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五1】「众祭司啊,要听我的话!以色列家啊,要留心听!王家啊,要侧耳而听!审判要临到你们,因你们在米斯巴如网罗,在他泊山如铺张的网。」

【何五2】「这些悖逆的人肆行杀戮,罪孽极深;我却斥责他们众人。」

  • 「以色列家」(1节)指北国以色列全体,「众祭司」(1节)和「王家」(1节)是他们的领袖。神向着以色列全国上下宣告审判。
  • 「米斯巴」(1节)位于南方与犹大的边界附近,「他泊山」(1节)位于北方的耶斯列平原,这两个地方都有敬拜偶像的邱坛。
  • 「网罗、铺张的网」(1节)都是捕鸟的陷阱。北国的宗教和政治领袖将百姓误导至歧途,使他们陷入罪里、无法自拔,好像把他们当作鸟兽一样捕捉、宰杀。
上图:埃及人用网罗非法捕捉鹌鹑。古代中东人用网罗来捕鸟,一直沿用至今。现代法律规定了网罗的尺寸、位置和时间。

上图:埃及人用网罗非法捕捉鹌鹑。古代中东人用网罗来捕鸟,一直沿用至今。现代法律规定了网罗的尺寸、位置和时间。

【何五3】「以法莲为我所知;以色列不能向我隐藏。以法莲哪,现在你行淫了,以色列被玷污了。」

【何五4】「他们所行的使他们不能归向神;因有淫心在他们里面,他们也不认识耶和华。」

【何五5】「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故此,以色列和以法莲必因自己的罪孽跌倒;犹大也必与他们一同跌倒。」

  • 「以法莲」(3节)是北方十个支派中的领导支派,常被何西阿用来代指北国以色列。
  • 「以法莲为我所知」(3节)的「知」和「他们也不认识耶和华」(4节)的「认识」原文相同。神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耶十七10),祂清楚地知道百姓全然败坏的本相;但是百姓却不认识神,因为他们「弃掉知识」(四6),所以与神失去了关系。
  • 「行淫」(3节)、「所行的」(4节)指敬拜偶像的行为,「淫心」(4节)指敬拜偶像的心思。北国以色列「不能归向神」(4节),是因为百姓外面喜欢拜偶像的行为,里面存了拜偶像的心思,阻碍他们「认识耶和华」(4节)。今天,许多信徒不认识神、不肯专心跟随主,也不是因为缺少教导、没有圣经,而是因为里面和外面的「荆棘一同生长」(路八7),神的道「被今生的思虑、钱财、宴乐挤住了,便结不出成熟的子粒来」(路八14)。
  • 神两次指出,「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五5;七10)。「见证」原文是法庭用语,意思是对法庭上的询问提供证词。通常「见证」都是为了控告别人,但「以色列的骄傲」却是作见证控告自己,使他们在审判的时候「因自己的罪孽跌倒」(5节)。
  • 「犹大也必与他们一同跌倒」(5节),可能是预言南国犹大的亚哈斯王也将效法北国以色列,不倚靠神,向亚述求援,引进大马士革的祭坛偶像(王下十六7-18),所以也将受到神同样的审判。

【何五6】「他们必牵着牛羊去寻求耶和华,却寻不见;祂已经转去离开他们。」

【何五7】「他们向耶和华行事诡诈,生了私子。到了月朔,他们与他们的地业必被吞灭。」

  • 「牛羊」(6节)原文是复数,百姓牵着牛群羊群去求告神,宗教热忱不可谓不高。但百姓以敬拜金牛犊的心来寻求神,结果「却寻不见」(6节);不但「寻不见」外邦的偶像(二7),也「寻不见」自己的神。因为他们其实并「不认识耶和华」(4节),所寻求的只是一个可以被操纵、被利用、名叫「耶和华」的偶像。因此,神不会让百姓借着「撒马利亚牛犊」寻见祂(摩八12-14),「已经转去离开他们」(6节)。
  • 「行事诡诈」(7节)原指不贞的妻子行淫,违反婚约。「私子」(7节)原文是「陌生的孩子」。北国以色列背叛了神,产生了一堆与神互不相识的百姓,好像妻子背叛丈夫生了私生子一样。
  • 「月朔」指新月出现的第一天,原来是欢乐的节日(民十10),此时可能已经成为拜偶像的日子(二11)。
  • 这些百姓不认识神(4节),神也不认识他们(7节)。今天,普世教会中也充满了这种「私子」,自称是基督徒,其实完全不认识神;他们「向耶和华行事诡诈」(7节),把神当作能满足自己需要的金牛犊。主耶稣对他们说:「我不认识你们,不晓得你们是哪里来的」(路十三25)!

【何五8】「你们当在基比亚吹角,在拉玛吹号,在伯·亚文吹出大声,说:便雅悯哪,有仇敌在你后头!」

【何五9】「在责罚的日子,以法莲必变为荒场;我在以色列支派中,指示将来必成的事。」

  • 「基比亚、拉玛」(8节)位于南、北两国交界的便雅悯境内,基比亚是扫罗的家乡,拉玛是撒母耳的家乡。「伯·亚文」(8节)就是伯特利,位于北国以法莲境内。这三个地方的顺序是从南向北,表明一场战争将从南方开始、逐步向北。可能南国犹大在亚述入侵北国之后趁火打劫,跟着抢夺北方的土地(10节)。
  • 「责罚的日子」(9节),可能指北国以色列王比加联合亚兰攻打南国犹大王亚哈斯,亚哈斯求助于亚述王(王下十六5-7),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第一次入侵北国,吞并约旦河东和北方加利利的土地,「将这些地方的居民都掳到亚述去了」(王下十五29),并且也欺凌南国犹大(代下二十八20-21)。
  • 「以色列支派」(9节)原文是「以色列的众支派」,包括南国犹大。亚述的第一次入侵,实际上是神向南北两国发出的审判预告,「指示将来必成的事」(9节)。

【何五10】「犹大的首领如同挪移地界的人,我必将忿怒倒在他们身上,如水一般。」

【何五11】「以法莲因乐从人的命令,就受欺压,被审判压碎。」

【何五12】「我使以法莲如虫蛀之物,使犹大家如朽烂之木。」

  • 「挪移地界」(10节),就是侵占神赐给别人承受为业之地,是一项大罪(申十九14)。这里可能指南国犹大勾结亚述,侵占了神赐给北国以色列的领土。
  • 「我必将忿怒倒在他们身上,如水一般」(10节下),形容神的忿怒倾倒下来,好像山洪一般。
  • 北国以色列王先是听从亚兰的耸动去攻击南国犹大(王下十六5),结果招致亚述的侵略,沦为亚述的藩属国;然后又「求告埃及」(王下十七4)、背叛亚述,结果被彻底掳到亚述(王下十七6)。因此,北国是因为「向耶和华行事诡诈」(7节),所以「寻不见」(6节)神,结果就「乐从人的命令」(11节),最终「被审判压碎」(11节)。

【何五13】「以法莲见自己有病,犹大见自己有伤,他们就打发人往亚述去见耶雷布王,他却不能医治你们,不能治好你们的伤。」

【何五14】「我必向以法莲如狮子,向犹大家如少壮狮子。我必撕裂而去,我要夺去,无人搭救。」

  • 是神自己「使以法莲如虫蛀之物,使犹大家如朽烂之木」(12节),使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都「有病、有伤」(13节),好让他们在急难的时候学会寻求神。但他们不但不肯回转倚靠神,反而都向亚述求援(13节);而亚述的势力不但不能帮助他们,反而辖制、欺凌他们。
  • 「耶雷布王」(13节)意思可能是「伟大的君王」,是百姓对亚述王的称呼。南北两国都曾向亚述称臣纳贡(王下十五19-20;十七3;十六7-8),结果发现做亚述藩属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 神定意使用亚述来管教南北两国,使他们像被狮子「撕裂、夺去」(14节),「无人搭救」(14节),证明他们所倚靠的偶像、势力都是虚空。

【何五15】「我要回到原处,等他们自觉有罪(或译:承认己罪),寻求我面;他们在急难的时候必切切寻求我。」

  • 「回到原处」(15节),是形容神像狮子「撕裂、夺去」(14节)猎物之后,回到洞穴、隐藏了自己。神所在的「原处」,不是在天上,也不是在海外,而是「就在你口中,在你心里」(申三十14)。神始终在我们心门外面等候,当我们「自觉有罪」(15节)的时候,神就应许我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二十九13)。
  • 神使用亚述「撕裂、夺去」自己的百姓,是为了让他们「自觉有罪」(15节),「在急难的时候」(15节)谦卑回转。因此,神要「回到原处」,等候他们「切切寻求」(15节)自己,就像父亲等候浪子回家。我们常常以为是自己在等候神,其实是神在等候我们回转;人在哪里失落,神就在哪里等我们回转。因此,神借着摩西宣告,当落在管教中的百姓被掳到外邦之后,「你们在那里必寻求耶和华——你的神。你尽心尽性寻求祂的时候,就必寻见」(申四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