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但七1】「巴比伦王伯沙撒元年,但以理在床上作梦,见了脑中的异象,就记录这梦,述说其中的大意。」

本章神赐给但以理的异象,与第二章神赐给尼布甲尼撒王的梦实际上是同一件事,在第二章中,但以理是解梦者,在本章中,天使是异象的解释者。尼布甲尼撒的梦强调的乃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二34),神向世界宣告世上的邦国不会永远长存,他们终将消失,「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启十一15)。但以理的异象强调的乃是「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9节),神向世界宣告「有一位像人子的」将要得着国度、权柄和荣耀,所有的兽都要被毁灭,而至「高者的圣民」将要得国。「伯沙撒元年」约为主前553年,即巴比伦灭亡前14年。

但以理异象中的巨像和四兽示意图

上图:但以理异象中的巨像和四兽示意图。

【但七2】「但以理说:我夜里见异象,看见天的四风陡起,刮在大海之上。」

「海」象征人类世界,风刮在海上显示地上列邦将发生动乱。

【但七3】「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形状各有不同:」

「四个大兽」代表第二章尼布甲尼撒梦里的四个世界大国的统治者(17节)。在世界历史中,「外邦人的日期」(路二十一24)起始于尼布甲尼撒,而将结束于基督再来。在尼布甲尼撒看来,这世界的权势好像是一个巨大可畏、荣耀辉煌的人像,但在属神的人眼中,世界的历史和权势只是残忍、邪恶、可怕的野兽。

【但七4】「头一个像狮子,有鹰的翅膀;我正观看的时候,兽的翅膀被拔去,兽从地上得立起来,用两脚站立,像人一样,又得了人心。」

「头一个」兽代表巴比伦。巴比伦人喜欢以鹰翅狮身的兽为标记。「翅膀被拔去」可能指神的审判。「得了人心」可能指这狮子失去凶猛的力量和野性,变成胆小的人心。

【但七5】「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旁跨而坐,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有吩咐这兽的说:『起来吞吃多肉。』」

「第二兽」代表玛代、波斯。「三根肋骨」可能代表三个被波斯征服的主要国家:吕底亚(主前546年)、巴比伦(主前539年)和埃及(主前525年)。「吞吃多肉」指波斯并吞各国。

【但七6】「此后我观看,又有一兽如豹,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这兽有四个头,又得了权柄。」

「第三兽」代表亚历山大希腊帝国。豹有四翼,可能指亚历山大在短短数年中(主前334-330年)以空前的速度席卷欧、亚、非三大洲,建立希腊帝国。兽有四头,可能指亚历山大死后(主前323年),帝国将分裂为四:马其顿、小亚细亚、埃及与叙利亚。

【但七7】「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

「第四兽」代表罗马帝国。「大铁牙」代表强大的军事力量。「十角」可能指继承罗马帝国的十国(24节)。

【但七8】「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

「小角」可能指末世的敌基督(25节)。「有眼」表明「小角」所代表的势力有智慧,眼光和远见。

【但七9】「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

【但七10】「从祂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事奉祂的有千千,在祂面前侍立的有万万;祂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

【但七11】「那时我观看,见那兽因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被杀,身体损坏,扔在火中焚烧。」

【但七12】「其余的兽,权柄都被夺去,生命却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时候和日期。」

「权柄都被夺去,生命却仍存留」巴比伦的领土归给了波斯,但巴比伦百姓的生活却在继续。同样,当马其顿征服了波斯,罗马征服了马其顿时,被征服国家的百姓并没有消灭。今天统治世界的西方文化乃是罗马、希腊、波斯和巴比伦文化的总结,就某种意义说,我们今天仍是罗马帝国的一部分。

【但七13】「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

「人子」就是弥赛亚。这里是第一次称弥赛亚为「人子」,主耶稣常以此称呼自己。

【但七14】「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祂。祂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祂的国必不败坏。」

【但七15】「至于我——但以理,我的灵在我里面愁烦,我脑中的异象使我惊惶。」

【但七16】「我就近一位侍立者,问他这一切的真情。他就告诉我,将那事的讲解给我说明:」

【但七17】「这四个大兽就是四王将要在世上兴起。」

【但七18】「然而,至高者的圣民,必要得国享受,直到永永远远。」

「圣民」一切敬畏神、信靠神的人。

【但七19】「那时我愿知道第四兽的真情,它为何与那三兽的真情大不相同,甚是可怕,有铁牙、铜爪,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

但以理特别注意到第四兽在外貌和行为上与前三兽迥然不同,这是逼迫神的百姓最大的势力。

【但七20】「头有十角和那另长的一角,在这角前有三角被它打落。这角有眼,有说夸大话的口,形状强横,过于它的同类。」

【但七21】「我观看,见这角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

「与圣民争战」这个小角代表要消灭神的百姓的逼迫势力,可能代表敌基督。

【但七22】「直到亘古常在者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圣民得国的时候就到了。」

【但七23】「那侍立者这样说: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与一切国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

「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从历史上看,罗马帝国及其继承者对世界的统治是空前的,对以色列人的逼迫也是空前的。历史上欧洲那些所谓的基督教国家对犹太人的迫害,远远超过穆斯林国家的逼迫。

【但七24】「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

「十王」十为完整数目,可能指继承第四国的许多政权,也可能指十个国家。「三王」十王中的少数王。「一王」可能指敌基督,敌基督将要借制伏十国中的三国来取得权力。

【但七25】「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

「一载、二载、半载」可能就是七十个七最后七年中的后三年半(九27),即主耶稣所预言的末世大灾难时期(太二十四21)。「节期」是指犹太人的宗教节期。「律法」指摩西的律法。

【但七26】「然而,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他的权柄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

【但七27】「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祂的国是永远的;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祂,顺从祂。」

正所谓「人的忿怒要成全祢的荣美,人的余怒,祢要禁止」(诗七十六10),这四兽都在神的掌握之中,对预备主的道路各有用途:巴比伦帝国炼净了神百姓拜偶像的杂质,波斯帝国将神的百姓带回应许之地,希腊帝国为福音广传预备了通用的语言,罗马帝国为福音广传预备了太平之路。可见人类历史上的政权无论如何兴衰,大国如何兴起又衰微,都是为了神的国度铺路,最后的结局是「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启十一15)。

【但七28】「那事至此完毕。至于我——但以理,心中甚是惊惶,脸色也改变了,却将那事存记在心。」

但以理心中惊惶,可能因为那第四兽的小角将战胜圣民(21,25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