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第1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但十一1】「又说:『当玛代王大流士元年,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

加百列曾在大流士元年,就是三年前巴比伦亡国之时,协助过米迦勒,可能是为了使古列王出令重建圣殿。

【但十一2】「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

「真事」本章的事在但以理写作的时候都还没发生,但到今天1-35节已经成为历史,只有36-45节是将来要发生的事。前三位波斯王很可能是古列二世、冈比西斯、大流士一世,第四位王可能是拉四6的亚哈随鲁(主前486-465年)。第四王时,波斯与希腊的仇恨逐渐加深。主后三世纪,来自推罗城的柏拉图哲学家Porphyry认为本章预言太符合历史,所以将经文与历史一一对应,作了非常精细的研究,认为本章预言只是历史披戴预言外套而已,结果反而令我们诠释本章预言时得益不少。

【但十一3】「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

「勇敢的王」指马其顿帝国创立人亚历山大大帝,他在主前323年去世。

【但十一4】「他兴起的时候,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原文是风)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

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他的帝国在20多年内战后,被四名将领瓜分。「不归他的后裔」亚历山大的遗腹子年幼时即被暗杀。

【但十一5】「『南方的王必强盛,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他的权柄甚大。」

「南方的王」指统治南方埃及的托勒密一世。「比他更强盛」指统治北方叙利亚的塞琉古一世,他是亚历山大的将领,曾投奔托勒密帐下。从亚历山大帝国中崛起的四国之中,叙利亚和埃及时而联合、时而争战,反反复复,5-35节描述的战争持续了两百多年,双方军队往返都要经过以色列,给神的百姓造成了很大影响。

【但十一6】「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南方王的女儿必就了北方王来立约;但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这女子和引导她来的,并生她的,以及当时扶助她的,都必交与死地。」

南方王托勒密二世的女儿嫁给塞琉古一世的孙子塞琉古二世,后被塞琉古二世遗弃,她和幼子及许多埃及侍女一同被杀害。

【但十一7】「但这女子的本家(原文是根)必另生一子(原文是枝)继续王位,他必率领军队进入北方王的保障,攻击他们,而且得胜;」

「另生一子」托勒密三世率军入侵叙利亚为其妹报仇,带走俘虏的大量战利品。

【但十一8】「并将他们的神像和铸成的偶像,与金银的宝器掠到埃及去。数年之内,他不去攻击北方的王。」

【但十一9】「北方的王(原文是他)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

两年之后,北方王塞琉古二世重整旗鼓进军埃及,但被打败,无功而返。

【但十一10】「北方王(原文是他)的二子必动干戈,招聚许多军兵。这军兵前去,如洪水泛滥,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

北方王塞琉古二世的「二子」指塞琉古三世和安提阿古三世。塞琉古三世在位不久就被谋杀,安提阿古三世发动了一系列战役,要从南方王托勒密四世手中夺取以色列。

【但十一11】「南方王必发烈怒,出来与北方王争战,摆列大军;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

南方王托勒密四世于主前217年的拉菲亚战役击溃了北方王安提阿古三世。

【但十一12】「他的众军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却不得常胜。」

懒惰放荡的托勒密四世未能充分利用拉菲亚的胜利收复失地,后来和他的王后神秘地死去。年仅四五岁的儿子继承王位,即托勒密五世(主前204-180年)。

【但十一13】「『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满了所定的年数,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

「满了所定的年数」可能指约从拉菲亚战役到安提阿古三世第二次南征的十六年时间(主前217-201年)。北方王安提阿古三世虽然战争失利,但和埃及订立和平协议,在这期间,他领兵向小亚细亚和波斯国进犯,节节胜利,版图直达印度边境。由于他成功的扩展领土,国库充实,国势强盛,使他声誉隆盛而被尊称为「大帝」。安提阿古三世乘幼王托勒密五世即位之机对埃及人进行报复,主前201年再次入侵以色列。

【但十一14】「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

「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安提阿古三世在主前203年联合马其顿王进兵攻打南方王托勒密五世,有些犹太高层人士支持安提阿古三世的行动,认为可以借此机会独立,「要应验那异象」。但「他们却要败亡」,这一行动导致犹太人后来遭到安提阿古四世暴政。

【但十一15】「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选择的精兵(原文是民)也无力站住。」

北方王安提阿古三世打败了埃及的军队(15,16节)。

【但十一16】「来攻击他的,必任意而行,无人在北方王(原文是他)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

「荣美之地」指以色列地。

【但十一17】「『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或译:埃及),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亳无益处。」

北方王安提阿古三世将女儿嫁给托勒密五世,企图败坏埃及。哪知弄巧成拙,自己的女儿与丈夫联合起来反对他。

【但十一18】「其后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并且使这羞辱归他本身。」

安提阿古三世并吞了小亚细亚和东希腊,并得迦太基勇将汉尼拔之投奔,但在入侵罗马辖下的希腊时失败了。罗马于主前190年打败了安提阿古三世。罗马人羞辱他,要求大量的赔款和土地,并将次子安提阿古四世送到罗马当人质。

【但十一19】「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

安提阿古三世战败后退回本土,主前187年在暴乱中被杀。

【但十一20】「『那时,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

安提阿古三世的儿子塞琉古四世继位,国库空虚,向以色列横征暴敛以进贡罗马,可能被人毒杀。

【但十一21】「『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

塞琉古四世被暗杀后,他的弟弟从罗马回国,骗取了侄子的王位,成为在历史上因逼迫犹太人而恶名昭彰的安提阿古四世(Antiochus Ⅳ Epiphanes,主前175~164年),即八9所预言的「小角」。

【但十一22】「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冲没败坏;同盟的君也必如此。」

「同盟的君」可能指犹太人的大祭司阿尼亚。

【但十一23】「与那君结盟之后,他必行诡诈,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原文是民)成为强盛。」

【但十一24】「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要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

【但十一25】「『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

「南方王」是埃及的托勒密六世,他被手下背叛被俘,反对党拥立他弟弟托勒密七世为王。

【但十一26】「吃王膳的,必败坏他;他的军队必被冲没,而且被杀的甚多。」

【但十一27】「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计谋却不成就;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二王」指安提阿古四世和被俘的托勒密六世,他们合力对付托勒密七世,结果托勒密六世的妹妹调解了两个兄长之间的敌意,使他们共管埃及,安提阿古四世计谋失败。

【但十一28】「北方王(原文是他)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

「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安提阿古四世在其返国途中进入耶路撒冷泄怒,屠杀了许多犹太人,在祭坛上焚猪为祭,浇奠猪血猪汤,肆意亵渎圣殿。

【但十一29】「『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

安提阿古四世不理会罗马的警告,于主前169-168年第二次出兵南侵埃及亚历山大城。

【但十一30】「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

「基提」是地中海塞浦路斯岛的古名,驻扎在那里的罗马战船协助埃及击败叙利亚军。在失意返国途中,安提阿古四世听到犹太人不满其希腊和政策,就进入耶路撒冷烧杀抢掠泄怒,洗劫亵渎了圣殿。「联络背弃圣约的人」自从安提阿古四世控制以色列后,犹太人形成两个对立的党派。保守派以大祭司阿尼亚为首,反对希腊化政策,另外一派则接受官方的希腊化政策。安提阿古四世便利用接受希腊化的犹太人,帮助他横征暴敛。

【但十一31】「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除掉常献的燔祭」指禁止犹太人在圣殿敬拜。「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指在圣殿内竖立宙斯神像。

【但十一32】「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但十一33】「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

安提阿古四世的暴虐行为引发了主前167年犹大马加比及其家族领导的马加比起义(Maccabean Revolt),几经争战,主前165年犹大暂获独立。

【但十一34】「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

起义者们虽经常失败,但亦有时得胜,「稍得扶助」。参加起义的人越渐增多,当中也有不少存心虚假,「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

【但十一35】「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但十一36】「『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历史是序言」,安提阿古四世是敌基督的预表,36-45节的预言不是安提阿古四世的历史,很可能指向敌基督,告诉我们敌基督将要作什么事,世界将怎样陷在混乱中,最后的结局将怎样临到。

【但十一37】「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

「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可能指冒充弥赛亚的敌基督是以色列某支派的后裔,他背离神,主张无神论。「妇女所羡慕的神」可能指犹太妇女都盼望能成为弥赛亚的母亲。

【但十一38】「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

「敬拜保障的神」可能指以军事力量为神,以己为神,以势力为神。

【但十一39】「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

【但十一40】「『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到末了」可能指大灾难的末期,因为此处不再是安提阿古四世的历史。

【但十一41】「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

敌基督打败北方王与南方王的联军以后,即进入「荣美之地」以色列。

【但十一42】「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

【但十一43】「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利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

「利比亚」位于埃及的西部。「古实」在埃及南面,即今天的埃塞俄比亚。

【但十一44】「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

当敌基督在南方作战的时候,东方和北方将产生危机(启十六12),使他突然决定撤军。

【但十一45】「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

敌基督最后的指挥部将在地中海、死海和圣殿山之间,可能是米吉多平原(启十六16)。「海」是复数,可能指地中海和死海。「圣山」指耶路撒冷的锡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