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但三1】「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个金像,高六十肘,宽六肘,立在巴比伦省杜拉平原。」

但以理给王解了梦,但王却未能因此谦卑在神面前,反而可能对自己只是「金头」(二38)不满意,就设计出了一个从头到脚都包着金子的27米高巨像,希望以此来象征他的帝国永远坚固、荣耀。人光在头脑里明白神的旨意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存谦卑的心去顺服遵行。「金像」可能是外面贴金的(赛四十19),金像高「六十肘」,非常符合巴比伦使用的六十进制。「杜拉平原」是巴比伦城的一个郊区。

【但三2】「尼布甲尼撒王差人将总督、钦差、巡抚、臬司、藩司、谋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员都召了来,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开光之礼,」

「总督」是各省的领袖,「臬司」是皇帝的参谋,「藩司」是财政大臣,「谋士」是高级法官,「法官」是低级法官,「开光之礼」即揭幕礼。

【但三3】「于是总督、钦差、巡抚、臬司、藩司、谋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员都聚集了来,要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开光之礼,就站在尼布甲尼撒所立的像前。」

重复这些头衔,是闪族文学的语言特点,和下面四次列举乐器一样(5,7,10,15节)。

【但三4】「那时传令的大声呯叫说:『各方、各国、各族(原文是舌;下同)的人哪,有令传与你们:」

【但三5】「你们一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的声音,就当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

崇拜金像是表示服从国王的权势,同时也表示承认巴比伦帝国的神高于一切被征服国家的神。

【但三6】「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

「烈火的窑」可能是一个砖窑,通常是用砖建成的,呈圆锥形,未烧的砖摆放在窑的内壁,壁的一侧有一个开口,可以放入由石油和糠秕混合而成的的燃料。观看的人可以从开口处看到被烧的砖热得发白。

【但三7】「因此各方、各国、各族的人民一听见角、笛、琵琶、琴、瑟,和各样乐器的声音,就都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

【但三8】「那时,有几个迦勒底人进前来控告犹大人。」

「迦勒底人」指术士、星占家,他们控告可能不是出于民族敌意,而是出于职业嫉妒。

【但三9】「他们对尼布甲尼撒王说:『愿王万岁!」

【但三10】「王啊,你曾降旨说,凡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声音的都当俯伏敬拜金像。」

【但三11】「凡不俯伏敬拜的,必扔在烈火的窑中。」

【但三12】「现在有几个犹大人,就是王所派管理巴比伦省事务的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王啊,这些人不理你,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但三13】「当时,尼布甲尼撒冲冲大怒,吩咐人把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带过来,他们就把那些人带到王面前。」

【但三14】「尼布甲尼撒问他们说:『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你们不事奉我的神也不敬拜我所立的金像,是故意的吗?」

【但三15】「你们再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的声音,若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却还可以;若不敬拜,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

这些乐器中的「」(PSALTERY)是希腊文,自由派圣经学者认为希腊人在巴比伦生活不能早过主前二世纪,所以此书必是主前二世纪时某人冒名而写。第一次世界大战前,KOLDEWY教授在巴比伦遗址发掘出一堆楔形文字的泥书砖,随便拾了一袋寄给大英博物馆。五十年后,有考古系学生随意在这袋子中取几块泥书砖练习阅读楔形文字,发现这是主前六世纪宫中管家的记录,上面说:「把二十袋麦子送给从希腊雇来弹奏『瑟』的乐师为薪金」,这一发现使得那些自由派圣经学者们哑口无言。

【但三16】「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对王说:『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

「不必回答」可能指「不必辩护」,他们不否认所指控的事实。

【但三17】「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祂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

神的作为是对世人最好的回答!

【但三18】「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即或不然」这三人不怀疑神的权能,但不确定有没有神迹会发生。因为在神的旨意里,得蒙拯救或为真理殉道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他们不给神开条件,不管神是否拯救,他们都不事奉别神。

【但三19】「当时,尼布甲尼撒怒气填胸,向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变了脸色,吩咐人把窑烧热,比寻常更加七倍;」

「更加七倍」窑中温度的增加并不会增加受害者的苦楚,可能是为了阻止任何可能的干涉。

【但三20】「又吩咐他军中的几个壮士,将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捆起来,扔在烈火的窑中。」

【但三22】「因为王命紧急,窑又甚热,那抬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人都被火焰烧死。」

【但三23】「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这三个人都被捆着落在烈火的窑中。」

【但三24】「那时,尼布甲尼撒王惊奇,急忙起来,对谋士说:『我捆起来扔在火里的不是三个人吗?』他们回答王说:『王啊,是。』」

【但三25】「王说:『看哪,我见有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也没有受伤;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

当仇敌把我们扔进火窑中时,神不一定会来救我们脱离环境,但必会与我们同在,使我们受苦的环境成为可喜悦的地方。「神子」原文作「诸神之子」,可能是天使。尼布甲尼撒信奉异教多神,所以相信是三人所信的真神差派这位「神子」来救护祂的仆人。

【但三26】「于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窑门,说:『至高神的仆人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出来,上这里来吧!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就从火中出来了。」

尼布甲尼撒虽然承认三人的神是「至高神」,但并不说明他已经放弃了多神的观念。

【但三27】「那些总督、钦差、巡抚,和王的谋士一同聚集看这三个人,见火无力伤他们的身体,头发也没有烧焦,衣裳也没有变色,并没有火燎的气味。」

我们天然的想法总是想立刻离开环境的火,而神的救法却常常把我们留在火里,让环境的火对我们不起作用。

【但三28】「尼布甲尼撒说:『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神是应当称颂的,祂差遣使者救护倚靠祂的仆人,他们不遵王命,舍去己身,在他们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别神。」

【但三29】「现在我降旨,无论何方、何国、何族的人,谤讟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之神的,必被凌迟,他的房屋必成粪堆,因为没有别神能这样施行拯救。』」

三个软弱不能自救的神的忠心百姓,却使尼布甲尼撒「降旨」把神的见证传遍了巴比伦帝国,许多本来永远也不会听说至高真神的人,因此也被吸引到祂面前。这是神自己的作为。

【但三30】「那时王在巴比伦省,高升了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