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八1】「你用口吹角吧!敌人如鹰来攻打耶和华的家;因为这民违背我的约,干犯我的律法。」

【何八2】「他们必呼叫我说:我的神啊,我们以色列认识祢了。」

【何八3】「以色列丢弃良善(或译:福分);仇敌必追逼他。」

  • 「你用口吹角吧」(1节),原文是单数,指神命令先知何西阿吹角警告。既然百姓不肯接受神的「医治」(七1)与「救赎」(七13),就只能自己承担违背圣约的后果,正如摩西在七百年前早已经宣告过的:「耶和华要从远方、地极带一国的民,如鹰飞来攻击你」(申二十八29)。
  • 「鹰」(1节)是亚述人的守护神,「如鹰来攻打耶和华的家」(1节),指亚述多次入侵北国以色列(王下十五19、29;十七3、6)。但神还没有弃绝自己的百姓,仍然把应许之地称为「耶和华的家」。
  • 「我们以色列认识祢了」(2节),原文是「我们以色列认识祢」(英文ESV、NASB、KJV译本)。百姓虽然不肯顺服圣约,却自称「我们以色列认识祢」,想借着虚假的「认识」与神「套近乎」。今天,每一位信徒都应当省察自己的言行:我们是顺服的真「认识」、还是北国的假「认识」?
  • 「良善」(3节)原文是「良善、美好、福乐」,指百姓蒙拣选的身分,以及这个身分所带来的一切福分。但北国的百姓却只要福分,不要赐福的神;不知道自己违背圣约,就是弃绝了圣约里所包含的一切福分。
上图:宁录亚述王宫出土的亚述那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浮雕,现存于大英博物馆。浮雕上描绘亚述王凯旋归来,鹰神在天上一路护佑。

上图:宁录亚述王宫出土的亚述那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浮雕,现存于大英博物馆。浮雕上描绘亚述王凯旋归来,鹰神在天上一路护佑。

上图:宁录亚述王宫出土的亚述那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浮雕,现存于大英博物馆。浮雕上描绘亚述神鹰在亚述战车前面开路。

上图:宁录亚述王宫出土的亚述那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浮雕,现存于大英博物馆。浮雕上描绘亚述神鹰在亚述战车前面开路。

上图:亚述浮雕中的鹰神。

上图:亚述浮雕中的鹰神。

【何八4】「他们立君王,却不由我;他们立首领,我却不认。他们用金银为自己制造偶像,以致被剪除。」

【何八5】「撒马利亚啊,耶和华已经丢弃你的牛犊;我的怒气向拜牛犊的人发作。他们到几时方能无罪呢?」

【何八6】「这牛犊出于以色列,是匠人所造的,并不是神。撒马利亚的牛犊必被打碎。」

  • 「他们立君王,却不由我;他们立首领,我却不认」(4节),指先知何西阿事奉期间,北国的最后四个朝代全部都靠流血政变上台,神的百姓完全不把神当作真正的王,而是凭己意拥立自称能给他们好处的人。
  • 「撒马利亚」(5节)是北国的首都,也被用来代指整个北国以色列。
  • 「牛犊」(5节)原来是中东神话中风暴之神巴力的坐骑,外邦人也用牛犊来代表站在其上的巴力。南北分裂以后,北国以色列的耶罗波安一世为了阻止百姓前往南国犹大的耶路撒冷敬拜,在但和伯特利设立了两个金牛犊,告诉百姓:「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王上十二28),让百姓用看得见的牛犊来代表看不见的神,以为只要敬拜金牛犊就是敬拜神。但神早已丢弃了他们的金牛犊(5节),所以北国虚假的敬拜都是枉然。
  • 神的「怒气向拜牛犊的人发作」(5节),但却不是立刻执行惩罚,而是等待了两百年。在这两百年里,神用「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领北国悔改,但「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五5;七10)的全然败坏,「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神,也不寻求祂」(七10),所以他们「必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五5)、无可推诿。
上图:撒马利亚地区出土的主前12世纪的铜牛犊,现存于以色列博物馆。以色列效法迦南人拜偶像,用牛犊来代表神,或代表看不见的神的脚凳。

上图:撒马利亚地区出土的主前12世纪的铜牛犊,现存于以色列博物馆。以色列效法迦南人拜偶像,用牛犊来代表神,或代表看不见的神的脚凳。

上图:主前8世纪亚述的风暴之神Hadad(巴力的别名)石雕,出土于叙利亚北部的Arslan-Tash,现藏于卢浮宫。石雕中的巴力手持闪电,站在一只公牛上。迦南地也出土了许多青铜的公牛小像,代表站在牛背上的巴力。以色列人在西奈山下可能也是用金牛犊来代表站在牛背上的众神。

上图:主前8世纪亚述的风暴之神Hadad(巴力的别名)石雕,出土于叙利亚北部的Arslan-Tash,现藏于卢浮宫。石雕中的巴力手持闪电,站在一只公牛上。迦南地也出土了许多青铜的公牛小像,代表站在牛背上的巴力。以色列人在西奈山下可能也是用金牛犊来代表站在牛背上的众神。

【何八7】「他们所种的是风,所收的是暴风;所种的不成禾稼,就是发苗也不结实;即便结实,外邦人必吞吃。」

【何八8】「以色列被吞吃;现今在列国中,好像人不喜悦的器皿。」

【何八9】「他们投奔亚述,如同独行的野驴;以法莲贿买朋党。」

【何八10】「他们虽在列邦中贿买人,现在我却要聚集惩罚他们;他们因君王和首领所加的重担日渐衰微。」

  • 百姓既然看不出「匠人所造的,并不是神」(6节),就一心倚靠虚空的偶像和势力,结局却是国破家亡,所以说他们「所种的是风,所收的是暴风」(7节)。
  • 「好像人不喜悦的器皿」(8节),比喻离弃神的北国就像无用的器皿,不但在神面前失去了功用,在列国之中也无足轻重。
  • 「野驴」(9节)原文指公驴,「野驴 פֶּרֶא」与「以法莲 אֶפְרַיִם」谐音。生活在干旱旷野里的野驴性格倔强,北国不肯归向神、倚靠神,一意孤行地「投奔亚述」(9节),如同「独行的野驴」(9节)。
  • 「贿买朋党」(9节)直译是「雇佣情夫」。「情夫 אַהַב」原文与第3节的「仇敌 אֹיֵב」谐音。米拿现篡位以后,「亚述王普勒来攻击以色列国,米拿现给他一千他连得银子,请普勒帮助他坚定国位」(王下十五19)。北国好像失去吸引力的娼妓,需要靠钱才能买到「情夫」,结果却是买来一群追逼她的「仇敌」。
上图:以色列南地旷野Mitzpeh Ramon附近的野驴。

上图:以色列南地旷野Mitzpeh Ramon附近的野驴。

【何八11】「以法莲增添祭坛取罪;因此,祭坛使他犯罪。」

【何八12】「我为他写了律法万条,他却以为与他毫无关涉。」

【何八13】「至于献给我的祭物,他们自食其肉,耶和华却不悦纳他们。现在必记念他们的罪孽,追讨他们的罪恶;他们必归回埃及。」

  • 北国不肯到神所拣选的耶路撒冷圣殿献祭,而是违背律法(申十二13-14),在百姓所喜欢、所方便的地方「增添祭坛」(11节)。表面上到处都有兴旺的宗教活动,实际上只是敬拜金牛犊,「因此,祭坛使他犯罪」(11节)。今天,有些敬拜看上去兴奋热闹、有些讲道听起来励志安慰,但却没有基督和十字架在里面,只是人想用各种方法操纵神、利用神。结果也是教会越增长,就越增加自己的罪;无论是「增添祭坛」,还是「祭司越发增多」(四7),都只是让人得满足、得荣耀。
  • 平安祭的一部分烧在坛上献给神、一部分由献祭者分食,表明与神恢复平安和交通(利三1-17)。但没有实际的平安祭并不能与神恢复平安,只是百姓「自食其肉」(13节)而已,「耶和华却不悦纳他们」(13节)。今天,没有「心灵和诚实」(约四23)的敬拜和事奉也不能蒙神悦纳,只是人的自我陶醉、「自食其肉」。
  • 神早已把律法赐给了百姓,但自从南北分裂以后,北国就失去了教导律法的利未人(代下十一13-14),百姓以为律法与自己「毫无关涉」(12节),只要「增添祭坛」就能讨好神。今天,属肉体的信徒固然不肯读经,许多自以为属灵的信徒也疏于读经,神「为他写了律法万条,他却以为与他毫无关涉」(12节),以为圣经记载的都是别人的败坏,自己一定可以「爱神爱人」,只要热心事奉就可以讨好神,其实只是活在自以为义的幻觉里。
  • 神拯救以色列人离开埃及为奴之地,他们却投靠亚述、埃及,结果被掳往亚述为奴,犹如「归回埃及」(13节)。蒙了救赎的百姓,经过了七百年的起起伏伏,最终还是使自己「归回埃及」,证明人不但不能倚靠自己得救,也不能倚靠自己维持得救的地位。今天,有些信徒却以为自己比以色列人强,把「天国的宪章」(太五-七)当作「新约的律法」,立志努力做一个好基督徒;保罗说:「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你们是这样的无知吗」(加三3)?

【何八14】「以色列忘记造他的主,建造宫殿;犹大多造坚固城,我却要降火焚烧他的城邑,烧灭其中的宫殿。」

  • 以法莲「增添」(11节)祭坛和犹大「多造」(14节)坚固城,原文都是同一个词「增多 רָבָה」;而律法「万条」(12节)原文也是同一词根的律法「丰富 רֹב」。先知使用这个对比,讽刺百姓用巨大的精力投入虚假的宗教活动和国防工程,却完全忽视了神丰富的律法。
  • 「以色列忘记了造他的主」(14节),南北两国都倚靠自己所造的偶像(6节)和「宫殿、坚固城」(14节),结果只是堆积预备焚烧的干柴(14节)。今天,世人「忘记了造他的主」,一心建造巴别塔,发展背离神的文化,等待「用火焚烧」(彼后三7);而许多信徒也「与列邦人搀杂」(七8),不肯倚靠「造他的主」,个人把信心建立在银行的余额和稳定的工作上,教会把信心建立在人数的增加和奉献的增长上。神也要「降火焚烧他的城邑,烧灭其中的宫殿」(14节),使我们所倚仗的「宫殿」和「坚固城」彻底幻灭,重新归向造我们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