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一1】「当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作犹大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作以色列王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备利的儿子何西阿。」

  • 「何西阿」(1节)的意思是「拯救」,是约书亚原来的名字(民十三16)。先知何西阿是北国人,神使用他,主要是向北国以色列发表谴责、审判和救赎的盼望。
  • 「耶罗波安」(1节)指北国以色列的君王耶罗波安二世(约主前793-753年在位),他「作王四十一年」(王下十四23),把北方的边界恢复到大卫的时代(王下十四25;代上十三5;王上八65),是北国执政最久、最有成就的君王。此时北国处于最繁荣的时期,但也来到了即将灭亡的前夕。
  • 「乌西雅」(1节)指南国犹大的君王「亚撒利雅」(约主前791-740年在位),他「作王五十二年」(王下十五2),执政时间与耶罗波安二世大部分重叠。「约坦、亚哈斯、希西家」在乌西雅死后相继作王,希西家王第六年(约主前722年),北国被亚述所灭(王下十八10)。

【何一2】「耶和华初次与何西阿说话,对他说:『你去娶淫妇为妻,也收那从淫乱所生的儿女;因为这地大行淫乱,离弃耶和华。』」

  • 「淫」妇的「淫」、「从淫乱所生的儿女」的「淫乱」(2节),原文都是同一个词,并且是复数,表示反复不断、根生蒂固的「淫乱」。
  • 「淫妇」(2节)可能指「好淫荡的女子」,婚后会成为淫妇;也可能指她婚前就是巴力庙中的庙妓。
  • 「从淫乱所生的儿女」(2节),原文是「淫乱所生的儿女」(英文ESV、NASB、KJV译本),指母亲淫乱,所以儿女也有淫乱的倾向。
  • 「因为这地大行淫乱」(2节),比喻当时北国以色列对神不忠,全民拜偶像,就像妻子有了外遇。神常常把自己比喻成以色列的丈夫(赛五十四5;耶三14),先知何西阿与妻子的婚姻,正代表了神与悖逆行淫的以色列的关系。
  • 「耶和华初次与何西阿说话」(2节),所说的两件事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但人都不能接受的事情,神怎么能接受呢?表面上,是神让何西阿受了委屈;实际上,神是要借着何西阿的婚姻,发表宇宙的造物主所受的委屈:「因为这地大行淫乱,离弃耶和华」(2节)。神要借着何西阿不合常理的婚姻,见证百姓的愚昧,提醒百姓不要「藐视祂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

【何一3】「于是,何西阿去娶了滴拉音的女儿歌篾。这妇人怀孕,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何一4】「耶和华对何西阿说:『给他起名叫耶斯列;因为再过片时,我必讨耶户家在耶斯列杀人流血的罪,也必使以色列家的国灭绝。」

【何一5】「到那日,我必在耶斯列平原折断以色列的弓。』」

  • 虽然神的旨意在人看是完全不合理的,但何西阿却愿意付上代价、完全顺服神,娶妻生子,让神的旨意和感受能借着他清清楚楚地发表出来。虽然何西阿为着神受了羞辱,但他整个人、整个生活都成了神的见证。
  • 「给他生了一个儿子」(3节),表示长子是何西阿的亲生儿子。
  • 「耶斯列」(4节)的意思是「神驱散、神栽种」,是以色列北部的肥沃平原,也是重要的古战场。耶斯列城位于耶斯列平原的东南角。
  • 「耶户家在耶斯列杀人流血的罪」(4节),指耶户在耶斯列城动机不纯地执行神的命令,在执行对亚哈家的审判时也滥杀无辜(王下十11)。
  • 「再过片时」(4节),表明此时很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末年。耶罗波安二世是耶户的曾孙,他的儿子撒迦利雅继位6个月即被杀,应验了耶户王朝经四代而终的预言(王下十五8-12)。此后再经过30多年政治动乱,北国就灭亡了。
  • 「以色列家的国」(4节),指以色列南北分裂以后的北国,本书中的「以色列」,大都指北国以色列。「使以色列家的国灭绝」(4节),是预言主前722年,北国以色列被掳亚述(王下十七6)。
  • 「到那日」(5节),是预言主前724年,「亚述王上来攻击以色列遍地,上到撒马利亚,围困三年」(王下十七5)。
  • 「在耶斯列平原折断以色列的弓」(5节),是预言亚述将在耶斯列平原摧毁北国的军事力量(王下十七5-6)。耶户王朝在哪里开始犯罪,就在哪里接受刑罚。
上图:耶斯列遗址(Tel Jezreel),位于耶斯列平原东南角的一座小山上,是一个主前9世纪的要塞。

上图:耶斯列遗址(Tel Jezreel),位于耶斯列平原东南角的一座小山上,是一个主前9世纪的要塞。

【何一6】「歌篾又怀孕生了一个女儿,耶和华对何西阿说:『给她起名叫罗·路哈玛(就是不蒙怜悯的意思);因为我必不再怜悯以色列家,决不赦免他们。」

【何一7】「我却要怜悯犹大家,使他们靠耶和华——他们的神得救,不使他们靠弓、刀、争战、马匹,与马兵得救。』」

  • 「罗·路哈玛」(6节)的意思是「不蒙怜悯」,象征北国已经堕落到不能蒙神「怜悯、赦免」(6节)的地步。这个孩子可能不是先知亲生的。
  • 「犹大家」(7节)指南国犹大,他们的灵性也是起起落落,乌西雅和约坦依靠神,亚哈斯离弃神,希西家又归向神。
  • 「使他们靠耶和华——他们的神得救」(7节),是预言北国以色列被掳21年以后,亚述王西拿基立围攻南国耶路撒冷,神只差派一个天使,就「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王下十九35),以致犹大百姓根本不需要「靠弓、刀、争战、马匹,与马兵得救」(7节)。
  • 神说:「背道的以色列比奸诈的犹大还显为义」(耶三10),南北两国的属灵光景半斤八两,都是「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因此,神「不再怜悯以色列家」(7节),「却要怜悯犹大家」(7节),并不是因为南国比北国更好,也不是因为神已经对北国绝望,但仍寄希望于南国。神是要借着犹大的得救来证明,北国灭亡,并不是神不能拯救、也不是神不愿拯救,而是因为百姓跟随假神、离弃真神,拒绝接受神作自己的拯救。

【何一8】「歌篾给罗·路哈玛断奶以后,又怀孕生了一个儿子。」

【何一9】「耶和华说:『给他起名叫罗·阿米(就是非我民的意思);因为你们不作我的子民,我也不作你们的神。』」

  • 「罗·阿米」(9节)的意思是「非我子民」,象征北国背弃西奈之约(出十九1-8),不愿意做神的子民,神就弃绝以色列,北方十个支派和神的关系结束了。这个孩子可能不是先知亲生的。
  • 「断奶以后」(9节),表明距离神上一次的警告(6节)已经过了大约三年的时间。这三年证明「以色列全家是额坚心硬的人」(结三7),是他们自己放弃了神儿女的身分,自己「卖了自己」(王下十七17)。
  • 「你们不作我的子民,我也不作你们的神」(9节),与立约时所说的「我要作你们的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利二十六12)完全相反,表明百姓已经完全破坏了圣约。
  • 「我也不作你们的神」(9节),原文是「我也不作你们的我是」。「我是」就是耶和华在西奈山呼召摩西时自我启示的名字(出三14),提醒百姓:是他们自己背弃了当年主动选召他们的神。「忘记造他的主」(八14)。
  • 「罗」(8节)原文的意思是「不」,因此,后来神提到以色列的复兴时,「罗·路哈玛」(8节)被改成「路哈玛」(二1),「罗·阿米」(8节)被改成「阿米」(二1),意思完全相反。保罗和彼得都引用过这个典故(罗九25;彼前二10)。

【何一10】「然而,以色列的人数必如海沙,不可量,不可数。从前在什么地方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我的子民』,将来在那里必对他们说『你们是永生神的儿子』。」

【何一11】「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必一同聚集,为自己立一个首领,从这地上去(或译:从被掳之地上来),因为耶斯列的日子必为大日。」

  • 「以色列的人数必如海沙」(10节),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创二十二17)。以色列人敬拜巴力和亚舍拉,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后代兴旺。但敬拜偶像的后果却使他们「剩下的人数稀少」(申四27),最后发现唯有神才能使「以色列的人数必如海沙」。
  • 「从这地上去」(11节),很可能是当时的谚语,意思是「在这块土地上繁荣起来」。
  • 「耶斯列的日子」(11节),指神复兴以色列的日子,将在千年国度里完全应验。「耶斯列」是双关语,既有「神驱散」的意思(4节),又有「神栽种」的意思(11节)。
  • 南北两国分裂之后屡有纷争。北国后来曾经联合亚兰攻打南国,南国向亚述求援,导致亚述灭了亚兰(王下十六5-9),掳掠了北国(王下十五29)。但神却预言「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必一同聚集」(11节),十二支派将重新「在以色列山上成为一国」(结三十七22)。「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
  • 神管教的目的是为了洁净百姓,成就祂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创二十二17);所以在审判中仍然存留了盼望,在弃绝里仍然留下了怜悯,应许将来以色列和犹大必会复兴、合一(10-11节)。保罗和彼得曾经引用10-11节来说明外邦人得听福音,成为神的子女(罗九26;彼前二10)。
  • 神一面宣告审判(2-9节),一面预言复兴(10节-二1):「从前在什么地方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我的子民』,将来在那里必对他们说『你们是永生神的儿子』」(10节)。这个宣告清楚地表明,神的救赎计划并不倚靠人的主动回转,而是完全根据祂自己的预定和大能。因为人只会放弃生命(9节),「卖了自己」(王下十七17);只能倚靠神主动赐下生命,恢复人在圣约中「永生神的儿子」地位。但是,我们所信靠的神并不是一位痛苦地呼唤、无助地等待妻子回转的丈夫,而是那位「独行奇事的耶和华」(诗七十二18),所以才能成为全然败坏的人类希望的所在。
上图:耶斯列平原自古就是以色列的粮仓,正常情况下,以色列不会缺乏食物。「耶斯列」就是「神栽种」的意思(何二22)。

上图:耶斯列平原自古就是以色列的粮仓,正常情况下,以色列不会缺乏食物。「耶斯列」就是「神栽种」的意思(何二22)。

《何西阿书》背景

《何西阿书》的希伯来名是「何西阿 הוֹשֵׁעַ/ Hôshēa」,是《十二先知书》(תרי עשר‎ / Trei Asar)中的第一篇。在希伯来文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十二先知书》被合为一卷,是《先知书》的最后一卷。《塔纳赫》这个名字由三个单词的开头字母组成,代表以下三部分、24卷书:

  1. 《妥拉》(Torah / תורה):意思是「知道、教导」,共5卷。顺序是: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和申命记。
  2. 《先知书》(Navim / נביאים):意思是「先知们」,共8卷。现代顺序是:早期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纪)、后期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十二先知书)。
  3. 《圣卷》(Ketuvim  / כתובים):意思是「作品集」,共11卷。现代顺序是:诗歌(诗篇、箴言、约伯记),五小卷(雅歌、路得记、耶利米哀歌、传道书、 以斯帖记),历史书(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历代志)。

在《十二先知书》中,何西阿、约珥、阿摩司、俄巴底亚、约拿和弥迦生活在北国即将灭亡之前,那鸿、哈巴谷和西番雅生活在南国即将灭亡之前,哈该、撒迦利亚和玛拉基生活在犹大被掳回归以后。神在这三个多事之秋,密集地差派先知发表信息,启示祂永远的救赎计划。

《何西阿书》是《十二先知书》的第一篇,作者是北国的先知何西阿,他宣告神必追讨邪淫背道之北国以色列,但将来也必接纳她归回,并将复兴她、显明神对她不离不弃的爱。新约多次引用《何西阿书》(路二十三30;太二15;九13;十二7;林前十五55;林后九10;罗九25-26;来十三15;彼前二10;启三17;六16)。按照历史的年代,《何西阿书》的完成时间比《阿摩司书》晚一点;但按照逻辑的关系,用《何西阿书》作为《十二先知书》的首篇非常恰当。它的篇幅最长,神学思想最完整,包含了立约、审判和盼望等重要的先知主题,有助于引导我们领会后面的十一篇先知书。

先知何西阿事奉的时间,从耶罗波安二世末年到撒马利亚被围之前(约主前760年-725年),对应于中国的春秋(主前770-476)初年。在他事奉的早期,有南国的阿摩司、北国的约拿同时做先知,南国的约珥可能也同时事奉;在他事奉的后期,有南国的以赛亚、弥迦同时做先知,北国的那鸿可能也同时事奉。

在耶罗波安二世执政期间,神使新亚述帝国陷入了持续三十九年的衰落,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主前811-783年执政)的三个儿子撒缦以色四世(Shalmaneser IV,主前783-773年执政)、亚述但三世(Ashur-dan III,主前773-755执政)和亚述尼拉里五世(Ashur-nirari V,主前755-745年执政)都面临内乱,君权受到贵族的限制,不得不停止对外扩张,使以色列有了一个安全的国际环境。

神赐给北国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但繁荣并不表明神的悦纳。耶罗波安二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王下十四24),百姓的属灵光景也极其黑暗。但这段时间却是大卫、所罗门之后最富强的时候,北国以色列经济繁荣、疆域广大,成为整个黎凡特(Levant)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但是,这种「回光返照」的好景不长,耶罗波安二世死后不久,神最后的审判就开始了:亚述王普勒(即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主前745-727年)登基后一年,就重新开始对外扩张(王下十五19、29),北国不到三十年就迅速灭亡。

神早已知道百姓不会悔改,亚当的后裔一定会「丢弃良善」(八3)、「自取败坏」(十三9),「忘记造他的主」(八14)。因此,神赐给北国这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并不是为了拯救复兴,而是为了预备审判。神马上就要用亚述来掳走百姓(赛十5-6),所以先用四十多年的繁荣使北国的人口增加,使以色列的百姓「多如海沙」(赛十22),然后才能「有剩下的归回」(赛十22;摩九13-15),「寻求他们的神——耶和华和他们的王大卫。在末后的日子,必以敬畏的心归向耶和华,领受祂的恩惠」(三5)。因此,神差派先知何西阿,也不是为了等待百姓悔改,而是宣告神的谴责(二2-8)和审判(十三16),「使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五5;七10);并在审判中宣告唯一的盼望:「我必医治他们背道的病,甘心爱他们;因为我的怒气向他们转消」(十四4)。

本书贯穿着两条彼此交织的主线:神毫不妥协的审判(十二14)和坚定不移的爱(十一8)。「祂撕裂我们,也必医治;祂打伤我们,也必缠裹」(六1);「我的神必弃绝他们」(九17),但也「常常等候(十二6)他们。因此,如果用一句新约的话来总结本书的信息,那就是:「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六23)。

上图:希伯来文《十二先知书》的羊皮卷。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十二先知书》被合为一卷,在希伯来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被列为《先知书》的最后一卷。

上图:希伯来文《十二先知书》的羊皮卷。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十二先知书》被合为一卷,在希伯来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被列为《先知书》的最后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