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结十四1】「有几个以色列长老到我这里来,坐在我面前。」

【结十四2】「耶和华的话就临到我说:」

【结十四3】「『人子啊,这些人已将他们的假神接到心里,把陷于罪的绊脚石放在面前,我岂能丝毫被他们求问吗?」

【结十四4】「所以你要告诉他们:“主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家的人中,凡将他的假神接到心里,把陷于罪的绊脚石放在面前,又就了先知来的,我——耶和华在他所求的事上,必按他众多的假神回答他(或译:必按他拜许多假神的罪报应他),」

【结十四5】「好在以色列家的心事上捉住他们,因为他们都借着假神与我生疏。”」

  • 本章是审判敬拜偶像的以色列家。
  • 这些长老和前一批(八1)不同,他们表面上寻求神,心中却早已「将他们的假神接到心里,把陷于罪的绊脚石放在面前」(3、4、7节),所以已经与神「生疏」(4节)。他们表面上敬拜神,其实只是想知道自己的前途,并不是想遵行神的旨意;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预测未来、带来好处,真神与假神并无区别,所以神「岂能丝毫被他们求问吗」(3节)?在后现代的今天,世界流行信仰的多元主义,许多自称信主的人也「在心中设立偶像,把陷自己于罪的绊脚石放在面前」(和合本修订版),因此与神「生疏」。他们并非不信主,而是相信许多主;并非不信主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约十四6),而是相信有许多「道路」可以通往「真理、生命」。但人若心怀二意,「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诗六十六18),因为神知道:「这百姓亲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赛二十九13)。
  • 「陷于罪的绊脚石」,指偶像。
  • 「必按他众多的假神回答他」(4节),可译为「必因他拜许多偶像向他施行报应」(和合本修订版)。他们心中早有别神,只想从神那里探听未来;但神却将亲自用行动、而不是话语来回答他们,而是按照他们的行为审判他们,目的是为了挽回自己的百姓(5、11节)。
  • 第5节可译为「为要夺回以色列家的心,他们全都拜偶像,与我疏远了」(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上图:尼尼微出土的主前645-635年的亚述浮雕,展现了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精致家具,现藏于大英博物馆。画面中的亚述王亚述巴尼拔斜靠在葡萄架下的沙发上,武器放在身后、王后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正在愉快地享受美酒和点心。拿着餐巾的女仆们为他们扇风,男仆们为他们带来食物和音乐,鸟儿和蝗虫在树上安歇,而最左边的树上可怕地挂着以拦王的头颅。

上图:尼尼微出土的主前645-635年的亚述浮雕,展现了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精致家具,现藏于大英博物馆。画面中的亚述王亚述巴尼拔斜靠在葡萄架下的沙发上,武器放在身后、王后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正在愉快地享受美酒和点心。拿着餐巾的女仆们为他们扇风,男仆们为他们带来食物和音乐,鸟儿和蝗虫在树上安歇,而最左边的树上可怕地挂着以拦王的头颅。

【结十四6】「『所以你要告诉以色列家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回头吧!离开你们的偶像,转脸莫从你们一切可憎的事。”」

【结十四7】「因为以色列家的人,或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凡与我隔绝,将他的假神接到心里,把陷于罪的绊脚石放在面前,又就了先知来要为自己的事求问我的,我——耶和华必亲自回答他。」

【结十四8】「我必向那人变脸,使他作了警戒,笑谈,令人惊骇,并且我要将他从我民中剪除;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结十四9】「先知若被迷惑说一句预言,是我——耶和华任那先知受迷惑,我也必向他伸手,将他从我民以色列中除灭。」

【结十四10】「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先知的罪孽和求问之人的罪孽都是一样,」

【结十四11】「好使以色列家不再走迷离开我,不再因各样的罪过玷污自己,只要作我的子民,我作他们的神。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被掳的百姓最需要听到的预言,并不是耶路撒冷或自己的命运,而是「回头吧!离开你们的偶像,转脸莫从你们一切可憎的事」(7节)。今天的信徒最需要听到的信息,不是安慰和医治,而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四17)。无论是以色列人还是外邦人(7节),人若想真心求问神,唯一的途径就是「回头」(6节)。神与偶像不能共存,只有「离开你们的偶像,转脸莫从你们一切可憎的事」(6节),才能与神恢复正常的关系、不再与神「隔绝」(7节)。
  • 「我——耶和华必亲自回答他」(7节),可译为「我——耶和华必亲自报应他」(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人还没有离弃偶像,就来找先知为自己的事求问神(7节),表明他只是把神看作另一个偶像,所以不必先知来回答,神「必亲自报应他」、「向那人变脸」(8节),好让人知道祂是独一真神(出二十3)「耶和华」(8节)。
  • 「先知若被迷惑说一句预言,是我——耶和华任那先知受迷惑」(7节),可译为「先知若被骗说了一句预言,是我——耶和华骗了那先知」(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若有先知回复那些把神当作另一个偶像的求问者(7节),就表明他是一个假先知,而迷惑他的正是神自己(王上二十二20-23)。而神允许这一切发生,正是审判的一部分:「瞎子岂能领瞎子,两个人不是都要掉在坑里吗」(路六39)?「先知的罪孽和求问之人的罪孽都是一样」(10节),两者都必担当自己的罪孽。神这样严厉审判的目的,正是要警告百姓和假先知,「好使以色列家不再走迷离开、不再因各样的罪过玷污自己」(11节)。
  • 「只要作我的子民,我作他们的神」(11节),这是重申圣约的应许(利二十六12),也是神向出埃及的百姓的反复宣告(出六7;十九5;利十一45;二十二33;二十五38;民十五41),更是先知耶利米对被掳百姓的预言(耶二十四7)。

【结十四12】「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结十四13】「『人子啊,若有一国犯罪干犯我,我也向他伸手折断他们的杖,就是断绝他们的粮,使饥荒临到那地,将人与牲畜从其中剪除;」

【结十四14】「其中虽有挪亚、但以理、约伯这三人,他们只能因他们的义救自己的性命。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结十四15】「我若使恶兽经过糟践那地,使地荒凉,以致因这些兽,人都不得经过;」

【结十四16】「虽有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他们连儿带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那地仍然荒凉。」

【结十四17】「或者我使刀剑临到那地,说:刀剑哪,要经过那地,以致我将人与牲畜从其中剪除;」

【结十四18】「虽有这三人在其中,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他们连儿带女都不能得救,只能自己得救。」

【结十四19】「或者我叫瘟疫流行那地,使我灭命(原文是带血)的忿怒倾在其上,好将人与牲畜从其中剪除;」

【结十四20】「虽有挪亚、但以理、约伯在其中,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他们连儿带女都不能救,只能因他们的义救自己的性命。』」

  • 12-20节宣告神审判团体的原则。神四次强调,当祂向一国降下「四样大灾」(21节)时,即使国中有像「挪亚、但以理、约伯」那样敬虔的义人,他们也「只能因他们的义救自己的性命」(14、16、18、20节),自己可以免受管教,但却不能为亲生儿女免除刑罚。
  • 「犯罪干犯」(13节),意思是行径诡诈、背叛圣约。
  • 「其中虽有挪亚、但以理、约伯这三人」(16节),不是说有这三人为这个国家代求,而是说即使有这三人生活在得罪神的国家中(13节),神降罚时也不会因此投鼠忌器。「挪亚、但以理、约伯」是当时众所周知的敬虔榜样。「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创六9),而「约伯」则是「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一1)。「但以理」很可能就是先知但以理,他在「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但二1)就已经在巴比伦朝中「管理巴比伦全省、掌管巴比伦的一切哲士」(但二1),此时已经过了十三年(八1;耶三十二1),在被掳的百姓中间应该早已广为人知。
  • 当时可能有人以为,神的审判不会像先知耶利米和以西结所说的那样绝情,因为祂一定会眷顾百姓之中的少数忠心敬虔者,所以必然投鼠忌器、手下留情(创十八23)。这种心态实际上是把忠心者当作挡箭牌,把敬虔者当作人质。他们一面排斥义人,一面又因义人的同在而倍感安全;需要的时候,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都可以拉过来当护身符。但神亲自宣告:义人并非团体的免死金牌,他们连儿带女都不能救,只能因他们的义救自己的性命」(20节)。正如神并没有因为罗得而放过所多玛(创十九29),祂也不会因为少数义人而让耶路撒冷免受管教。

【结十四21】「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将这四样大灾——就是刀剑、饥荒、恶兽、瘟疫降在耶路撒冷,将人与牲畜从其中剪除,岂不更重吗?」

【结十四22】「然而其中必有剩下的人,他们连儿带女必带到你们这里来,你们看见他们所行所为的,要因我降给耶路撒冷的一切灾祸,便得了安慰。」

【结十四23】「你们看见他们所行所为的,得了安慰,就知道我在耶路撒冷中所行的并非无故。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21-23节是团体审判的原则在耶路撒冷的应用。「四样大灾」(21节)包括「刀剑、饥荒、恶兽、瘟疫」(21节),是圣约之中的背约咒诅(利二十六16-19、25)。当神用更重的「四样大灾」临到耶路撒冷时,明知故犯、背弃圣约的百姓更不能免受刑罚了(21节)。
  • 但希奇的是,神还在倾覆的耶路撒冷保留了一些「剩下的人」(22节),并不是因为他们配得拯救、也不是因为神投鼠忌器,而是因为神要安慰那些已经被掳到巴比伦的百姓。神让「他们连儿带女必带到你们这里来」(22节),是为了让已经被掳的百姓「看见他们所行所为的」(22节),就会承认耶路撒冷是罪有应得,也发现连这样败坏的人也能蒙神怜悯。因此,百姓不但知道神确实是公义的,祂「在耶路撒冷中所行的并非无故」(23节);也知道神在管教之中仍然存留慈爱,因此「得了安慰」(22、23节),心中不再苦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