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1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结十一1】「灵将我举起,带到耶和华殿向东的东门。谁知,在门口有二十五个人,我见其中有民间的首领押朔的儿子雅撒尼亚和比拿雅的儿子毗拉提。」

【结十一2】「耶和华对我说:『人子啊,这就是图谋罪孽的人,在这城中给人设恶谋。」

【结十一3】「他们说:“盖房屋的时候尚未临近;这城是锅,我们是肉。”」

【结十一4】「人子啊,因此你当说预言,说预言攻击他们。』」

  • 在神的荣耀最后离开耶路撒冷之前,还有两个信息需要以西结传达:第一个是自诩精英的耶路撒冷首领的遭遇(1-13节),第二个是被他们轻视的被掳百姓的命运(14-21节)。
  • 「耶和华殿向东的东门」(1节),是神的荣耀停留的地方(十19)。这里有二十五个人,可能都是「民间的首领」(1节)。
  • 「雅撒尼亚 יַאֲזַנְיָה /yah-az-an-yaw’」(1节)是假先知哈拿尼亚的兄弟(耶二十八1),他的名字意思是「耶和华倾听」,但神所听到的却是他们「图谋罪孽、给人设恶谋」(2节)。此时是约雅斤被掳「第六年六月初五日」(八1),也就是西底家王第六年。两年前的五月,假先知哈拿尼雅假托神的名义预言:「二年之内,我要将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从这地掠到巴比伦的器皿,就是耶和华殿中的一切器皿都带回此地」(耶二十八1)。现在两年刚过,相信这预言的首领们开始蠢蠢欲动、准备背叛巴比伦。
  • 「给人设恶谋」(2节),指这些人藐视神的警告,用虚假的平安误导百姓。
  • 「盖房屋的时候尚未临近」(3节),这句话的意思不能确定。一种解释是:大敌当前,建造房屋是不合宜的,所以应当积极备战、确保耶路撒冷的城防牢不可破。而犹太拉比的传统解释是:不必急着建造房屋,因为将来的日子长得很,百姓到死也不会被掳出城(Rashi on Ezekiel 11:3)。
  • 「这城是锅,我们是肉」(3节),可能是当时的一句俗语。犹太拉比的传统解释是:城中的居民就像锅中的肉,必会得到锅的保护(11节);正如肉没有煮熟就不会拿出来,百姓到死也不会离开(Rashi on Ezekiel 11:3)。
  • 神吩咐先知「说预言攻击他们」(4节),因为首领们盲目自信、不肯顺服(12节),藐视神借着先知耶利米所发的警告:「住在这城里的必遭刀剑、饥荒、瘟疫而死;但出去归降围困你们迦勒底人的必得存活」(耶二十一9)。

【结十一5】「耶和华的灵降在我身上,对我说:『你当说,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家啊,你们口中所说的,心里所想的,我都知道。」

【结十一6】「你们在这城中杀人增多,使被杀的人充满街道。」

【结十一7】「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你们杀在城中的人就是肉,这城就是锅;你们却要从其中被带出去。」

【结十一8】「你们怕刀剑,我必使刀剑临到你们。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结十一9】「我必从这城中带出你们去,交在外邦人的手中,且要在你们中间施行审判。」

【结十一10】「你们必倒在刀下;我必在以色列的境界审判你们,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结十一11】「这城必不作你们的锅,你们也不作其中的肉。我必在以色列的境界审判你们,」

【结十一12】「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因为你们没有遵行我的律例,也没有顺从我的典章,却随从你们四围列国的恶规。』」

  • 「你们口中所说的,心里所想的,我都知道」(5节),表明神始终都在倾听,这是对「雅撒尼亚 」(1节,意思是「耶和华倾听」)这个名字的讽刺。
  • 「你们在这城中杀人增多,使被杀的人充满街道」(6节),可能指杀害那些反对他们的义人(耶二十六22)。
  • 这些首领认为自己是「肉」(3节)、是国家的精英,而那些被掳巴比伦的却是被弃的渣滓。但神却说:「你们杀在城中的人就是肉,这城就是锅」(7节),相当于说:「惟一的好耶路撒冷人,是死了的耶路撒冷人」。
  • 「你们却要从其中被带出去」(7节),讽刺这些首领自诩是「肉」,其实是将要被弃的渣滓,所以「这城必不作你们的锅,你们也不作其中的肉」(11节)。
  • 「你们怕刀剑,我必使刀剑临到你们」(8节),这是神施行报应的一个原则。人若敬畏神,就不必害怕人;人若不敬畏神,就会什么都怕,并且越怕越远离神。因为人越害怕什么,就越会把什么当作偶像:害怕刀剑的人会崇尚武力,害怕贫穷的人会膜拜金钱。因此,人越怕什么,神就越要用来追讨他们,「因为人手所做的,必为自己的报应」(箴十二14)。
  • 「以色列的境界」(10、11节),可译为「以色列的边界」(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指应许之地的北界哈马口(民十三21)。三年后,巴比伦将围城一年半(耶三十一1),无论耶路撒冷怎样备战,最终都难逃被毁的结局。犹大的君王、贵胄最后都将被带到以色列北方哈马地的利比拉,接受巴比伦王的审判和刑罚(王下二十五20-21;耶五十二9-10、26-27)。

【结十一13】「我正说预言的时候,比拿雅的儿子毗拉提死了。于是我俯伏在地,大声呼叫说:『哎!主耶和华啊,祢要将以色列剩下的人灭绝净尽吗?』」

  • 「毗拉提 פְּלַטְיָה /pel-at-yaw’」(13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拯救」,在这里是双关语。「毗拉提死了」(13节),象征神不再拯救,所以先知立刻「俯伏在地」(13节),大声祷告:「祢要将以色列剩下的人灭绝净尽吗」?
  • 这是先知第二次发出同样的疑问(九8),这个疑问引进了本章的第二个信息:被这些首领轻视的被掳百姓的命运(14-21节)。

【结十一14】「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结十一15】「『人子啊,耶路撒冷的居民对你的弟兄、你的本族、你的亲属、以色列全家,就是对大众说:“你们远离耶和华吧!这地是赐给我们为业的。”」

【结十一16】「所以你当说:“耶和华如此说:我虽将以色列全家远远迁移到列国中,将他们分散在列邦内,我还要在他们所到的列邦,暂作他们的圣所。”」

【结十一17】「你当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从万民中招聚你们,从分散的列国内聚集你们,又要将以色列地赐给你们。”」

【结十一18】「他们必到那里,也必从其中除掉一切可憎可厌的物。」

【结十一19】「我要使他们有合一的心,也要将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

【结十一20】「使他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

【结十一21】「至于那些心中随从可憎可厌之物的,我必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你们远离耶和华吧!这地是赐给我们为业的」(15节),表示这些自以为幸运的「耶路撒冷的居民」(15节)不但没有心存感恩、反而因此心高气傲,幸灾乐祸地嘲讽被掳的百姓(撒上二十六19)。他们自以为义地认为:被掳的人是不洁净的、被咒诅的,而自己是圣洁的、蒙恩宠的。他们不但把圣殿当作虚假的平安保障(耶七4),也把自己没有被掳当作蒙神悦纳的证据,傲慢地以为「我比你圣洁」(赛六十五5)。实际上,这些骄傲自大、不肯悔改的百姓才是那筐「极坏、坏得不可吃的无花果」(耶二十四8)。当我们看到别人的堕落、失败和软弱时,心中充斥的是否也是这种浅薄的自高自大呢?
  • 神是全地的神,绝不会限制在人手所造的圣殿里;神也是慈爱的神,永远都信守自己的应许。因此,虽然神执行圣约之中的背约咒诅(申二十八15-68),把百姓掳到各国、分散在列邦,但圣约却仍然有效。所以,神「还要在他们所到的列邦,暂作他们的圣所」(16节),在管教中「必看顾他们如这好无花果,使他们得好处」(耶二十四5),最终按照圣约之中的恢复应许,把他们领回应许之地(17节;申三十3-4)。
  • 「他们必到那里,也必从其中除掉一切可憎可厌的物」(18节),这是一个应许、而不是一种预测。因为两件都是神必要成就的工作:只有祂才能领百姓回归,也只有祂才能除掉一切偶像(赛四3),是祂「亲口应许,亲手成就」(王上八24)。被掳的百姓回归之后,果然再也不敢敬拜偶像了。
  •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神还要赐给被掳的百姓一个新心和新灵(19节;十八31;三十六26;耶三十二39),让他们拥有新的生命,愿意发自内心地顺服神、谨守遵行律例典章(20节)。这正是神借着先知耶利米所预言的:「我要赐他们认识我的心,知道我是耶和华」(耶二十四7)。
  • 「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19节),这个比喻可能源于古埃及制作木乃伊的过程。古埃及人相信人死后有一个「称心审判」,心若被罪咎牵累,就会面临灭亡。因此,他们用圣甲虫形状的石头代替木乃伊的心脏,免得死者在审判时被心出卖、危害来生。但神的换心手术却和埃及相反,祂会用柔软的肉心代替刚硬的石心(三十六26),这就是大卫所祈求的「求祢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诗五十一10),也就是神所应许的新约(耶三十一31-34)。
  • 「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20节),这是重申圣约的应许(十一20;十四11;三十六28;三十七23、27;利二十六12),也是神向出埃及的百姓的反复宣告(出六7;十九5;利十一45;二十二33;二十五38;民十五41),更是先知耶利米对被掳百姓的预言(耶二十四7)。
  • 人若「除掉一切可憎可厌的物」,神就「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19节);人若「除掉」外面的拦阻(18节),神就「除掉」里面的拦阻(19节)。但这并不是说人若不肯悔改,神就不能做什么,因为里面和外面的两个「除掉」,实际上都是神的工作。被掳的百姓「除掉一切可憎可厌的物」,表面上是人的决定,实际上是神必要成就的工作(18节)。今天,圣灵不但领人悔改、而且使人重生;并非「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因为神的工作早已开头,是祂主动把被拣选的人领到尽头,好在那里施行换心手术。
  • 「至于那些心中随从可憎可厌之物的」(21节),也就是那些自以为义、不肯顺服(12节)的「耶路撒冷的居民」,神「必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21节)。因为人若自信属灵,就是拒绝恩典;人若倚靠行为,就要「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启二十12)。
上图:约主前1250年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亚尼的亡灵书(Papyrus of Ani; Book of the Dead)》,全长二十四米,共六十章,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古埃及棺木中都有亡灵书,通常是以纸莎草画成的长卷,描绘死者为获永生所必经的各种磨练、审判的过程。在上图的「称心审判」中,死者亚尼和妻子来到冥王奥西里斯(Osiris)前接受审判。奥西里斯面前有一具天平,天平左边放着死者亚尼的心脏,右边放着代表真理和秩序之神Maat的羽毛。死神阿努比斯(Anubis)正在检查天平是否平衡。如果天平平衡,表示死者生前善良公正,可以复活。如果心脏一端沉重,代表死者作恶多端,他的心脏将被取出丢给怪兽阿米特(Ammit)吃掉,不能复活。阿米特的造型是鳄鱼的嘴、狮子的上半身、河马的下半身。

上图:约主前1250年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亚尼的亡灵书(Papyrus of Ani; Book of the Dead)》,全长二十四米,共六十章,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古埃及棺木中都有亡灵书,通常是以纸莎草画成的长卷,描绘死者为获永生所必经的各种磨练、审判的过程。在上图的「称心审判」中,死者亚尼和妻子来到冥王奥西里斯(Osiris)前接受审判。奥西里斯面前有一具天平,天平左边放着死者亚尼的心脏,右边放着代表真理和秩序之神Maat的羽毛。死神阿努比斯(Anubis)正在检查天平是否平衡。如果天平平衡,表示死者生前善良公正,可以复活。如果心脏一端沉重,代表死者作恶多端,他的心脏将被取出丢给怪兽阿米特(Ammit)吃掉,不能复活。阿米特的造型是鳄鱼的嘴、狮子的上半身、河马的下半身。

上图:主前1279-1213年古埃及壁画,阿努比斯神(Anubis)正在制作木乃伊。古埃及人相信人死后有一个「称心审判」,心若有罪咎的累赘,就会面临灭亡。因此,从新王国时代开始,死者的心脏需要从体内取出,与其他的重要内脏安放在礼葬瓮中,免得在审判时被心出卖、危害来生。而在木乃伊中取代人心的是一块刻成蜣螂形状的石头,这圣甲虫是永生的象征。但神的换心手术却和埃及相反,祂会用肉心替换他们的石心(结十一19-20)。

上图:主前1279-1213年古埃及壁画,阿努比斯神(Anubis)正在制作木乃伊。古埃及人相信人死后有一个「称心审判」,心若有罪咎的累赘,就会面临灭亡。因此,从新王国时代开始,死者的心脏需要从体内取出,与其他的重要内脏安放在礼葬瓮中,免得在审判时被心出卖、危害来生。而在木乃伊中取代人心的是一块刻成蜣螂形状的石头,这圣甲虫是永生的象征。但神的换心手术却和埃及相反,祂会用肉心替换他们的石心(结十一19-20)。

【结十一22】「于是,基路伯展开翅膀,轮子都在他们旁边;在他们以上有以色列神的荣耀。」

【结十一23】「耶和华的荣耀从城中上升,停在城东的那座山上。」

【结十一24】「灵将我举起,在异象中借着神的灵将我带进迦勒底地,到被掳的人那里;我所见的异象就离我上升去了。」

【结十一25】「我便将耶和华所指示我的一切事都说给被掳的人听。」

  • 神的荣耀离开了圣殿和圣城,但却没有远离自己的百姓(三十五10),而是「停在城东的那座山上」(23节),亲眼看着自己的圣殿被毁。犯罪的是人(八17),付代价的却是神(哀二1)。当「主以公义的灵和焚烧的灵,将锡安女子的污秽洗去,又将耶路撒冷中杀人的血除净」(赛四3)之后,祂还要从东面回来(四十三1-4)。将来,主耶稣也是在橄榄山上升天(路二十四50-51;徒一11-12),再来时也将降临在这座山上(亚十四4-5)。
  • 神不是要先知把这些事说给「耶路撒冷的居民」(15节)听,而是要他「说给被掳的人听」(25节),让神的话语自己在被掳的百姓中间工作。因为神早已借着先知耶利米预言:「我要眷顾他们,使他们得好处,领他们归回这地。我也要建立他们,必不拆毁;栽植他们,并不拔出」(耶二十四6)。神既没有撇下被掳巴比伦的百姓(15-20节),也没有弃绝耶路撒冷的居民(九4),而如祂自己所宣告的:「我要回到原处,等他们自觉有罪,寻求我面;他们在急难的时候必切切寻求我」(何五15)。
  • 今天,我们也常常是在顺利时忽略神(赛五十七11),在逆境中却抱怨神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隐藏(诗十1)。实际上,神的爱从来都不会与祂所拣选的人隔绝(罗八38-39),祂「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诗一百三十九2),也能「从远处看出骄傲的人」(诗一百三十八6)。我们应当「不要惊惶」,只要专心在难处中学习当学的功课,时候到了,神就「要从远方拯救你」(耶三十10)。
上图:一幅十九世纪的画,从橄榄山顶向西俯瞰奥斯曼帝国时代的耶路撒冷城。

上图:一幅十九世纪的画,从橄榄山顶向西俯瞰奥斯曼帝国时代的耶路撒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