己的罪。
  • 第8节可译为「先知是与我神同做以法莲守望的;但捕鸟人的网罗在他一切的道上,在他神的家中只有敌意」(英文ESV、NASB、NIV译本)。先知驳斥辱骂自己的百姓,指出自己是「守望的」(8节;耶六17 、 结三17),但百姓却不知好歹,对为他们守望的人充满了敌意。
  • 「基比亚的日子」(9节),指士师时代基比亚匪徒奸杀利未人之妾(士十九22-25), 「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这样的事没有行过,也没有见过」(士十九30),结果导致便雅悯支派几乎全部灭绝(士二十一3)。因此,「基比亚的日子」不但是谴责百姓的败坏,也是暗示北国的命运将像便雅悯支派一样近乎灭绝(11-13节)。
  • 既然北国已经「深深地败坏」(9节),并且不肯悔改,神就再次宣告「必记念他们的罪孽,追讨他们的罪恶」(9节;八14),也再次宣告百姓必「归回埃及」(3节;八14)。这两句话就像墓志铭,把百姓狂欢的场面变成了庆祝自己死亡的丧礼。

【何九10】「主说:我遇见以色列如葡萄在旷野;我看见你们的列祖如无花果树上春季初熟的果子。他们却来到巴力·毗珥专拜那可羞耻的,就成为可憎恶的,与他们所爱的一样。」

【何九11】「至于以法莲人,他们的荣耀必如鸟飞去,必不生产,不怀胎,不成孕。」

【何九12】「纵然养大儿女,我却必使他们丧子,甚至不留一个。我离弃他们,他们就有祸了。」

【何九13】「我看以法莲如推罗栽于美地。以法莲却要将自己的儿女带出来,交与行杀戮的人。」

  • 10-17节的语气与1-9节相比,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不再有喧闹的狂欢、严厉的警告和刺耳的争吵,而是先知在安静中与神交通:首先是神说话(10-13节),然后是先知回应(14节);接着神再次说话(15-16节),最后是先知得出结论(17节)。
  • 葡萄在缺水的旷野很难生长,但旷野中的葡萄却非常甜,「葡萄在旷野」(10节)比喻惊喜。无花果要到夏天才能成熟,「无花果树上春季初熟的果子」(10节)也是比喻惊喜。这两个比喻都代表神在旷野选召以色列人时,对他们的喜爱。
  • 「巴力·毗珥」(10节)位于约旦河东的摩押平原,以色列人进迦南之前在什亭扎营,百姓与摩押女子行淫、敬拜偶像巴力·毗珥,结果「遭瘟疫死的,有二万四千人」(民二十五9)。「可羞耻的」(10节)代指巴力。从神在旷野选召百姓后不久,百姓就开始移情别恋,「与巴力·毗珥连合」(民二十五3),自己也「成为可憎恶的,与他们所爱的一样」(10节),一直延续到七百年后的何西阿时代。
  • 北国以色列的「荣耀」(11节),指耶罗波安二世时代的繁荣,这些都要「如鸟飞去」(11节)。因为他们敬拜迦南的生育女神亚舍拉,结果却离开了真正的生命泉源,以致「不生产,不怀胎,不成孕」(11节)。
  • 「离弃他们」(12节)原文是「离开他们」。神应许亚伯拉罕的后裔众多,「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创二十二17),但北国以色列既然「丢弃福分」(八3),神不得不离开他们,任凭「他们丧子,甚至不留一个」(12节)。当人离开神的时候,神还可以给人回转的机会;但是当神离开人的时侯,等待人的只有审判,「他们就有祸了」(12节)。
  • 「我看以法莲如推罗栽于美地」(13节),可译为「在我看,以法莲如棕树栽于美地」(英文ESV译本),比喻神一直恩待北国;正如「以法莲」(13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我将收获双倍的果子」,雅各也祝福「约瑟是多结果子的树枝」(创四十九22)。虽然神给了北国两百年回转的机会,但「以法莲却要将自己的儿女带出来,交与行杀戮的人」(13节),完全是自作自受、不死不休。
  • 在本章中,神把自己比作寻找葡萄、无花果(10节)和栽树(13、16节)的农夫。
上图:位于以色列南地旷野(Negev Desert)的Carmey Avdat葡萄园。这里的气候很适合种植葡萄,只要有水源,就可以耕种。

上图:位于以色列南地旷野(Negev Desert)的Carmey Avdat葡萄园。这里的气候很适合种植葡萄,只要有水源,就可以耕种。

【何九14】「耶和华啊——求祢加给他们,加什么呢?要使他们胎坠乳干。」

  • 本节是先知对神的回应。他最初祷告「求祢加给他们」(14节),好像还想求神再给百姓一次机会;但他的祷告却遇到了障碍:「加什么呢」(14节)?神的一番话有如丈夫回忆初恋的美好(10节),而妻子不但与情夫联合(10节),还要「将自己的儿女带出来,交与行杀戮的人」(13节),自断希望,再多的机会也是于事无补。所以深有体会的先知(一1-二13)改变了他的祷告,顺服神公义的审判(11-12节),求神「使他们胎坠乳干」(14节)。因为他知道,在神毫不妥协的审判背后,还有坚定不移的爱永存(二14-23)。
  • 今天,有些人批评神的审判过于严苛,他们应当反省10-14节、体验先知何西阿与歌蔑的婚姻。神的爱坚定不移,神的审判也毫不妥协;祂的审判乃是基于爱,并不是有情人所希望的,而是无情者自己招致的。信徒若和北国百姓一样玩弄爱情,轻率地辜负神的爱,就像歌蔑对待何西阿,乃是对公义的嘲弄,必将招致可怕的审判。

【何九15】「耶和华说:他们一切的恶事都在吉甲;我在那里憎恶他们。因他们所行的恶,我必从我地上赶出他们去,不再怜爱他们;他们的首领都是悖逆的。」

【何九16】「以法莲受责罚,根本枯干,必不能结果,即或生产,我必杀他们所生的爱子。」

  • 先知回应之后(14节),神第二次说话(15-16节)。第一次是从「旷野」(10节)和「巴力·毗珥」(10节)谈起,这次是从「吉甲」(15节)谈起。
  • 百姓在「吉甲」拥立扫罗作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撒上十一15),以色列王「一切的恶事」(15节)、漫长的失败史是从吉甲开始的(撒上十五10-19),这里也成为北国敬拜偶像的地方(十二11)。神从「吉甲」开始「憎恶他们」(15节),因为「他们的首领都是悖逆的」(15节),从扫罗王一直到先知何西阿的时代,并无实质的改变。
  • 「我地上」(15节)原文是「我的家」。神宣告:「我必从我地上赶出他们去,不再怜爱他们」(15节),暗示以色列将像不忠的淫妇被赶出夫家,不再蒙丈夫「怜爱」。过去,神把败坏的迦南人赶出去,「是因他们的恶」(申九4);现在,神把和迦南人一样败坏的以色列人赶出去,也是因为他们的败坏(王下十七7-18)。
  • 「以法莲」(16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我将收获双倍的果子」。北国本来被神「栽于美地」(13节),但现在却像一棵根部受伤的树,「根本枯干,必不能结果」(16节)。先知何西阿使用「以法莲」这个名字的双关含义,既用来指必来的审判(16节),又用来指将来的恢复(十四8)。

【何九17】「我的神必弃绝他们,因为他们不听从祂;他们也必飘流在列国中。」

  • 本节是先知何西阿与神交通之后作出的结论:早在七百年前,摩西已经在律法中警告百姓,如果他们离开神,命运将是「分散在万民中」(申二十八64)。现在,审判的时候到了,百姓既然离弃神(1节;七13),「求告埃及,投奔亚述」(七11),就要飘流在他们所向往、所仿效的外邦人的地方(1节),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 北国已经离弃了神(1节),所以先知强调「我的神必弃绝他们」(17节),与败坏的百姓分别开来,表示离弃神的北国已经丧失了神百姓的资格。
  • 神最初是宣告「弃掉」(四6)祭司,现在宣告「弃绝」百姓,正如当年神借着先知撒母耳在吉甲宣告:「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必厌弃你作王」(撒上十五23)。当年扫罗被神「厌弃」,是因为不肯「听从祂的话」(撒上十五22);现在百姓遭神「弃绝」,也是「因为他们不听从祂」(17节)。
  • 神「不再怜爱他们」(15节)、「弃绝他们」,这是对人类最可怕的审判。离开了神的爱,人类是绝望的,无论文明怎样发展,人的罪性和社会顽疾都无法改变;相反,人类的科技越发达,犯罪的能力也越大,最终必将自我毁灭。但是,先知的信息并没有到此为止,因为人的失败并不能使神的拣选落空,人的败坏并不能使神坚定不移的爱止息,神将亲自医治人类自己无法根治的绝症(十四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