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结三1】「祂对我说:『人子啊,要吃你所得的,要吃这书卷,好去对以色列家讲说。』」

「吃这书卷」一个作神话语出口的人,首先要把神的话语当作食物吃下并且消化,完全领受、吸收,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结三2】「于是我开口,祂就使我吃这书卷,」

一个愿意被神使用的人,在神面前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顺服「开口」,神就会负责装备我们,「使我吃这书卷」。人若不愿「开口」,神也不会强逼人「吃这书卷」。

【结三3】「又对我说:『人子啊,要吃我所赐给你的这书卷,充满你的肚腹。』我就吃了,口中觉得其甜如蜜。」

这书卷里外都写着「哀号、叹息、悲痛的话」(二10),但吃下去以后却是「其甜如蜜」。以西结在外面所看到的是神的百姓要经历各种管教,里面却体会到神让他们经历管教的目的是要把他们挽回。今天每一个跟随主的人也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外面是不愉快的十字架的道路,里面却感受到神生命供应的丰富和甘甜。

【结三4】「祂对我说:『人子啊,你往以色列家那里去,将我的话对他们讲说。」

以西结传讲神话语的对象不是外邦人,而是被掳的神的百姓。

【结三5】「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民那里去,乃是往以色列家去;」

每一个「奉差遣」的人都会遇到各样的环境和难处,但如果清楚知道是神差遣自己进入这些环境和难处中的,就不会被外面的环境所影响,而是单单注意神在我们里面要作什么样的工、注意神在环境中要作什么样的带领,学习顺服在神的权柄之下。

【结三6】「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多国去,他们的话语是你不懂得的。我若差你往他们那里去,他们必听从你。」

【结三7】「以色列家却不肯听从你,因为他们不肯听从我;原来以色列全家是额坚心硬的人。」

神的百姓竟然会比外邦人更加心硬!在神的话语光照面前,许多对罪逐渐麻木的老信徒岂不也比刚刚悔改的慕道友更加愚钝吗?

【结三8】「看哪,我使你的脸硬过他们的脸,使你的额硬过他们的额。」

【结三9】「我使你的额像金钢钻,比火石更硬。他们虽是悖逆之家,你不要怕他们,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

「金钢钻」指非常坚硬的石头,当时钻石尚不为人所知。

【结三10】「祂又对我说:『人子啊,我对你所说的一切话,要心里领会,耳中听闻。」

【结三11】「你往你本国被掳的子民那里去,他们或听,或不听,你要对他们讲说,告诉他们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悖逆之家」的心里根本没有神的地位,他们不要听神的话,只爱听人的话、偶像的话。但「他们或听,或不听」,神都要以西结「对他们讲说」。神话语的使者最该注意的,不是怎样去说服谁,而是怎样准确、完整地让对方知道神要对他们说的话,「告诉他们这是主耶和华说的」,其余的重担都由神自己来背负。

【结三12】「那时,灵将我举起,我就听见在我身后有震动轰轰的声音,说:『从耶和华的所在显出来的荣耀是该称颂的!』」

【结三13】「我又听见那活物翅膀相碰,与活物旁边轮子旋转震动轰轰的响声。」

【结三14】「于是灵将我举起带我而去。我心中甚苦,灵性忿激,并且耶和华的灵(原文是手)在我身上大有能力。」

「我心中甚苦、灵性忿激」可译作「我里面激烈的心灵使我坚强」。

【结三15】「我就来到提勒·亚毕,住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那里,到他们所住的地方,在他们中间忧忧闷闷地坐了七日。」

以西结看见异象和接受差遣之后,一方面是圣灵在他身上「大有能力」(14节),一方面却「忧忧闷闷地坐了七日」。神七日没有和他说话,让他在开始工作之前先经历里面激烈属灵的争战,这也是神预备工作的一部分。「提勒亚毕」位置未能确定。

【结三16】「过了七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结三17】「『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

以西结奉差遣的任务是「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责任是替神用祂的话「警戒」祂的百姓,做神话语的忠心管家(林前四1-2),而不是管理百姓、牧养百姓。「守望的人」负责在夜间看守城池或禾场,警戒敌人的入侵。

【结三18】「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戒他,使他离开恶行,拯救他的性命,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原文是血)。」

守望者的责任是在危险临近的时候,大声「警戒」、「劝戒」,而每个被警戒的人都要在神面前为自己的反应负责。

【结三19】「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罪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

被警戒的人有权选择听还是不听,人或生或死,都在于自己的选择。每一个人的沦丧都是咎由自取的。责任不在神,因为神已经给所有的人提供了充分的机会。

【结三20】「再者,义人何时离义而犯罪,我将绊脚石放在他面前,他就必死;因你没有警戒他,他必死在罪中,他素来所行的义不被纪念;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原文是血)。」

「绊脚石」指神所降的灾祸。神的审判规则,不是善行减去罪行,不是功过相抵,「 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雅二10),以致「素来所行的义」都「不被纪念」。人靠自己的努力守律法、不犯罪而行出「义」是不可能的,唯有因信称「义」,靠着主耶稣基督的宝血在神面前涂抹我们的罪。

【结三21】「倘若你警戒义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脱离了罪。』」

神的「警戒」人的目的是要救人,而非降祸于人。

【结三22】「耶和华的灵(原文是手)在那里降在我身上。祂对我说:『你起来往平原去,我要在那里和你说话。』」

「平原」原文作「谷」,可能与枯骨复生之地(三十七1)为同一个地点。

【结三23】「于是我起来往平原去,不料,耶和华的荣耀正如我在迦巴鲁河边所见的一样,停在那里,我就俯伏于地。」

【结三24】「灵就进入我里面,使我站起来。耶和华对我说:『你进房屋去,将门关上。」

【结三25】「人子啊,人必用绳索捆绑你,你就不能出去在他们中间来往。」

「绳索捆绑」指以西结会遭受百姓的毁谤和逼迫,受限制不能公开传道。

【结三26】「我必使你的舌头贴住上膛,以致你哑口,不能作责备他们的人;他们原是悖逆之家。」

「哑口」并非表示先知失去说话的能力,而是指神要他学习服在神的权柄之下,说什么、不说什么,完全接受神的管制。因为虽然在被掳之后十二年,耶路撒冷沦陷时以西结才恢复正常说话(三十三21-22)。但他在被掳之后第六年、第七年也曾讲过话(八1,九8,二十1-3)。

【结三27】「但我对你说话的时候,必使你开口,你就要对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听的可以听,不听的任他不听,因为他们是悖逆之家。』」

对于「悖逆之家」,「听的可以听,不听的任他不听」,先知只需做好自己该做的那一份,该说话的时候就说,不该说话的时候就不说,不必背负任何其他责任和重担。今天的人也许觉得这很容易,但是在以西结的时代,当他看到百姓是那样悖逆神、那样藐视顶撞神的话语,怎么能忍住闭口不言呢?然而一个完全奉献给神的人,也应该把自己的口、自己的热心、自己的「义怒」完全交给神,神让说的时候才说,神不让说的时候就不说,这实在是一个不容易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