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但二1】「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他做了梦,心里烦乱,不能睡觉。」

【但二2】「王吩咐人将术士、用法术的、行邪术的,和迦勒底人召来,要他们将王的梦告诉王,他们就来站在王前。」

在但以理书中,「迦勒底人」不但是指巴比伦民族,更特指巴比伦以占卜、观星象为业的特殊阶级,他们也被称为哲士。自由派圣经学者认为这种含义是但以理时代很久以后才有的用法,主前五世纪的历史家希罗多德却无意中为但以理书作了辩护,他指出「勒底人」被当作一种阶级,乃是在他的时代以前很久的事情了。

【但二3】「王对他们说:『我做了一梦,心里烦乱,要知道这是什么梦。』」

【但二4】「迦勒底人用亚兰的言语对王说:『愿王万岁!请将那梦告诉仆人,仆人就可以讲解。}」

「亚兰的言语」是当时列国间通用的商业和外交语言。本书从二4下半节到七28都是用亚兰文写的。其他部分用希伯来文写成。亚兰文的主要说话对象是外邦人,希伯来文的主要说话对象是犹太人。

【但二5】「王回答迦勒底人说:『梦我已经忘了(或译:我已定命;八节同),你们若不将梦和梦的讲解告诉我,就必被凌迟,你们的房屋必成为粪堆;」

尼布甲尼撒可能真的把梦忘了,也可能讹称忘记,考验一下国中术士的本领。「凌迟」指整个人被斩为碎块。

【但二6】「你们若将梦和梦的讲解告诉我,就必从我这里得赠品和赏赐,并大尊荣。现在你们要将梦和梦的讲解告诉我。』」

【但二7】「他们第二次对王说:『请王将梦告诉仆人,仆人就可以讲解。』」

【但二8】「王回答说:『我准知道你们是故意迟延,因为你们知道那梦我巳经忘了。」

尼布甲尼撒的逻辑可能是:如果这些人真的有与神沟通的管道,应该能知道他已经忘记的梦,否则就是骗子。

【但二9】「你们若不将梦告诉我,只有一法待你们;因为你们预备了谎言乱语向我说,要等候时势改变。现在你们要将梦告诉我,因我知道你们能将梦的讲解告诉我。』」

「时势改变」可能指直到国王忘记了这件事情,或他们想出了回答的话,也可能指耽误了执行神明信息的吉时。

【但二10】「迦勒底人在王面前回答说:『世上没有人能将王所问的事说出来;因为没有君王、大臣、掌权的向术士,或用法术的,或迦勒底人问过这样的事。」

【但二11】「王所问的事甚难。除了不与世人同居的神明,没有人在王面前能说出来。』」

这些人承认他们以前的解释不是从至高神而来的,他们声称自己只能与一些「低等的神」交往,无法接触「高等的神」。

【但二12】「因此,王气忿忿地大发烈怒,吩咐灭绝巴比伦所有的哲士。」

「哲士」指聪明人,就是王的顾问。「巴比伦」可能只是巴比伦城。

【但二13】「于是命令发出,哲士将要见杀,人就寻找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要杀他们。」

【但二14】「王的护卫长亚略出来,要杀巴比伦的哲士,但以理就用婉言回答他,」

【但二15】「向王的护卫长亚略说:『王的命令为何这样紧急呢!』亚略就将情节告诉但以理。」

「紧急」七十士译本为「严厉」。

【但二16】「但以理遂进去求王宽限,就可以将梦的讲解告诉王。」

但以理的要求与迦勒底人不同,哲士要求国王把梦告诉他们,但以理只是要求给予时间。

【但二17】「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将这事告诉他的同伴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

【但二18】「要他们祈求天上的神施怜悯,将这奥秘的事指明,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与巴比伦其余的哲士一同灭亡。」

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能在危机之中信靠神,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哪里都是神的百姓、神的见证,所以在吃喝的生活小事上都向神忠心,已经经历了神的信实。

【但二19】「这奥秘的事就在夜间异象中给但以理显明,但以理便称颂天上的神。」

【但二20】「但以理说:『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从亘古直到永远,因为智慧能力都属乎祂。」

20-23节是一首感恩的诗歌。

【但二21】「祂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将智慧赐与智慧人,将知识赐与聪明人。」

但以理在被掳之中认识了神的作为,他既知道「废王,立王」都在于神,就不会再为自己的处境怨天尤人,而是专心寻求神的旨意。「时候、日期」这两个基本上是同义词,可能后者指某个时间点,前者指一段时间。

【但二22】「祂显明深奥隐秘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与祂同居。」

【但二23】「我列祖的神啊,我感谢祢,赞美祢;因祢将智慧才能赐给我,允准我们所求的,把王的事给我们指明。』」

【但二24】「于是,但以理进去见亚略,就是王所派灭绝巴比伦哲士的,对他说:『不要灭绝巴比伦的哲士,求你领我到王面前,我要将梦的讲解告诉王。』」

但以理首先想到为巴比伦城的哲士求情,希望取消他们的死刑。他们没有做任何可以使自己得到宽恕的事,但他们中间一位义人的存在使他们得了救。因为保罗在船上,水手和船上所有的人就都得救了(徒二十七24)。世人不知道自己欠了基督徒多少情,却还在嘲笑和逼迫那些向他们传福音的人。

【但二25】「亚略就急忙将但以理领到王面前,对王说:『我在被掳的犹大人中遇见一人,他能将梦的讲解告诉王。』」

【但二26】「王问称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说:『你能将我所做的梦和梦的讲解告诉我吗?』」

【但二27】「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说:『王所问的那奥秘事,哲士、用法术的、术士、观兆的都不能告诉王,」

但以理首先高举神,而不是高举自己。传神话语的人,首先要让人看到神,而不是自己。

【但二28】「只有一位在天上的神能显明奥秘的事。祂已将日后必有的事指示尼布甲尼撒王。你的梦和你在床上脑中的异象是这样:」

【但二29】「王啊,你在床上想到后来的事,那显明奥秘事的主把将来必有的事指示你。」

「将来必有的事」从尼布甲尼撒的时代一直延伸到基督再来,从人类政权开始的示拿地一直到人类政权结束的基督国度,这是「外邦人的日期」(路二十一24)。此时巴比伦的强权空前强大,犹大第一次被掳,神要祂的百姓做祭司的国度的计划好像就要失败了。然后就在这样看不到前途的属灵黑暗之中,神却向尼布甲尼撒王启示祂的计划,也借着被掳的但以理来解释「将来必有的事」,让世界和神的百姓都知道,无论世上诸国多强盛,犹大「列祖的神」永远掌管一切,现今夸胜者虽是外邦人,但最终的胜利仍是属神的。

【但二30】「至于那奥秘的事显明给我,并非因我的智慧胜过一切活人,乃为使王知道梦的讲解和心里的思念。」

神的仆人要有真谦卑的心。

【但二31】「王啊,你梦见一个大像,这像甚高,极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状甚是可怕。」

【但二32】「这像的头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

精金、银和铜的价值依次降低。

【但二33】「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

铁的价值比不上金、银和铜,但硬度最高。而半铁半泥的脚是最脆弱的,这最脆弱的部分却要充当巨像的根基。

【但二34】「你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

【但二35】「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被风吹散,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

【但二36】「『这就是那梦;我们在王面前要讲解那梦。」

「我们」是指神与但以理,但以理是与神同工的。

【但二37】「王啊,你是诸王之王,天上的神已将国度、权柄、能力、尊荣都赐给你。」

尼布甲尼撒在他的碑文里把他统治的成就归功于他的神马杜克,但以理却告诉他权柄来自「天上的神」。

【但二38】「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兽,并天空的飞鸟,祂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这一切。你就是那金头。」

「你就是那金头」尼布甲尼撒代表称霸中东的新巴比伦帝国。「金头」人类的政权首先就是宁录在示拿地的巴别建立起来的(创十7-12)。先知耶利米把巴比伦比作「金杯」(耶五十一7),希罗多德曾描写金子如何在巴比伦城的神庙中闪闪发光,神像、神座、桌子和坛都是用金子打造的。

【但二39】「在你以后必另兴一国,不及于你;又有第三国,就是铜的,必掌管天下。」

第二国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32节),代表巴比伦之后统治中东的玛代波斯帝国(主前538-333年),他们接受了先进的巴比伦文明,领土更大,但不如巴比伦奢华。第三国的「肚腹和腰是铜的」(32节),代表波斯之后统治中东的亚历山大希腊帝国及其继承者们(主前333-63年),希腊士兵的头盔、盾牌和战斧都是用铜制的。希罗多德写道,埃及的萨姆提克一世从入侵的希腊海盗身上,看到了「铜人从海而来」的预言的应验。亚历山大征服了马其顿、希腊、波斯、埃及,向东延伸到印度,是当时最大的帝国,号称「掌管天下」。

【但二40】「第四国,必坚壮如铁,铁能打碎克制百物,又能压碎一切,那国也必打碎压制列国。」

第四国「腿是铁的」(33节),代表希腊之后统治中东及地中海沿岸的罗马帝国,主前63年庞培攻占了耶路撒冷。罗马帝国使用铁制兵器,军事力量非常强大,「坚壮如铁」,「打碎压制列国」,疆域空前庞大。

【但二41】「你既见像的脚和脚指头,一半是窑匠的泥,一半是铁,那国将来也必分开。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也必有铁的力量。」

罗马帝国于主后286年被分为东、西两部分,以便于管理,就象巨像的两条腿。这腿非常长,罗马帝国的影响也一直延续至今。西罗马帝国于主后476年亡于日耳曼人,但日耳曼人建立的查理曼帝国和神圣罗马帝国都自称是西罗马帝国的合法继承人,一直到1806年拿破仑推翻神圣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又称拜占庭帝国)直到主后1453年才亡于奥斯曼帝国,但俄罗斯自称是东罗马帝国的合法继承人。因此,我们今天仍然在罗马帝国里,世界的法律、政治和哲学仍然在罗马文化的影响之下。欧美国家大都是罗马帝国的继承者,他们分开成许多国家,但军力强大,「有铁的力量」,敌基督将是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个凯撒。这头既是巴比伦,整个巨像的实质也都是巴比伦,敌基督的帝国就是「巴比伦」(启十八2)。

【但二42】「那脚指头,既是半铁半泥,那国也必半强半弱。」

罗马帝国的继承者们「半铁半泥」,虽然在军事和经济上有强大的势力,在政治上却很难再形成绝对的强权,所以「半强半弱」。

【但二43】「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民也必与各种人搀杂,却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铁与泥不能相合一样。」

今天的欧洲国家涌入大量移民,「与各种人搀杂,却不能彼此相合」,存在各种难以调和的文化、经济、民族、宗教矛盾。虽然暂时联合成「半强半弱」的欧盟,但这种联合并不能稳定持久。

【但二44】「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

「列王」指巨像所代表的属世政权,这些政权都与神的百姓有很大关系(可能因此没有提到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另立一国」指基督的国度。

【但二45】「你既看见非人手凿出来的一块石头从山而出,打碎金、银、铜、铁、泥,那就是至大的神把后来必有的事给王指明。这梦准是这样,这讲解也是确实的。』」

在神的眼中,所有人类的政权都是这高举人、背叛神的巨像。从「金头」到「半铁半泥的脚」,从宁录到敌基督,人类所有累积的权柄、国度、文化都将被打得粉碎,神将清理整个旧造,在地上建立神的国度,由基督在地上掌权,这就是神借着尼布甲尼撒的梦向世界发表的宣告,也是神百姓的盼望。这石头要「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34节),表明基督再来、国度在地上实现要在「半铁半泥」的阶段才来到。今天的世界很可能正处于这「脚指头」的阶段,主再来得国的时候已经近了!

【但二46】「当时,尼布甲尼撒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并且吩咐人给他奉上供物和香品。」

尼布甲尼撒视但以理为神的代表。

【但二47】「王对但以理说:『你既能显明这奥秘的事,你们的神诚然是万神之神、万王之主,又是显明奥秘事的。』」

尼布甲尼撒称巴比伦的保护神马杜克为「万神之主」,现在却承认但以理的神超过巴比伦一切偶像。

【但二48】「于是王高抬但以理,赏赐他许多上等礼物,派他管理巴比伦全省,又立他为总理,掌管巴比伦的一切哲士。」

身为被掳之人,没有成功辉煌的见证,但只要有一颗敬畏神的心,即便在全民族的失败中,但以理还是能在征服者面前高举神、见证神,尊神为大,神就在世人面前「高抬但以理」,大大使用他。「总理」可能是王的首席顾问。

【但二49】「但以理求王,王就派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管理巴比伦省的事务,只是但以理常在朝中侍立。」

「常在朝中侍立」原文为「在王宫的门」,指但以理成为国王的亲信,随时在国王的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