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3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耶三十七1】「约西亚的儿子西底家代替约雅敬的儿子哥尼雅为王,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立在犹大地作王的。」

西底家是巴比伦人设立的傀儡王,他发誓效忠尼布甲尼撒,但几年之后违背了誓言,与几个周围的国家结盟对抗巴比伦。

【耶三十七2】「但西底家和他的臣仆,并国中的百姓,都不听从耶和华借先知耶利米所说的话。」

在上一章中是约雅敬王和大臣们藐视神的话,但还有少数人对神的话存着敬畏,但现在却是从王、臣仆一直到国中的百姓都在拒绝神的话。危机不但没有让神的百姓回头,反而让他们越来越顽梗。

【耶三十七3】「西底家王打发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和祭司玛西雅的儿子西番雅去见先知耶利米,说:『求你为我们祷告耶和华——我们的神。』」

西底家是个犹疑不定的人。此时除耶路撒冷之外的犹大城邑均被巴比伦攻陷,面对国家的生死存亡,西底家王请求先知代祷。本书记录了五次西底家和耶利米的直接或间接会面(二十一1-7,三十四1-7,三十七1-10,三十七17-21,三十八14-28)。除了第二次,其它会面都是西底家主动要求。但西底家并非是要寻求神的旨意,只是想得着神的赐福、拯救。

【耶三十七4】「那时耶利米在民中出入,因为他们还没有把他囚在监里。」

【耶三十七5】「法老的军队已经从埃及出来,那围困耶路撒冷的迦勒底人听见他们的风声,就拔营离开耶路撒冷去了。

法老合弗拉于主前589至570年执政,曾出兵帮助西底家对抗巴比伦,让百姓兴奋了一阵。但埃及军队中途就被巴比伦击退,犹大最终没有得到埃及的援助,耶路撒冷于主前586年沦陷。

【耶三十七6】「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说:」

神给西底家的回答并不是他想听到的:法老的军队将要被打败,尼布甲尼撒要攻陷和焚烧耶路撒冷。

【耶三十七7】「『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犹大王打发你们来求问我,你们要如此对他说:“那出来帮助你们法老的军队必回埃及本国去。」

【耶三十七8】「迦勒底人必再来攻打这城,并要攻取,用火焚烧。」

尼布甲尼撒击退了法老的进攻以后,回师摧毁了耶路撒冷(王下二十五1-10)。

【耶三十七9】「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自欺说‘迦勒底人必定离开我们’,因为他们必不离开。」

【耶三十七10】「你们即便杀败了与你们争战的迦勒底全军,但剩下受伤的人也必各人从帐棚里起来,用火焚烧这城。”』」

神惩罚耶路撒冷的计划,绝不会被人为的方法所改变。

【耶三十七11】「迦勒底的军队因怕法老的军队,拔营离开耶路撒冷的时候,」

【耶三十七12】「耶利米就杂在民中出离耶路撒冷,要往便雅悯地去,在那里得自己的地业。」

耶路撒冷的解围虽然短暂,却使百姓以为耶利米的预言是假的,他们对耶利米的逼迫势必更加激烈。耶利米可能是为了暂时躲避逼迫,并确认从叔叔的儿子哈拿蔑购买的地(三十二6-15)而离开耶路撒冷。

【耶三十七13】「他到了便雅悯门那里,有守门官名叫伊利雅,是哈拿尼亚的孙子、示利米雅的儿子,他就拿住先知耶利米,说:『你是投降迦勒底人哪!』」

「便雅悯门」可能是耶路撒冷东北角的羊门。

【耶三十七14】「耶利米说:『你这是谎话,我并不是投降迦勒底人。』伊利雅不听他的话,就拿住他,解到首领那里。」

伊利雅的爷爷哈拿尼亚是假先知,曾取下耶利米颈上的木轭,被神咒诅而死(二十八1-17),伊利雅可能因此对耶利米怀恨在心,完全不听耶利米的辩解。

【耶三十七15】「首领恼怒耶利米,就打了他,将他囚在文士约拿单的房屋中,因为他们以这房屋当作监牢。」

耶利米被囚的经历:1,在城门口被捕,被诬告通敌,囚在牢房(11-15节)。2、被转移到护卫兵的院中(21节)。3、再囚在泥泞的玛基雅牢狱中(三十八6)。4、再度从牢房中被转移到护卫兵的院中(三十八28)。5、巴比伦护卫长尼布撒拉旦把他从耶路撒冷带出来,在拉玛被释放(四十1-4)。

【耶三十七16】「耶利米来到狱中,进入牢房,在那里囚了多日。」

【耶三十七17】「西底家王打发人提出他来,在自己的宫内私下问他说:『从耶和华有什么话临到没有?』耶利米说:『有!』又说:『你必交在巴比伦王手中。』」

西底家既怕神,又怕人,心里七上八下,犹疑不定,只好私下询问先知。

【耶三十七18】「耶利米又对西底家王说:『我在什么事上得罪你,或你的臣仆,或这百姓,你竟将我囚在监里呢?」

【耶三十七19】「对你们预言巴比伦王必不来攻击你们和这地的先知,现今在哪里呢?」

此时巴比伦军已卷土重来,恢复对耶路撒冷的围攻。

【耶三十七20】「主——我的王啊,求你现在垂听,准我在你面前的恳求:不要使我回到文士约拿单的房屋中,免得我死在那里。』」

【耶三十七21】「于是,西底家王下令,他们就把耶利米交在护卫兵的院中,每天从饼铺街取一个饼给他,直到城中的饼用尽了。这样,耶利米仍在护卫兵的院中。」

「护卫兵的院中」位于王宫邻近,守卫并不森严,通常不需严密监视的囚犯是放在这里看管。