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但六1】「大流士随心所愿,立一百二十个总督,治理通国。」

这位「大流士」可能是「玛代人大流士」(五31),他被波斯王古列任命为巴比伦王。

【但六2】「又在他们以上立总长三人(但以理在其中),使总督在他们三人面前回复事务,免得王受亏损。」

此时但以理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总长」是负责监管公务员的首长。但以理蒙册封为三总长之一,可能是大流士了解到但以理的名声,使用别国朝臣为己所用也是波斯素来的政治手腕,更是神的特殊安排。

【但六3】「因这但以理有美好的灵性,所以显然超乎其余的总长和总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国。」

但以理虽有「美好的灵性」,但这不代表他会事事顺利,他仍要面对各种难处和考验。

【但六4】「那时,总长和总督寻找但以理误国的把柄,为要参他;只是找不着他的错误过失,因他忠心办事,毫无错误过失。」

【但六5】「那些人便说:『我们要找参这但以理的把柄,除非在他神的律法中就寻不着。』」

【但六6】「于是总长和总督纷纷聚集来见王,说:『愿大流士王万岁!」

【但六7】「国中的总长、钦差、总督、谋士,和巡抚彼此商议,要立一条坚定的禁令(或译:求王下旨要立一条……),三十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就必扔在狮子坑中。」

波斯人是以宗教宽容著称的,很难想象古列王会签署这种法令。但大流士是玛代人,史上没有听说玛代人宗教宽容的事。尼布甲尼撒王用火窑作刑具,大流士王却用「狮子坑」,可能因为当时波斯的国教是玛代人查拉图斯特拉创立的琐罗亚斯德教,有拜火的习惯。

【但六8】「王啊,现在求你立这禁令,加盖玉玺,使禁令决不更改;照玛代和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

「玛代和波斯人的例」玛代和波斯人的王不能取消他凭着国王的权柄所发的命令。

【但六9】「于是大流士王立这禁令,加盖玉玺。」

【但六10】「但以理知道这禁令盖了玉玺,就到自巳家里(他楼上的窗户开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双膝跪在他神面前,祷告感谢,与素常一样。」

被掳的犹太人祷告时面对耶路撒冷,是照所罗门献殿祷告时所说:「他们若在掳到之地尽心尽性归服祢,又向自己的地,就是祢赐给他们列祖之地和祢所选择的城,并我为祢名所建造的殿祷告, 求祢从天上祢的居所垂听祢民的祷告祈求,为他们伸冤,赦免他们的过犯」(代下六38-39)。在后来的犹太教传统中,「一日三次」祷告分别是从日出开始计算的第三(巳初)、第六(午正)和第九(申初)小时。巳初和申初也是早晚献祭的时间。

【但六11】「那些人就纷纷聚集,见但以理在他神面前祈祷恳求。」

【但六12】「他们便进到王前,提王的禁令,说:『王啊,三十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必被扔在狮子坑中。王不是在这禁令上盖了玉玺吗?』王回答说:『实有这事,照玛代和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

【但六13】「他们对王说:『王啊,那被掳之犹大人中的但以理不理你,也不遵你盖了玉玺的禁令,他竟一日三次祈祷。』」

【但六14】「王听见这话,就甚愁烦,一心要救但以理,筹划解救他,直到日落的时候。」

国王看出了他们的圈套,但找不到法律上的依据使他可以既拯救但以理、又维护玛代和波斯律法。

【但六15】「那些人就纷纷聚集来见王,说:『王啊,当知道玛代人和波斯人有例,凡王所立的禁令和律例都不可更改。』」

【但六16】「王下令,人就把但以理带来,扔在狮子坑中。王对但以理说:『你所常事奉的神,祂必救你。』」

但以理此时可能已年逾八十。

【但六17】「有人搬石头放在坑口,王用自巳的玺和大臣的印,封闭那坑,使惩办但以理的事毫无更改。」

【但六18】「王回宫,终夜禁食,无人拿乐器到他面前,并且睡不着觉。」

【但六19】「次日黎明,王就起来,急忙往狮子坑那里去,」

【但六20】「临近坑边,哀声呼叫但以理,对但以理说:『永生神的仆人但以理啊,你所常事奉的神能救你脱离狮子吗?』」

「永生神」原是「活神」,王强调神如果是活的,应该可以拯救但以理。

【但六21】「但以理对王说:『愿王万岁!」

【但六22】「我的神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叫狮子不伤我;因我在神面前无辜,我在王面前也没有行过亏损的事。』」

【但六23】「王就甚喜乐,吩咐人将但以理从坑里系上来。于是但以理从坑里被系上来,身上毫无伤损,因为信靠他的神。」

【但六24】「王下令,人就把那些控告但以理的人,连他们的妻子儿女都带来,扔在狮子坑中。他们还没有到坑底,狮子就抓住(原文是胜了)他们,咬碎他们的骨头。」

约瑟夫的《犹大古史记》卷10第11章说,这些人对王说,狮子没有上前来吃但以理是因为它们已经吃饱了,所以王就先用大量的生肉喂饱狮子们,然后把总督们丢进狮子坑里,结果吃饱的狮子没有放过一个人。

【但六25】「那时大流士王传旨,晓谕住在全地各方、各国、各族的人说:『愿你们大享平安!」

【但六26】「现在我降旨晓谕我所统辖的全国人民,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战兢恐惧。因为祂是永远长存的活神,祂的国永不败坏;祂的权柄永存无极!」

「战兢恐惧」敬畏神。

【但六27】「祂护庇人,搭救人,在天上地下施行神迹奇事,救了但以理脱离狮子的口。』」

【但六28】「如此,这但以理,当大流士王在位的时候和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时候,大享亨通。」

「大流士」是被波斯征服的巴比伦国的王。「古列」是整个波斯帝国的开国君王,又译为塞鲁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