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1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十1】「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树,结果繁多。果子越多,就越增添祭坛;地土越肥美,就越造美丽的柱像。」

【何十2】「他们心怀二意,现今要定为有罪。耶和华必拆毁他们的祭坛,毁坏他们的柱像。」

  • 神只需要祂指定的耶路撒冷圣殿的祭坛,不需要百姓到处「增添祭坛」(1节),这些祭坛都是敬拜偶像的。「柱像」(1节)指代表迦南男神巴力的石柱。
  • 「必怀二意」(2节),指北国一面敬拜神,一面敬拜巴力(王上十八21)。
  • 神在旷野遇见的葡萄(九10),现在已经成为「茂盛的葡萄树,结果繁多」(1节)。耶罗波安二世的时代,是北国以色列最强盛、繁荣的时期。但百姓的物质越丰富,就越把神的恩典用来敬拜偶像。今天,一些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也是越蒙神赐福,就越高举人、越提倡宗教多元化,表面上是「大爱无疆」,实际上是「果子越多,就越增添祭坛;地土越肥美,就越造美丽的柱像」(1节),同样「要定为有罪」(2节)。
  • 在本章中,神把自己比作种植葡萄树(十1)和训练母牛犊(十11)的农夫。
上图:耶斯列平原的葡萄园。以色列盛产葡萄,葡萄酒是古代中东人的重要饮料。

上图:耶斯列平原的葡萄园。以色列盛产葡萄,葡萄酒是古代中东人的重要饮料。

【何十3】「他们必说:我们没有王,因为我们不敬畏耶和华。王能为我们做什么呢?」

【何十4】「他们为立约说谎言,起假誓;因此,灾罚如苦菜滋生在田间的犁沟中。」

  • 什么样的百姓,就有什么样的王。百姓「不敬畏耶和华」(3节),王也不能显出神的权柄(八4),结果和「没有王」(3节)一样。过去,「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二十一25),百姓以为有了王就可以解决问题(撒上八5);现在,撒马利亚「城头变幻大王旗」,却没有一个王能提供拯救,所以百姓失望地说:「王能为我们做什么呢」(3节)?到了亚述围攻撒马利亚的最后三年(王下十七5),北国果然「没有王」(3节)。今天,各国也是不停地更换政党、主义,但只要人民「不敬畏耶和华」,就没有一个政党或主义能真正解决问题,不是拖延时间、掩盖矛盾,就是拆东补西、寅吃卯粮。
  • 人若对神的圣约不忠诚,对人的约也不会忠诚。「他们为立约说谎言,起假誓」(4节),可能指在君王登基的立约仪式上,君王向神说谎,百姓也向君王说谎,举国上下各怀鬼胎,彼此利用、彼此戒备。
  • 「苦菜滋生在田间的犁沟中」(4节),表明整块田都滋生了有毒的「苦菜」,比喻罪恶遍及全国。
上图:一位农夫扶犁而耕,为播种做好准备。从主前3500年开始,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农民就开始用犁耕地,把深层的土壤翻到土地的表面,可以使土壤松动,盖住杂草及以前的作物,使土中的有机物质更快变成腐殖质,也可以减少作物的许多天敌。当犁划过土壤时,产生的有肥沃土壤的长沟被称为「犁沟」。

上图:一位农夫扶犁而耕,为播种做好准备。从主前3500年开始,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农民就开始用犁耕地,把深层的土壤翻到土地的表面,可以使土壤松动,盖住杂草及以前的作物,使土中的有机物质更快变成腐殖质,也可以减少作物的许多天敌。当犁划过土壤时,产生的有肥沃土壤的长沟被称为「犁沟」。

【何十5】「撒马利亚的居民必因伯·亚文的牛犊惊恐;崇拜牛犊的民和喜爱牛犊的祭司都必因荣耀离开它,为它悲哀。」

【何十6】「人必将牛犊带到亚述当作礼物,献给耶雷布王。以法莲必蒙羞;以色列必因自己的计谋惭愧。」

【何十7】「至于撒马利亚,她的王必灭没,如水面的沫子一样。」

【何十8】「伯·亚文的邱坛——就是以色列取罪的地方必被毁灭;荆棘和蒺藜必长在他们的祭坛上。他们必对大山说:遮盖我们!对小山说:倒在我们身上!」

  • 「伯特利」(15节)的意思是「神的殿」,是雅各与神立约之处(创二十八19),但现在已经成为北国拜金牛犊的地方(王上十二32);所以先知讽刺地将「伯特利」改称为「伯·亚文」(5、8节),意思是「罪恶之家」。
  • 百姓所拜「伯·亚文的牛犊」(5节)不但不能保护百姓,也不能自保。当敌人进攻时,百姓反要为它的被掳而「惊恐、悲哀」(5节)。「荣耀离开它」(5节),可能指北国为了向亚述进贡,不得不把贴在金牛犊上的金叶子都刮下来。
  • 「耶雷布王」(6节)是以色列人对亚述王的称呼(五13)。金牛犊将作为战利品被带到亚述,表示战败国的神明向战胜国的神明降服。
  • 「以色列必因自己的计谋惭愧」(6节),也可译为「以色列必因自己的偶像惭愧」(英文ESV译本)。「计谋 עֵצָה」原文与「树木 עֵצָה」(耶六6)相同,可能是双关语。
  • 「她的王」(7节)指金牛犊。
  • 北国百姓认为律法「与他毫无关涉」(八12),所以当神的管教临到的时候,不但不知道这是律法预言的背约惩罚(申二十八),反而「对大山说:遮盖我们!对小山说:倒在我们身上」(8节),宁可被山压死,也不愿认罪悔改。主耶稣(路二十三30)和使徒约翰(启六15-17)也引用这句来描述世人不肯悔改的光景,表明亚当的后裔不可能生发认罪悔改的心,人的得救完全是圣灵的主动工作。

【何十9】「以色列啊,你从基比亚的日子以来时常犯罪。你们的先人曾站在那里,现今住基比亚的人以为攻击罪孽之辈的战事临不到自己。」

【何十10】「我必随意惩罚他们。他们为两样的罪所缠;列邦的民必聚集攻击他们。」

  • 「基比亚的日子」(9节),指士师时代基比亚匪徒奸杀利未人之妾(士十九22-25), 「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这样的事没有行过,也没有见过」(士十九30),结果导致便雅悯支派几乎全部灭绝(士二十一3)。
  • 「我必随意」(10节),原文是「我必按我的意愿」。
  • 「两样的罪」(10节)可能指随从偶像和忘记神(二13)。
  • 「列邦的民必聚集攻击他们」(10节),暗示就像当年以色列各支派聚集攻击便雅悯支派一样(士二十1),北国以色列也将遭遇灭绝之祸。

【何十11】「以法莲是驯良的母牛犊,喜爱踹谷,我却将轭加在它肥美的颈项上,我要使以法莲拉套(或译:被骑)。犹大必耕田;雅各必耙地。」

【何十12】「你们要为自己栽种公义,就能收割慈爱。现今正是寻求耶和华的时候;你们要开垦荒地,等祂临到,使公义如雨降在你们身上。」

  • 「驯良」(11节)原文指受过训练、易于管教。律法规定,「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申二十五4);所以牛「喜爱踹谷」(11节),因为可以一边走,一边低头吃麦穗。
  • 「踹谷」(11节)是古人把麦粒从麦穗中分离的方法。农夫把收割下来的麦穗铺在禾场上,让牲畜用蹄子踩麦穗,或拖着碌碡碾过麦穗,然后用叉子将压开的麦穗扬在空中,让糠秕被风吹散,剩下的就是麦粒。
  • 「耕田」(11节),指用牛拉犁,把深层的土壤翻到土地的表面,使土壤松动,盖住杂草和以前的作物,使土中的有机物质更快地变成腐殖质,也可以减少农作物的天敌。
  • 「耙地」(11节),指用牛拉着带齿的木耙或铁耙,走过耕过的土地,把大土块破碎成小土块,使土地变得平整。
  • 「雅各」(11节)在这里指北方十个支派。
  • 过去,「以法莲是驯良的母牛犊」(11节),所以神只让她轻松地「踹谷撒欢」(耶五十11),可以边踹谷边吃。但现在,「以色列倔强,犹如倔强的母牛」(四16),所以神要「将轭加在它肥美的颈项上」(11节),让她辛苦地「耕田」(11节)和「耙地」(11节),不再有麦穗吃。北国的政局稳定和经济繁荣,不但没有使百姓亲近神,反而使他们更加骄傲和悖逆。因此,亚述的轭很快就要加在北国的颈项上,替神管教他们。
  • 「为自己栽种公义,就能收割慈爱」(12节),也可译为「为了公义而栽种,根据慈爱而收割」(英文NASB译本)。不是说人可以用「公义」去换取神的「慈爱」,而是说应当把「公义」和「慈爱」作为「栽种」与「收割」的方式。
  • 「现今正是寻求耶和华的时候」(12节),指正是秋雨季节,土地被犁开以后,秋雨降下,可以使土地变得松软、适合种子发芽。
  • 北国以色列早就蒙了神的恩典,但却因为离弃神,已经成为坚硬的「荒地」(12节)。现在,他们应当「开垦荒地」(12节)、预备心田,神公义的雨水才能渗透进去。但是,先知马上就指出:人已经全然败坏,百姓不可能倚靠自己预备心田,即使「现今正是寻求耶和华的时候」,他们仍然「耕种的是奸恶,收割的是罪孽」(13节)。就连那些企图倚靠自己跟随主耶稣的门徒,也「多有退去的,不再和祂同行」(约六66),所以主耶稣说:「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赐,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约六65)。
上图:非洲农民在使用牛踹谷。牲畜只要踩过麦穗,还可以一边走一边吃。对于牲畜来说,踹谷是一件相对轻松的工作,不需要负轭。

上图:非洲农民在使用牛踹谷。牲畜只要踩过麦穗,还可以一边走一边吃。对于牲畜来说,踹谷是一件相对轻松的工作,不需要负轭。

上图:埃及农民使用传统的牛拉犁耕田。耕田需要把深层的土壤翻到土地的表面,对于牲畜来说,比踹谷辛苦得多。

上图:埃及农民使用传统的牛拉犁耕田。耕田需要把深层的土壤翻到土地的表面,对于牲畜来说,比踹谷辛苦得多。

上图:印度农民用两只牛拉着带齿的木耙耙地,把大土块破碎成小土块,使土地变得平整。对于牲畜来说,耙地也比踹谷辛苦。

上图:印度农民用两只牛拉着带齿的木耙耙地,把大土块破碎成小土块,使土地变得平整。对于牲畜来说,耙地也比踹谷辛苦。

【何十13】「你们耕种的是奸恶,收割的是罪孽,吃的是谎话的果子。因你倚靠自己的行为,仰赖勇士众多,」

【何十14】「所以在这民中必有哄嚷之声,你一切的保障必被拆毁,就如沙勒幔在争战的日子拆毁伯·亚比勒,将其中的母子一同摔死。」

【何十15】「因他们的大恶,伯特利必使你们遭遇如此。到了黎明,以色列的王必全然灭绝。」

  • 何细亚登基以后,北国有了几年太平的日子,但很快骄傲之心复萌,他们「倚靠自己的行为,仰赖勇士众多」(13节),以为可以联合埃及、摆脱亚述(王下十七4)。结果自取灭亡,被亚述所灭(王下十七5-6)。
  • 「奸恶」(13节)与「公义」(12节)相反,「罪孽」(13节)与「慈爱」(12节)相反。表明神让百姓做什么,百姓就偏偏不做什么,悖逆到底,不可能倚靠自己预备心田、接受神的公义(12节)。
  • 「沙勒幔」(14节)和「伯·亚比勒」(14节)的具体内容不能确定。
  • 「黎明」(15节)是战争即将打响的时刻,到那时,「以色列的王必全然灭绝」(15节),证明无论是金牛犊还是君王,都不能拯救北国脱离危机。
  • 神亲自宣告:「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赛十5)。残暴的亚述帝国发动的不义战争,竟然成为神审判百姓的工具。因此,信徒固然不希望战争,但也不要用和平来代替神的公义和慈爱。有时神的旨意并不是让我们祈求世界和平,而是宣告「列邦的民必聚集攻击他们」(10节)、「你一切的保障必被拆毁」(14节)。只有到了主耶稣再来的时候,才会「在国中折断弓刀,止息争战」(二18),从此百姓也「不骑埃及的马」(十四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