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结九1】「祂向我耳中大声喊叫说:『要使那监管这城的人手中各拿灭命的兵器前来。』」

【结九2】「忽然有六个人从朝北的上门而来,各人手拿杀人的兵器;内中有一人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他们进来,站在铜祭坛旁。」

  • 本章是七个行刑者的异象。
  • 神已经宣告:「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他们虽向我耳中大声呼求,我还是不听」(八18),现在,祂在异象中呼召了六位行刑的天使、一位施恩的天使。他们在圣所门口的铜祭坛旁站立,等候从至圣所中发出的命令,准备「以忿怒行事」。
  • 「监管这城的人」(1节),可译为「惩罚这城的人」(和合本修订版),指行刑者(英文ESV译本)。「监管 פְּקֻדָּה/pek-ood-daw’」原文根据上下文,可以译为「照管」(四十四11)、「看守」(民四16)、「眷顾」(伯十12)、「降罚」(赛十3)、「追讨」(耶十一23)。天使「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来一14),但却不是只会哄孩子的保姆。当百姓顺服神、遵守圣约的时候,天使负责「照管」、「眷顾」他们;当百姓远离神、背弃圣约的时候,「看守」圣城的天使就成了负责「降罚」、「追讨」的行刑者。
  • 白色的「细麻衣」(2节)是古代的贵重衣料,「身穿细麻衣」(2节)是祭司(出二十八42;撒上二18,二十二18)和高阶天使(但十5)的尊贵装扮。
  • 这位负责施恩的天使「腰间带着黑墨盒子」(2节),可译为「腰间系着文士用的墨盒」(和合本修订版),是用来给蒙赦免者做记号的。「墨盒 קֶסֶת/keh’-seth」原文源于埃及,指文士使用的调色板,上面有放笔的空档和装墨的凹陷处。
上图:主前1390-1352年的埃及调色板。这个调色板用一块象牙雕刻而成,有六个椭圆孔盛颜料,包括蓝色、绿色、棕色 、黄色、红色和黑色。一端的椭圆象形茧纹章(Cartouche)刻有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的名字。古代文士所携带的墨盒就是一种调色板,板上有放笔的空档和装墨的凹陷处。笔用灯心草或苇杆削尖制成,墨用碳和树胶调和制作。红墨则加上氧化铁制成,用来书写标题或绘制书卷上的线条。此外,写字工具还包括削笔的刀子(耶三十六23)。

上图:主前1390-1352年的埃及调色板。这个调色板用一块象牙雕刻而成,有六个椭圆孔盛颜料,包括蓝色、绿色、棕色 、黄色、红色和黑色。一端的椭圆象形茧纹章(Cartouche)刻有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的名字。古代文士所携带的墨盒就是一种调色板,板上有放笔的空档和装墨的凹陷处。笔用灯心草或苇杆削尖制成,墨用碳和树胶调和制作。红墨则加上氧化铁制成,用来书写标题或绘制书卷上的线条。此外,写字工具还包括削笔的刀子(耶三十六23)。

【结九3】「以色列神的荣耀本在基路伯上,现今从那里升到殿的门槛。神将那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召来。」

【结九4】「耶和华对他说:『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

【结九5】「我耳中听见祂对其余的人说:『要跟随他走遍全城,以行击杀。你们的眼不要顾惜,也不要可怜他们。」

【结九6】「要将年老的、年少的,并处女、婴孩,和妇女,从圣所起全都杀尽,只是凡有记号的人不要挨近他。』于是他们从殿前的长老杀起。」

【结九7】「祂对他们说:『要污秽这殿,使院中充满被杀的人。你们出去吧!』他们就出去,在城中击杀。」

  • 「以色列神的荣耀本在基路伯上」(3节),也就是在至圣所中约柜施恩座的两个基路伯之上(撒上四4;撒下六2;代上十三6)。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从法柜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间」(出二十五22)向摩西说话,所以神也被称为「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华——以色列的神」(王下十九15;赛三十七16;诗八十1;九十九1)。
  • 「现今从那里升到殿的门槛」(3节),表明神已经出了至圣所,这是神的荣耀离开圣殿的第一步。神的荣耀离开的步骤是:
    1. 离开至圣所,升到圣殿的门槛(3节);
    2. 离开圣殿的门槛(十18),停在圣殿的东门(十19);
    3. 离开圣殿和圣城,停在耶路撒冷城东的橄榄山上(十一23)。
  • 神的第一个命令是给那位施恩的天使,在执行惩罚之前,首先给蒙赦免者做上记号(4节)。这些蒙赦免的人并非全然无辜、也不是品行更好,而是「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4节),所以神必不轻看他们「忧伤痛悔的心」(诗五十七17)。神在覆巢之下仍然保留这批「叹息哀哭」的余民,并非为了去恶存善,因为地上「没有良善的」(可十18);也不是因为他们忠心配得,因为没有人的功德足以换取恩典;而是「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罗十一5)。
  • 「记号 תָּו/tawv」(4节)原文指希伯来文的最后一个字母「ת」,表示画押(伯三十一35)。这个字母在古希伯来文中的写法是一个交叉「X」,形状就像主耶稣所背负的十字架,又像逾越节羔羊的血刷在门楣上(出十二7) ,可以保护蒙拣选的人免受灭命的天使所杀。将来,在末日的第七印揭开之前,天使也要用印印了神众仆人的额(启七3),保护他们免受伤害(启九4)。
  • 神的第二个命令是给六位行刑的天使(5-7节),凡是对罪麻木不仁、没有忧伤痛悔之心的人,「犯罪的他必死亡」(十八4)。
  • 「从殿前的长老杀起」(6节),就是从那二十五位背向神敬拜太阳的祭司(八16)开始,因为他们带头在以色列全家行「大可憎的事」(八6),身居高位、尸位素餐,「却不为约瑟的苦难担忧」(摩六6)。同样,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三15),蒙恩的信徒并不能以「预定、交托、恩典」为名推卸责任(路十二48)。「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而神家负责教导的人责任更重,所以「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三1)。
  • 「使院中充满被杀的人」(7节),指用尸体污秽圣殿。圣殿中不可杀人(王下十一15),被追杀者若是抓住祭坛的角,就不可杀他(王上一50)。但现在,神竟然吩咐天使「从圣所起全都杀尽」(6节),因为这殿早已被偶像玷污(八6),神的荣耀即将离开(十18),圣洁之神不再住在污秽的圣所(八6)。
  • 被杀者包括「年老的、年少的,并处女、婴孩,和妇女」(6节),并不是说神命令杀戮婴孩,而是比喻追讨不分男女老少,只看有没有天使的「记号」。「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凡是没有赦免记号的,「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耶三十一30)。
上图:约柜示意图。会幕里的约柜在犹太人被掳巴比伦后就没有再提到,上图是比较接近「山上的样式」的一个示意图。

上图:约柜示意图。会幕里的约柜在犹太人被掳巴比伦后就没有再提到,上图是比较接近「山上的样式」的一个示意图。

【结九8】「他们击杀的时候,我被留下,我就俯伏在地,说:『哎!主耶和华啊,祢将忿怒倾在耶路撒冷,岂要将以色列所剩下的人都灭绝吗?』」

【结九9】「祂对我说:『以色列家和犹大家的罪孽极其重大。遍地有流血的事,满城有冤屈,因为他们说:“耶和华已经离弃这地,祂看不见我们。”」

【结九10】「故此,我眼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要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

【结九11】「那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将这事回复说:『我已经照祢所吩咐的行了。』」

  • 「以色列所剩下的人」(8节),指以西结被掳之后在犹大剩下的人。虽然先知的「额像金钢钻,比火石更硬」(三9),但里面却有一颗柔软的肉心(三十六26),所以凭着信心和爱心为百姓代祷(8节)。
  • 「耶和华已经离弃这地,祂看不见我们」(9节),指那些敬拜偶像的人将过错推卸给神,使自己的罪合理化(八12)。既然他们认为神「看不见我们」,神就「眼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10节;八18)。今天,许多人也是「一切所想的都以为没有神」(诗十4),认为「耶和华必不追究」(诗十4)自己的行为;同样,神也将任凭他们在没有神的绝望中灭亡,「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
  • 表面上,神拒绝了先知的祷告,定意「要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10节);实际上,神不可限量的慈爱,远远超过了人有限的关心和同情。神刚刚说完「我眼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那位负责施恩的天使马上回报:「我已经照祢所吩咐的行了」(11节)。即使在神发怒的时候,祂的心中仍有怜爱(何十一8);即使在神击打的时候,祂的心肠始终柔和;即使是在基路伯翅膀的轰轰响声中(十5),我们仍可听到天父心中的低语:「以法莲是我的爱子吗?是可喜悦的孩子吗?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耶三十一20)。因此,我们根本不必担心神的慈爱会有丝毫不足,「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