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4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四十四1】「有临到耶利米的话,论及一切住在埃及地的犹大人,就是住在密夺、答比匿、挪弗、巴忒罗境内的犹大人,说:」

【耶四十四2】「『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所降与耶路撒冷和犹大各城的一切灾祸你们都看见了。那些城邑今日荒凉,无人居住;」

【耶四十四3】「这是因居民所行的恶,去烧香事奉别神,就是他们和你们,并你们列祖所不认识的神,惹我发怒。」

【耶四十四4】「我从早起来差遣我的仆人众先知去说,你们切不要行我所厌恶这可憎之事。」

【耶四十四5】「他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不转离恶事,仍向别神烧香。」

【耶四十四6】「因此,我的怒气和忿怒都倒出来,在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如火着起,以致都荒废凄凉,正如今日一样。」

  • 1-6节谴责「百姓不听从神的话」。
  • 「密夺、答比匿、挪弗」(1节)都在北方下埃及,「巴忒罗」(1节)位于南方上埃及。
  • 本章的信息可能是在耶利米进入埃及若干年之后,百姓陆续逃亡埃及,上下埃及都出现了他们的定居点。埃及的神庙林立,寄居埃及的百姓也入乡随俗,继续敬拜偶像。这时,神向「一切住在埃及地的犹大人」(1节)发表了审判的信息,因为他们在经历了国破家亡的惨痛教训之后(2-6节),仍「在所去寄居的埃及地向别神烧香」(8节)、惹神发怒。
  • 神首先使用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提醒百姓思想亲身经历,强调神早已不断差遣先知警戒百姓,他们并非无辜的受害者:
    • A. 神今日降与耶路撒冷和犹大的灾祸(2节);
    •  B. 神的忿怒(原文3a);
    •   C. 百姓烧香事奉别神(原文3b);
    •    D. 神不断差遣先知警戒百姓(4节);
    •   C1. 百姓仍向别神烧香(5节);
    •  B1. 神的忿怒(6a);
    • A1. 神今日降与犹大和耶路撒冷的灾祸(6b)。
  • 「从早起来」(4节)是希伯来文学中的习惯用语,意思是「不断地」。神在本书中十次提到祂「从早起来」警戒百姓(七13、25;十一7;二十五4;二十六5;二十九19;三十二33;三十五14;三十五15;四十四4),这里已经到最后一次。虽然神不断差遣祂的「仆人众先知」(4节)去警戒百姓,但他们仍然「不听从,不侧耳而听」(七24、26;十一8;十七23),所以神的「怒气和忿怒都倒出来,在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如火着起」(6节)。

【耶四十四7】「现在耶和华——万军之神、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为何作这大恶自害己命,使你们的男人、妇女、婴孩,和吃奶的都从犹大中剪除、不留一人呢?」

【耶四十四8】「就是因你们手所做的,在所去寄居的埃及地向别神烧香惹我发怒,使你们被剪除,在天下万国中令人咒诅羞辱。」

【耶四十四9】「你们列祖的恶行,犹大列王和他们后妃的恶行,你们自己和你们妻子的恶行,就是在犹大地、耶路撒冷街上所行的,你们都忘了吗?」

【耶四十四10】「到如今还没有懊悔,没有惧怕,没有遵行我在你们和你们列祖面前所设立的法度律例。」

【耶四十四11】「『所以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向你们变脸降灾,以致剪除犹大众人。」

【耶四十四12】「那定意进入埃及地、在那里寄居的,就是所剩下的犹大人,我必使他们尽都灭绝,必在埃及地仆倒,必因刀剑饥荒灭绝;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遭刀剑饥荒而死,以致令人辱骂、惊骇、咒诅、羞辱。」

【耶四十四13】「我怎样用刀剑、饥荒、瘟疫刑罚耶路撒冷,也必照样刑罚那些住在埃及地的犹大人;」

【耶四十四14】「甚至那进入埃及地寄居的,就是所剩下的犹大人,都不得逃脱,也不得存留归回犹大地。他们心中甚想归回居住之地;除了逃脱的以外,一个都不能归回。』」

  • 7-14节是「审判不守法度的百姓」,神向「进入埃及地寄居的」(14节)逃亡者宣告谴责(7-10节)和判决(11-14节)。
  • 逃亡者的恶行,只配全部「从犹大中剪除、不留一人」(7节),但神仍会保留个别「逃脱的」(14节)归回。
  • 审判的原因,是因为逃亡者并没有接受惨痛教训(9节),「到如今还没有懊悔,没有惧怕」(10节),反而「在所去寄居的埃及地向别神烧香」(8节),继续惹神发怒。既然他们和前人一样定意偏行己路(12节),所以也必重蹈前人的覆辙(13节)。
  • 「我怎样用刀剑、饥荒、瘟疫刑罚耶路撒冷,也必照样刑罚那些住在埃及地的犹大人」(13节),这是暗示尼布甲尼撒即将入侵埃及,百姓再无地方可逃。

【耶四十四15】「那些住在埃及地巴忒罗知道自己妻子向别神烧香的,与旁边站立的众妇女,聚集成群,回答耶利米说:」

【耶四十四16】「『论到你奉耶和华的名向我们所说的话,我们必不听从。」

【耶四十四17】「我们定要成就我们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按着我们与我们列祖、君王、首领在犹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样;因为那时我们吃饱饭、享福乐,并不见灾祸。」

【耶四十四18】「自从我们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我们倒缺乏一切,又因刀剑饥荒灭绝。』」

【耶四十四19】「妇女说:『我们向天后烧香、浇奠祭,做天后像的饼供奉她,向她浇奠祭,是外乎我们的丈夫吗?』」

  • 15-19节是百姓的争辩,这是四十三8-四十四30整个交错对称结构的中心,以凸显人的愚昧。
  • 百姓还没有进入埃及的时候,还知道「属灵正确」、表示要「听从耶和华——我们神的话」(四十二6),只是诬陷先知说谎、否定他所说的是神的话(四十三2)。现在到了埃及,百姓却变为理直气壮地反对神,宣称「论到你奉耶和华的名向我们所说的话,我们必不听从」(16节)。因为他们自以为从历史中发现了规律:并非听从神的话「就可以得福」(四十二6),而是「向天后烧香」(17节)才能「吃饱饭、享福乐」(17节)。
  • 「天后」(17节),就是迦南人的女神「亚斯她录」(王下二十三13)、亚述和巴比伦的女神伊什塔尔(Ishtar)。过去,这些逃亡者在犹大「抟面作饼,献给天后」(七18),现在,他们在埃及继续「做天后像的饼供奉她,向她浇奠祭」(四十四19)。
  • 「是外乎我们的丈夫吗」(19节),指这些妇女的丈夫完全支持她们的做法,全家同心「向别神烧香」(15节)。
  • 百姓经历了惨痛的教训之后,竟然颠倒黑白、重新解释历史。他们不认为过去「吃饱饭、享福乐」是神「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24),而是归功于妻子「向天后烧香」;他们也不认为遭遇「刀剑饥荒」(18节)是因为自己的恶行(3节),反而归咎于约西亚王使他们「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18节;王下二十三4)。这种实用主义的逻辑居然能经过理性的检验、把历史解释得天衣无缝,难怪百姓不晓得神的恩慈是领自己悔改(罗二24)。一个人怎样解读历史,很大程度上不是根据事实,而是根据自己的世界观;所以直到今天还有人把罗马帝国的灭亡归咎于基督教取代了多神论、侵蚀了传统的罗马价值观。
  • 世人总是下意识地以为「相关证明因果 Correlation proves causation」,却记不住「相关不代表因果 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所以固然难以相信「海盗减少导致全球变暖」,却很容易相信「环境变化导致人类进化」。面对同样的事实,人们总会因为不同的世界观得出不同的结论;因为「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一5),当人的灵里陷入黑暗的时候,就会既看不见神手的工作、也看不到自己的败坏,唯一的盼望就是让神赐给我们「一个新心」(结三十六26)。
上图:主前2350–2150年阿卡德帝国(Akkadian Empire)的印章,上面是天后伊什塔尔(Ishtar),她背着武器,头戴有角的头盔,践踏着被拴在皮带上的狮子。苏美尔神话里的女神伊南娜(Inanna),在阿卡德、亚述和巴比伦神话中被称为伊什塔尔(Ishtar),在黎凡特地区被称为亚斯她录(Astarte)和亚纳特(Anath),是古代埃及、印度、希腊和罗马神话中各种女神的原型。

上图:主前2350–2150年阿卡德帝国(Akkadian Empire)的印章,上面是天后伊什塔尔(Ishtar),她背着武器,头戴有角的头盔,践踏着被拴在皮带上的狮子。苏美尔神话里的女神伊南娜(Inanna),在阿卡德、亚述和巴比伦神话中被称为伊什塔尔(Ishtar),在黎凡特地区被称为亚斯她录(Astarte)和亚纳特(Anath),是古代埃及、印度、希腊和罗马神话中各种女神的原型。

【耶四十四20】「耶利米对一切那样回答他的男人妇女说:」

【耶四十四21】「『你们与你们列祖、君王、首领,并国内的百姓,在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市上所烧的香,耶和华岂不记念,心中岂不思想吗?」

【耶四十四22】「耶和华因你们所作的恶、所行可憎的事,不能再容忍,所以你们的地荒凉,令人惊骇咒诅,无人居住,正如今日一样。」

【耶四十四23】「你们烧香,得罪耶和华,没有听从祂的话,没有遵行祂的律法、条例、法度,所以你们遭遇这灾祸,正如今日一样。』」

  • 20-23节是「驳斥不守律法的百姓」,与7-14节「审判不守法度的百姓」前后呼应。23节的「律法 תּוֹרָה/to-raw’」原文与第10节的「法度 תּוֹרָה/to-raw’」相同,「条例 חֻקָּה/khook-kaw’」原文与第10节的「律例 חֻקָּה/khook-kaw’」。
  • 先知驳斥百姓的谬误:百姓遭遇灾祸,并不是因为「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18节),恰恰是因为他们「烧香,得罪耶和华,没有听从祂的话,没有遵行祂的律法、条例、法度」(23节),违背了与神所立的圣约。
  • 百姓认为自己已经在约西亚王时期「停止向天后烧香」,不但没有蒙福,反而「缺乏一切,又因刀剑饥荒灭绝」(18节),连敬虔的约西亚王也战死了。但实际上,他们心里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拜偶像的心思,连停止敬拜偶像,也是为了向神交换恩典,「耶和华岂不记念,心中岂不思想吗」(21节)?所以神因他们「所作的恶、所行可憎的事,不能再容忍」(22节),以致审判临到。

【耶四十四24】「耶利米又对众民和众妇女说:『你们在埃及地的一切犹大人当听耶和华的话。」

【耶四十四25】「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和你们的妻都口中说、手里做,说:“我们定要偿还所许的愿,向天后烧香、浇奠祭。”现在你们只管坚定所许的愿而偿还吧!」

【耶四十四26】「所以你们住在埃及地的一切犹大人当听耶和华的话。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大名起誓,在埃及全地,我的名不再被犹大一个人的口称呼说:“我指着主——永生的耶和华起誓。”」

【耶四十四27】「我向他们留意降祸不降福;在埃及地的一切犹大人必因刀剑、饥荒所灭,直到灭尽。」

【耶四十四28】「脱离刀剑、从埃及地归回犹大地的人数很少;那进入埃及地要在那里寄居的,就是所剩下的犹大人,必知道是谁的话立得住,是我的话呢?是他们的话呢?」

  • 24-28节宣告「百姓将知道谁的话立得住」,与1-6节「百姓不听从神的话」前后呼应。先知用两个「当听耶和华的话」(24、26节)来回应百姓的「必不听从」(16节):神必「向他们留意降祸不降福」(27节),好让人「必知道是谁的话立得住(28节),是神的话呢?是我们的话呢?还是各种专家、哲学家、革命家的话呢?
  • 「现在你们只管坚定所许的愿而偿还吧」(25节),这是神任凭那些坚持「定要偿还所许的愿,向天后烧香、浇奠祭」(25节)的百姓用自己的生命做实验,看看神是否会因此「降祸不降福」。这个社会实验的代价是巨大的,因为「在埃及地的一切犹大人必因刀剑、饥荒所灭,直到灭尽」(27节)。但是,今天阅读这段历史的人,又有多少能明白什么是属灵的因果关系、什么只是历史的相关性呢?
  • 「在埃及全地,我的名不再被犹大一个人的口称呼说:“我指着主——永生的耶和华起誓。”」(27节),这是预言埃及地不再有敬拜神的立约之民存在。
  • 「脱离刀剑、从埃及地归回犹大地的人数很少」(28节),后来回归重建圣殿的百姓中并没有来自埃及的,犹太民族的未来将由那些被掳巴比伦的回归者重建。

【耶四十四29】「耶和华说:我在这地方刑罚你们,必有预兆,使你们知道我降祸与你们的话必要立得住。」

【耶四十四30】「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将埃及王法老合弗拉交在他仇敌和寻索其命的人手中,像我将犹大王西底家交在他仇敌和寻索其命的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手中一样。』」

  • 29-30节宣告「神必交出埃及王」,与四十三8-13「神必交出埃及地」首尾呼应,预言逃亡埃及的百姓将从「埃及王法老合弗拉」(30节)被黜后遭到刑罚。
  • 「合弗拉」就是古埃及第二十六王朝的第四位法老阿普里斯(Apries,主前589-570年)。耶路撒冷被围时,他曾出兵纾解战况(三十七5;结十七17),让百姓兴奋不已;但他很快退兵,使百姓的盼望彻底破灭。耶路撒冷被毁后,合弗拉给犹大难民提供了庇护,再次带给百姓虚假的盼望。主前570年,合弗拉因军队内讧,被雅赫摩斯二世(Ahmose II,主前570年-526年)篡位,逃亡国外。两年后,尼布甲尼撒于主前568年入侵埃及(结二十九19-20),合弗拉跟随巴比伦重返埃及,于主前567年战败被杀,被神「交在他仇敌和寻索其命的人手中」(30节)。而逃亡埃及的百姓也在这段时间备受战乱之苦(29节;四十三10-13)。
  • 百姓已经无可救药,但神却主动预言:「我在这地方刑罚你们,必有预兆,使你们知道我降祸与你们的话必要立得住」(29节)。因为「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十11),好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因果关系、什么只是相关性;谁的话立得住,谁的话不能立得住(2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