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第1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但十一1】「又说:『当玛代王大流士元年,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

【但十一2】「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

  • 「玛代王大流士元年」(1节),可能是大流士作王的次年。波斯帝国攻陷巴比伦后,古列委任玛代人大流士「作迦勒底国的王」(九1),次年也被称为「波斯王古列元年」(拉一1)。
  • 「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1节),可能指天使加百列和米迦勒一起,「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拉一1)、允许被掳的余民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圣殿。
  • 在古列之后,「波斯还有三王兴起」(2节),第一位是「亚达薛西」(拉四7)、即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主前530-522年在位),第二位是高墨达(Gaumāta,主前522年在位),第三位是「大流士」(拉四24)、即大流士一世(Darius the Great,主前522-486年在位)。
  • 「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2节),这是预言「亚哈随鲁」(拉四6)、即薛西斯一世(Xerxes I,主前486-465年在位)。「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2节),为父报仇,第二次大规模入侵希腊;结果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导致了希腊的反攻。
  • 波斯帝国在古列之后有八个王,天使只提到其中四个,因为只有这段时间被记录在圣经的历史里。天使一语带过波斯两百年的统治(2节),因为在波斯帝国统治时期,应许之地、圣殿和圣民相对平安,并没有受到逼迫。但在希腊化的时代,叙利亚和埃及之间的争战,却严重波及了应许之地和神的百姓(3-20节)。
  • 本章所预言的「真事」(2节)详细准确到一个地步,以致主后三世纪推罗城的柏拉图派哲学家波菲利(Porphyry)将2-35节与波斯、希腊历史一一对应、仔细研究,认为本章只是披戴预言外套的历史。十八世纪以后,许多反基督教人士和高等圣经批判学者也拾人牙慧,认为这是主前二世纪的匿名作者把已经发生的历史改编成了励志故事,以便鼓励和安慰马加比起义中的犹太人。但这些质疑并无考古和文献根据,反对者只是为反对而反对,因为他们不相信有神、当然也不相信预言可以准确到如此地步。由于他们断言本书是主前二世纪的作品,所以只强调2-35节与波斯、希腊历史的吻合,却刻意忽略了36-45节与罗马历史的对应,免得罗马历史成为对圣经有利的证据。实际上,十一-十二章的预言并不限于波斯、希腊时代,而是包括了整个末世的争战史:
    1. 十一1-2:波斯帝国的争战;
    2. 十一3-35:希腊化时代的争战;
    3. 十一36-45:罗马共和国的争战;
    4. 十二1-4:罗马帝国的争战。
上图:波斯帝国两次远征希腊路线图。希波战争(Greco-Persian Wars)是主前499-449年波斯帝国与希腊城邦之间的一系列战争。主前547年,波斯古列王征服了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爱奥尼亚,但爱奥尼亚一直寻求独立。主前499年,爱奥尼亚发生叛乱,许多小亚细亚小国卷入,欧洲的雅典和埃雷特里亚人帮助他们焚毁了波斯的地方首府撒狄,叛乱持续了6年。为了确保波斯帝国日后不受叛乱的威胁,大流士一世决定先发制人,征服希腊。 第一次远征始于主前492年,波斯将军马铎尼斯指挥军队攻下了色雷斯和马其顿,但因征途中的小差错而功败垂成。主前490年,达提斯和阿塔佛涅斯率军横渡爱琴海,摧毁了埃雷特里亚,但在马拉松战役被雅典军队打败,大流士一世也于主前486年去世。 主前480年,大流士之子薛西斯一世亲率古代史上首屈一指的大军第二次远征希腊,在温泉关战役中击败了斯巴达和雅典联军,一度占领了希腊的大部分土地。但波斯海军却在萨拉米斯海战中被希腊联军击溃,随后希腊人转守为攻,在普拉提亚战役中再次得胜,从而结束了波斯的第二次入侵。

上图:波斯帝国两次远征希腊路线图。希波战争(Greco-Persian Wars)是主前499-449年波斯帝国与希腊城邦之间的一系列战争。主前547年,波斯古列王征服了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爱奥尼亚,但爱奥尼亚一直寻求独立。主前499年,爱奥尼亚发生叛乱,许多小亚细亚小国卷入,欧洲的雅典和埃雷特里亚人帮助他们焚毁了波斯的地方首府撒狄,叛乱持续了6年。为了确保波斯帝国日后不受叛乱的威胁,大流士一世决定先发制人,征服希腊。
第一次远征始于主前492年,波斯将军马铎尼斯指挥军队攻下了色雷斯和马其顿,但因征途中的小差错而功败垂成。主前490年,达提斯和阿塔佛涅斯率军横渡爱琴海,摧毁了埃雷特里亚,但在马拉松战役被雅典军队打败,大流士一世也于主前486年去世。
主前480年,大流士之子薛西斯一世亲率古代史上首屈一指的大军第二次远征希腊,在温泉关战役中击败了斯巴达和雅典联军,一度占领了希腊的大部分土地。但波斯海军却在萨拉米斯海战中被希腊联军击溃,随后希腊人转守为攻,在普拉提亚战役中再次得胜,从而结束了波斯的第二次入侵。

【但十一3】「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

【但十一4】「他兴起的时候,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方:原文是风)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

  • 「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3节),这是预言马其顿希腊帝国的创始人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主前336-323年在位)。
  • 亚历山大英年早逝,死后国家立刻分裂,他的遗腹子年幼被杀,所以国度「不归他的后裔」(4节)。经过了二十多年的继业者战争(The Wars of the Diadochi),亚历山大的帝国最终被四名部下瓜分:卡山得(Cassander)统治马其顿,莱西马库斯(Lysimachus)占据色雷斯,塞琉古(Seleucus)得到美索不达米亚和波斯,而托勒密(Ptolemy)分走黎凡特和埃及。但他们「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4节),彼此争战不休。
上图:主前281年的希腊化世界。南方王就是托勒密王国,北方王就是塞琉古帝国。耶路撒冷夹在中间,最初属于南方王的势力范围,后来被北方王所控制。

上图:主前281年的希腊化世界。南方王就是托勒密王国,北方王就是塞琉古帝国。耶路撒冷夹在中间,最初属于南方王的势力范围,后来被北方王所控制。

【但十一5】「『南方的王必强盛,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他的权柄甚大。」

【但十一6】「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南方王的女儿必就了北方王来立约;但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这女子和引导她来的,并生她的,以及当时扶助她的,都必交与死地。」

【但十一7】「但这女子的本家(原文是根)必另生一子(原文是枝)继续王位,他必率领军队进入北方王的保障,攻击他们,而且得胜;」

【但十一8】「并将他们的神像和铸成的偶像,与金银的宝器掠到埃及去。数年之内,他不去攻击北方的王。」

【但十一9】「北方的王(原文是他)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

  • 在继承亚历山大帝国的四国之中,与选民有关的主要是南方埃及的托勒密王国和北方叙利亚的塞琉古帝国。这两国时而联合、时而争战,反反复复。5-35节所预言的六次叙利亚战争(Syrian Wars,主前274-168年)持续了两百年,双方军队往返争战都要经过犹大和耶路撒冷,给神的百姓造成了很大影响。
  • 「南方的王」(5节)是预言统治南方埃及的托勒密一世(Ptolemy I Soter,主前305-282年在位),他是亚历山大的发小兼部将,曾跟随大军远征波斯。亚历山大的帝国分裂以后,托勒密分得埃及作为领地,后来自立为王,在埃及建立了托勒密王国(Ptolemaic Kingdom,主前305-30年),犹大就在埃及的势力范围内。
  • 「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5节),这是预言统治北方叙利亚的塞琉古一世(Seleucus I Nicator, 主前305-281年在位)。他在亚历山大军中的级别较低,内战中曾经投奔埃及托勒密的帐下。但他后来居上,以叙利亚为中心建立了塞琉古帝国(Seleucid Empire,主前312-63年),疆土包括波斯和美索不达米亚。
  • 第6节可译为「过了几年,他们必结盟,南方王的女儿必来到北方王那里,使约生效;但这女子不能保留实力,王的力量也未能存留。这女子、带她来的、生她的和当时扶助她的必被杀害」(和合本修订版)。主前253年,托勒密王国与塞琉古帝国在第二次叙利亚战争(Second Syrian War,主前260–253年)后签定联姻协议,南方王托勒密二世(Ptolemy II Philadelphus,主前283-246年在位)把女儿贝勒尼基(Berenice)嫁给北方王安提阿古二世(Antiochus II Theos,主前261-246年在位),她的儿子被宣布为王位继承人。但安提阿古二世死后,贝勒尼基和四岁的幼子被安提阿古二世的前妻毒杀。
  • 「但这女子的本家必另生一子继续王位」」(7节),预言贝勒尼基的兄弟托勒密三世(Ptolemy III Euergetes,主前246-222年在位)继位,以复仇的名义发动了第三次叙利亚战争(Third Syrian War,主前246–241年),攻陷北方王的首都安提阿,夺得大量战利品和土地(7-9节)。
  • 「北方的王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8节),预言北方王塞琉古二世(Seleucus II Callinicus,主前246-225年在位)重整旗鼓、收复首都安提阿和部分失地,最终双方议和。
上图:希腊文《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旧约圣经,是《希伯来圣经》的通用希腊语译本,于主前3-2世纪期间在亚历山大城完成。相传托勒密二世在兴建亚历山大图书馆时,邀请当时的犹太大祭司以利沙写书,并邀请十二支派的文士将犹太律法译成希腊文。十二支派各自派出了六人,总数七十二人,所以称为《七十士译本》。

上图:希腊文《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旧约圣经,是《希伯来圣经》的通用希腊语译本,于主前3-2世纪期间在亚历山大城完成。相传托勒密二世在兴建亚历山大图书馆时,邀请当时的犹太大祭司以利沙写书,并邀请十二支派的文士将犹太律法译成希腊文。十二支派各自派出了六人,总数七十二人,所以称为《七十士译本》。

【但十一10】「北方王(原文是他)的二子必动干戈,招聚许多军兵。这军兵前去,如洪水泛滥,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

【但十一11】「南方王必发烈怒,出来与北方王争战,摆列大军;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

【但十一12】「他的众军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却不得常胜。」

  • 「北方王的二子必动干戈」(10节),原文是「北方王的儿子们必动干戈」(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这是预言北方王塞琉古二世的两个儿子塞琉古三世(Seleucus III Ceraunus,主前225-223年在位)和安提阿古三世(Antiochus III the Great,主前222-187年在位)。塞琉古三世在位不久就被暗杀。他的弟弟安提阿古三世继位后,趁着托勒密王国内乱,发动了第四次叙利亚战争(Fourth Syrian War,主前219–217年),并且侵入埃及势力范围内的犹大。
  • 「南方王必发烈怒、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11节),预言南方王托勒密四世(Ptolemy IV Philopator,主前221-204年在位)于主前217年的拉菲亚战役(Battle of Raphia)中击溃了北方王安提阿古三世,双方缔结和约。
  • 「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却不得常胜」(12节),预言托勒密四世热衷享乐、懈怠国事。而许多埃及本地人在拉菲亚战役中受到了军事训练,民族意识觉醒,发动了大规模的叛乱,削弱了托勒密王朝的国力。

【但十一13】「『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满了所定的年数,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

【但十一14】「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

【但十一15】「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选择的精兵(原文是民)也无力站住。」

【但十一16】「来攻击他的,必任意而行,无人在北方王(原文是他)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

  • 「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13节),这是预言托勒密四世死后,五岁的幼子托勒密五世(Ptolemy V Epiphanes,主前204-180年在位)继位,北方王安提阿古三世趁机联合马其顿王发动了第五次叙利亚战争(Fifth Syrian War,主前202–195年),在巴尼亚战役(Battle of Panium,主前200年)中打败了埃及(15-16节),使托勒密王国丧失了位于小亚细亚和黎凡特的领土,失去了在爱琴海地区的影响力。
  • 「满了所定的年数」(13节),指希腊化时代的条约通常仅限签订者在世才有效。因此,托勒密四世死后,南方王和北方王之间的和约即告作废。
  • 「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13节),预言从拉菲亚战役到第五次叙利亚战争之间的十六年时间,安提阿古三世向东西扩张、充实国库,国力越发强盛。
  • 「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13节),预言第五次叙利亚战争期间,有些犹太革命分子支持安提阿古三世进攻埃及,以为可以借机「应验那异象」(13节)、摆脱埃及独立。但「他们却要败亡」(13节),因为出于人手的政治乌托邦必然失败,国度的复兴只能由神自己来成就。
  • 「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16节),预言第五次叙利亚战争以后,犹大不但没有获得独立,反而落到北方王的控制之下,最终导致神的百姓遭受安提阿古四世的暴政。

【但十一17】「『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或译:埃及),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亳无益处。」

【但十一18】「其后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并且使这羞辱归他本身。」

【但十一19】「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

  • 「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17节),这是预言第五次叙利亚战争之后,北方王安提阿古三世与托勒密五世签订停战和约,并将女儿嫁给他,企图从内部瓦解埃及、巩固胜利。哪知弄巧成拙,自己的女儿与丈夫联合起来反对他,使「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亳无益处」(17节)。
  • 18节可译为:「其后北方王必转头,夺取许多海岛。但有一将帅除掉北方王对人的羞辱,并且使羞辱归到他自己身上」(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预言安提阿古三世战胜埃及以后,向西扩张,还收留了罗马的敌人、流亡的迦太基将军汉尼拔,与罗马的关系日趋紧张,最终爆发了罗马-叙利亚战争(Roman–Seleucid War,主前192-188年)。结果罗马共和国的执政官卢基乌斯(Lucius Cornelius Scipio Asiaticus,主前190年任执政官)在马格尼西亚战役(Battle of Magnesia,主前190年)中大获全胜,安提阿古三世被迫割地赔款、限制海军,把王子送到罗马当人质,从此确认了罗马在东地中海的霸权。
  • 「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19节),预言安提阿古三世与罗马的战争失败后,许多藩属国纷纷独立。为了筹集给罗马的庞大赔款,安提阿古三世被迫再次东征,但在途中被杀。

【但十一20】「『那时,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

  • 「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20节),这是预言安提阿古三世儿子塞琉古四世(Seleucus IV Philopator,主前187-175年在位)。他继位之后的主要工作就是偿还父亲欠罗马的战争赔款。
  • 「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20节),预言主前178年,塞琉古四世派赫利奥多罗斯(Heliodorus)前往耶路撒冷筹集支付给罗马的战争赔款。
  • 「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20节),预言主前175年,塞琉古四世被从耶路撒冷返回的赫利奥多罗斯刺杀。

【但十一21】「『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

【但十一22】「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冲没败坏;同盟的君也必如此。」

【但十一23】「与那君结盟之后,他必行诡诈,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原文是民)成为强盛。」

【但十一24】「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要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

  • 「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21节),这是预言塞琉古四世的弟弟安提阿古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主前175-164年在位)。他本来并没有权利继承王位,在罗马-叙利亚战争之后被送往罗马充当人质。塞琉古四世被刺杀以后,安提阿古四世从罗马回国,骗取了侄子的王位,「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21节),成了第八章所预言的「小角」(八9),本章之前所有的君王,都是为了这一位开路。
  • 「同盟的君」(22节),可能是预言反对希腊化的犹太大祭司伊阿宋(Onias III),他于主前175年被安提阿古四世废黜、不久被杀。这是属世政权干预耶路撒冷大祭司任命的开始(《犹太古史记》卷20第10章235节),后来统治犹大的罗马巡抚也照此办理(《犹太古史记》卷20第10章249节)

【但十一25】「『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

【但十一26】「吃王膳的,必败坏他;他的军队必被冲没,而且被杀的甚多。」

【但十一27】「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计谋却不成就;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但十一28】「北方王(原文是他)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

  • 「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25节),这是预言南方王托勒密六世(Ptolemy VI Philometor,主前180-145年)的两位摄政密谋对塞琉古帝国发动战争、夺回失土。但安提阿古四世却秘密备战、先发制人,发动了第六次叙利亚战争(Sixth Syrian War,主前170–168年),在培琉喜阿姆战役(Battle of Pelusium,主前170年)彻底击败托勒密大军,随即入侵埃及,夺取了尼罗河三角洲的大部分城邑,并用舰队封锁托勒密王国的首都亚历山大城。
  • 「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25节)、「吃王膳的,必败坏他」(26节),预言托勒密六世被臣民废逐,反对党拥立他的弟弟托勒密八世继续战争。
  • 「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27节),预言安提阿古四世有意扶持托勒密六世为傀儡王,想让埃及陷入内战。
  • 「计谋却不成就;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27节),预言最终托勒密六世和托勒密八世兄弟和解,共治埃及、一致对外,安提阿古四世的计谋失败。
  • 「北方王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28节),预言主前169年,前任耶路撒冷大祭司伊阿宋(Onias III)听到安提阿古四世已死的流言,便起兵围困安提阿古四世任命的大祭司门尼老斯(Menelaus)。安提阿古四世正在从埃及返回叙利亚的途中,闻讯后率领大军攻陷耶路撒冷,杀害了十二万犹太人。

【但十一29】「『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

【但十一30】「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

【但十一31】「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但十一32】「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但十一33】「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

【但十一34】「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

【但十一35】「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 「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29节),这是预言安提阿古四世挑动埃及内战不成,就于主前168年再度入侵埃及,攻占下埃及大部分地区,并在孟斐斯自封为法老、兵临亚历山大城下。
  • 「基提战船」(30节),指驻扎在塞浦路斯岛的罗马舰队。「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29-30节),预言罗马担心这两个希腊化王国将会统一,所以罗马舰队把罗马执政官莱纳斯(Gaius Popillius Laenas,主前172年和158年两次担任罗马两位执政官之一)送到亚历山大的城郊,要求安提阿古四世结束战争、退出埃及。安提阿古四世试图拖延,但莱纳斯却用木杖在沙地上画了一个圈,要求他在跨出圆圈之前,就必须答复罗马元老院。结果安提阿古四世被迫撤军。
  • 「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30节),预言主前167年,耶路撒冷再度发生叛乱,安提阿古四世派军镇压,在安息日攻陷耶路撒冷。
  • 「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30节),可译为「要回来善待那些背弃圣约的人」(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预言当时的犹太教高层形成两个对立的派别,一派反对希腊化,另一派接受希腊化,安提阿古四世利用希腊化的犹太人加强对当地的控制,立法强制实行希腊化,「除掉常献的燔祭」(31节),把犹太教定为非法,禁止犹太人在圣殿敬拜;还「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31节),把耶路撒冷圣殿改成希腊宙斯的神殿。
  • 「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32节),可译为「他必用巧言奉承违背圣约的恶人」(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预言安提阿古四世扶持希腊化的犹太人。
  • 33节可译为「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许多人,然而在一段日子里,他们必因刀剑、火烧、掳掠、抢夺而仆倒」(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预言安提阿古四世的暴行所引发的马加比起义(Maccabean Revolt,主前167-160年)。这场起义的领导人并非犹大高层的领袖,而是「民间的智慧人」、乡下的祭司玛他提亚(Mattathias)和他儿子犹大·马加比(Judas Maccabeus)。
  • 34节可译为「他们仆倒的时候,会得到少许援助,却有许多人用诡诈加入他们」(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预言起义者们虽然经常失败,但亦有得胜;参加起义的人虽然日渐增多,但其中也不乏投机分子。犹大最终取得独立,马加比的弟弟西蒙(Simon Thassi)建立了哈斯蒙尼王朝(Hasmonean dynasty,主前140-37年)。
  • 35节可译为「智慧人中有些人仆倒,为要使他们受熬炼,成为洁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还有一段日子才到所定的时期」(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预言玛他提亚和犹大·马加比先后牺牲,但却不是被神审判,而是被神用来炼净百姓。因为神「所定的时期」还没有到来,圣殿一定会被亵渎一千一百五十天(八14)。主前164年十二月光明节,犹大·马加比洁净圣殿,同年安提阿古四世暴毙。
上图:光明节灯台(Hanukkah menorah)。主前168年,安提阿四世强制推行希腊化,在圣殿里竖起宙斯祭坛,用猪献祭,并强迫犹太人吃猪肉,导致了马加比起义。犹大马加比收复耶路撒冷以后,下令洁净圣殿,庆祝八天「修殿节」。当时人们在圣殿里只找到一罐有大祭司封印的用于点燃金灯台的灯油,无论是制作还是去外地取来这种专门洁净过的灯油,都需要八天时间。但这罐只能燃用一天的灯油,竟然一直燃烧了八天。为纪念此事,修殿节最主要的仪式是点燃九枝灯台,中间的灯盏用来点燃其它八支灯盏,每天多点一枝,一直到第八天,所以「修殿节」也被称为「光明节」。

上图:光明节灯台(Hanukkah menorah)。主前168年,安提阿四世强制推行希腊化,在圣殿里竖起宙斯祭坛,用猪献祭,并强迫犹太人吃猪肉,导致了马加比起义。犹大马加比收复耶路撒冷以后,下令洁净圣殿,庆祝八天「修殿节」。当时人们在圣殿里只找到一罐有大祭司封印的用于点燃金灯台的灯油,无论是制作还是去外地取来这种专门洁净过的灯油,都需要八天时间。但这罐只能燃用一天的灯油,竟然一直燃烧了八天。为纪念此事,修殿节最主要的仪式是点燃九枝灯台,中间的灯盏用来点燃其它八支灯盏,每天多点一枝,一直到第八天,所以「修殿节」也被称为「光明节」。

【但十一36】「『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但十一37】「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

【但十一38】「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

【但十一39】「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

  • 从莱纳斯用木杖画圈、把安提阿古四世圈住的那天开始,究竟谁是地中海的统治者,已经毋庸置疑了。安提阿古四世之后,塞琉古帝国迅速衰落,最终于主前64年被罗马前三巨头之一的庞培(Gnaeus Pompeius Magnus,主前106-48年)变成罗马的叙利亚行省,罗马共和国成为新的北方王。36-45节所预言的「王」(36节),可能综合了罗马共和国末期的历史。安提阿古四世是第三国逼迫百姓的顶峰,但第四国却比他更糟。因为第三兽虽然有四个头(七6),但第四兽却有十角和大铁牙(七7),「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七7、23)。而历史只是未来的序言,这一切都是指向末世的敌基督。
  • 人类罪性的根源,是想「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权力越大、暴露得越严重(3、16节;八4)。因此,「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36节)。一个自我膨胀的人,最终只能成为无神论。但这一切都在神的计划之中,所以「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36节),因为无论人如何自负,人还是人、神始终是神。
  • 「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37节),预言这位王既不尊重传统、也不关心时尚,「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37节),自以为比最受欢迎的神明还要受欢迎。罗马皇帝的凯撒崇拜,就是如此。「妇女所羡慕的神」(37节),可能指外邦妇女中流行的搭模斯崇拜(结八14)。
  • 「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38节),这是自以为神者的第一个矛盾。他实际上是以军事力量为神,并且为了笼络被征服的民族,不惜「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38节)。
  • 「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39节),这是自以为神者的第二个矛盾。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强大,所以必须采用实用主义、求助外邦神明,借着分封土地来拉拢人,「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39节)。
上图:主前49-30年罗马内战期间的罗马共和国。此时,叙利亚的塞琉古帝国已经成为罗马的叙利亚行省,所以罗马成为新的北方王(但十一40)。埃及的托勒密王国仍然存在,还是南方王(但十一40)。犹大在罗马叙利亚行省的管辖之下,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属于纳巴泰王国(但十一41)。

上图:主前49-30年罗马内战期间的罗马共和国。此时,叙利亚的塞琉古帝国已经成为罗马的叙利亚行省,所以罗马成为新的北方王(但十一40)。埃及的托勒密王国仍然存在,还是南方王(但十一40)。犹大在罗马叙利亚行省的管辖之下,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属于纳巴泰王国(但十一41)。

【但十一40】「『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但十一41】「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

【但十一42】「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

  • 「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40节),可能是预言主前48年,罗马前三巨头之一的恺撒(Gaius Iulius Caesar,主前100-44年)在内战中击败庞培,并追击到埃及。南方王托勒密十三世(Ptolemy XIII Theos Philopator,主前61-47年在位)为了讨好恺撒,刺杀了庞培。但恺撒却并不领情,反而要求他与姐姐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 Philopator,主前69-30年)共享王位,激怒南方王围攻凯撒。
  • 「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40节),可能预言凯撒的后援舰队到达,围攻亚历山大城,结果南方王兵败被杀,著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也被焚烧。
  • 「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41节),可能预言主前63年,犹大哈斯蒙尼王朝发生内战,导致罗马的干预。庞培占领耶路撒冷,继安提阿古四世以后第二次闯入至圣所。从此,犹大成为罗马藩属国,接受罗马叙利亚巡抚的管理。主前57-55年,罗马将哈斯蒙尼王国拆分成加利利、撒玛利亚和犹太。
  • 「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41节),可能预言这些地方仍在纳巴泰王国(Nabataean Kingdom,主前3世纪-主后106年)的统治之下。主前62年,罗马进军佩特拉(Petra)失利,双方议和,纳巴泰王国保留了自己的领土、成为罗马的藩属国。
上图:1886年《埃及通史》( Popular History of Egypt by John Westrop Watkins)中的版画:《烧毁亚历山大皇家图书馆 Burning of the Royal Library of Alexandria》。这个图书馆由亚历山大大帝于主前331 年建立,是古代世界最大和最重要的图书馆之一。它在托勒密王朝的赞助下蓬勃发展,成为希腊化世界最重要的学术中心。其中旧约圣经的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最初就是在这里译成并收藏。主前47年,凯撒围攻亚历山大(Siege of Alexandria)时,焚毁了位于布鲁却姆(Brucheium)的总馆,全部馆藏过半被毁。

上图:1886年《埃及通史》( Popular History of Egypt by John Westrop Watkins)中的版画:《烧毁亚历山大皇家图书馆 Burning of the Royal Library of Alexandria》。这个图书馆由亚历山大大帝于主前331 年建立,是古代世界最大和最重要的图书馆之一。它在托勒密王朝的赞助下蓬勃发展,成为希腊化世界最重要的学术中心。其中旧约圣经的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最初就是在这里译成并收藏。主前47年,凯撒围攻亚历山大(Siege of Alexandria)时,焚毁了位于布鲁却姆(Brucheium)的总馆,全部馆藏过半被毁。

【但十一43】「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利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

【但十一44】「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

【但十一45】「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

  • 「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利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43节),可能是预言主前41年,罗马后三巨头之安东尼(Mark Antony,主前83-30年)与埃及艳后结盟,准备利用埃及的钱财和军队东征帕提亚帝国。「利比亚人和古实人」此时都属于托勒密王国。
  • 「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44节),可能预言主前40年,帕提亚帝国入侵叙利亚,安东尼借着埃及的财力和人力东征,四年以后终于获胜,占领了亚美尼亚。
  • 「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45节),可能预言主前40年,哈斯蒙尼王朝投靠入侵叙利亚的帕提亚帝国,以土买人希律(Herod the Great,主前37-1年在位)在安东尼的支持下,被罗马元老院封为犹太人的王。主前37年,安东尼的军队击败帕提亚以后,围攻耶路撒冷四十天,城破之后扶持希律作王。圣殿北面的安东尼亚营楼(Antonia Fortress;徒二十一34),就是希律王为了记念安东尼所建。「海」指地中海。「荣美的圣山」指耶路撒冷。
  • 「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45节),可能预言主前33年,安东尼与另一巨头屋大维(Octavian,主前63-主后14年)决裂。主前31年,安东尼在阿克提姆海战(Battle of Actium)中决战失败,屋大维次年入侵埃及,安东尼被盟友背叛,走投无路、伏剑自刎,凄凉地死在埃及艳后的怀中。狂傲者无论怎样不可一世,在死亡面前都「必无人能帮助他」,因为神要让他知道:「其实你在杀害你的人手中,不过是人,并不是神」(结二十八9)。同样,逼迫教会的人无论看起来怎样强大,我们都应当记住:「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
上图:油画《阿克提姆海战 Battle of Actium》,佛兰芒画家劳雷斯·卡斯特罗(Laureys a Castro)绘于1672年。主前31年9月2日,罗马共和国的两巨头安东尼(Mark Antony,主前83-30年)与屋大维(Octavian,主前63-主后14年)在希腊阿卡纳尼亚北部阿克提姆附近的爱奥尼亚海进行决战,安东尼的舰队由他的情人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 Philopator,主前69-30年)支援。海战以屋大维的胜利告终。次年8月,屋大维追击到亚历山大城,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相继自杀,希腊化时代结束。主前27年,屋大维获得奥古斯都(Augustus)称号,开始了罗马帝国。

上图:油画《阿克提姆海战 Battle of Actium》,佛兰芒画家劳雷斯·卡斯特罗(Laureys a Castro)绘于1672年。主前31年9月2日,罗马共和国的两巨头安东尼(Mark Antony,主前83-30年)与屋大维(Octavian,主前63-主后14年)在希腊阿卡纳尼亚北部阿克提姆附近的爱奥尼亚海进行决战,安东尼的舰队由他的情人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 Philopator,主前69-30年)支援。海战以屋大维的胜利告终。次年8月,屋大维追击到亚历山大城,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相继自杀,希腊化时代结束。主前27年,屋大维获得奥古斯都(Augustus)称号,开始了罗马帝国。

上图:油画《马克·安东尼之死 The Death of Marc Anthony》,十八世纪意大利画家蓬佩奥·巴托尼(Pompeo Girolamo Batoni,1708-1787年)绘制。描绘主前30年8月,屋大维从东方入侵埃及,安东尼的盟友庇那留倒戈、从西方攻击安东尼,安东尼无力回天、被包围在亚历山大港。无处可逃的安东尼在误以为情人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自杀后,伏剑自刎却未立死,后来被带到克娄巴特拉身边、死在她怀中。不久,被屋大维俘虏的克娄巴特拉也自杀了。

上图:油画《马克·安东尼之死 The Death of Marc Anthony》,十八世纪意大利画家蓬佩奥·巴托尼(Pompeo Girolamo Batoni,1708-1787年)绘制。描绘主前30年8月,屋大维从东方入侵埃及,安东尼的盟友庇那留倒戈、从西方攻击安东尼,安东尼无力回天、被包围在亚历山大港。无处可逃的安东尼在误以为情人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自杀后,伏剑自刎却未立死,后来被带到克娄巴特拉身边、死在她怀中。不久,被屋大维俘虏的克娄巴特拉也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