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结四1】「『人子啊,你要拿一块砖,摆在你面前,将一座耶路撒冷城画在其上,」

【结四2】「又围困这城,造台筑垒,安营攻击,在四围安设撞锤攻城,」

【结四3】「又要拿个铁鏊,放在你和城的中间,作为铁墙。你要对面攻击这城,使城被困;这样,好作以色列家的预兆。」

  • 四-五章用四个哑剧预言耶路撒冷的结局。第一个哑剧(1-3节)预言,耶路撒冷将被围困。
  • 被掳的百姓在假先知的怂恿下(耶二十九15-23),不肯安心顺服管教、盼望很快返回故乡(耶二十八2-4)。但神却让以西结用哑剧「作以色列家的预兆」(3节)、预言毁灭性的围城即将到来。七年之后(三十三21),被掳的百姓将得知这个预言完全应验,假先知的预言彻底破灭。
  • 「砖」(1节)是美索不达米亚用来砌墙的粘土砖,经过晒干或烧制而成。先知可能在泥砖柔软的时候将耶路撒冷城的轮廓画在砖面上,然后把砖放在阳光下晒干。
  • 「台」(2节)是围城的工事,高出被围的城墙,用于射箭、观察。
  • 「垒」(2节)是人工堆积的攻城坡道,让围城者可以冲上城墙。
  • 「铁鏊」(3节)就像一个烤饼的浅锅,倒放在炭火上,可以在上面烤饼。「铁鏊」可能象征拦阻于神和耶路撒冷之间的障碍,预言神将拒绝垂听被围困百姓的哀求(哀三44),因为「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你们的罪恶使祂掩面不听你们」(赛五十九2)。
  • 既然先知耶利米「将这一切的话告诉他们,他们却不听从;呼唤他们,他们却不答应」(耶七27),神就不再让先知以西结说话,而是让他当众表演「哑剧」。这种「表演」需要比说话付出更大的痛苦和艰辛、经历更多的讥讽和误解。今天,我们传福音也不是单单用口说教,而是每天都要接受十字架的对付、用自己的生命见证福音。
上图:一块古巴比伦的烧制泥砖,上面印着铭文:「巴比伦王那波帕拉萨尔的长子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他事奉马尔杜克和尼波。」美索不达米亚用泥砖建造城市,这些泥砖大部分是晒干的、少数是烧制的。有些墙壁的底部有几道烧制砖,上面是泥砖,以延长建筑物的寿命。尼布甲尼撒二世大规模重建了巴比伦城,用了1500多万块砖建造宫殿、寺庙和城墙。这块砖上的文字是为了庆祝尼布甲尼撒建造马尔杜克神(Esagila)和他儿子尼波(Ezida)的寺庙。

上图:一块古巴比伦的烧制泥砖,上面印着铭文:「巴比伦王那波帕拉萨尔的长子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他事奉马尔杜克和尼波。」美索不达米亚用泥砖建造城市,这些泥砖大部分是晒干的、少数是烧制的。有些墙壁的底部有几道烧制砖,上面是泥砖,以延长建筑物的寿命。尼布甲尼撒二世大规模重建了巴比伦城,用了1500多万块砖建造宫殿、寺庙和城墙。这块砖上的文字是为了庆祝尼布甲尼撒建造马尔杜克神(Esagila)和他儿子尼波(Ezida)的寺庙。

上图:古巴比伦遗址墙上的一块晒干泥砖,上面印着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名字。

上图:古巴比伦遗址墙上的一块晒干泥砖,上面印着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名字。

【结四4】「『你要向左侧卧,承当以色列家的罪孽;要按你向左侧卧的日数,担当他们的罪孽。」

【结四5】「因为我已将他们作孽的年数定为你向左侧卧的日数,就是三百九十日,你要这样担当以色列家的罪孽。」

【结四6】「再者,你满了这些日子,还要向右侧卧,担当犹大家的罪孽。我给你定规侧卧四十日,一日顶一年。」

【结四7】「你要露出膀臂,面向被困的耶路撒冷,说预言攻击这城。」

【结四8】「我用绳索捆绑你,使你不能辗转,直等你满了困城的日子。」

  • 第二个哑剧(4-8节)预言,耶路撒冷被围困是因为百姓的罪孽。
  • 「向左侧卧」(4节),就是向北方侧卧。「向右侧卧」(6节),就是向南方侧卧。圣经中提到方向时,都是假设人面向东方,所以「左」代表北方,「右」代表南方。
  • 在《以西结书》中,「以色列家」大都指全体选民,「以色列家」(八6)和「犹大家」(八17)通常都是指同一批人,只有一处分别指南北两国(九9)。因此,「承当以色列家的罪孽」(4节),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承当全体选民的罪孽(4节)。
  • 向左侧卧「三百九十日」(5节),代表全体选民三百九十年「作孽的年数」(5节)。从大卫作王(撒下二4),到耶路撒冷被毁(王下二十五2),一共是四百二十三年;减去大卫「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和犹大王三十三年」(撒下五5),正好是三百九十年。在这三百九十年里,全体选民并没有在合神心意的君王管理之下。
  • 向右侧卧「四十日」(6节)代表犹大家四十年「作孽的年数」,很可能是从「约西亚在位十三年」(耶一2),到西底家「十一年五月间耶路撒冷人被掳的时候」(耶一3)。在这四十年里,犹大百姓始终不肯听从先知耶利米的警告(耶二十五3),最终自取灭亡。
  • 「露出膀臂」(7节),象征神「用伸出来的手,并大能的膀臂,亲自攻击」(耶二十一5)耶路撒冷。
  • 先知并非全天都「侧卧」,很可能只是部分时间,因为他还需要为自己做饼(9节)。他很可能一共侧卧了三百九十天(9节),最后四十天分别向两边侧卧。
  • 「我用绳索捆绑你,使你不能辗转」(8节),可能不是用实际的绳索,而是神使先知全身僵硬,既不能说话、又不能转身,象征无法百姓逃脱犯罪的恶果。

【结四9】「『你要取小麦、大麦、豆子、红豆、小米、粗麦,装在一个器皿中,用以为自己做饼;要按你侧卧的三百九十日吃这饼。」

【结四10】「你所吃的要按分两吃,每日二十舍客勒,按时而吃。」

【结四11】「你喝水也要按制子,每日喝一欣六分之一,按时而喝。」

【结四12】「你吃这饼像吃大麦饼一样,要用人粪在众人眼前烧烤。』」

【结四13】「耶和华说:『以色列人在我所赶他们到的各国中,也必这样吃不洁净的食物。』」

  • 第三个哑剧(9-13节)预言,耶路撒冷将遭遇饥荒。
  • 第9节所列出的食物越来越差,表明围城时食物紧缺,小麦和大麦不够供应,所以要用粗粮补充。
  • 在三百九十天的「哑剧」期间,以西结必须严格限制饮食,代表围城时的「缺粮缺水」(17节)。「二十舍客勒」(10节)大约是228克,不到正常口粮的一半。「一欣六分之一」(11节)大约是0.583升,不到正常喝水量的三分之一,在炎热的夏季更是不够。
  • 古人常常用牛粪作为燃料,当木柴、牛粪都被烧尽之后,才会被迫用人粪作为燃料。根据律法,人粪是不洁净的,应该掩埋于营外(申二十三12-13)。「用人粪在众人眼前烧烤」(12节),代表百姓被掳后要在外邦人中间被迫「吃不洁净的食物」(13节),结果自己也将在神面前不洁净,因为神也会「见你那里有污秽,就离开你」(申二十三14)。
上图:以色列的贝都因人用铁鏊烤饼。

上图:以色列的贝都因人用铁鏊烤饼。

【结四14】「我说:『哎!主耶和华啊,我素来未曾被玷污,从幼年到如今没有吃过自死的,或被野兽撕裂的,那可憎的肉也未曾入我的口。』」

【结四15】「于是祂对我说:『看哪,我给你牛粪代替人粪,你要将你的饼烤在其上。』」

【结四16】「祂又对我说:『人子啊,我必在耶路撒冷折断他们的杖,就是断绝他们的粮。他们吃饼要按分两,忧虑而吃;喝水也要按制子,惊惶而喝;」

【结四17】「使他们缺粮缺水,彼此惊惶,因自己的罪孽消灭。』」

  • 自死的,或被野兽撕裂的」(14节),都是律法规定的不洁净食物,因为这些肉中都残留着血(利十七11;二十二8)。
  • 先知可以忍受饥饿(10-11节),因为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八3);但却无法接受用人粪烤饼(12节),因为他是谨守律法的祭司(14节),知道自己的不洁净会让神远离(申二十三14)。神体贴以西结谨守律法的心志,所以给他「牛粪代替人粪」(15节),使用洁净的燃料。希奇的时候,神刚刚发布了一个命令(12节),却又立刻更改(15节)。实际上,神的目的已经在这个变化之间达到了:一方面,神预言百姓将在被掳之地成为不洁净(13节);一方面,神也表达了对那些在被掳之地持守圣洁者的悦纳(但一8)。
  • 先知无论是忍饥挨饿、还是坚持吃洁净的食物,都能见证神。同样,传道人并非只有喋喋不休地说教才能传讲福音,那只是出于肉体的职业病」;真正的见证融于生活,真正的先知连吃喝(9-13节)、躺卧(4-8节)都能见证神。
  • 「我必在耶路撒冷折断他们的杖,就是断绝他们的粮」(16节),比喻耶路撒冷百姓的倚靠就是他们的粮食(五16)。神早已十次宣告,悖逆的百姓必将遭遇「饥荒」(耶十一22;十四12;十四15-18;十五2;十六4;二十一9;二十七8、13;二十九17-18;三十四17),但百姓却定意反叛、拒绝投降,因为他们自信有足够的存粮可以熬过围城,而敌人通常都会在冬季收兵。没想到一向崇尚速战速决的巴比伦,这次竟然能耐心围城一年半,再充足的储备也挡不住饥荒的来临。
  • 耶路撒冷的百姓「缺粮缺水,彼此惊惶」(17节),是他们悖逆神的结果,「因自己的罪孽消灭」(17节)。结果饥荒的折磨比速死于刀剑之下更加痛苦,「饿死的不如被刀杀的」(哀四9)。同样,我们越是在什么事上刚强,神就越要让我们在什么事上软弱;人只有在自信最有把握的事上摔跤,才能认清自己、放下自我,回转「诚实倚靠耶和华」(赛十20)。
上图:印度的粪饼(dung cakes)堆。干燥的动物粪便可以作为燃料,在许多国家使用,可以缓解对木材资源的压力。

上图:印度的粪饼(dung cakes)堆。干燥的动物粪便可以作为燃料,在许多国家使用,可以缓解对木材资源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